100:母女情断(2)/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楼琦琦的心里面,她的所有苦心,所有的安排,都是不安好心的。

楼琦琦听到这里,虽然也知道宁国夫人所言有理,有些动摇了,但是,还是咬着唇畔道,“可是您又未曾给过我机会,又如何能肯定我做不到?难道在母亲的心里,我就如此的不及秦贵妃么?”

既然秦贵妃都可以让皇上倾心,那么,她也可以,她的样貌和家世并不比秦贵妃差多少,秦贵妃既然可以迷惑皇上,她为何不行?

是宁国夫人从来没有给过她机会,甚至,当初太后提议让她进宫的时候,她满心欢喜,可是,宁国夫人不曾问过她意见,就拒绝了,曾经,她离她想要的只有一步之遥,却因为宁国夫人,她再也没有机会。

只要宁国夫人不愿意让她进宫,她再怎么想,都不会有用,所以,除了心里恨着,她什么办法也没有!

再加上娘亲的死,她如何能不恨?

以前,从来不曾怨过恨过,可是,自从得知娘亲的死因之后,她便无法不去恨,何况,是宁国夫人绝了她进宫的梦。

宁国夫人冷冷一笑,讥诮道,“我该说你冥顽不灵还是说你自以为是?你知道皇上是个什么样的人么?你只知道他温润柔情,却不知道他到底有多无情,我忘了告诉你了,皇后已经死了,就在今天早上,自焚死的,皇后对皇上的情意如何,我想你应该知道,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曾得到过皇帝的半分真心,你以为你算什么?你斗不过宫里的任何人,把你送进去,就是送你去死,琦儿,你为什么就是不明白我的一片苦心?”

毒害楼月卿的事情,宁国夫人不是傻子,怎么会不懂,皇后不会敢公然这么做,除非她不想活了,可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甚至,没有给她辩驳的机会就定了她的罪,如此的……诡异!

皇帝这一次,有一种想要早早了结此事避免节外生枝的架势,宁国夫人对这个帝王也算看着长大,如何不明白,有些事情,她只是不想撕破脸。

索性楼月卿这一次有惊无险,皇后已经为此付出代价了,她也不会再多生事端,凭白让楼家背负功高震主的骂名。

宁国夫人一直都知道,在这个帝王的心里面,除了秦贵妃,任何女人,都是无关痛痒的,楼琦琦喜欢自作聪明,若是进宫,必然不可能像皇后和贞妃一样懂得趋利避害,届时,皇帝不会轻易放过她。

自己养大的孩子,又如何忍心送上不归路?宁国夫人这辈子,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所以,她很清楚,一个女人,再尊贵的身份和地位,都不如安稳一生重要,她只想让楼琦琦远离纷争,可是,楼琦琦始终不明白她的苦心。

楼琦琦闻言,不可思议的看着宁国夫人,“皇后……”

皇后死了?怎么会?

皇后都逃不过这样的下场,那她呢?

既然母亲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么,她给楼月卿下毒的事情,肯定不止宁国夫人知道,怕是那些人也知道了吧,会放过她么?

她怕是奢望了。

宁国夫人咬牙道,“你知不知道,当我得知你给卿儿下毒的时候,我甚至都不敢相信,你让我如何去相信,我亲手养大的女儿,竟然做得出如此丧尽天良泯灭人性的事情,她是你姐姐,就算你恨我,可她有什么错?你为何要如此恶毒?你对她下手,就不怕要了她的命么?”

楼琦琦做什么,她都可以去说服自己宽恕,可以谅解,可是,唯独此事,她难以承受。

楼月卿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可是,这件事情宁国公府只有她自己知道,楼琦琦如此,等同于骨肉相残,为了自己的私欲去毒害自己的亲人,实属狼心狗肺的人才能做得出来的,楼家世代都家族和睦,最不能容忍这种事情,所以,是不可能宽恕这样的人的!

若非楼月卿的身子不同,蚀骨散那么恶毒的东西,会要了她的命!

楼琦琦闻言,原本有一丝动摇的神色一顿,随即丝毫不知悔改的反问,“那又如何?”

宁国夫人眉梢一拧,看着她。

楼琦琦眉间紧拧,眼中划过一丝不甘,忿忿不平的咬牙道,“自从她回来之后,我曾经引以为傲的所有,在她面前什么都不是,凭什么她可以比我高贵?凭什么我想要的费尽心思都得不到,她却可以轻易拥有?您口口声声说疼我不比她少,可是,您始终偏爱于她,她可以嫁给摄政王高高在上,而我,却只能一辈子平平淡淡,凭什么?”

楼月卿的存在,威胁到了她,甚至,让她望尘莫及,所以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把楼月卿当成姐姐,甚至,从楼月卿回来之后,她就没有停过除掉她的想法。

以前,谁提起楼家女儿,不是捧着她?不管走到哪里,没有任何人敢轻视她,可如今呢?

楼月卿回来之后,曾属于她的光环,已经被楼月卿轻易地夺走了。

她不甘心!

宁国夫人听着这一席话,神色讷讷的看着一脸怨恨不甘的楼琦琦,竟不知道,该如何去看待她。

楼琦琦已经无可救药了!

沉默片刻,她只是轻声道,“我真是后悔!”

楼琦琦蹙眉,后悔……

宁国夫人冷冷一笑,淡淡的说,“如果我知道,你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当年,就不该让你活在这个世上,我怎么忘了,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楼琦琦闻言,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这跟她娘亲有什么关系?

宁国夫人看着楼琦琦的眼神,充满了讽刺,还有一丝自嘲,冷声道,“你不是一直对她的死耿耿于怀么,那我今天就告诉你,她当年,也是因为不甘,不甘一生为婢,所以,不惜背叛我,在我忙着照顾卿儿的时候,趁机在你父亲的茶里下药,爬上了你父亲的床,这才有了你,我以为,你跟她不一样,可是,我如此费心的教导你,却不曾想你还是跟你娘一样,不,你比她……更不堪!”

白锦云的背叛,是她这些年来从未忘记的耻辱,每每想起,都觉得无比心寒,若是是别人,她或许都没有这般耿耿于怀,可是,白锦云从小就被她从歹人手里救回来,从小就伺候她的人,却背叛了她,爬上了她丈夫的床,暗结珠胎。

可是,楼琦琦是她养大的,楼琦琦的背叛,等同于剜她的心!

她现在都觉得难以接受,可是,事实摆在眼前,楼琦琦给楼月卿下毒的事情,事实俱在,证据确凿,她不得不接受,也不得不承认,十六年的养育之恩,在楼琦琦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她多心痛,就有多后悔!

若是可以,她当年还不如任由老夫人处置了,一了百了!

“不可能!”楼琦琦闻言,脸色霎时苍白,看着宁国夫人的眼神充满了怨恨,厉声道,“你骗我!”

宁国夫人挑挑眉,“你觉得,我在骗你?”

楼琦琦咬牙道,“难道不是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么?是你为了留住父亲的心,把我娘亲送上父亲的床,可是,却容不下她,这才害死了她,是你自己恶毒,这么多年,你表面上对我疼爱有加,可是,你以为我不知道么?在你心里,我始终是你的耻辱,不是你亲生的,你又怎么可能真心待我?所谓疼我,不过是因为你愧疚,所以才虚情假意……”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响彻整个祠堂,楼琦琦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宁国夫人的巴掌一挥,整个人都被甩在地上,趴在那里,整个人都反应不过来。

宁国夫人盛怒至极,自然是用尽了力气,而楼琦琦本就身子虚弱,被一打,脑子一片空白,脸上火辣辣的疼,直接瘫在地上,意识涣散,一阵晕眩……

而宁国夫人,手掌顿时红了,可是,她丝毫不觉的痛,只觉得,麻木了……

她的手,仍在颤抖。

看着趴在那里还未缓过来的楼琦琦,她颤抖的手缓缓握成拳,缓缓上前,蹲在楼琦琦的面前,伸手,直接把楼琦琦的头抬起来。

楼琦琦半边脸都肿了,嘴角挂着一丝血迹,无力地看着她,眼神有些迷离。

宁国夫人紧紧捏着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咬牙道,“我真后悔,当年怎么没有直接掐死你,还求着老夫人把你留下,费尽心思养你成人,让你反过来这般待我?我容乐瑶这一辈子,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为何要愧对她,她算什么东西?”

她怎么也想不到,当年的一时心软,留下这么一个祸患,养了一个白眼狼!

楼琦琦动了动唇,可是,因为没有力气,且下巴被宁国夫人钳制着,根本说不出话,所以,什么声音也没有。

她不相信,不相信会是这样……

她的娘亲,不可能是这样的,宁国夫人一定是骗她的。

宁国夫人冷冷的看着她,咬牙道,“我养你那么多年,你却反过来差点要了我女儿的命,恩将仇报,既然在你心里,我如此不堪,那么,我也无需再对你留情!”

------题外话------

卷二(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