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打起来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绝对不会为了权位伤她,这一点,她相信,所以,才会让自己步步沦陷,再也无法抽身离开,哪怕知道,与他在一起,也许,要做出许多退让,她也认了!

从来都没有如此为一个人心动过,他是第一个!

既然躲不掉,她就不会再放手。

然而,端木斓曦闻言,却忽然讽刺的笑了笑,“当年,你母后也说过,萧正霖不会负她,可是结果呢?”

结果,萧正霖不辞而别,离开了她,要去娶别人!

为了皇位,为了那个位置,他舍弃了对他一腔情深的景媃,违背了誓言,把景媃伤的体无完肤。

也因此,促成了两个有情人互相折磨的悲剧。

直到,阴阳两隔……

楼月卿顿了顿,垂眸静静地看着地面,没说话。

端木斓曦缓缓上前,蹲在她面前,伸手拂过她的脸颊,动作轻柔,看着她的眼神尽是温和,轻声道,“无忧,师父不会害你,这么多年,你想做什么,师父都没有阻拦过,可这一次,听师父的话,离开他,把他忘了,就当一切……从没有发生过!”

她真的怕了,当年,就因为她没有阻拦,任由景媃去胡闹,结果,她死了……

含恨而终!

景媃到死,都没有原谅那个伤她的男人,到死,都在折磨自己!

她怎么肯让楼月卿走上同样的不归路?

楼月卿闻言,眸光微闪,随即看着端木斓曦,眼底,是端木斓曦最熟悉的倔强,她道,“我不会离开他,也忘不了他!”

她想,终其一生,她都做不到,把这个为她甘愿倾尽所有的男人,忘掉!

端木斓曦心底一沉,难以置信的看着她,随即,缓缓站起来,看着她一脸坚定的模样,端木斓曦抿唇不语。

眼底,却是满满的失望。

片刻,她淡淡的开口问道,“所以,就算我反对,你也不会离开?”

楼月卿沉默片刻,随即,微微合眸,恍若无声的道,“是!”

她早就知道了端木斓曦会反对,可是,还是纵容自己沦陷了……

端木斓曦眉梢一蹙,“跟他在一起,是要付出代价的!”

楼月卿的身体,根本不允许她和一般的女子一样想做什么做什么,还有,她的身份……

很多事情,不是她想如何就如何的。

楼月卿闻言,嘴角微扯,看着端木斓曦,轻声道,“我不在乎!”

她早就准备好了,哪怕以生命为代价,她也要陪着他,绝不离开!

他的真心,他的情深,她唯有予以一生陪伴!

端木斓曦眸色一沉,随即,她苦苦一笑,“我曾经说过,你的性子,很像她,却不尽然,你比她……更倔!”

真的,不愧是她的女儿!

楼月卿没说话。

端木斓曦静静地望着楼月卿,半晌,她叹了一声,淡淡的说,“其实,当我听到你跟容郅的那些流言时,我就知道,我劝不了你,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你对他……动了心!”

她很清楚这个徒弟的性子,如若不是真的动心了,她不可能和容郅牵扯不清,不可能想尽办法瞒了她那么久……

楼月卿神色微动,并未吭声。

“既然劝不了,说得再多,也于事无补……”她声音一顿,似有妥协,楼月卿缓缓抬头看着她,显然是,惊讶……

师父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妥协……

果然,端木斓曦眸色一冷,沉声道,“只有他死,你才会彻底死心!”

楼月卿脸色一变,“师父……”师父要杀了容郅?

然而,好巧不巧,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巨响,好似……

什么东西坍塌的声音。

楼月卿有些吃惊的看着外面的方向,端木斓曦显然也是十分疑惑。

这时,端木斓曦身边的赤芍闪身进来,在她耳边低语两声,端木斓曦脸色一变,眸色微冷,二话不说,直接走了出去。

楼月卿还跪在那里,看着端木斓曦急着出去的身影,蹙了蹙眉……

随即,她神色一变,容郅……

她立刻站起来,疾步走出去,可是门口却守了两个人,是端木斓曦身边的人,刚刚进去通报的赤芍也在,而莫离她们几个,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显然是,是被端木斓曦支开了。

看到她出来,立刻拦着她没让她走出去。

楼月卿脸色一沉,“你们让开!”

赤芍立刻道,“宫主,圣尊交代了,没有她的允许,您不能出去!”

所以,要把她关在这里?

笑话!

楼月卿眸色一冷,“我不想说第三次,让开!”

一定是容郅来了,她离开摄政王府的事情,李逵不可能不派人去禀报,容郅知道后,肯定会来,可是,他来了才麻烦。

师父现在的怒气,绝对不可能客气,可是,若是打起来,胜负,楼月卿一猜就知道,

师父武功早已不如以前,容郅……

可是,两人却依旧拦着她,显然是不肯退让。

端木斓曦的吩咐,她们自然不敢违背,何况,这件事情……

楼月卿看着她们挡在门口分毫不让的样子,更是气恼,脸色有些难看。

她们若是不让开,她自然是出不去的,两人的武功和莫离她们一样,而她现在这个样子,跟个病秧子没什么区别。

想了想,她忽然笑了笑,淡淡的问,“你们……是在逼我动手么?”

赤芍脸色一怔。她身边的青苓也是有些不解……

随即,看着楼月卿垂在一旁紧握成拳的手,再看着楼月卿的脸色,她们脸色齐齐一变,楼月卿的意思……

她们再不让开,她就……

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楼月卿体内的封印虽然是端木斓曦加上去的,但是,她若是想要冲破封印,不难,自己就可以,她的意思很明确,她们若是不让开,冲破封印,她也要出去!

两人面面相觑,有些为难。

外面隐隐传来罡风相撞的声音,楼月卿顾不得他们的犹豫,伸手拨开二人,便提步跑了出去。

赤芍和青苓面色一变,可是,也只能任由楼月卿出去了。

端木斓曦和容郅,已经打起来了!

庄子门口,有不少人,除了宁煊和老城主这两父子,还有莫离几个,另一边,是薛痕和冥夙带着的王琦护卫!

而不远处的坡上,端木斓曦和容郅正在交手……

楼月卿脸色一变,正要跑过去,宁煊已经过来拉住了她。

看着自己的手腕被拽住,楼月卿蹙了蹙眉,看着宁煊,有些不悦,“宁煊……”

他们不能再打,否则终会有人受伤!

而且,端木斓曦现在不是容郅的对手,她只怕……

宁煊沉声道,“你若是去阻拦,事情只会更糟!”

楼月卿拧眉。

宁煊没放开她,显然是怕她这样上前阻拦。

楼月卿淡淡的说,“放手,我不去就是了!”

宁煊挑挑眉。

看着他,楼月卿一字一顿,道,“放、手!”

宁煊这才松手。

楼月卿这才抬眸看过去,却没有再上前。

那边的山丘上,容郅和端木斓曦已经停手,却仍在对峙,然而,停了没多久,端木斓曦不由分说,抬手就一阵罡风打向容郅,楼月卿可以看出,端木斓曦这一掌,是毫不留情的!

容郅没有还手,而是纵身一跃,避开了这一掌。

他没有还手。

然而,他刚避开这一掌,端木斓曦便直接闪身过来,这是躲不开了的,两人再次交手,只是,容郅防守更多,未曾攻击,好似是在退让着。

楼月卿咬着唇畔看着那边,心悬着……

容郅估计是猜到了端木斓曦是谁,所以,才会只防守不攻击,但是,这样……

端木斓曦现在武功虽不如以前,但是,这样下去,容郅未必安然。

果然,容郅受了一掌!

端木斓曦招招都是不留情的狠招,容郅有意避让,却还是没想到,还是被端木斓曦打了一掌,退后了几步。

楼月卿神色一变。

那边,容郅捂着胸口,站在那里,脸色有些难看,紧抿着唇,显然是受了内伤。

看着端木斓曦,他眸色十分复杂。

端木斓曦在他面前三丈之外,看着他,咬牙问道,“为何不出手?”

显然,容郅的只守不攻,让她十分不悦!

容郅淡淡的说,“前辈是无忧的师父!”所以,他不会还手!

只挨打不还手,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这样,还因此受了伤!

如果是别人,敢对他出手,他是不可能不还手的,甚至,会让对他动手的人,死无全尸!

然而,他现在却不能出手,虽然没见过,但是,容郅很肯定,眼前这个女人,便是楼月卿的师父!

她的武功虽高,可是容郅肯定,他若是还手,眼前这个人,不是他的对手,绝对不可能安然无恙,她若受伤,楼月卿更加为难!

他怎愿让她为难?

楼月卿跟他说过,他们的事情,她师父肯定不会同意,在宫里上朝忽然听到暗卫来报,是李逵派来的人,说楼月卿的师父来了,所以她离开了摄政王府,他直接散朝就赶来了,心中气恼她擅自前来,但是也知道她的为难,只能来跟她一起面对。

端木斓曦却不可能因为容郅的退让就此罢手,冷冷一笑,她咬牙道,“呵,就算你不出手,今日我也要了你的命,来绝了她的痴心!”

她一定要杀了眼前这个乱了无忧的心的男人!

闻言,容郅眸色一沉,缓缓开口,“孤是一定要娶她的,还请前辈同意!”

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成为他们之间的阻碍,端木斓曦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他都不可能放手,不可能让她离开,只是,这个女人于无忧而言,甚是不同,他自然也希望,端木斓曦能答应。

也好让她不必为难!

端木斓曦冷冷一笑,“痴人说梦!”

她怎么可能同意?

容郅的事情,她在得知此事之后,就派人调查过了,所以,才会更加恼怒。

容郅是个很合格的上位者,但是,正因为如此,才不适合无忧!

若不出意外,容郅以后必然是要彻底掌控楚国的,她绝对不允许楼月卿走上和景媃一样的路,所以,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容郅淡淡的说,“孤想娶她,谁也阻止不了!”

他想做的事情,谁也阻止不了,何况,是娶她!

不管谁反对,都于事无补,他是一定要把她留在身边的,为此,他可以不惜任何代价,所以,端木斓曦的反对,他并不担心,哪怕她想走,他都不会给她机会,何况,她心甘情愿留在他身边,谁也别想阻止!

想到这里,端木斓曦凝聚内息,毫不留情的就往容郅打过去。

然而,容郅跟刚才一样,只是避开。他纵身一跃,方才所站的位置,被端木斓曦的掌力打出一个坑!

端木斓曦还是第一次这般恼火。

她这半辈子,对手不少,还从来没有人这般让她恼火的,对容郅,她是动了杀机的,可不可否认,眼前这个年轻人武功在她之上,刻意的退让,这才让她更窝火!

她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后生晚辈这般退让?

简直是岂有此理!

端木斓曦怒不可揭,再次出手,不由分说的就闪身过去,容郅退让不得,又是一阵打斗!

这边,看着那边依旧打的不可开交的两人,楼月卿拧着眉头,很担心。

她很想上去阻止,可是,她怎么不清楚,师父现在怒气正盛,她若是上前阻拦,非但阻止不了,反而会让师父更加生气,这不是她想要的。

可是,容郅刻意的退让,还受了伤,她还是十分担心……

楼月卿正提着心看着那边的打斗,可是,脸色陡然一变……

容郅忽然中了端木斓曦一掌,直接吐血……

楼月卿脸色一白,立刻跑了过去。

端木斓曦看着容郅忽然中了她的一掌,直接手撑地蹲在那里,吐血,不由得有些疑惑……

眼尖看到楼月卿跑过来,她脸色一沉。

咬牙道,“无忧,回去!”

她竟然跑了出来,真是……

楼月卿忽然跑过来,容郅也有些惊讶,但是,他此刻脸色极其不好,特别是,他感觉现在的情况,很像是每月初一……

方才端木斓曦的一掌,直接打到了他的胸口,且端木斓曦这一掌,是用尽全力的,他来不及避开,也不好回手,却不曾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