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她的抉择/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哪怕是因为这一点,她也不允许楼月卿和容郅在一起,容郅如何,她并不在意,但是,楼月卿现在陷入情网,以后指不定会更加难以自拔,若是容郅出事,她必然痛苦!

闻言,楼月卿面色一白,但是,也只是一刹那,随即,她抿唇,沉声道,“不,他不会死,焚心蛊并非无解,不是么!”

端木斓曦闻言,神色一顿,随即狐疑的看着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焚心蛊却是可解,可……

想起什么,她脸色一白,猛然看着楼月卿,看着她眼底的那一抹坚定,心底一沉,“灵狐?”

她记得,楼月卿之前跟她说过,她已经找到灵狐了,难道……

焚心蛊是有解药的,但是,需要找到养蛊之人,拿到母蛊,用来引出容郅体内的蛊虫,然而,容郅的身份和能力摆在那里,若是能找到,怎么可能会拖到现在这个地步?看着容郅这幅样子,就知道,这个方法是不可能的,哪怕,另一个办法,就是灵狐的心头血。

灵狐的血可解百毒,焚心蛊自然也可以,只要在灵狐出生整整三年后,取心头之血喝下便可。

楼月卿颔首,轻声道,“那原本就是他养的,他既然能够把灵狐给我,我也可以还给他,只要能救他,我不在乎!”

她能想象到,当初容郅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把唯一可以救他的灵狐送给了她,却没有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他希望她好好活着,却没有考虑自己,如今,立场转换,她也可以做出同样的选择。

从知道灵狐可以救他的时候开始,她就已经决定了,所以,灵狐,她不会要。

解不了寒毒,她最多就是受折磨,习惯了的折磨,她并非不能再受,可是,他绝对不能死!

端木斓曦有些吃惊,灵狐竟然是容郅给的,这倒是让她意外。

她焉能不懂,灵狐于容郅,就是唯一的救命浮木,可他却把灵狐给了楼月卿……

这……灵狐……

楼月卿苦苦一笑,看着端木斓曦幽幽道,“而且,师父应该知道,如果解了寒毒,要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变成一个废人,我不愿意!”

她不想彻底成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

端木斓曦闻言,看着楼月卿,蹙了蹙眉,随即,她放开楼月卿的手,缓缓坐在身旁的桌边,凝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楼月卿也没开口,静静地看着她。

片刻,她抬眸看着楼月卿,淡淡的问,“你可知道,你的这个选择,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楼月卿默了默,随即颔首,“知道!”

再次经历四年前那样的折磨,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寒毒复发,全身发冷,苦苦挣扎,仿佛置身于千年不化的冰山中,刺骨,麻木,让她生不如死……

可是,她宁愿如此,也不要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

端木斓曦拧眉,“无忧……”

楼月卿轻声道,“师父,我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愿一辈子都这样!”

自从她醒来后,就很不喜欢这副身子,很不喜欢这种无力的感觉。

只是,不得已罢了。

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既然如此,她也不奢求两者兼得,只求可以保住最想要的。

端木斓曦静静地看着楼月卿,拧着眉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楼月卿做出这样的选择,其实,她一点也不意外,只是,她还是有些不忍。

以前,每次看到楼月卿饱受折磨,她心都在滴血,可是,却无计可施,花了数年光景,耗费了她所有的心血,四处奔走,遍寻天下各种稀罕药草,才研制出了可以有效压制寒毒的药,可是,却被夕颜拿走了,楼月卿也因此内功反噬,差点没了命,如今,终于可以有办法彻底解了她体内的韩都,楼月卿却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她怎能不心疼?

可是,端木斓曦何尝不明白楼月卿的心情,她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废除武功,与死无异!

苦苦一笑,端木斓曦轻声道,“真不知道,你母后在天有灵看到你这样,该有多骄傲,又有多心疼……”

楼月卿闻言,眸光微闪,眼帘垂落,轻咬着唇畔,没说话,然而,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

楼月卿没有说话。

也许,她若真在天有灵看到了自己这个样子,更多的,是后悔吧……

看着楼月卿沉默不语,端木斓曦微微闭眼,叹了一声,这才抬眸看着她有些无力道,“罢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回去吧!”

楼月卿闻言,没再多留,微微颔首,转身,缓步离开……

楼月卿离开后片刻,端木斓曦站了起来,走到边上,看着外面,神色微凝。

老城主缓步走了上来,他刚才一直在下面,所以,师徒俩的对话,他是听到了的。

看着端木斓曦有些单薄的背影,他思索片刻,这才走了过去。

刚站在端木斓曦旁边,看着端木斓曦眼底的刺痛,他叹了一声,道,“既然你早就有已经料到了她会做出这样的抉择,就不要再多想了,多思无益!”

端木斓曦看了他一眼,嘴角微扯,随即转过头去,轻声道,“有时候,我真希望她不要如此好强!”

顿了顿,她苦苦一笑,“可是,她本就该如此,也只有这样的她,才有资格做景媃的女儿!”

是了,也只有这般坚韧的心性,才不枉费当年景媃为了生下她选择了了结自己。

老城主闻言,眉梢一蹙,叹了一声,倒是没说什么。

这些事情,他本就不想多谈。

想了想,他淡淡的问,“那这次她和容郅的事情,你打算如何处理?依我看,她这次怕是不会轻易离开容郅!”

楼月卿的性子如何,宁峰是知道的,十分倔强,比起当年的景媃,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旦对一件事情下定了决心,就一定要一条路走到底,哪怕知道这条路的尽头,是深渊,她也不会回头,她既然打定主意和容郅在一起,便是已经对容郅动了情,既然如此,端木斓曦的反对,怕也是没有多少用。

端木斓曦默了默,随即叹了一声,有些苦涩道,“当年我劝不了我姐姐,如今,我又能那她怎么办?”

来的路上,端木斓曦就能够想得到,想要劝楼月卿离开容郅,难!

只是,就此妥协,也不可能!

容郅……

先看看吧。

老城主坦然道,“这事儿一开始我就已经知道了,只是她不让我告诉你,我也只能瞒着,不过,这段时间我也派了人观察过他们两人,容郅……这丫头会喜欢他,并不奇怪!”

他一向对楼月卿疼爱有加,因为端木斓曦的关系,楼月卿等于是他的女儿,他自然不会毫不过问,所以,他也曾派了人来楚京观察过,也了解了容郅的为人,人虽然孤傲冷漠,但是,对那丫头,是真的没话说……

能够让理智的楼月卿动心,容郅必然也是非同凡响。

端木斓曦扯了扯嘴角,似有些讽刺的开口道,“呵,谁知道呢,当年……”顿了顿,她还是没有往下说,只是轻声“算了,这事儿以后再说吧,我明日去见一见乐瑶,看看她什么态度吧!”

对于楼月卿的事情,宁国夫人必然上心,所以,关于他们二人的事儿,她需要去问问宁国夫人。

老城主闻言,微微颔首,道,“你想如何便如何,不过,依我看来,容郅未必如你所想一般,而且,你也知道,宁煊那臭小子对小丫头可是十分上心的,他都对容郅心服口服,应该也差不到哪儿去!”

他这个儿子什么心思,他是很清楚的,楼月卿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也对着小丫头十分喜爱,宁煊会喜欢楼月卿这样的女子,毫不奇怪,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罢了,他也懒得去插手这些事情,何况,那小丫头的人生终归注定了不平凡,那些国仇家恨,不是宁煊可以负责得起的,而且,她太过理智,太过聪明,宁煊要不起这样的女子,楼月卿对宁煊也没有男女之情,一直把他当兄长,从一开始,就只是当作兄长,又如何会心动?所以,宁煊注定会得不到,既然如此,就让宁煊自己彻底死心,也不是什么坏事。

只是,老城主一直以为,经历了这么多,这丫头不会轻易对任何男子动心,却没想到,这才来到楚京多久,就和容郅牵扯在一起了,这只能说明,有些事情,也许真是命中注定,既然注定了他们牵扯在一起,那么,端木斓曦的反对,毫无任何意义。

端木斓曦闻言,默了默,沉思片刻,随即,转头看着老城主,淡淡的说,“好了,你也别再说了,这事儿我心里有数!”

事已至此,她要好好想想了。

老城主叹了一声,道,“你心里有数就好,总之,那丫头想做的事情,谁也拦不住!”

端木斓曦倒是没说什么。

这一点,她自然再清楚不过。

沉默少顷,她忽然好似想起什么,忙抬头看着老城主,拧眉问道,“对了,那个人的踪迹,查的如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