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蔡悦的来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端木斓曦站在阁楼上,看着远处的庄园门口,正在跟着薛痕一起离开的花无言,眼底晦暗不明。

因为距离有些远,她看不清花姑姑的样貌,只看得到一个身影。

花家的人……

她面色有些凝重,静静地看着远处已经空无一人的门口,眼底,看不出任何情绪。

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她才回过神来,转身走下阁楼。

端木斓曦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莫离和拂云候在门外,房门紧闭,她蹙了蹙眉,缓缓走来。

看到她,两人面色一变,忙微微屈膝,“圣尊!”端木斓曦怎么会过来……

端木斓曦轻嗯了一声,看着紧闭的门一眼,随即看着她们二人,挑挑眉,才淡淡的问,“你们怎么在这里杵着,无忧呢?”

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些犹豫。

端木斓曦眯了眯眼,见她们二人沉默不答,狐疑的问,“无忧在里面?”

莫离面色略带担忧,想了想,还是低声道,“是!”

端木斓曦面色一沉,显然对楼月卿独自待在里面陪着容郅有些不悦。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胡闹了,孤男寡女,哪怕容郅昏迷着也不该这样,何况,她身子看着还有些虚弱,怎可这般任性?

提步,打算推门进去。

然而,她刚伸手,还未碰到门,便顿在那里,未曾推开紧闭的门,垂眸沉思片刻,她缓缓放下手,转头看着莫离,淡淡的问,“她身子如何了?”

之前只顾着生气,她还没给楼月卿把脉,听说她前几日中了毒,虽然知道一般的毒药不会对她如何,但是,她脸色还是有些差,所以还是有些担心。

莫离低声道,“主子已无大碍,只需好好休息便可,您不必担心!”

端木斓曦闻言,略略放心。

随即又问,“她可吃东西了?”楼月卿到这里的时候,也还没到午时,所以,午膳还没吃。

拂云低声道,“还未曾,不过,莫言已经去准备了!”

端木斓曦微微抿唇,沉默片刻,随即看着莫离淡淡的问,“容郅如何了?”

莫离闻言,抬眸看了一眼端木斓曦的脸色,见端木斓曦面色平静,没有了之前的怒气,她才道,“摄政王已无大碍,他体内的蛊毒暂时压制了,不过,因为受了较严重的内伤,所以还未醒来!”

就这样被端木斓曦打中一掌,且直中胸口,还是她怒气正盛的情况下,容郅自然是受了不小的内伤,容郅一旦受伤,他就难以压制体内的蛊虫,蛊毒发作是必然的。

如果不是因为输了大半的内力来救楼月卿,端木斓曦武功大不如以前,容郅怕是更加不妙,不过,即便是现在端木斓曦武功不如以前,她盛怒之下,一掌的威力,还是很大的,容郅又不还手,所以,受了内伤也是正常的,若换做别人,直接就没命了。

以此看来,容郅的修为,也不容小觑!

端木斓曦和他交手,哪怕容郅只守不攻,她也能窥探一二,容郅的内力十分雄厚,怕是当今世上,少有人能敌,若是他还手,哪怕她以前的内力,都不一定可以伤到他,何况现在的她。

不过,若是无忧恢复武功,那就说不定了……

她嘴角微扯,深深的看了一眼紧闭的门,旋即,看着莫离,缓声道,“等会儿莫言煮好了东西,务必让她吃了,我看她脸色不太好,身子还未痊愈,待会儿你把这个给她服下!”

说完,从袖口中掏出一个白色小瓷瓶,递给莫离,莫离连忙伸手接过,颔首,“是!”

这是之前端木斓曦为楼月卿的身子研制的药丸,用了不少珍稀药草,对楼月卿的身子十分有利。

交代完了,端木斓曦叹了一声,看着莫离和拂云,轻声道,“你们好好看着她,我要出去一趟,有什么事儿等我回来再说!”

听端木斓曦说她要出去,两人有些讶异,不过,还是没敢多言,只是微微颔首,“是!”

端木斓曦没再多留,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前面紧闭的门,她转身离开。

让宁煊准备了马车,端木斓曦带着赤芍和青苓,便离开了这个庄子,往楚京城的方向去。

既然来了楚京,她是一定要去看看宁国夫人的,相识多年,交情匪浅,又因为楼月卿的关系一直都有联系,不过,自从去年在邯州见了一面之后,她便全身心都投入去给楼月卿寻找灵狐,就再也未曾见过了。

何况,如今楼月卿和容郅的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宁国夫人比她清楚,她怎么也得去一趟。

这几日,宁国公府的氛围一直都十分诡异,今日,也没好多少。

因为皇帝的旨意,宁国夫人已经把楼琦琦放出祠堂,又派人请了太医来诊治,如今,楼琦琦已经在宜兰院养着了,但是,宜兰院周围,却被侍卫层层把守,楼琦琦进宫之前,都只能待在她的院子里了。

因为无人告知,所以楼琦琦还不知道皇帝让她进宫,本以为宁国夫人会把她直接驱逐,可是,却出乎意料的把她送回了宜兰院,还请了太医给她诊治,除了不能出去,吃穿用度,一切待遇,都没有变,但是,香儿不知所踪,院子里的侍女虽然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她,可是,许是宁国夫人的命令,竟无人敢跟她说半个字,安安静静的,好似都哑巴了,就连太医来诊脉,也只是安安静静的诊了脉就跟着楼识离开了,外面的情况,谁也不肯告诉她,因此,她心神难安……

自那日后,宁国夫人没有再见过她,楼管家带太医来时,她让楼管家转达宁国夫人,她想要见宁国夫人一面,可是,楼管家都回绝了。

宁国夫人不想再看到她了……

府中的人都不是傻的,看着宁国夫人这样对楼琦琦,就知道,事情不简单……

宁国夫人还不知道楼月卿出了京城,因为容郅早朝时突然散朝离开,策马直接出城却不知道去了哪里,所以,楼奕琛回来后告诉了她,她有些奇怪,本打算下午去摄政王府看看楼月卿,谁知道,还没出门,清雅居的婢女来禀报,蔡悦突然昏迷过去了,她只好折身去了清雅居。

楼奕闵昨日出了京城,去了楚京南边三十里外的沂州,要去两日才能回来,把蔡悦托付给她,蔡悦这个时候身子不适,她自然不能不管,便让人去请了太医。

蔡悦身子不是很好,许是年少时颠沛流离落下了病根,加上在妓院时不愿接客而被虐待折磨过,身子并不是很好,常常心悸,所以楼奕闵一直都派人悉心照顾着。

今日,也是忽然心悸,才昏迷过去的。

听完太医的嘱咐,宁国夫人让楼管家送太医离开,这才看着手里方才太医给她的药方,微微一叹。

交给一旁的凝儿,“待会儿让楼识去药房抓药,熬好了送来!”

凝儿颔首,“是!”

接过药方,她走出了清雅居。

宁国夫人这才折身走进屋子。

蔡悦已经醒来了,脸色不太好,看到宁国夫人走进来,她有些惊讶,急忙着要下床。

宁国夫人忙走到床边,按着她的肩膀,轻声道,“你别动,躺着就好了!”

蔡悦这才没动,可是,看到宁国夫人,她仍然有些紧张,心底十分不安。

她知道她的身份其实配不上楼奕闵,所以,楼奕闵要带她回来的时候,她是不太情愿的,毕竟,她是个哑巴,且身子不好,还沦落风尘,哪怕她一直不肯接客,身子清白,可是,她清楚不过,在那些达官贵人的眼里,她们无疑是低贱的,何况,是宁国公府……

楼奕闵多次跟她提及宁国夫人,都夸她如何的心善贤惠,却又是如何的雷厉风行,她自然是有些怕,来到这里几日,宁国夫人待她不错,她才没那么怕,但是,还是不太敢面对。

宁国夫人知道蔡悦有些怕她,但是,并不在意,淡淡一笑,温声问道,“可还有哪里不适?”

蔡悦摇摇头。

宁国夫人莞尔轻声道,“没有就好,方才太医说了,你这心悸的毛病经不起折腾,所以,要仔细些养着,日后不可再大意了!”

蔡悦看着宁国夫人眼底的关怀,她愣了愣,随即,轻咬着唇畔,点点头。

又和蔡悦一些话,蔡悦不能开口,所以,便只是点头摇头,要么就是楼奕闵安排一直伺候着她的侍女帮着说话。

话音一转,宁国夫人突然问道,“对了,我一直未曾问过,你这嗓子是生来就无法言语,还是出了什么问题才不能说话?能否治好?若是可以医治,我给你寻个大夫看看可好?”

既然楼奕闵已经决定了娶她,那么,宁国夫人自然是不会再反对,可是,蔡悦不能言语终归是不妥,所以若是可以医治,必然要治好,可以开口说话,对蔡悦而言,也是幸事一桩。

然而,蔡悦一听到宁国夫人的这个问题,脸色一寸寸苍白,竟扯过身上的被子,紧紧拽着,整个人,有些颤抖……

眼底,满满的都是悲痛……

她的嗓子……

她这般反应,让宁国夫人甚是疑惑,连忙拉着她的手轻声问道,“你怎么了?”莫非她说错了什么?

被宁国夫人这样触碰,蔡悦身形一颤,随即用力的甩开宁国夫人的手,猛然一推,整个人缩了进去……

这一幕发生的突然,宁国夫人措手不及,被她一推,竟差点栽倒,幸好身后的侍女扶着,才没有倒下。

而蔡悦,却整个人都抱成一团,缩在那里,发抖,眼底,满满的都是恐惧和悲痛,还有一抹浓浓的……恨意……

她手抱着头,脸色竟开始扭曲……喉间发出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嘶叫声,声音沙哑,好似使尽全力,可是,却发不出声音,然而,正因为如此,才真切的能听得出这声音中带着的绝望和悲痛……

她的手使劲的抠着头皮,目眦尽裂……

床边的侍女绫罗在刚才宁国夫人问及这个问题时,就已经暗道不好,看到这一幕出,她连忙熟练地上前紧紧抱着蔡悦,不让她伤害自己。

绫罗很是熟练的抱着她,阻止她伤到自己,然后柔声开口稳住蔡悦的情绪,“姑娘,你冷静点,都过去了……”

绫罗不停地轻声安抚情绪失控的蔡悦,蔡悦被她紧紧抱着,动弹不得,可是,仍然在颤抖……

宁国夫人被侍女扶着站在床边,震惊的看着这一幕,显然是也被蔡悦突如其来的情绪失控吓到了。

“这……”她不过是善意的询问,怎么就……

怎么会这样……

绫罗抱着浑身颤抖的蔡悦,不停地柔声安抚蔡悦,呢喃细语,“都过去了,别怕……没事了……姑娘!”最后一声,是惊恐的叫声。

因为蔡悦突然捂着心口一阵急促的呼吸着,整个人忽然一阵一阵的抽着,随即两眼一翻,昏迷过去了。

宁国夫人见状,脸色大变,立刻吩咐道,“再去请太医!”太医想必还没走远。

身旁的侍女立刻应声,“是!”

宁国夫人看着蔡悦昏迷不醒,面色十分凝重。

太医刚出宁国公府,就又被请了回来,很快就到了,宁国夫人让他给蔡悦看看,太医便凝神坐下,给蔡悦把脉……

宁国夫人这才看着绫罗淡淡的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如此……”

顿了顿,宁国夫人倒是没说了。

绫罗十分担忧的看着蔡悦,闻声,忙低声道,“奴婢也不清楚,奴婢受二少爷指派伺候姑娘有几年了,姑娘一直没有说过话,也时常犯病,二少爷因此也问过姑娘其中缘由,可是,她都十分抗拒,二少爷也十分不解,可是,多次询问,都是这样的反应!”

蔡悦身子这样,又无法言语,楼奕闵自然是想要治好她,所以,问过多次,都是这样,一听到这样的问题,她就反应很大,哪怕是楼奕闵状似无意的提起,她也一样,撕心裂肺的……

闻言,宁国夫人眸色微沉,脸色有些难看,随即,又问,“闵儿可有细查过她以前的事情?”

她总感觉,这姑娘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才会让她这般……

绫罗答道,“二少爷派了人去查过了,只是,也只能查到姑娘是那些人牙子十一年前从难民里面抓来卖进青楼的,具体的,过去太久,有关的人也差不多死了,所以查不到了!”

宁国夫人沉默了。

楼奕闵既然查了都查不到,那她派人去查也一样无法寻得真相,可是,蔡悦来历不明,若是真的是一般的孤女还好,她就担心蔡悦不简单……

楼家的势力遍布楚国,楼奕琛涉足朝堂,所以那些宁国夫人都交给了楼奕闵,蔡悦是在楚国境内被去处理楼家生意事务的楼奕闵救下来的,既然是楚国,就不可能有楼家的人查不到的,就算不是楚国人,可若不是刻意隐瞒,也不可能半点来历都查不到。

绫罗想了想,又道,“不过,二少爷倒是说过,姑娘应该是来自北璃!”

宁国夫人抬眸,有一些疑惑,动了动嘴,正打算开口,不过,还未问出口,太医已经站起来了。

她只好把想问的话压下,看着站起来的刘太医,淡淡的问,“刘太医,如何了?”

刘太医作揖,语气恭敬的道,“夫人放心,她只是受了刺激才会犯病,下官已经给她施了针,她好好休息,醒来便无碍了,不过,切记,莫要再让她受到刺激,心悸这种病症,是受不得太多刺激的!”

宁国夫人缓了口气,莞尔,颔首道,“我知道了,有劳刘太医了!”

刘太医忙有些惶恐道,“夫人言重了!”

宁国夫人笑了笑,又道,“对了,你再给她瞧瞧,看看这心悸的毛病是怎么来的,还有,她的喉咙,能否治好?”

刘太医应声点头,又转身回去检查。

宁国夫人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刘太医检查了片刻,站了起来,恭声道,“这位姑娘许是遭受过严重的虐待和殴打,又常常惶恐不安,才会落下这样的毛病,至于她的喉咙,下官并未发现有任何不妥!”

闻言,宁国夫人面色一凝,这心悸的来由,她倒是能明白些,毕竟,她查得到,蔡悦因为不肯接客,常常被青楼的鸨母虐待,打骂什么,自然是有可能的,一个姑娘家,被这样对待,吓到了惶恐不安也正常,可是,喉咙没问题……

刘太医是太医院的副院正,皇帝的身子都常常交由他负责,等陈老太医告老还乡,他便是太医院的院正,医术自然是信得过的,他说蔡悦喉咙没有问题,那就是真的没问题,那么,她为何不能说话?

蔡悦这样,太过诡异,让她觉得十分不安,她以前让人查过,蔡悦是个青楼女子,来历不明,是被人卖进青楼的,她却会写自己的名字,所以,才知道她姓甚名谁,她出身青楼,宁国夫人一开始虽然有些抵触,可她毕竟不是那些古板之人,便也妥协了,她是个哑巴,又身患心悸之症,宁国夫人随犹豫许久,可也勉强可以接受,毕竟楼奕闵喜欢,对这个小儿子,她一向疼爱,不想他失望,可是,如今看着蔡悦这样,她却感觉……不简单。

心底,隐隐的感觉,蔡悦这样,有些古怪,为何一提及她不能说话的这个问题,她就如此失控……

------题外话------

明天万更,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