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容郅醒来/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就这样,睁开眼后,静静地,静静地……看着她……

楼月卿立刻眨了眨眼……

然后,不假思索的撑着身体打算起来,然而,她刚一动,他已经抬手从她腰间一压,把她直接按在他身上,她再次趴回去,唇,落在他的嘴角……

楼月卿眼一瞪,然后挣扎着起来。

“嗯……”他眉头一皱,倒吸了一口气,痛苦的嗯了一声……

楼月卿一僵,这才发现,容郅脸色一阵苍白,眉头紧紧的皱着,紧抿着唇似乎十分难受,额间隐隐可见青筋暴起,而她的手,正压着他的心口处,因为挣扎着起来,所以,力道不小,几乎整个人的重量都压了上去。

所以,压倒了他的心口……

她脸色一变,连忙把手挪开,打算起来。

他的手还扣着她的后腰,因为不适,所以力道不小,她又不敢太用力挣扎,所以她还没挣开,就听到他低哑无力的声音响起,“别动……”

声音很小,可是,听得出来,他很用力的说话。

楼月卿立刻就不动了,头压着他的胸口,为了防止再让他难受,她两手撑着两边,没有把自己的重量压在他身上。

她不动了,容郅这才缓了一会儿,因为端木斓曦之前的那一掌直接打在他心口,又不留余地,蛊毒又这个时候发作了,所以,他心口处隐隐作痛,楼月卿这样一压,自然是更不舒服。

听着他的喘息声慢慢平静下来,楼月卿这才支支吾吾的开口,“容郅……你,你先放开我……”

她这样,他会不舒服。

然而,他却还是没有放开她的意思,手臂紧紧的扣着她的腰肢,有些无力的道,“乖,别动……”

他只想抱一下她。

楼月卿闻言,皱了皱眉,这才轻微的动了动,抬起脑袋,看着他。

此刻,他闭着眼,眉头紧紧的皱着,苍白的薄唇也紧紧的抿着,脸色并不是很好。

楼月卿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很快,心口处阵阵起伏。

他很不舒服,肯定是因为刚才她压倒他受伤的地方,加上刚醒来不太适应,看着他这样,楼月卿只好静静地趴着,不敢动了。

就这样,过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他才再次开眼,脸色比刚才好了一些。

垂眸,看着她的头顶,因为刚刚的挣扎,原本莫离给她挽起固在头顶的头发已经散了,轻轻一嗅,淡淡的花清香扑鼻入耳,那是她一贯用来洗头的皂角的香味。

他扯了扯毫无血色的唇,声音倒是清楚了些,道,“无忧……”

楼月卿闻声忙仰头看着他。

微微咬着唇畔,她低声问道,“你……感觉如何?”

缓了那么久,应该没那么难受了吧。

他扯了扯嘴角,似有笑意,低声道,“很好!”这样抱着她,感觉很好!

楼月卿自然是以为他说的很好是说身体没那么难受了,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她这样撑着身体趴在他上面,有些累,趴着的姿势不舒服,手都酸了,等下撑不住,估计又整个人压在他心口上了,她想了想,便动了下,打算起来。

察觉到她的意图,他的手更是收紧,“别动!”

楼月卿眉梢一蹙,低声道,“不行,你松手,不然等下……”等下她又压着他受伤的地方怎么办……

她没说完,他就开口了,“孤就想抱着你!”

楼月卿,“……”这是昏迷刚醒来该有的反应么?

怪胎!

可是,刚醒来就这样任性,他是乐意,可她不乐意,等下她把他压出个好歹来,她岂不是得自杀谢罪?

想了想,她忙仰头看着他道,“你先松手,我先给你把个脉看看!”

嗯,刚醒来,把个脉看看他如何了是应该的。

他嘴角微扯,垂眸看着她一脸真诚,眼底划过一抹笑意,不过,她没仔细看,所以,没发现。

他没吭声,就这样看着她,楼月卿脸一皱,“容郅……”

他嘴角微勾,随即缓缓开口,声音低哑,“放开,可以,不过……无忧要亲孤一下!”

“……”楼月卿一愣,眨眨眼,愣是没反应过来。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只觉得她这模样十分有趣,悠悠道,“就像刚才,孤醒来时……”

楼月卿一听到他这话,脸颊顿时就一阵酡红……

只觉得脸上一热,连带着耳朵也红了。

然而,还不知道怎么应对他,他又缓缓开口了,“孤原来还不知道……无忧喜欢这样的……”

声音带着一丝愉悦,似乎在取笑她刚才做的事……

楼月卿一听这话,哪里还淡定的了,立刻就手忙脚乱的从他身上起来,这下子他的手自然也扣不住她了,楼月卿被他这一取笑,直接挣扎起来,把他身上有伤的事儿忘到九霄云外了……

于是乎……

“嗯……”容郅脸色一变,又是一阵难受。

她又弄到他了……

楼月卿刚站起来,看到他又皱着眉头,薄唇紧抿,似又在忍着难受,楼月卿才知道自己刚刚又干了什么,忙的一惊,顾不得害羞,连忙坐在刚才的位置上握着他的手,急声问道,“容郅,你……你别吓我……”

她真是……

看到她这般担忧的脸色,容郅扯了扯嘴角,目光柔柔的看着她,方才痛苦的样子顿时没了……

楼月卿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她一阵懊恼,看着他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她立刻恶狠狠的瞪着他,然后立刻撇开他的手,站起来就打算走人。

骗人!

他见她要出去,这才知道自己惹到她了,立刻撑着身子打算起来,然而,他本就受了不小的内伤,刚醒来自然是不能起来,这一动,心口一阵刺痛。

他直接倒吸一口气,又是几声喘息。

楼月卿听到身后他的喘息声,脚步一顿,转头看着他,见他似乎很难受,可是……

吃一盏长一智,她肯定不信他了,狐疑的开口,“你不会又骗我吧?”

这人最坏了,不能信!

可是,他这次可不是骗他,因为挣扎着起来,所以,心口处一阵痛,他没有吭声。

容郅脸色不太好,看着他的脸色就知道他在忍着,楼月卿看着他这好像也不是装的,这才面色一变,一脸担忧的几步走回床边,坐在他旁边,看着他的脸色那么差,她拉过他的手,给他把脉。

可是,她毕竟不是专业的大夫,这一把脉,只知道他脉象混乱,却还是不能确定他这又是怎么了,放下他的手急声道,“我去叫师父过来,你等一下……”

然而,还没站起来,他拉住了她。

楼月卿回头看着他,只看到他拧着眉头开口。

“不用!”

“容郅……”莫离之前明明说了他没什么大碍了醒来就好了,可是,他现在脉象有些乱,她不放心。

缓了一下,他没那么难受了,所以,紧紧拉着她的手,轻声道,“孤没事,一会就好!”

楼月卿不放心。

他见她还是没放心,又道,“不用担心,孤缓一下便好!”

以前蛊毒发作那么多次都没有这么严重,这次不过是因为端木斓曦那一掌打在他胸口,所以受了内伤。

见他这样说了,又不肯放她出去,楼月卿只好信他,坐下,看着他,眉头紧锁不平。

过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他才平静下来,脸色恢复了些,这才看着她,道,“扶孤起来!”

楼月卿眉头一皱,“你还是躺着吧!”这副样子,怎么起来,等下她一不小心又弄到他了。

他有些无奈,道,“听话!”

楼月卿只好不情不愿的站起来,然后扶着他,缓缓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