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把你弄死然后嫁给别人!/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真是如此,那他岂不是哭死?看着端木斓曦那态度,估计让她同意有些悬,哪怕会同意,也得好一阵子,那他本来打算尽早下聘提亲,尽快完婚的想法岂不是落空了?

一想起抱得美人归的日子遥遥无期,摄政王殿下心底拔凉拔凉的,娶个王妃怎么就那么难?

好不容易她总算已经同意了,又来个师父……

楼月卿看着他沉着一张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嘴角一抽,十分无语,她怎么以前没发现这人有疑神疑鬼的毛病,还真是……还有,他一副生怕被她抛弃的样子算怎么回事?

话说,这不是女人的毛病么?

她又不吭声,容郅以为她还真是这个意思,哪里还淡定的下来?当即紧握着她的手,眼神恶狠狠地看着她,咬牙道,“楼月卿,孤告诉你,你要是敢这样想,孤就……”

楼月卿脸一黑,心中一群草泥马奔腾而过,她这暴脾气……

怕他又继续扯这些有的没的,楼月卿立刻打断他的话,没好气道,“当然不是,你这琢磨的都是什么鬼?我既然已经决定了与你在一起,就算师父不同意我也嫁给你,只不过她是我师父,在我心里跟母亲一样重要,她若是……等等!”她话一顿,一脸懵逼,她刚刚说了什么鬼……

摄政王殿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方才阴沉的脸色,顿时烟消云散,随之而来的,是掩映不住的笑意。

楼月卿悲愤了,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烫,心里那个悔恨啊,她刚刚说了什么?

摄政王殿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从善如流,“原来无忧已经非孤不嫁了,既然如此,孤便放心了!”

嗯,何止是放心,简直是心花怒放!

楼月卿怎么可能看不到某人眼底隐隐的揶揄和得意,原本就极度后悔方才一时口快,不经大脑就说了……咳咳,大实话,听他这话,看他这甚是得意的样子,顿时一阵羞恼。

甩了甩被他拉着的手,可是,他握得紧,鉴于他现在的情况,楼月卿也没敢太用力,所以甩不开,只能怒目瞪他,没好气道,“简直是胡说八道!我几时说过非你不嫁了?”

这句话她可没有说!

“哦?”胡说?

话已出口,否认也没用!

心情好了,感觉身体上的不适都没那么严重了,他勾了勾唇角,悠然开口,“莫非方才无忧的话,不是这个意思?”

方才她的话,怎么听都是非他不嫁的意思了好么?

他可不介意找个人问一下,是不是他理解错了……

楼月卿立刻否认,“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是……”呃,是什么来着了……

好像,那话也确实是这个意思……

可是,她……

舌头好像打结了一样,脑子一阵混乱,她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的意思了……

他眉眼带笑,颇有耐心的追问,“嗯?是什么?”

看她能掰扯出什么鬼话来!

他很享受的看着她面色绯红又有些着急无措的模样,因为这个模样的她,只在他面前呈现。

楼月卿硬着头皮开口,“就是……是……”

她张口结舌的样子,终究是逗乐了他,低低一笑,甚是愉悦。

笑声不大,可是,听在她耳朵里却是尤为刺耳,楼月卿终究还是脸皮薄,哪里还受得了他一醒来就没停下来过的取笑,所以,直接恼了,“你再笑我就走了!”

他不笑了,笑意一收,抬眸看着她又羞又恼的模样,两只明媚的眸子还死死瞪着他,容郅微微抿唇,抬手捏了捏她因为的羞恼而略鼓起的脸颊,柔声道,“好了,孤不笑你就是了!”

楼月卿脸一甩把他的爪子甩开,然后往后挪了一下,直接挪到了他手碰不到她的地方,坐在那里拉着一张脸看着他。

捏什么捏,她又不是孩子!

摄政王殿下,“……”坐那么远作甚?欺负他现在受了伤不能乱动?

脸色沉了沉,他抿唇道,“坐过来些!”

坐那么远,连手都摸不到,太悲催了。

“不要!”没看到她已经不高兴了么?没立刻起来走人他就偷笑吧!

剑眉一蹙,“听话!”

“……”不吱声。

好吧,叫她不动只能用别的办法了,“孤肚子饿了!”

楼月卿狐疑的看着他。

摄政王殿下绷着一张脸道,“孤午膳都没吃就来了,现在……”呃,他还不知道他昏迷了多久……

因为屋子里放着夜明珠,所以,十分明亮,外面虽然不想白天,可是也看不出是什么时辰……

楼月卿这才想起,他确实是许久没吃东西了,又受了伤,定然是饿了的,刚才竟然光顾着跟他扯淡,忘记了让人准备吃的,立刻站起来,冷着一张脸丢下两个字,就直接不再搭理他走向门口。

“等着!”

门被打开,她走出去,然后在外面把门关上……

摄政王殿下,“……”

就这样眼巴巴的看着她走出去,然后在外面把门关上了……

唉……

无奈叹了一声,抬起手抵着心口处按了一下,容郅微微蹙眉。

他一向不喜欢这种虚弱无力的感觉,不喜欢这样躺在床上,而且,他现在感觉比刚刚醒来的时候好了许多,下床应该没问题,只是这样会有些痛,不过,再痛他都受得住,如今这也不算什么,只是,想起她方才挂在脸上浓浓的担忧,他还是安分的养着吧。

而且,她的担忧和心疼,他觉得……甚好!

楼月卿出去了大致有半柱香的时间还没回来,容郅本以为她出去一下就回来,可是,却久久不见人,几乎等的耐性全无,直接掀开身上盖着的被子打算下床。

可是,身体一动,因为动作太大了,脚刚着地,他剑眉一蹙,薄唇微抿,抬手捂着心口,呼吸急了几分。

那一掌,果然是不容小觑……

这时,门被推开了,楼月卿走进来,出去了那么久,头发已经挽起来了,衣服竟然也换了一身,她刚走进来,身后是端着一个托盘的莫言。

一进门,看到他坐在床边捂着心口一脸难受的样子,楼月卿脸色一变,疾步上前。

拉着他的手急声问道,“容郅,你没事吧?”

他紧拧着眉头摇头,“没事……”声音有些压抑……

楼月卿缓了口气,可是,紧接着,她又怒了,“你起来做什么?伤得那么重还乱动,命还要不要了!”

真是……她就是去给他准备点吃的,他就这么不让人省心。

这副鬼样子竟然想下来,真是找死,端木斓曦今日那一掌没要他的命,可是伤势绝对不轻,他不好好躺着竟然敢下来,她真想一棍子把他打残去!

一听到她这气急败坏的声音,他虽然十分难受,却还是忍不住被她逗乐了。

最后那句话,听着十分耳熟,不就是他跟她说过的么?

“你还笑得出来!”没看到她都急死了么?

他抬眸看着她,苍白的脸上还有些笑意,紧拧着眉头,无奈低声道,“无忧越来越像个管家婆了!”

楼月卿没吭声,绷着一张脸,死死地瞪着他,咬了咬牙,显然是被他气的不想说话了。

不过,见他这般难受,还是没说什么,气归气,可还是上前把他弄回去躺好。

知道她确实是生气了,容郅也乖乖配合,很快就被弄回了刚才的位置上。

他看着她,欲言又止。

把他弄好之后,楼月卿转头看着莫言,轻声道,“把东西放下,你去休息吧!”

“是!”

莫言把手里的托盘放在桌上,看了一眼两个人,随即转身出去了。

门刚被关上,楼月卿正要过去打算把东西端过来,刚转身,顿了顿,低头看着自己被某人拉着的手,略略蹙眉,随即挣了一下,只是她越要挣脱,他越用力。

她回头,淡淡的看着他。

他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拉着她,依旧紧紧拧着眉头,还有些难受,脸色也不太好,可还是紧紧的拉着她的手,抿着唇,不吭一声。

他的眼底,隐隐带着一丝内疚和不容置喙的霸道,就是不放手。

楼月卿更气了,眼神一冷,声音也淡了,“松手!”

“不松!”他知道她现在很生气,可是,他……不会哄人……

上次在姑苏城,他蛊毒发作偷偷跑回凉州的那次,她也很生气,气到好多天不理他……

楼月卿沉着脸看着他。

容郅甚是苦恼,纠结了半响,看着她一脸气恼的样子就知道,她这次气得不轻,可是,他一向不会哄人,有生以来第一次与女子这般相处,自然没哄过别人,上次她这般生气,他也不会哄,还是追着她找了几天,然后各种软磨硬泡她才消气,这次……

真愁人!

楼月卿咬牙切齿,愤声道,“容郅,你可真是能耐了啊,之前知道恼我不顾自己的身子折腾,如今看看你自己,你是嫌自己命长了还是真以为自己身子是铁打的啊?伤成这样还乱来,你要是真想死你直接跟我说,我掐死你好了!”

之前他因为她不顾身子吃了蚀骨散的时候,生她的气不理她,是因为担心,更是气她不懂得好好爱惜自己,可是他呢?

他怎么就不明白,他这样胡来,她也会担心会生气!

容郅,“……”为什么最后那句话他听着那么想笑?

不过,眼下这气氛,他可不敢火上浇油,看着她一脸恼怒,眼底还有淡淡的委屈,她生气倒还好,可那一抹委屈,让他只觉得本就隐隐作痛的心更疼了,拧着眉想了想,还是缓缓开口,“是孤的错,无忧别气了!”

她闷不吭声,看着他。

没反应?容郅又苦恼了,沉默思索片刻,随即抬眸看着她,缓缓开口,“那要不……你打孤一顿出出气?!”

楼月卿,“……”

无语之后,冷冷一笑,“行啊,我现在把你打死了明天就嫁给别人!”

出的什么馊主意,真是……她原本在他认错后就散了一些的火气,又被他这馊主意给弄回来了!

嫁给别人?他眸色一沉,“你敢!”

她这辈子,只能嫁给他!

楼月卿咬着牙,恶狠狠的道,“我为何不敢?你要是再敢这样,看我不弄死你!”

她真有一种伸手把他掐死的冲动,愈发激烈!

然而,她刚说完,他就沉着脸咬牙道,“孤说,不许嫁给别人!”

什么都可以,这个绝对不行,她这辈子,只能做他容郅的妻子,他的王妃!

楼月卿,“……”

定了定神,忍着把他打死的强烈冲动,楼月卿重重的吸了口气,但是,还是觉得十分窝火,气急败坏的咬牙低吼道,“容郅,你去死好了!”

她说了这么多,这厮竟然只把这句顺带的听进去了,她还能说什么?

真是……

低吼了一句犹觉不足,但是,她已经懒得搭理他了,用力的甩开他的手,转身走人!

楼月卿用的力气不小,他本来抓的也紧她这样一甩,扯了一下,所以,心口隐隐作痛,他忍不住拧着眉头。

以为她要出去,顾不得难受,正要开口叫她,不过,一声无忧卡在喉间,看着她站在不远处的桌边,背对着他好似在刚刚莫言放下的东西。

她没出去。

他放下心来,扯了扯嘴角,似有笑意。

缓缓靠着身后的软枕,目光静静的看着她的背,眼底温柔的不可思议。

楼月卿很快转过身来,手里端着一碗东西,上面还冒着热气。

容郅挑挑眉,她已经走到了床边。

然后把碗直接递给他,容郅这才看清楚,是一碗粥……

原汁原味的小白粥……

他突然间不觉得饿了……

不过,也只是想想!

然而……

他蹙了蹙眉,抬眸看着她,巴巴的看着她,那眼神的意思是:为什么不是你喂!

楼月卿本就还在恼火,所以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站着,看到他那眼神,顿觉窝火,脸色阴了阴,没好气道,“你这么有能耐,自己吃!”

想要她喂,简直是……

想也别想!

摄政王殿下,“……”还是别火上浇油了……

所以,某人认命的把那一碗热腾腾的白粥端了过来……

初尝,他忍不住皱眉,皱了皱眉,面部表情有些古怪,似乎……并不好吃!

是真的不好吃!

因为很咸!

楼月卿见他脸色如此怪异,尤为不解,“烫?”

不会吧,她刚刚端着的时候,已经凉了一些,应该不至于咽不下去吧。

咽下,他答,“很咸!”

他刚醒来不久,嘴里本就淡淡无味,所以感觉很咸。

楼月卿闻言,黛眉一蹙,神色狐疑,“不会吧,我就抓了一把盐放进去而已……”

一把盐……

容郅一阵无语,他家无忧难道不知道一把盐的概念么?

只需要放一点就足够了,哪里需要那么多……

等等!

他抬头看着她,不解的问,“这是你熬的?”

他没听错?

楼月卿没好气道,“废话,不是我熬的谁熬的?这个时辰了,厨房早没人了!”

她本来打算让莫言去做的,可是出去的时候,正好莫言不在外面,她以为莫言休息了,就没打扰她,这个庄园常年无人居住,所以,没有请厨师,最近宁煊住着,也只是他的手下负责,但是,她总不能这个时候惊扰宁煊吧,所以就自己动手了,熬的差不多好了的时候,莫言去寻她,原来莫言刚才如厕去了……

她其实也不会!

因为莫言在身边,几乎形影不离,她的膳食从来不需要自己操心,所以,她吃倒是厉害,做还真不会。

可是,熬粥可不就是这一回事?

把米洗干净了和水一起熬,若是想要点味道,就放盐……

容郅眉梢一挑,无忧熬的……

楼月卿拧着眉头问,“真的咸么?若是吃不下就算了,我让莫言去再熬一次!”

说完,伸手打算端过容郅手里那碗几乎没怎么动过的粥,然而,容郅没给她。

他果断摇头,“不用!”无忧熬的,怎么可能吃不下!

楼月卿:“你不是说很咸么?”

摄政王殿下从善如流,“孤刚才不想吃,所以胡诌的!”

呃……

楼月卿不太相信……

他刚才那样子可不像是装的,而且,这是她第一次熬的,味道不好她也不觉得奇怪……

他趁着她没吭声了,便一口一口的往嘴里送,然后一脸淡定的咽下……

一点没有刚才的反应。

很快,一碗见底,他把碗递给她。

“还要么?”似乎他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

摄政王殿下:“孤还很饿,全部端过来!”

虽然真的难以下咽,但是,这可是无忧给他熬的,怎么样也要吃完去……

大不了多喝些水就是了……

楼月卿拿着空碗转身走过去。

她转过身去,所以没看到身后的容郅脸色有些古怪……

跟吞了盐巴一样!

很快,她转过身来,又端来一碗。

他很爽快的就吃完了,仿佛吃了山珍海味……

全部也就三碗多一些,吃完第三碗的时候,他神色有些不对劲了……

“再来一碗!”

楼月卿想了想,淡淡的说,“没了!”

这么少?

楼月卿看着他的表情,好似松了口气,又好像有些失落,心里打鼓,不过还是淡淡的说,“你若是还饿,我让莫言……”

他忙道,“孤饱了!”

是么?

看着他一脸诚恳,楼月卿没再多言,也不想跟他多说,拿着空碗转身走向那边的桌上。

看着托盘来的汤盅里还有一些,她挑挑眉,拿起大调羹弄了一些放嘴里……

真有那么好吃?

然而……

“噗……咳咳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