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命不久矣/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寝殿内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陈老太医匍匐在地上,静静地却不再多言,苍老的身躯却隐隐发颤。

这一句话,极有可能让皇帝要了他的命,但是,此毒,确实无法可解,他自然不会欺君,说出来的时候,他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而容阑,听到这句话,苍白的脸色毫无任何波动,仿佛,没听到这个答案,可是,置于锦缎被子上面的手,却微微收紧……

此毒……无解……

一旁的顺德公公闻言脸色也陡然一变,震惊之余,立刻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地上的陈老太医问道,“陈太医,你这是何意?皇上究竟所中何毒?为何不能解?”

陈老太医道,“据臣观察皇上的状况来看,皇上所中之毒乃百年前一位域外毒医所制,叫索命,此毒虽不致人立刻死去,可是却能使人命不长久,最多活不过五年,因为制作配方以及顺序极其复杂,此人死后也未曾留下解药,所以一直以来无人可解,不过也不尽然……”

他顿了顿,似有犹豫,并未曾多言。

容阑微微蹙眉,淡淡的问,“这是何意?”

若是能解,再好不过。

陈老太医沉声道,“据臣所知,号称神医世家的花家擅长解毒,几乎没有花家人解不开的毒,只是花家自前朝之后便销声匿迹了,不过庆宁郡主身边的花姑姑医术精湛,若臣没猜错,理应是花家人,其医术高明皇上也是见识过的,若是让她来试试,也许能有办法!”

花家的医术,行医之人无不拜服,据传言,哪怕是中毒气绝的人,都能在他们手里被救活,虽然此言甚是夸张,可是,从中便能看出花家的医术该是如何的令人咋舌,这个索命之毒虽没有人解开过,但是,谁又能知道花家如此高明的医术会不会有例外呢。

旁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他在宫中任职多年却是很清楚,庆宁郡主身边的花姑姑,虽然一直都以庆宁郡主的乳母身份存在,却是一位医术高明的人,又是姓花,来历不明,如此看来,定然是花家的人。

当年庆宁郡主被先帝罚守皇陵,在皇陵是里面奄奄一息,他当时把脉,都只叹息一声油尽灯枯,活不过半个月,可是十日后本该在北璃为质子的摄政王殿下赶回,带回了花姑姑,庆宁郡主竟很快没事了,还活了这么多年,这是其一,其二,三年前皇上病情恶化昏迷不醒,他们太医院那么多人皆束手无策,摄政王殿下将这位花姑姑请进宫来,为皇上诊治了数日,皇上便没事了,医术高明堪称可活死人,普天之下,只有花家的人才有这等出神入化的本事。

既然如此,让她来看看估计能有办法。

闻言,容阑眸色一沉,竟沉默了。

让花姑姑来?

上次花姑姑来救他,并不情愿,只是容郅的要求她只好出手,可是,如今的局势,不同以往。

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容郅怕是不会再帮他,花姑姑是姨娘的人,因为那些过往,本就恨极了他们,没有容郅开口,不可能会来救他,何况,他中毒的消息,不能传出去!

他倒是不怕死,可是,他却也不想死,他若死了,一切都完了……

他身体虽然不好,但是,他心里明白,这些病还不足以要命,而且以前有容郅在,容郅不会轻易让他死,可现在,一切都不复从前了。

沉默许久,他忽然淡淡的问,“若是此毒无解,朕还能活多久?”

闻言,顺德公公面色一变,看着换地欲言又止,而陈老太医则是震惊的看着皇帝。

他既已说了这些,皇上不是应该立刻让人去请摄政王殿下请花姑姑来看一看的么?为何听皇上的意思,是不想解毒了?

“这……”陈老太医有些犹豫。

容阑缓缓开口,“但说无妨!”

“此毒若是食入毒性最强,可皇上却是接触了沾了毒液的东西,虽染了毒性,可皇上中毒不深,正常情形下活个三五年倒是没问题,但……皇上身体不好,若是解不了,老臣倾尽毕生所学,怕也只能保皇上……不到一年!”

不到一年,也只是最大把握的猜测,他也没有把握能有一年,也许,这一年内的任何一天,皇帝都有可能经脉衰弱死亡……

陈老太医最后一句话,是匍匐在地上颤着声说出来的。

大殿内,再次陷入沉寂,除了呼吸,再无任何声音……

容阑静静地靠着软榻,看着前方,眼底,毫无任何波动……

不到一年……

微微闭眼,他有些无力。

顺德公公半晌才回过神来,立刻看着皇帝急声道,“皇上,依老奴看,还是让摄政王殿下请花姑姑来看看吧,这……兴许花姑姑真能解了此毒呢……”

活不到一年,这也太……

皇上还如此年轻,才二十五岁,怎么能就这样死了呢?这……

简直难以接受。

陈老太医也抬起头来,急声道,“是啊,皇上,花姑姑若是花家的人,或许还有办法,不如让她来……”

既然花家医术如此高明,能解天下不解之毒,这个毒又并非见血封喉的绝命剧毒,定然也能解了。

“罢了……”皇帝在陈老太医还没说完话就忽然睁眼,微微一叹。

他声音一出,陈老太医话一顿,一掌老脸讷讷的看着他,而顺德公公,也十分疑惑,正要开口,容阑的声音再次响起。

“朕中毒的事情,你们不可对任何人提起!”

“皇上……”

容阑面色陡然一沉,目光凌厉的看着他们二人,淡淡的说,“若是谁敢说出去,朕就杀了谁,你们可记住了?”

“……是!”陈老太医对这点自然是清楚得很,皇上乃一国之君,他的身子状况如何,自然是不能外泄的。

顺德公公在容阑凌厉的眼神中,也只能将打算劝说的话咽回去,低头道了声,“老奴明白了!”

容阑面色恢复平静,微微颔首道,“嗯,你们出去吧,就说……说朕旧疾复发,已无大碍,让外面的人都回去!”

反正他身体一向不好,这么多年常常旧疾复发,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只是以前发作都只是在宣文殿,且只是昏迷,而这次在早朝大殿上吐血昏迷,这才引起了恐慌罢了,但是,说是旧疾复发,不会有人怀疑。

不然,若是他命不过一年的消息传出去,引起朝廷动荡事小,他想做的事情,绝对会受到影响!

既然命不久矣,那么,他绝对不能就这样死去……绝不!

两人应声,“……是!”

随即,都满怀心事的退了出去。

他们一走,容阑这才伸手捡起方才陈老太医检查时掉在地上的那一张纸,拿在手中看着。

纸上面还有毒,可是,都已经中了,他也不怕了。

这是皇后临死之前留下的信,她就这样以这等悲壮的方式了结了自己,承担了所有的罪行,留给他的,是满怀深切情意的一封遗书,上面字字句句都情真意切,那一日,他看过之后,握着这张纸,沉默了许久。

而当时,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张纸上面竟然抹了毒液,就这样沾在他手上,浸入他的体内。

这几日他就常常感到体乏无力,还以为是他自身的问题,原来,是因为中了毒……

皇后是恨他的,那天晚上她就已经言明了对他的恨意,会这样做,他不觉得奇怪,只是,意想不到罢了。

不过,这也是他亏欠了她的,虽然一直对当年她答应母后嫁给他的事情耿耿于怀,可是,怎么会不明白,当年母后既作了决定,不管她答不答应,结果都是一样的,所以,这么多年来,多多少少都有些愧疚的,可是,他从始至终,心里都只有一个人,除了她,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如今这样,他倒是心平气和了,只是,他若死了,这么多年一直守护的人和东西,又该如何……

呵……

苦苦一笑,容阑眼底,晦暗不明……

随即,寝殿的门被推开,他顿了顿,将纸张迅速的藏于被子下面。

元太后匆匆走来,看着容阑如此苍白的模样,脸色有些难看,一走过来便坐在床边,看着他急声问道,“皇儿,你感觉如何?好些了么?”

容阑抬眸看着她,略略蹙眉,随即恢复如常,淡淡的说,“朕没事,不过是旧疾复发罢了,母后不必担忧!”

元太后闻言,皱了皱眉,“可你的脸色……”

容阑如今的脸色,真的很差,靠着软枕,一副病恹恹的模样,怎么看都难放心。

容阑打断她的话,面色平静的道,“以往犯病也都这样,母后不过是第一次见担心罢了,朕真的没事,养一阵子便好了!”

以前他每次犯病都是在宣文殿,因为他的意思,御林军每次都拦着元太后,所以,元太后进不来,没见过他犯病的样子,和现在其实也没差别。

闻言,元太后眼底似有放心之意,微微缓了口气,道,“既然如此,哀家就放心了!”

皇帝在大殿上突然吐血昏迷,她听到消息就立刻赶了过来,一直都在担心,只是,这些担心里面,多少是因为母子关系而担心,就不得而知了。

皇帝看着元太后憔悴的脸色,蹙了蹙眉,淡淡的道,“母后身体还没完全好,朕既然已经无碍,母后赶紧回宫休息吧,不必再为朕担忧!”

因为这段时间几番病倒,元太后整个人都十分憔悴,不仅沧桑了不少,人也瘦了,仿若老了十岁,虽然打扮的仍然是华丽,可是,却没了往日的风韵。

得知自己与周太医一夜荒唐,她当即气晕过去,悲愤交加,被关在章德殿不能出来心情郁结难消,加上皇后死了之后,她再次病倒,如今还未大好,自然是看着好不到哪去。

元太后闻言,眉梢一挑,倒也没想再留下,便微微颔首,道,“也好,既然如此,哀家先走了,皇上好好歇着!”

“母后慢走!”

元太后站起来,任由一旁的元兰姑姑搀扶着离开。

章德殿的人因为看到了那样不堪的一幕,全部都被杖毙了,但是,元兰姑姑是她从元家带进宫的人,伺候她三十多年了,又曾经悉心照顾过容阑,所以,容阑没有处置她,当然,一样本就是元家安排在宫中在她身边二十多年的王巍也没死。

因为这些年她做什么王巍和元兰都脱不了干系,容阑一向不喜欢她身边这些人,这次本可杀了他们两个,可是却没有处置,这一点,倒是让她意外。

不过,这一点,她很满意。

她一出去,容阑就看着方才跟着元太后一起进来就候在一边不曾开口的薛妃,微微抬手,语气轻缓无力道,“过来坐下!”

薛妃本一直担忧的看着皇帝,闻言,微微咬了咬唇畔,随即,走了过来,坐在床沿,将手放在容阑的手中。

吸了吸鼻子,薛妃轻声问道,“皇上,您不会有事的,对么?”

轻柔的声音中,带着哽咽。

眼眶里一片莹润。

扯了扯嘴角,容阑微微颔首,“自然!”

看着她那张与秦贵妃几分相似的脸蛋,容阑有些失神,可是,那只是一刹那。

他不止一次想过,若是这么多年,他所爱的人也能如眼前的女子这般柔情似水,没有那么多疏离与怨恨,那么,他该何等幸福?

为她,他可以放弃所有,可是,她却从来都不在意。

他给她的,她弃如敝履,可其他女子,却惜之如命,例如皇后,例如薛妃,或者更多的女子,这多讽刺啊……

闻言,薛妃虽放心了,可尚有一丝担忧,咬着唇畔轻声道,“皇上可不许骗臣妾?”

他点头,“嗯,不骗你!”

薛妃这才眉眼弯了弯,笑了。

容阑见她笑了,便垂下眼帘,没再多言。

从宣文殿出来,元太后正要坐上凤驾打算回宫,一个宫女匆匆走来。

一走到她面前,立刻行礼低声道,“太后,摄政王殿下半个时辰前进宫了!”

闻言,元太后面色一怔,随即陡然一沉,眯了眯凤眸,淡淡的问,“他如今在哪里?”

那宫女低声道,“摄政王殿下一进宫就直接去了宣政殿!”

元太后挑挑眉,似乎有些惊讶。

容郅竟然直接去了宣政殿而不来看皇帝,如此看来,倒是真的如她所料,这兄弟俩闹翻了!

虽然容阑不说,但是,她还是看出来了,以前一向对容郅维护的容阑,如今一反常态,不管她如何咒骂,都无动于衷了,甚至明知道她想做什么,都没有阻止,而是撤走了章德殿的人。

这样一来,就更好办了!

对容郅和楼月卿,她恨不得将这两人碎尸万段,焉能解心头之恨,那般羞辱,她如何能忘记?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都一定要把这两个人还有宁国公府彻底毁掉,否则,她誓不为人!

扯了扯嘴角,她冷冷一笑,“楼月卿呢?”

她怎么会不明白,这一切都是那个贱人在搞鬼,自从她回来之后,一桩桩一件件,都跟她脱不了干系,这一次,也一样是她唆使容郅做的,这笔仇,她死也不会忘记!

“摄政王殿下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卿颜郡主并未跟随,应该还没回来!”

元太后微微咬着牙关,眼底尽是无尽的恨意与杀机,仿佛毒蛇盯着猎物,让人不敢直视,只能低着头。

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眼底看不清在想什么,随即,面色恢复方才的平静,整了整身上的衣袍,淡淡的说,“回宫!”

不急,这一次,慢慢来,她收拾不了,还有别人呢!

她就不信楼月卿能有三头六臂,一次又一次逃出生天!

很快,凤驾缓缓离开,往西宫而去。

与此同时,宣政殿。

听到暗卫的禀报,容郅面色平静,沉默了片刻,淡淡的说,“孤知道了,下去吧!”

那暗卫闻声退下。

“笃、笃、笃……”的声音忽然响起,容郅微微靠着椅靠,手置于桌面上,指尖在桌面上一下又一下富有节奏的敲着,垂眸沉思……

候在一旁的薛痕略有不解,问,“王爷,皇上这一次……”是什么意思……

如今的皇上,对王爷的防备,当真是让人意外。

富有节奏的声音戛然而止,容郅恢复如常,继续拿起奏折阅览,淡淡的说,“出去吧!”

薛痕愣了愣,随即作揖颔首,“是!”

随即,转身出去。

他一出去,容郅坐在那里,面色如常的处理堆了几日的政务,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也什么都不知道。

皇帝只是旧疾复发的消息传开,本来的人心惶惶,倒也很快便烟消云散了……

下午,宁国夫人来了庄子这里看楼月卿,一同来的,还有许久不见楼月卿的灵儿。

这段日子,灵儿一直和蔺沛芸待在一起,蔺沛芸有孕,自然不能照顾,索性灵儿也不怎么哭闹了,又那么多人伺候着,倒也没什么事,楼月卿在这里的第二日宁国夫人来了一次,没带她来,这一次,她硬要跟来,宁国夫人也就无奈的带她来了。

不过,宁国夫人只在这里待了一个时辰就回去了,灵儿不肯回去,硬要跟着楼月卿,索性楼月卿还得在这里待几日,没什么事带个孩子也没什么,就直接把她留下来带着了。

端木斓曦倒是对这个孩子……莫名的喜欢,细问之下,楼月卿这才想起端木斓曦和端木雪凝的关系,也就没瞒着,将灵儿的身世道了出来。

端木斓曦十分惊讶,愣了片刻,看着不远处正在折花嬉笑的灵儿,片刻回神,这才道,“是那丫头的女儿……这倒是巧了,不过也可惜了那孩子,生在端木家,落得如此下场!”

端木家的女儿,所谓的羌族圣女,不过是拿来给人糟践的工具罢了,端木斓曦唏嘘不已,若是当年被选中的人是她,她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然而,选中的不是她,她也没好到哪去,若非母亲以命相护送她走,她也只能用来祭祀,何其可悲!

只是,她的姐姐……

楼月卿扯了扯嘴角,微微一叹,“是啊,若是当初没整好被我们救下来,这母女俩,也就只能命丧在那些杀手的手里了,连女人和孩子都不肯放过,当真是……”

当年,追杀她和锦溪姑姑的时候,也一样,残忍的可怕,那一次,也是对一个女人和孩子痛下杀手,当年的事情倒也能理解,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可那一次杀的,是羌族端木家的女儿和外孙女,竟然也这般无情。

端木斓曦看着那边的灵儿,眉眼带着一抹淡笑道,“不过话说回来,这孩子当真是跟你有缘,与你年幼时竟有两分相似,眉眼间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若不是知道你这几年一直昏迷着,我还以为这是你的孩子……”

即便是现在看着,灵儿的眉眼跟楼月卿的如出一辙,端木斓曦犹记得,以前楼月卿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这般烂漫天真,毫无忧愁。

楼月卿笑了笑,对这点倒是赞同,“是啊,确实是挺巧的!”

不可否认,她也看得出这点,灵儿的脸型和嘴巴鼻子都像端木斓曦,然而,眉眼却与她相似,也许真是缘分呢,毕竟她不也把这孩子救了下来带在身边了么?

端木斓曦莞尔,静静的看着那边正蹲在花圃边不知道正在琢磨着什么的灵儿,眼底,是她不曾察觉的柔和。

就像看到了以前的无忧……

以前,她自从师姐死了之后,就没有在酆都长待,但是,隔段时日都会去看看无忧,每次看到,总会想起她的师姐,唏嘘不已,对那孩子就更是疼爱……

端木斓曦陷入了沉思,楼月卿倒是没多说什么,不过,端木斓曦很快回过神来,忽然想起什么,她转头看着楼月卿拧眉问道,“既然雪凝死了,那无忧对着孩子有何打算?难道打算一直养着这个孩子?”

闻言,楼月卿看着端木斓曦,看到她眼底的一丝情绪,挑挑眉,有了些笑意,“师父莫不是想把她收作小师妹?”

端木斓曦心思没戳破,倒也没有否认,便坦言道,“确实,你也那么大了,难得看到一个如有有缘分的孩子,是有这个打算的!”

她其实不轻易收徒弟,只有楼月卿这一个徒弟,哪怕是莫离几个人都是她一手教养长大,教给她们一身本事,她也不曾把她们收作徒弟,不过,倒也跟徒弟差不多了。

当年收楼月卿为徒,也只是因为那是师姐的孩子,她也当做女儿一般疼爱,仅此而已,

可这个小姑娘,她却并不反感带着。

楼月卿闻言,无奈一笑,倒是拒绝了,道,“师父就别惦记了,这孩子还有个父亲,我已经让她们去办了,若是不出意外,相信她的父亲很快就会出现,再怎么有缘,都是要把她还给他父亲的!”

虽然她也不介意带着这孩子,但是,没有父亲在身边的痛,楼月卿深有体会,自然不会因为自己的不舍就让灵儿一辈子无父无母,何况,她并没有把握可以永远陪着灵儿,所以,若是灵儿的父亲可以托付,她自然要把灵儿还回去。

若是以后有缘,自会再见,无缘则罢。

端木斓曦闻言,倒是有些遗憾,道,“原来是这样?那就算了,反正也不强求,只是,可惜了……”她声音一顿,忽然想起方才楼月卿的话,蹙了蹙眉,不解的问,“你知道她父亲是谁?”

楼月卿浅浅一笑,颔首轻声道,“嗯,端木雪凝临去前说了,我已经派人去把他引来楚京,不出意外的话,不用多久便可到了,届时看看如何,若是可以放心,便让他们父女团聚,若是不行,就留在身边,不过,师父想收她为徒确实不行的,徒孙还差不多!”

呃……

端木斓曦忍俊不禁,原来如此。

楼月卿忽然道,“对了,师父应该听闻过那个人,他与师父一样都是医者呢,就是不知道可有见过!”

端木斓曦闻言,颇为惊讶,有些感兴趣了,“哦?他叫什么?”

“景恒!”她轻声道出。

端木斓曦愣了愣,没反应过来,脸色却有些白了,片刻,她才回过神,“你说他叫什么?”

端木斓曦的反应,让楼月卿有些奇怪,不过还是重复了,“景恒啊,怎么了?”

端木斓曦一听,直接脸色大变,站起来猛然拉着以前的手,紧紧的盯着她,再次问道,“景恒?哪个景恒?”

会不会是……

若非同名同姓,那就太不可思议了……

楼月卿被端木斓曦这突然而来的一拽弄的有些反应不过来,稍愣片刻,看着端木斓曦一脸急切,她还是回答了,“千玺岛的……”她话一出,端木斓曦身形一颤,直接松开了楼月卿的手,退后了两步,差点栽倒,幸好被一旁的赤芍扶着,才没有瘫在地上,楼月卿见状,立刻上前扶着端木斓曦,急声问道,“师父,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突然就这样,莫不是师父认识景恒?

可就算认识,也不至于让师父反应这么大吧,师父这一脸震惊的样子,太过诡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