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庆宁郡主殁/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她还打算第二天去见一见那两个人,南宫渊就直接来了宁国公府。

不过,私下见面却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楼奕琛就在不远处,似乎不太放心,并未走远,只是也没有在这里打扰两人谈话。

南宫渊看了一眼那边杵着的楼奕琛,倒是有些乐了,揶揄的看着楼月卿道,“要不是行程匆忙无暇再聚,本王是怎么也不上门拜访的,如今倒好了,弄的跟偷情似的!”

楼奕琛虽未曾拒绝让他见楼月卿,可是却也不可能让他们单独见面,这也是有他的顾忌,毕竟现在楼月卿和容郅的事情已经几乎板上钉钉了,先前被传与南宫翊不清不白,自然不能再传出跟他也有什么渊源的事儿,不过,南宫渊还是有些无语。

楼月卿一听他这话,嘴角微扯,给了他一个白眼。

南宫渊说实话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可是有时候就是这么不着调,她能说什么。

她还没吱声,这家伙又自顾自的开口道,“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大哥倒也是个厉害的,若不是已经娶了亲,本王都想让他当女婿……”

楼月卿:“……”他女儿才十多岁,大哥已经二十多了,也就比他小那么不到十岁的样子,比他女儿大十几岁的样子,他也好意思开口说这话?

她都不好意思听!

也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这脑子也腐朽了!

好想打他!

“行了行了!”懒得跟他扯这些有的没的,楼月卿直接正色道,“这次,东宥怕是要变天了,不过看你的意思,折腾这一出也不过是想为他人做嫁衣,没有任何好处,我真是有些不明白,你到底想做什么!”

东宥的事儿她也算是收到了一些风声的,不过最近她本就是自己的事情都棘手,哪有闲心管别的。

南宫渊顿了顿,面色恢复如常,沉默片刻,不答反问,“小月那么聪明,难道想不明白?”

楼月卿挑挑眉,倒是没说话。

她确实是隐隐猜得出来南宫渊的意思,只是,有些唏嘘罢了。

也不知道这次的变动,又得死多少人……

微微一叹,南宫渊淡淡的说,“他野心太大了……”

他,便是南宫翊。

楼月卿蹙了蹙眉,这一点,她不可否认,不管是之前认识的那个他,还是现在的南宫翊,都是一个及有野心的人,绝对不甘心屈居人下,这段时间南宫翊屡派探子潜入各国,想做什么,她已明白。

若是这样,想必等东宥朝局稳定日渐强大,便是一场生灵涂炭了。

她不喜欢战乱,很不喜欢。

南宫渊也不想跟她聊太多这些问题,想了想,转移了话题,蹙眉道,“不过话说回来,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问你,你和南宫翊究竟有何渊源?竟让他对你生了这份心思?”

他这个侄子,以前那叫一个荒唐,好色成性,对国政几乎是不懂的,可自从去年遭遇刺杀醒来之后,人就变了,不近女色也就罢了,更是短短几个月就把几个皇子除掉,把朝政控在手里,对于这些,他虽百思不得其解,可也知道,这并非坏事。

可他对楼月卿的心思,就更加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这事儿……”楼月卿倒是不知道如何解释了,索性也就不解释了,“你就别管了,总之,这次回去,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希望你们俩出事!”

她与南宫渊相识多年,还不在十岁前就跟着宁煊去南宫渊那里做客,之后也是去过不少次,虽然没什么好脸色给他,但是,在她心里,南宫渊并不是陌路之人,自然是不希望他出什么事。

而南宫翊……

她都不知道该怎么看待他,他的情意,她看得出来,他对她的好,她也不曾忘记,可是那又怎样,以前的她,没有心,他再好都没有用,而如今,她对容郅动了情,决定了和容郅在一起,那么,就更无可能了,能做的就是断绝他的心思,不给他任何希望。

可是,她也不希望他出事。

南宫渊挑挑眉,不过,既然楼月卿不想多谈,他也不多问,便只能点点头,温声道,“嗯,这你大可放心,待此事了了,你和容郅也应该要大婚了,届时我一定来!”

闳王殿下如是的想着,自己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这丫头成亲,怎么也得来看看!

可是这么一想,怎么感觉有一种他已经老了的感觉……

楼月卿欣然点头,“好啊,到时候可别空手来!”

南宫渊:“……”简直是……

不过,他会做出空手来参加婚宴的事情?笑话!

南宫渊与她聊了好一会儿,眼看着天色不早了,他也没多待,便走了。

第二日,来楚半个多月的东宥使臣回国,长长的队伍自驿馆离开往城外去,途经的街道聚满了人围观。

队伍出城后,走了一个多时辰,才走到通往东宥的官道分岔口。

马车上,南宫翊坐在那里,一直垂眸沉思,眼底,晦暗不明。

想了一个晚上,他还是选择了先回国,且不得不回去,他很清楚,若是不回去,他的太子之位定然不保,然后就是一无所有,更甚至连命都不保,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若是没了东宥的江山,他还拿什么来争夺她?容郅是楚国的王,他又拿什么来跟容郅相抗衡?

他想见她一面再走,自那日宫宴他便再也没有见过她,虽然知道她已无大碍,但是,却仍想看看她,可是,最后还是没去,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索性就不见了,他还是选择了就这样离开,待夺了皇位,他才有资本拥有她!

微微握拳,南宫翊微微咬牙,闭了闭眼,眼底的沉痛和不舍随之被掩盖……

不会很久……

“殿下!”马车外传来成毅的声音。

他猛然睁眼,面色恢复漠然,没有掀开帘子,只是淡淡的问,“何事?”

成毅外面沉默了一下,不过还是低声道,“有人要见您!”

闻言,南宫翊微微拧眉,有人要见他?

“谁?”

“是……是卿颜郡主!”

南宫翊脸色微变……

楼月卿已经等了约莫一个时辰了。

她站在岔口不远处的一座山顶上,山不算高,但是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东宥使臣的队伍从不远处的山脚下的官道上驶过,挺长的队伍,走得很慢,她一直在看着。

南宫翊上来的时候,就看到她静静地站在那里背对着他这边,看着那边的山脚下仍在前行的车队。

他并未中断车队前进,只是一个人骑着马单独上来见她,等一下追上去便可。

凝视她片刻,他都未曾上前,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上次见她,是在楚宫里,容郅的怀里,她昏迷不醒,自那以后,十多日过去了,他都没有再见过她,她在摄政王府的那些日子,他在养伤,好了之后多次想去见她,看看她如何了,可是,她已经不在城内,加上诸事干扰,所以还是没能见得到她,知道她已经没事了,他才能放心,如今她站在那里,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已经决定了不去见她,等回国处理完那里的事情,就来找她的……

沉思片刻,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时,楼月卿转身过来了,面色平静的看着他。

南宫翊只能走过去。

她莞尔,却并不言语,淡淡的笑意,却让他微微失神。

以前,她从未曾给过他任何笑容,仿佛,她不会笑一样,所以,她的莞尔一笑,让他愣了许久,知道她的声音响起,他才回过神来。

她说,“一路平安!”

语气很平静,却带着真诚,她希望他安好。

南宫翊顿了顿,随即,他轻声问,“月儿,你愿意跟我去东宥么?”

楼月卿神色一怔,随即淡淡一笑,缓声回答,“我不愿意!”

即使是早已知道这个答案,可是,还是忍不住,有些失落。

失落过后,恢复如常,他拧眉,淡淡的问,“可我若是一定要娶你呢?”

这个女人,是他从一开始就想要的,曾经失去一次,现在怎么可能还愿意失去一次?

他怎么可能甘心他所挚爱的人与别的男人相守一生?

楼月卿依旧淡笑,道,“我不愿意,谁也逼不了我!”

在这个世上,从没有人可以逼迫她做她不想做的事情,也没有人可以阻止她去做她想做的事情。

所以,她不想嫁给南宫翊,谁逼着也没有用,她想和容郅在一起,谁反对也没有用。

南宫翊闻言,倒是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她,眼神十分复杂。

随即,他问,“若有一日,我让你心甘情愿呢?”

逼她?他并不情愿这样做,他要的,是她的心,又怎么会逼迫于她。

楼月卿神色稍顿,随即微微转身,看着远处的峰恋重叠,扯了扯嘴角,似有些苦笑,幽幽道,“心甘情愿……在这个世上,唯一能让我心甘情愿一辈子相伴的,只有他一个人……”

除了容郅,再也不会有人可以让她生情了,也不会有人,比容郅更值得她真情相待。

在遇到容郅之前,她从未想过自己这辈子会动心,也没想过嫁人,这些于她而言,遥不可及。

可是,遇到了他,一切就都变了……

南宫翊闻言,眼角骤然一缩,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所以……”楼月卿转过来看着他,面色平静,轻声道,“我这一辈子只会嫁给他!”

南宫翊静静地看着她,对她这般毫不犹豫的拒绝,只觉心底一阵刺痛,他拧了拧眉,低声问,“月儿,你的心里,可曾有过我?”

三年的时间,难道她不曾有过一丝心动么?他不信。

“没有!”她回答的很坦然。

南宫翊蹙紧眉头,显然是对这个答案,不信。

怎么会没有……

楼月卿轻扯嘴角,看着他淡淡的道,“不要对我有任何期待,我还不起,也不想伤害你,所以,回到东宥之后,把我忘了吧!”

说完,她不再停留,缓缓离开……

山顶上只剩下南宫翊一个人……

而她,已经走了,不作任何停留,就这样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

南宫翊站在方才她站着的地方,看着不远处山脚下的官道上,她的马车缓缓驶向楚京的方向,渐行渐远……

拳头紧握,南宫翊眸色幽深的看着马车,凝神……

忘了么?

怎么可能!又如何舍得?

南宫翊站在那里,暮光笃定的看着马车的方向,直到马消失在在视线中,他才转身离开,策马追上车队……

楼月卿没有回京,而是去了端木斓曦那里。

在端木斓曦那里待了没多久,陪着她吃了午膳,聊了一会儿才回去。

然而,马车还没走到城门口,马车就被拦下了。

是薛痕。

楼月卿蹙了蹙眉,正要询问他怎么会在这里,薛痕就立刻急声道,“郡主,庆宁郡主快不行了,她要见您!”

楼月卿闻言,脑子轰的一声响,脸色顿时一变……

楼月卿赶到摄政王府的时候,庆宁郡主已经快不行了,她双眼迷离的躺在床上,气息微弱,整个人看起来毫无生气,意识已经慢慢消散了……

她在强撑着一口气。

屋子里除了大长公主和花姑姑还有庆宁郡主的几个丫鬟,便是容郅。

他静静地坐在床边,面无表情,看着庆宁郡主虽闭着眼可仍在颤抖的眼帘,好似并无任何情绪,深邃无垠的眼底,却满是悲痛。

置于一旁的手,早已握成拳头,隐隐发颤……

而大长公主,伏在床沿边紧紧握着庆宁的手,低声抽泣,忍着没哭出来,然而,满脸的泪痕却足可见她此时的悲痛欲绝。

花姑姑站在一旁,也是满脸悲痛,泪如雨下,却咬着唇没有让自己哭出来。

楼月卿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她脚步顿在那里,看着屋子里这番场景,正好与抬眸看她的容郅四目相对,从容郅的眼中,楼月卿看到了他看似平静的面色下,藏在眼底的悲伤与心痛。

她走了过去,讷讷的看着床榻上气息若无死气沉沉的庆宁郡主……

看到她来,大长公主连忙对着庆宁郡主哽咽道,“云儿,卿颜来了,你不是有话跟她说么?”

听到声音,一直在轻轻颤抖的眼帘微动,庆宁郡主缓缓睁开眼,气若游丝,头动了动,看到了她,苍白的唇微动……

“卿颜……”她在叫楼月卿,声音很小,若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出来。

可她的手,却缓缓抬起,微微颤抖着指向楼月卿。

知道庆宁郡主的意思,大长公主微微让开,被一旁跪着的丫鬟扶着站了起来。

楼月卿靠近床沿,缓缓蹲下,看着她,低声道,“庆宁郡主……”

苍白的唇扯了扯,似在笑,缓缓低声道,“你来了……”

楼月卿只觉鼻子有些酸,微微抿唇,点了点头。

“真好……”她扯了扯嘴角,眼珠一动,转向楼月卿旁边坐在那里好似一脸平静实则在忍着悲痛的容郅。

眸光微闪,一行泪水自眼角滑落,浸在鬓角那里……

把目光转向楼月卿,她幽幽道,“卿颜……”

楼月卿忙看着她,静待下文。

“你叫我……叫我一声姐姐……好不好?”她说这句话时,显得很吃力,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楼月卿。

叫她一声姐姐,就像容郅那样,叫她姐姐……

楼月卿愣了愣,随即只觉眼角有些湿润,她没再犹豫,嘴角微扯,轻声叫道,“姐姐!”

庆宁郡主笑了。

虽然,她很遗憾看不到容郅和楼月卿的大婚,可是,如今,遗憾少了些……

痴痴一笑,她幽幽道,“我今天……很……很开心……”

活着的时候,她不曾开心过,如今,她弥留之际,却感到前所未有的欣慰。

楼月卿咬着唇,微微别开目光,忍着没有让自己流下眼泪。

转头看到,容郅面色虽然平静,可是脸有些颤抖,他在咬牙忍着。

迎上她的眼神,容郅毫不掩饰眼底的悲伤。

庆宁郡主,是他最在意的亲人。

庆宁郡主的手微动,楼月卿忙回过头看着她。

庆宁郡主有些吃力的低声道,“我……我想求你……求你件事儿……”

顿了顿,随即,她点点头,“你说……”

她想,不管庆宁郡主求什么,她都会答应的吧。

庆宁郡主眼角微缩,被楼月卿握着的手也微微用力的动了动,似十分吃力的缓缓开口,“一辈子……好好陪……陪着他……不要离开他……不要……不要让他孤……孤身一人……”

随即,她定定的看着楼月卿,道,“答……答应我……”

楼月卿顿了顿,看着庆宁郡主眼底的恳求和期盼,她咬了咬牙,随即,她没有拒绝。

“我答应你!”

听到楼月卿话,庆宁郡主又笑了,可是,眼角却在流泪……

手动了动,似要抬起,楼月卿放开了她的手,只见她看着容郅的方向,手朝着容郅微微抬起,因为吃力,所以手臂不停的颤抖着。

容郅忙伸出了手,握住了她,“姐姐……”

她使劲所有力气,握着容郅的手,断断续续的道,“答应……答应我……好好活……活着……呃……”

拼尽全力说完这句话,她身子一颤,眼一瞪……

随即,眼帘一垂,拉着容郅的手一软,她竟没了反应……

大长公主崩溃绝望的声音响起,“云儿……呃……”身子一软,直接瘫倒。

花姑姑捂着嘴泪流满面,直直跪了下来,恸哭不已……

几个丫鬟的哭声响起,声声哀痛。

楼月卿静静的看着庆宁郡主的脸,眼底带着浓浓的悲伤,却并未流泪,随即她抬头看着他。

容郅很平静的看着庆宁郡主已无反应的面庞,一手仍握着庆宁郡主的手,隐隐颤抖,垂着眼眸,所以脸上却看不出任何情绪。

若不细看,或许以为他丝毫不难过,可是,楼月卿却能感受得到,他此刻的悲痛……

楼月卿伸手,覆在他握着庆宁郡主的手的手背上,微微收紧。

以后,他只有她了……

庆宁郡主的死,很快便传开了……

对于这位到死都不曾婚嫁的皇家郡主,京中的人都不会感到陌生,她是天之骄女,是坤王与已故坤王妃唯一的孩子,可因为大长公主的悉心教养和先帝的宠爱,在皇家的地位并非一般,即便这几年已经鲜少出现在京中,可是因为摄政王对她非同一般的关心,京中的人也没有遗忘过这位性格孤僻的郡主。

如今,突然传出死讯,自然是令人震惊不已。

与此同时,皇宫。

章德殿内,元太后正在和昭琦公主说话。

昭琦公主自上次被关入宗人府出来后,倒是安静了许多,此刻,正坐在元太后对面静静地听着元太后的教诲,不发一言。

元太后对这个女儿一向偏爱,经上次的事情,也是无奈至极,便只能好好调教,让她以后少犯错。

口干舌燥,端过一旁的茶正欲喝下。

王巍匆匆步入,脸色十分急切。

“太后,出事了……”

元太后脸色陡然一沉,略有不悦,“什么事就好好说,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她本就心情烦躁得紧,看到王巍这样急急忙忙的,更是不悦了,何况,王巍一向稳重,能有什么事让她急成这样。

王巍道了声罪,“奴才该死,太后息怒!”

面色稍霁,“出什么事了?”

“方才宫外传来消息,庆宁郡主……殁了!”

元太后一愣,手里的茶杯颤了颤,她有些不确定的问,“你……你说谁?”竟带着一丝紧张。

王巍咬了咬牙,还是重复一遍,“庆宁郡主殁了!”

“砰!”一声响,元太后手中的自手中脱落,砸在地上碎成一片……

元太后一脸煞白……

昭琦公主见状,连忙一惊,“母后……”

而元兰姑姑则有些担心的看着元太后,忙上前扶着她有些颤抖的身子。

元太后一脸失魂落魄的呢喃着,“死了……死……”

身子有些颤抖……

元兰姑姑忙道,“太后节哀……”

元太后回神,立刻站起来,看着王巍咬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明明这么多年都活下来了,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呢?

王巍忙道,“奴才也不清楚,只知道庆宁郡主半个时辰前在摄政王府没了,如今已经传开了!”

元太后一个踉跄,幸好元兰姑姑扶着她,才没有倒下。

“太后……”

昭琦公主上前也扶着她,然而看着元太后这般模样,皱了皱眉……

元太后一脸失魂的低声呢喃着,“云儿……”

云儿……

一声云儿,却不知道是在叫哪个云儿……

哽咽了几声,元太后微微闭眼,一行泪水滑落……

这么多年没见过,也不敢见,如今,竟然就这样死了……

她这一辈子,手染尽鲜血,可从未有过愧意,然而,对这个外甥女,她是愧疚的。

如今,就这样死了……

元太后这里收到消息,皇帝那里自然也收到了。

容阑自那日之后,便一直没有离开过宣文殿,经过陈老太医的调养,他的身子已经养的好了些。

此刻,他正在翻阅手里的书细细品读,而薛妃则是在软榻的另一旁给他剥桌上摆着的一盘桔子,动作优雅,悠闲自得。

蓦然听到庆宁郡主的死讯,容阑翻阅的动作停顿了许久,竟没有任何反应。

许久,他才回过神来,只是淡淡的问,“如今尸体在哪?”

顺德公公忙道,“据说还在摄政王府!”

容阑再次沉默,随即微微闭目,重重的呼吸了一下,才睁眼淡淡的说,“朕已知晓,出去吧!”

顺德公公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没再多言。

他一出去,容阑静静地靠着软榻在那里,垂眸沉默着。

薛妃本就觉得奇怪,如今更奇怪了,不过,也知道不该问太多,只是轻声道,“皇上节哀!”

容阑闻声回神,轻嗯了一声。

“不过,臣妾倒是有些不明白,怎么皇上好似挺在意这位郡主的,摄政王殿下也……”顿了顿,薛妃倒是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

上次看着摄政王殿下与一女子相伴入宫,她一开始还十分不解,后来询问宫人才知道她原来是坤王爷的女儿,也就是太后的外甥女,皇上的堂姐以及表姐。

反正就是身份极其尊贵,虽无公主封号,却尊同公主。

不过,摄政王殿下如此倒是令人费解……

以前听闻摄政王殿下性格冷漠,见过了多次也确实如此,也只有对那位宁国公府的郡主才会格外的不同,可是对这个堂姐也是极好……

容阑沉默片刻,随即抬眸看着薛妃,缓声道,“既然想不明白,就别多想了!”

薛妃愣了愣,随即连忙点头,“臣妾知道了!”

这才想起,这不是她该琢磨的事儿。

容阑不再多言,却已无心再看书,便把书放下,站了起来,缓缓走向殿门口,站在门下看着摄政王府的方向,静立许久。

背影看着,有些落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