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汤卉/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庆宁郡主人虽然是死在摄政王府,但是,理论上也是坤王的女儿,她一生未嫁,坤王府才是她真正的家,加上她临死之前要求,她的尸体被送回坤王府办丧事,对于这一点,容郅虽并不情愿,可也没有办法,毕竟庆宁郡主临死前要求的。

庆宁郡主名义上只是他的堂姐,确实不该在这里办丧事,不合礼法,也会引起各种猜测,容郅虽不在意引起的猜测和后果,可是庆宁郡主却在意,所以临死前有此要求,容郅也只能顺从她的遗愿,让大长公主把她的尸体送回坤王府。

而他,并未跟着去。

楼月卿目送着大长公主带着庆宁郡主的尸体离开,没有跟着去,而是站在门口沉默了片刻,转身回了摄政王府。

容郅还在庆宁郡主的屋内静静地坐在,垂眸看着地面,薄唇紧抿,一脸漠然,看似毫不在意,可他的手,握紧了拳头仍在颤抖,手背上青筋暴起……

楼月卿看着他这般,有些不忍,可是,也能明白,他本就是情绪不外露的人,加之以往的那些经历让他习惯了隐忍,心底的悲痛岂会轻易显露?

微微一叹,她走了过去。

站在他前面,静静地看着他,他没有任何反应,就这样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她缓缓上前,缓缓蹲下在他前面,伸手去握住了他仍在隐隐颤抖的拳头,抬眸看着他。

容郅也正在看着她,深邃的眼眸中,是无尽的悲伤和隐忍……

她凝视他片刻,随即扯了扯嘴角,凄然一笑,眼底却难掩那一抹哀痛,吸了吸鼻子,她轻声道,“你还有我!”

他如何会不难过?她知道他此刻的心痛,庆宁是他的姐姐,他最在乎的亲人,也是唯一一个真心对他的血缘至亲,这么多年,为了他付出了所有,他一直希望庆宁好好活着,可终究还是留不住……

如今,庆宁死了,他看似平静,可是,又如何会毫不在意?

容郅看着她片刻,眸色微动,随即反手握着她的手,用力一扯,直接将她拉了起来坐在他腿上,紧紧抱着她,埋首在她的肩窝处。

楼月卿愣了愣,不过,他带着压抑却仍有些沉重的呼吸声入耳,楼月卿微微咬着唇畔,伸手,搂着他的头,静静的任由他抱着。

他抱得很紧,两手紧紧的扣着她的身子,好似在拼劲全力,在抱着他仅剩的所有……

她如今,是他唯一在意的了……

就这样过了许久,他都不曾放开她,就这样抱着她……

整整一个下午,他都不曾说过一句话,而她,也只是静静的陪着他,未曾出声。

直到外面天色渐暗,莫离来提醒她该回宁国公府了,她才发现,天已经开始黑了,一个下午,就这样过去了……

她微微蹙眉,看着自己被他紧紧握着的手,再看看他平静的样子,实在是不放心他……

可是,他却忽然开口了,他道,“你先回去吧!”

声音很低,带着一丝沙哑和颓然。

楼月卿却不放心,“我还是在这里陪着你吧!”他越是平静,她越是不放心……

这个时候,她若回去了,他岂不是只有一个人了……

容郅沉默了。

没有再让她走。

外面的莫离自然是听到了楼月卿和容郅的这句话,便也不再打扰。

……

楼月卿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失去意识的,等醒来时,人已经在水阁的床榻上,容郅已经不在了。

外面一片黑暗,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而她,是腹痛醒的。

想起之前的事,她哪里还顾得上腹部隐隐的痛意,立刻起来一掀被子,然而,刚坐起来,她身子一寒,腹部一阵痛意蔓延……

“咝……”楼月卿直接捂着腹部,咬了咬牙,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呼吸急了几分。

莫离和莫言一直守在门外,听到有动静立刻进来了。

两人看到楼月卿坐在那里手捂着腹部一脸难受,两人立刻上前,扶着她,声音有些急,“主子,你怎么了……”

楼月卿看到她们,倒是没有回答,而是依旧捂着腹部,连忙问道,“容郅呢?”

莫离本想给她把脉看看,听到她问,只好道,“摄政王殿下去坤王府了!”

楼月卿闻言,蹙了蹙眉,他去坤王府了……

莫离看着她着脸色,忙道,“主子,莫离先给你把脉……”

楼月卿拧着眉摇摇头,“不用,我没事,立刻回宁国公府!”

她是来了葵水了……

莫离和莫言只好听她的话,将她带回了楼家。

此时还没到午夜,回到宁国公府时,她再次痛的失去了意识。

第二日醒来时,已经是临近午时。

这次身子倒是没有之前那两次那么虚弱,只是感到身子有些轻软无力,隐隐的有些冷意。

微微撑起身子打算起来,正好看到端木斓曦走进来,她有些惊讶,师父怎么会在这里?

不过,惊讶只是一刹那,毕竟这个时候端木斓曦在也不算意外。

端木斓曦端着一碗药走进来,看到她醒来,倒也没有惊讶,只是缓缓走来,将碗搁在一旁,坐在床边扶着她坐起来,拿起里面的一个软枕放在她后面给她靠着,才轻声问道,“可还感觉哪里不适?”

楼月卿摇摇头,倒是没有以前那么难受了。

端木斓曦欣然一笑,“不难受就好,也不枉费我替你调养数日!”

她给楼月卿日日针灸可不是弄着玩的。

楼月卿扯了扯嘴角,不过,没说什么,只是拧着眉,倒不是难受,而是有些担心。

也不知道容郅现在如何了,她离开摄政王府时叮嘱李逵不要告诉他她身子不适,容郅应该还不知道吧。

看着楼月卿眼底的一抹担忧,端木斓曦岂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微微一叹,不过,倒是没有多言,端着一旁搁着的药轻声道,“这是刚熬好的药,喝了吧!”

楼月卿微微点头,接过药碗,直接放在嘴边喝下。

刚喝一口,她眉头一皱,被呛了一下,估计是嘴里太淡了,感觉这药有些苦。

不过,还是喝了下去。

把碗递给端木斓曦,楼月卿这才轻声问道,“她们呢?”

“莫离在外面,莫言去给你准备吃的了!”顿了顿,她又道,“你母亲和大哥去吊唁了!”

楼月卿默了默,庆宁郡主……

“好了,你现在还有些虚弱,想休息一下,待会儿吃了东西估摸着就会好一些!”

楼月卿点点头,“嗯!”

端木斓曦这才出去。

她出去后,楼月卿靠在那里,一直都担心着,不过,没多久,她又迷迷糊糊的睡了。

直到莫言做好了她的膳食端进来,她才醒来,莫言和莫离告知,她才知道容郅现在还在坤王府。

午后,楼奕琛回来了来看她,宁国夫人倒是还在坤王府未曾回来,楼奕琛告知她才知道坤王府的情况,庆宁郡主的丧事并未大办,庆宁郡主生前并不喜欢铺张,所以,丧事从简,不过,庆宁郡主身份毕竟特殊,再怎么从简也有不少人前去吊唁。

就连宫里那几个都派了人来,不过容郅今日并未出现在灵堂,也没有上朝,人还在坤王府……

估计这一次,坤王必死无疑了。

她身子不适的事儿,也没能瞒容郅太久,毕竟她没去坤王府吊唁本就有些奇怪,所以,下午容郅就来了。

用完午膳一觉醒来,就看到容郅静静地坐在她床边凝视着她的脸,她的手,被他握在手里。

他有些憔悴,眼里带着血丝,看着有些颓然。

愣了愣,楼月卿打算起来,他没让她起身,“别动,躺着就好!”

声音低沉,有些压抑。

她不动了。

躺在那里,看着他片刻,随即,血色全无的唇微动,她轻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今日是庆宁郡主的丧礼,他不该来。

“不放心你!”这是实话。

庆宁的丧礼,她没出现,他岂会没有疑惑,当即问了冥夙,冥夙便没有瞒着他。

见她如今除了身子虚弱些,情况倒是比前两次好,他才稍稍放心。

楼月卿微微抿唇。

其实,就算她身子没有出问题,她也可能不会去参加丧礼,她很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何况,吊念一个人,心里记着她便足矣。

容郅在这里陪着她约莫半个时辰便离开了。

整整两日下来,楼月卿都在揽月楼养着,都没有再过问丧礼的事情,不过,却也很少说话,总是静静地坐着,容郅每日过来看她一下,待她一如既往的温柔,只是心情低落,所以话不多,也没有久留,经过端木斓曦的调养和莫离莫言的悉心照顾,她身子倒是好了不少。

今日是庆宁郡主出殡的日子,因为丧礼从简,所以三日便下葬了,倒是没有葬入她该去的皇家陵墓,而是按她死前的要求,葬在九阳山。

也就是元若云的墓旁边。

揽月楼却响起了阵阵哀乐,那充满无尽悲伤却带着压抑的琴声响彻宁国公府,甚至宁国公府外面都能听到,是楼月卿的弹琴。

她没有去送庆宁郡主最后一程,却在楼月卿弹了好久的琴,直到琴弦上染了血迹,指尖痛意蔓延,身子渐渐无力,她才停下来。

见她停了下来,刚上来后就一直站在她身后不曾打扰她的莫离这才缓缓走过来,面色平静的拿起她的手给她包扎指尖上方才弹琴时划破的地方。

楼月卿任由莫离给她擦药包扎,垂眸不语。

看着她虽面色平静,眼底却是难掩的悲伤,莫离微微一叹,轻声问道,“主子既然难受,为何不去送一送?”

她现在身子好了不少,是可以出去送一送的。

楼月卿面色微动,有些苦涩的低声问道,“去不去能有什么区别?”

莫离沉默了。

其实也没区别,记着一个人,记在心里便够了,形式上的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沉默许久,莫离还是低声道,“听说,摄政王殿下也没有去送!”

楼月卿愣了愣,却也没有多惊讶,只是道,“他不会去的!”

正因为在意,所以,才不愿意去看着庆宁郡主下葬。

但是,庆宁郡主的死,他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终究,在这个世上唯一一个最在意他的亲人离开了他……

“他现在在哪?”她问。

“今日他进宫了,如今应该还在宫中!”

楼月卿没有再问。

然而,当天晚上,寂静的楚京中,万家灯火一片祥和,突然某个地方燃起熊熊烈焰,火势迅速蔓延……

“主子,坤王府起火了!”

楼月卿闻言,面色微变,坐在那里,沉默了许久。

而这个时候的摄政王府。

容郅站在水阁前的桥上,看着远处的火光,夜色下面色晦暗看不出任何情绪。

冥夙闪身而来,“王爷!”

容郅看着他,淡淡的问,“怎么回事?”显然,对这场火,他也意外。

冥夙低声道,“是大长公主!”

容郅沉默了。

冥夙想了想,又道,“大长公主说……既然坤王注定要死,她来处理,但是,坤王不能死在您手里!”

所以,在容郅打算动手之前,处理了。

容郅这几日一直没有动手,并非打算放过坤王,大长公主怎么看不出来,庆宁出殡后容郅绝对不会再等,所以,她抢先一步烧了坤王府,怎么也不愿容郅亲手杀了坤王。

容郅没有再说话,沉默片刻,转身走进水阁。

死了就好,怎么死的,不重要……

第二日,坤王府起火的事情,震惊楚京。

坤王府被烧了大半,因为火是从坤王居住的地方起的,所以,除了那附近的几个院子被烧了,其他地方倒也还好,而这场火,却烧死了不少人,其中,也包括坤王。

而据说,放火的人,是坤王自己。

坤王醒来后得知庆宁郡主的死讯,神志不清,不小心把蜡烛打翻了引起了大火……

当然,这样的话,许多人都怀有疑虑,但是真相如何,就无人敢去猜测……

而坤王的那些姬妾,也一个个自尽了……

……

北璃,酆都。

临近十月,酆都已经开始冷了。

作为北璃的都城,酆都的繁华自然是比之其他三国的都城不相上下的,虽然国力已不如十多年前强大,然而,却丝毫不减这座都城的繁华喧嚣。

宽敞的街道边上,一眼望去,都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等店铺,还有街边摆满了摊贩,琳琅满目的东西让人看了眼花缭乱,小贩们正在不停地吆喝叫卖,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络绎不绝……

然而,外城街道的喧嚣,却丝毫不影响内城的安静。

内城之内,便是皇宫。

这是一片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宫殿群,一座座拔地而起的琼楼金阙,看着美轮美奂,在蓝天白云的映衬,光彩夺目。

到处守着禁军侍卫,宫道上庄严肃静,偶尔几个宫娥匆匆走过,然而,却依旧安静的可怕。

此时,未央宫。

未央宫是皇后的寝宫,也是这座皇宫中最华丽的宫殿之一,与东边的帝王寝殿乾元殿各占鳌头,皆是如此的气势磅礴,而如今,住在这里面的女人,自然也是北璃如今的皇后,一个几乎掌控北璃半壁江山的女人,汤皇后。

传闻,汤皇后手段极其狠辣,不仅后宫控在手里,就连朝堂也控制了一半,宫里宫外,人人畏惧,然而,却不得陛下宠爱,甚至,十分令陛下厌恶。

是的,当今陛下与皇后夫妻不和早已不是秘密,相较于皇后的狠辣,陛下就可以称得上是暴戾了,性格阴晴不定,时而温和时而暴躁,温和起来和蔼可亲,暴躁起来残忍至极,没有人可以摸得清这位陛下的性情,所以,宫中的人几乎都畏惧于他。

但是,即便是如此,对于皇后插手朝政一手遮天的行径,陛下却从不在意,几乎是视而不见的态度,好似,极度不喜却甚是纵容,这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而此时,这位几乎掌控半壁江山的女人,正在华丽的未央宫寝殿内,靠着贵妃榻寐眼小憩。

汤皇后很美,即便是年过四十,因为保养得当,风韵犹存,肤若凝脂,眉眼如画,红唇紧抿,宛转蛾眉,墨发盘起,上面戴着华丽精美的凤冠,身上穿着金丝绣成的凤袍,看上去尊贵无比,只一眼,便能想象得到她年轻时该是如何的风华绝代。

也是,谁不知道汤皇后汤卉曾是璃国第一美人,才情样貌皆无人可比,求娶之人知乎踏平了汤家的门槛,然而,后来景阳王府郡主的回归……

汤皇后的旁边,两个宫娥正在给她揉捏,动作熟稔,力道轻柔……

这时,一个身穿宫女服侍的中年女子匆匆走进来,朝着贵妃榻上的她,恭敬地行了个礼,“参见皇后娘娘!”

声音一出,贵妃榻上的人缓缓睁开了眼,一双幽深无神的眼看着前方的人,旋即,微微蹙眉。

慵懒的抬了抬手,一旁的宫娥立刻扶着她起来。

坐稳了身子,看着仍在保持着屈膝动作的宫女,情绪难辨,淡淡的说,“起来吧!”

那个宫女才起来,“谢皇后娘娘!”

“何事?”语气很平静,却让人听着压抑。

那个宫女忙禀报,“启禀皇后娘娘,齐王殿下回来了,如今正在外面,求见娘娘!”

闻言,汤卉眉眼一蹙,意味不明的问,“他回来了?”

“是!”

眸色一沉,似有不悦,“既然这个时候回来,他不去见陛下来见本宫作甚?让他回去!”

声音已然带着一丝寒意,可见她确实不悦。

那个宫女急忙道,“娘娘,齐王殿下是从陛下那边过来的,陛下召了赢美人伴驾,没有见他,他才过来见娘娘的!”

闻言,汤皇后眼眸微眯,一丝冷芒划过,转瞬即逝,随即恢复如常,淡淡的说,“让他进来吧!”

“是!”那个宫女躬身退了出去。

片刻,略有些急切的脚步声传来,随即便看到一个穿着深蓝色锦袍的男子步入殿门,此人便是汤皇后所出的大皇子萧以怀,齐王殿下。

一眼看去,此人长相与汤皇后有几分相似,却又有些不同。

一进来,他便上前跪下请安,“儿臣参见母后!”态度恭谨,带着一丝敬畏。

看到他,汤皇后黛眉微凝,显然是有些不喜,不过,还是淡淡的说,“起来吧!”

“谢母后!”

站起来,却没敢直视汤皇后。

可见对于这个母亲,萧以怀是有些怕的,甚至,达到了畏惧的地步,直视,不敢表现出而已。

眼神凌厉冷漠的看着萧以怀,汤皇后语气淡漠的问,“陛下不是让你在定州好好待着下个月才回来?这个时候,你回京做什么?”

萧以怀一听到汤皇后充满不悦的声音,心下一沉,连忙恭声道,“儿臣回来是有件重要的事情告诉母后,而且……而且……”

定州哪里是人待的地方啊,自从前几年那场饥荒,如今虽已经好了起来,可是……

总归是受苦。

汤皇后眼神凌厉的看着他,语气极其冷淡,“而且什么?陛下让你下个月回来,你却这个时候跑回来,惹怒了你父皇,你可知道后果?”

萧以怀身形一颤,跪了下来,有些慌张道,“儿臣知错,儿臣只是……只是……”

见他一脸惊恐的样子,汤皇后面色一沉,显然是怒得不行,淡淡的说,“站起来!”

萧以怀愣了一下,抬眸看着她,可是,迎上她充满寒意的眼眸,又不敢直视。

但是,还是站了起来。

极度不喜,却又无可奈何,汤皇后便不再过问此事,而是淡淡的问,“说吧,你急急忙忙的赶回来所为何事?”

萧以怀这才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向汤皇后的位置,“请母后过目!”

汤皇后微微眯眼,一旁的宫女已经上前接过纸条,转身递给汤皇后。

汤皇后接过,动作缓慢不急不躁的将折叠着的纸条打开,静静地看着上面的内容……

然而,她的眼神陡然一沉,似乎纸上的内容让她十分惊讶。

垂眸沉思片刻,她看着萧以怀,眼底情绪难辨,意味不明的问,“这是从楚京传来的?”

萧以怀忙道,“回母后的话,这是绍衍从楚京传来的,儿臣以为此事过于诡异,便亲自回来见母后禀明此事!”

汤皇后眯了眯眼,垂眸看着上面简短的几行字,眼底晦暗不明……

随即,缓缓将手中的纸揉成一团,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几乎难辨……真是有趣!”

听着她意思不明的一句话,萧以怀有些不解,但是,还是不敢轻易开口。

看着萧以怀,汤皇后恢复方才的神色,淡淡的说,“此事本宫知道了,你就别管了,既然回来了,就回府去吧!”

“那父皇那里……”这次他违抗父皇的意思提前回来,方才父皇直接不见他,若是……

汤皇后默了默,随即淡淡的说,“下不为例!”

话已至此,萧以怀自然是听出了汤皇后的意思,父皇那里,她会处理。

面上一喜,萧以怀立刻道,“谢母后,儿臣先行告退!”

“嗯!”

萧以怀正要离开,然而,一个宫女匆匆走进来,是方才进来通报的那个。

“娘娘,出事了!”

萧以怀脚步一顿,看着她。

而汤皇后微微蹙眉,淡淡的问,“什么事?”

那个宫女略有畏惧的禀报,“方才……方才陛下不知为何突然震怒,命人将赢美人凌迟处死,如今已经脱去行刑了!”

言出,汤皇后眸色一凝,显然是有些惊讶,而萧以怀却身形一颤,脸色有些难看,似十分惧怕。

他对于这个父皇的畏惧,比对汤皇后更甚……

母后生气,怎么也不至于要他的命,可是父皇喜怒不定,若是惹怒了他,怎么死都不知道。

而这一次,他回京,是违逆了父皇的旨意。

汤皇后思索片刻,淡淡的问,“陛下现在在哪?”

那个宫女低声道,“陛下下了命令后,便去了长信殿看皇贵妃去了!”

汤皇后眸色微动,随即淡淡的说,“下去吧!”

“……是!”

宫女退下后,汤皇后才微微合眸,眉头依旧紧锁,显然是有些烦躁。

随即,睁开眼,看着萧以怀,淡淡的问,“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萧以怀哪里还敢待在这里,立刻道,“儿臣告退!”

随即,便急急离开了。

他一走,汤皇后这才缓缓站起来,拖着凤袍的长尾缓缓走向不远处的轩窗之下,仰头看着湛蓝的天际,眸色微凝……

精致冷傲的面容下,一双深邃的眼眸看不出情绪……

过了许久,她垂眸,看着手中揉成一团的纸张,眼底一抹异色划过,她淡淡的开口,“去叫卫塬来见本宫!”

身后的宫女闻言,立刻颔首,“是!”

随即,转身走出寝殿。

汤皇后看着手中的纸团,微微眯眼……

既如此,不管是与不是,都得死!

------题外话------

哇咔咔,今晚回家啦,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