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真相与罪孽/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坤王府被烧后,楚京倒是很平静,除了街头巷尾仍在讨论着坤王府被烧得事情,再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楼月卿也懒得出门,便直接在府里窝着养身子,期间除了慎王妃带着容昕来看过她之外,都闭门谢客,所以,倒是没有人打扰得到她。

不过,今儿一早,居住在清雅居的蔡悦又犯了毛病,太医对她的状况感到棘手,宁国夫人无奈之下只能让住在宁国公府正在给楼月卿调养身子的端木斓曦给蔡悦把脉看看。

端木斓曦住在揽月楼旁边的玲珑阁,原本是要住在揽月楼的,但是,揽月楼伺候的丫鬟不少,她并不喜欢居住的地方人太多,便挪去了玲珑阁,碍于她的性子,加上人多口杂,宁国夫人也吩咐了不许任何人打扰她,饮食起居都和揽月楼一起,太医来看了蔡悦的情况,面色凝重,宁国夫人也只好请了端木斓曦去看看,端木斓曦自然是不会拒绝。

一早起来用完早膳,楼月卿坐在揽月楼上捧着一本书正在看,一听到这事儿,想起蔡悦的身世,她立刻放下手中正看得入迷的书站起来,往清雅居而去。

清雅居里,除了宁国夫人和端木斓曦在,还有楼奕闵也在,就连最近正在养胎鲜少出松华斋的蔺沛芸也过来看看。

蔡悦早上用了早膳去花园散心,因为天气有些凉,她身边的丫鬟就急忙回去取披风,然而回去的时候,蔡悦不在原处了,找了好一会儿,就看到蔡悦昏迷在假山后的地上,脸色十分难看,那丫鬟就忙着叫人,如今蔡悦仍昏迷不醒。

楼月卿到的时候,端木斓曦已经为她把完了脉,给蔡悦吃了一颗药,如今正在和宁国夫人他们说情况,继而又写了药方,不过,一走进来看到蔡悦还在昏迷,楼月卿缓了口气,便站在那里不曾打扰。

在清雅居待了一刻钟左右,已经将事情交代清楚了,楼月卿这才匆匆跟宁国夫人说了几句话便带着端木斓曦离开了清雅居。

回去的时候,楼月卿一直拧着眉头沉思,不过,缓了口气。

端木斓曦来这里后,她就有担心过蔡悦会看到端木斓曦,不过这几日端木斓曦一直在玲珑阁和揽月楼来回,蔡悦也只是在清雅居待着,要么就是在花园溜达,不会来揽月楼这边,楼月卿这才打消了这个担忧,今日幸好诊脉时蔡悦昏迷着,不然真不知道会不会……

毕竟当年,蔡悦是亲眼见过端木斓曦的……

虽然十二年过去了,但是,当时蔡悦已经十岁了,肯定不可能忘记,她就怕……

端木斓曦的声音在耳边想起,让她猛然回神,“拉着我急急忙忙出来,如今又不吭一声的,你这丫头这是在想什么呢?”

楼月卿轻扯嘴角,轻声道,“没什么,只是在想师父这些年不是一向不给别人诊脉的么?怎么今日倒是施以援手了?”

若不是有渊源,端木斓曦是不会轻易出手的,这些年专心给她专研解毒的办法,也没心思为太多人治病,而且,她也不想引来太多人注目。

闻言,端木斓曦倒是笑了笑,无奈道,“若是旁人也就罢了,可是乐瑶亲自来找我,我怎会拒绝?”

她和宁国夫人的这份交情,并非只是因为楼月卿,在许多年前,她们就有过一些交集,当年她在楚国受了重伤,宁国夫人救过她一命,所以,十八年前她在寻药途中听闻宁国夫人生产,孩子却先天不足怕是活不了多少天,她才来了楚京救了那孩子,在楚京待了一些时日,而那段时日,正好是景媃早产,她救了那孩子后赶回去时,景媃已经死了……

楼月卿了然,随即轻声问道,“那蔡悦的病情师父有把握治好么?”

术业有专攻,治疗心悸并非端木斓曦的强项。

端木斓曦想了想,道,“等她醒来我再给她看看,不过,应该没问题!”

楼月卿愣了愣,眼底划过一抹异色,垂眸沉思,片刻,她看着端木斓曦道,“不如师父告诉莫离该如何做,让她去吧,您还是不要再接触这个姑娘了!”

蔡悦若是醒来看到端木斓曦,怕是就不妙了。

她经过这个么多年,长相对有一些年幼的影子,可到底也不一样了,可是,师父这么多年几乎没怎么变,若非如今一头白发,看到她的人肯定都以为她不过三十来岁,怕是瞒不过蔡悦的眼睛。

何况,蔡悦既然对往事避之不及,自然是记得很清楚才会如此,只一点苗头都能如此大的反应,她只怕……

届时,留着终是祸患,可杀了她么?

她也做不到!

端木斓曦闻言,顿时不解了,“为何?你方才急急忙忙跑去,又匆匆带我离开,到底是怎么回事?无忧,你可是有事情瞒着我?”

方才楼月卿匆匆进了清雅居,一看到蔡悦昏迷着,她隐隐的松了口气的样子端木斓曦是看到的,只是没太在意,以为她是看到蔡悦没什么事才这样,如今想起,倒是奇怪。

楼月卿微微抿唇,并未作答。

“无忧……”楼月卿避而不答的样子,端木斓曦更是疑惑了。

“她是蔡家村的人!”她知道,若想让师父不再去给蔡悦瞧病,只能如实说了。

端木斓曦眉头略蹙,显然是对楼月卿的这句话,没有明白过来……

正要开口问,楼月卿直接解了她的疑惑。

“师父可还记得,我六岁那年出事后,救了我的那户人家?”

端木斓曦倒是反应过来了,“自然是记得的,怎么?为何突然提起此事,这和那丫头有何关系?”

那户人家救了无忧,她岂会忘记,只是,多年过去,一时间想不起来罢了。

楼月卿摒着呼吸静默片刻,还是直接说了出来,“蔡悦……是那户人家的女儿,当年那个十岁的小姑娘,您见过的!”

端木斓曦闻言,倒是有些惊讶,“那个……那个小丫头我自然记得,可……”顿了顿,端木斓曦看着楼月卿有些不解,拧眉问道,“可她怎么会在这里?那个村子离楚国何止千里?而且乐瑶跟我说,她是个孤女,出身青楼……”

看着端木斓曦眼底的疑惑不解,楼月卿立刻感到了不对劲,打断了端木斓曦的话,“师父当年不是说,为了不让任何人知道我活着的消息,那个村子的人不能留么?为何您会……”

当时她已经身染寒毒,所以,不管怎么样是绝对不能送回酆都,所以,师父把她带走后,曾说过一句话,那个村子的人见过她,所以,不能留……

“等等!”楼月卿还没说完,端木斓曦忽然打断了她的话。

楼月卿便停下来看着她,这事儿,她隐隐感到不安……

端木斓曦沉声道,“我当时确实是有过这样的想法,毕竟你活着的事情绝对不能外露,但是他们救你一命,我岂会真的下的了手?后来我是回了那个村子一趟,不过并未做什么伤害他们的事,只是让他们不管谁问起都不能说出曾救过你,他们都发了誓言,我便匆匆离开了那个村子,回去带你离开了璃国,可你刚才的意思……无忧,你老实告诉我,怎么回事?”

她怎么越听越玄乎了?

暗照方才楼月卿的意思,似乎与她当年做的有些出入……

楼月卿忽然沉默了。

结合方才端木斓曦的话,再想起自己知道的,她怎么也感觉诡异……

片刻,她看着端木斓曦问道,“您没有杀他们?”

“这是自然!”她虽然杀了不少人,也动过这样的念头,可是,那个村子的人不仅无辜,且对无忧有大恩,她又岂会真的恩将仇报,这种事情,她也做不出来。

“可是……可是……”楼月卿眼底满是难以置信,看着端木斓曦拧眉沉声道,“蔡家村的人在我们离开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全部被杀了,连村子都被烧成灰烬了!”

这是她后来才知道的,这事儿盘在心底这么多年,她虽理解端木斓曦这么做是保护她,却这么多年都有心结,那些人全都是因她而死的,全都是她的罪孽,午夜梦回,她就会想起那些面孔,因为记得清楚,所以在得知楼奕闵带回来的姑娘叫蔡悦时,她便立刻想起……

可若不是端木斓曦做的,那究竟是谁?

端木斓曦闻言,也一脸震惊。

她杀没杀人她最清楚,那个村子的人,她一个都没有动过,只是让他们立誓绝对不透露曾经救了楼月卿的事情,可是,屠村放火的事情,她绝对不曾做过!

“若不是师父,那是谁?”楼月卿想不通,一个远离尘嚣的小村子,在那里安居乐业,是最平凡不过的百姓,附近也没有盗匪,更不会是寻仇,既然这件事情不是师父做的,那是谁?

究竟是什么深仇大恨,可以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

端木斓曦也百思不得其解,垂眸沉思片刻,豁然抬头看着楼月卿道,“我想……我知道是谁了!”

楼月卿讷讷的看着端木斓曦,她,也猜到了一个人……

冷冷一笑,端木斓曦眼底划过一抹冷芒,沉声道,“看来,你还活着的事情,汤卉一直都知道!”

楼月卿眸色微动,微微咬着唇畔,这点,她也想得到了……

汤卉……

她怎么忘了,那个女人当年费尽心思要杀了她,又岂会轻易善罢甘休,蔡家村就在不归崖底不到十里的山谷里,她坠入不归崖的事情,别人不知道,可是汤卉不可能不知道,既然如此,以她的性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岂会不派人追查?

查到蔡家村,并不难!

既然查到了蔡家村,蔡家村被屠,倒也符合她一贯行事的风格。

宁可错杀一百,绝不放过一个!

找了那么久才找到蔡家村,估计也是因为当时风声正紧,不归崖上面一片焦尸,而她生死不明,举国震惊,所以汤卉只能让人暗着追查,否则,怕是她在蔡家村的那几日,就被找到了。

微微握拳,楼月卿眼底蹦出一抹寒意,咬了咬牙道,“这个毒妇!”

这么多年,蔡家村一百多口人的死始终是她挥之不去的噩梦,她杀过人,数量也不少,可是,唯有这些人的死,始终萦绕在她的心头,午夜梦回,她灵魂难安,可如今,才得知这些真相……

然而,不是师父杀的,却也还是因她而死……

多少人因她而死她都数不过来了……

端木斓曦沉默片刻,沉声道,“既然汤卉知道你还活着,这么多年怕是也一直在查,幸好你身上的寒毒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不然……”

不归崖底的冰湖,千年如一日的冰寒刺骨,所以无人敢靠近,掉下去的人,除了死,便是染上寒毒,只是,千百年来,掉下去还能活着的,除了以前曾有一个身怀深厚内力的男子,便是楼月卿,而那个人也染了寒毒,没活多少年就死了,那么,汤卉自然也能想到这一点,幸好楼月卿身染寒毒的事情,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否则,怕也是瞒不过汤卉的耳目。

微微咬牙,楼月卿眼底带着一抹沉痛,低声道,“师父,若不是……我真想立刻杀了她!”

其实,她若想杀汤卉,并非不可以,只是……

如今的璃国,因为萧正霖的纵容,汤卉掌握半壁江山,汤家势力也不容小觑,虽然兵权大半握在景阳王和真镇南王的手里,可是汤家乃璃国百年大族,书香世家,所以门生众多,遍布整个璃国,朝中近半的官员是汤家的门生,影响力可以想象,出过四位皇后,个个都是难得的贤后,也就这一代出了个狠辣歹毒的汤卉,可是却大权在握,若是贸然动手,必然引起一番血雨腥风,危害到璃国的江山,届时,引起动荡,死的,就是那些无辜的百姓。

她如何舍得?

她不能不顾及。

端木斓曦怎么会不明白楼月卿的这些顾及,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忍了这么多年,可是,也因为她的这些顾及,可恨的,就不知汤卉一个人了!

若非萧正霖纵容,又岂会让那个女人染指朝堂,岂会发生那么多事情,端木斓曦百思不得其解,萧正霖明明也知道景媃的死跟汤卉脱不了干系,可是即便如此,汤卉也活的好好的,除了不受宠爱,其他的半点损失都没有。

皇帝昏庸暴戾,皇后歹毒阴狠,端木斓曦不得不说,当真不愧是夫妻!

伸手握着撩起楼月卿脸颊边垂落的发丝别于耳后,端木斓曦看着楼月卿脸上隐隐的恨意,微微一叹,轻声道,“好了,别想这些了,现在想得再多也无用,无忧,你要明白,只要最后她是死在你手里的,再等等又何妨?”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些亡魂也终究会理解她的为难。

若是为了报仇就要不顾所有,致使更多的人丧命,导致璃国内乱,那些因她而死的人灵魂岂会安息?

楼月卿微微抿唇,拧眉静默片刻,随即,微微闭眼,点了点头。

她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不怕再等,只要最后能够如愿以偿,等多久她都心甘情愿,而且,她相信,这一天不会太久了……

眸光微闪,看着清雅居的方向,她幽幽一叹,低声道,“只是可怜了她,怕是落得如此地步也是源于那场杀戮……”

不管如何,也都是她的罪孽,那些人的死也是因为她,若不是因为救了她,又岂会遭此大祸?岂会落得如此下场,蔡悦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难辞其咎!

只是,不是师父杀的,心底的愧恨少了一些而已……

------题外话------

今天到家,一年没住人,家里脏的不忍直视,打扫了一天的屋子,累的腰酸背痛,所以只能更那么多了,唉……

推荐好友文文《你好,顾先生》/天下风华

简介:

她脱光衣服求他,他却笑了:“你以为你这具身子值几个钱?”

原以为他根本不屑,可又是谁后来夜夜寻她求欢?——原来大名鼎鼎的顾教授是个骗子啊!

……

后来她变成了女人公敌,因为顾先生近乎病态地宠爱她。比方说——

她赌气,一夜输掉顾先生千万资产,顾先生却云淡风轻地一笑:“顾太太高兴就好。”

她半夜来月经,顾先生跑遍整个城市的便利店,买了卫生巾带上热粥送去她的寝室。

再比方说:纠缠她的男人,不是进了医院,就是进了监狱……

【这里有最情深的男人,最极致的宠爱。】

怒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