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所谓错过,私会偷情/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因为不想娶她,所以才已然放弃唾手可得的皇位,把她连同皇位一起,让给了容阑……

她就这么让他厌恶么?

握着被子的手,微微发颤,秦贵妃痴痴地笑了,笑自己这么多年的怨恨,竟然都是她的臆想,她一直恨容阑当年逼她入宫,迫使她失去了嫁给心爱之人的机会,可如今,真相竟是如此的让她无法承受,原来在他心里,宁愿不要江山也不愿娶她……

为什么……

为什么不愿娶她……

看着她一脸自嘲的苦笑着,他眸色微动,别过眼去视若无睹,继而淡淡的说,“朕承认,当年下旨逼你入宫,没有给你选择的机会,是朕不对,可是你要知道,你从小就被预言母仪天下,朕是皇帝,不管如何你都是要嫁给朕的,当时你不愿,朕除了逼迫,别无他法,你若不嫁,你该知道秦家该是何等下场!”

在先帝命人算出秦玟瑛是凤凰之命的时候,就注定了她未来的丈夫只能是皇帝,而容郅不娶她,皇位也让给了他,那么,秦玟瑛除非不嫁,否则,就只能嫁给他一个人,除非秦家有不臣之心,所以,她必须嫁给他,情愿也好,不愿也罢,她都没得选择。

他这样逼她,只是不想节外生枝,可是,因为这样,她却恨了他这么多年。

秦贵妃身形微颤,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脸色霎时惨白,目光死死的看着他,颤声道,“你骗我……”

不可能是这样的,当初他下旨让她入宫,没有给她任何抗拒与选择的机会,以秦家满门的人命来逼她就范,她才不得不进宫,这么多年,她没有一天是开心的……

她不在乎能不能当皇后,她只想嫁给她喜欢的那个人,从小就满怀期待,期待着长大后可以嫁给他,为此她把自己变成最好的那个,变成可以匹配他的女子,即便是他说过不会娶她,她也没有当真过……

他不可能这么残忍的对她……

他淡淡一笑,缓缓道,“朕是否骗你,其实你心里很明白,不是么?”

她不傻岂会看不透,容郅的心里从来不曾喜欢过她,那场婚约不过是先帝与秦右相私下说好了的,而容郅无所谓而已,可是,容郅根本不曾喜欢过秦玟瑛。

所以,不会为她做任何妥协,甚至,到最后,以放弃皇位的代价,只为了不娶她。

可是,他爱了这么多年,从那一年在母后宫中第一次见到她,他就再也无法自拔,知道她是容郅的未婚妻,是父皇定给容郅的妻子,他当时曾茫然无措过,多少次曾心有不甘,不甘心容郅刻意如此轻易就可以拥有她,然而即便是这样,容郅都不屑一顾,可是,他也很清楚,不管容郅拥有什么,他失去了什么,这都是他该还的,都是他亏欠的,都是他母后做的孽,他该还的。

这么多年,不甘也好,嫉妒也罢,他都隐藏在心底,不曾表露出来,可如今,他不想再忍了……

秦贵妃身子一软,靠在那里,一脸失魂落魄……

是啊,她自己一直都知道,他不爱她,他看着她的眼神,从来只有疏离,没有任何关怀和温和,她进宫前,曾跟他说过,只要他愿意娶她,她可以不要一切跟他在一起,可是,他只说了一句……

不需要……

然后,他不再言语,转身离去。

从那时候开始,她就知道了,他心里,没有她的位置,从他从北璃回来之后,他就对她疏远冷漠……

没有看她,他又继续苦笑道,“这些年,朕以为只要朕真心待你,你就可以接纳朕,就可以对朕动心,所以从不曾强迫过你,朕始终相信,只要朕真诚以待,总有一日会让你心甘情愿留在朕身边,可原来,一直都是朕一厢情愿,八年了……是朕太自以为是,低估了你的执念,也高估了自己,落得如此下场,终究是朕咎由自取……”

他一直以为,只要他对她够好,总有一日,会让她卸下防备,会让她忘记那些过去全身心的接纳他,可原来,这些不过是他的自以为是。

她的执念,从未曾动摇过,而他,做得再好,都没有办法让她感动……

八年的纵容和偏爱,一朝梦醒,他才发现自己这些年其实就是一场笑话。

秦贵妃闻言,心头阵阵刺痛,咬着牙关微微发颤,紧紧拽着被子,他的一字一句,仿佛刀子一般刺在她心里,痛的难以呼吸,让她无地自容……

他对她那么好,是她犯下如此大错,如今,真相是如此的可笑,她却已经失去了……

是她,把他推远了。

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对她很好,为了她放弃了一个帝王和一个男人的尊严,不管她多冷漠,他都一如既往的对她,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然而每次的感动,都被理智淹没,只要想起当年他用那样卑鄙的手段矫诏夺位,不顾她的意愿把她纳入后宫,摧毁了她所有的梦,他对她的好,就成了罪恶的救赎,哪怕只有一丝动摇,她都强逼着自己视若无睹,年复一年,始终如此。

她始终相信,她爱的,从来只有那一个人……

可是这一个月来,她的恐惧,她的心痛,她的悔恨,都在逼着她看清自己的内心,原来,这些年,一直都是她不愿承认,不愿承认动了心,所以,才让他们走到今日的地步。

可如今,她早已失去了挽留的资格……

微微闭目,她泪痕滑落,她无力的咬了咬唇畔,片刻,低声道,“对不起……”

这么多年,错的,只有她一个人……

他说得对,他从来没有亏欠过她,所以,他的满腔情深,终究是她践踏了。

容阑袖口下的手微微握拳,听到她的这三个字,他面色微动,沉静的眼底,划过一抹痛色,但是,又好似一直都很平静。

转头看着她一脸泪痕,他嘴角微扯,似有些讽刺,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痕,意味不明的道,“这是你第一次,在朕面前流泪……”

她愣了愣,讷讷的看着他。

他却已经收回了手,眼神没有任何停留的撇开,随即站了起来。

她微微咬着唇畔,抬眸看着他的背。

他背对着她这边,冷淡到极点的声音传来,“既然你已经怀了孩子,朕便不会再关着你,明日朕便会下旨立你为后,这是朕当年亏欠了你的,如今也给你,以后……好好做你的皇后吧!”

好好做皇后,只是皇后!

说完这句话,他没有再做任何停留,直接走了出去……

秦贵坐在那里,许久,都不曾有任何反应……

她已经明白了,他不会再爱她了……

低低一笑,带着无尽的心痛与绝望……

容阑走后没多久,合欢殿外驻守了一个多月的御林军撤走,禁足一个多月的秦贵妃自由,并且内务府总管送来伺候的宫人太监,合欢殿恢复了以往的风光,秦贵妃怀孕的消息也随着传开,宫里宫外又是一阵沸腾。

皇帝登基八年,却一直膝下无子,如今竟传出秦贵妃身怀龙嗣的消息,一时间引来各种猜测议论。

而京中各大世家也对此事争议不休。

以前皇帝膝下无子,谁都知道,若哪一日皇上驾崩,摄政王殿下便是皇位的继承人,可如今,秦贵妃有孕,若生下皇子,那么这以后楚国的皇位会是谁的,就不得而知了。

所以,那些大臣府邸,对此争议不断……

特别是那些过几日便有女儿要入宫为妃的豪族,更是担忧不已,秦贵妃本就是秦家的长女,这么多年备受宠爱,几乎可以说专宠不断,虽然不知道为何被禁足,可是,她既怀孕了,这后位,自然是毫无争议得了,既然如此,他们想要自己家里的的女儿登上后宫之主,怕是无望了,甚至,能否争得过这位在皇上心里如珍似宝的贵妃还是个未知数……

第二日,皇帝便下旨,封秦贵妃为后,于下个月举行封后大典。

而皇帝和秦贵妃的这些事情,容郅向来不理会,每日进宫处理政务,处理完了就出宫,每日都去楼月卿那里待上一两个时辰,然后就是回王府,而这几日,端木斓曦就住在玲珑阁,对容郅日日都来找楼月卿虽心中不喜,却也没有了一开始的强硬反对,而是当做不知道。

对于端木斓曦态度的转变,楼月卿自然是看在眼里,心里高兴,却也不点破,可是,摄政王殿下却高兴得要死。

“既然你师父都默认了孤来与你私会,应该是同意了,既如此,孤觉得是时候提亲了!”

坐在他对面正在执笔作画的楼月卿闻言,直接脸色一黑……

于是乎,本来已经即将画完的摄政王殿下的盛世美颜,就这样在脸上被某人划了一笔……

毁了!

摄政王殿下脸色也随之一沉,敢情他僵在这里坐了半个多时辰算是白坐了……

索性画也毁了,楼月卿就直接笔一丢,瞪着他没好气道,“容郅,你丫的会不会说话,谁跟你私会!”

什么叫私会?

他们这是光明正大的私下见面,这不叫私会,充其量也就算是……呃,算是什么来着……

反正不是私会!

摄政王殿下一脸无语,这是重点么?

他要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啊……

还有……

摄政王殿下揶揄一笑,“不是私会,莫非是偷情?”那也不错,他喜欢!

楼月卿一听,直接把身前的画抓起,揉成一团往他脸上砸过去,不把他砸出个好歹来,她就跟他姓!

然而,纸团被摄政王殿下轻轻伸手接了下来,看着她,一脸无辜……

原来无忧这么暴力,不过,怎么还是那么讨喜。

------题外话------

年前这几天实在是忙的要死,我有罪,等我闲下来再赔罪!

给你们一个大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