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母子诛心/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得知她和容郅的事情之后,端木斓曦就已经明白,楼月卿已经动了心,一旦她动了心,那就无法再阻止了。

这个世上有一种人,不会轻易对任何人付出真心,但是一旦动了心,那便是不会轻易放手,她就是这样的人,所以,端木斓曦害怕,怕这样的情深,会让她最后受到伤害。

宁国夫人极少听到端木斓曦提起楼月卿的生母,如今偶然听她说起,更是好奇,挑挑眉,不过并未说什么。

她不是喜欢刨根究底的人。

虽然对这些事情真的十分好奇,但是,若是她们不说,她也不会多问。

想了想,她微微一叹,轻声道,“其实,若是容郅能够让她开心,以后如何都不重要,你应该也看得出来,容郅待她的真心并无任何杂质,既然已经别无选择了,除了成全,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现在,只要能够确定容郅不会伤害她,那便足以让她们放心了。

她也并不希望楼月卿嫁给容郅,可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无法阻止,那也只能妥协了,索性容郅是她看着长大的,为人如何,她很清楚,既然楼月卿喜欢,她也只能就此作罢。

端木斓曦不可否认,宁国夫人的话如她所想,容郅对楼月卿的真心,她确实是看得出来,一个男人可以为了一个女人付出所有乃至于生命,这样的情,比她以前所见到的都不同,当年哪怕一开始萧正霖和景媃两情相悦,也不曾如此让她动容过,毕竟萧正霖给景媃的,从来不是纯粹的,他有野心,有顾忌,他放不下的太多,所以,他可以为了很多东西放弃景媃,而景媃想要的,是一份纯粹的感情,而这样的纯粹,正是他所不能给的,所以才导致了一场悲剧。

可是,这段时日的观察,她看得出来,容郅虽然身在权力顶端,可是对皇权并非十分在意,对楼月卿的心思,也没有掺杂任何杂质,甚至,他把唯一可以救他的灵狐送给了楼月卿,就算楼月卿已经打算还回去给他解毒,那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一开始就为了她不顾自身生死的心性,足以看出他的真心。

虽然一直都害怕楼月卿动了心会受伤害,可若是能够有个人真心待她呵护她一辈子,那也不是不可以,毕竟,端木斓曦也并不希望自己视若亲女的孩子孤苦一生。

她值得的,值得有个人爱她。,值得有一个人陪着她一辈子。

这十二年来,她受了那么多磨难,历经这么多年的痛苦折磨,如今好不容易活了下来,若是一辈子孤独一人,才是对她最残忍的折磨,如何舍得?

她舍不得,真的舍不得。

楼月卿是她亲手带大的孩子,是她如今最在意的人,尽管那些过往难以释怀,可是,不足以抵消楼月卿的一辈子!

叹了一声,她低声道,“先看看再说吧!”

若是容郅真的可以护她安好,若是他真的可以使她开心幸福,那就这样吧……

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让她活的开心重要。

宁国夫人淡淡一笑,倒是没再多言。

皇帝颁布封号诏令之后,除了宫外一片沸腾,宫里也毫不例外。

元太后原本得知秦贵妃有孕后就烦闷无比,秦贵妃有孕,必然会被立为皇后,这不是她想看到的,正想办法来阻止皇帝立她为后,可是,还没琢磨出法子,皇帝的立后诏书打得她措手不及,所以,根本还没来得及阻止,秦贵妃被封为皇后的事情就已经宣告天下了。

自从得知秦贵妃怀孕后,她多次叫人来请容阑,容阑那日得知秦贵妃怀孕后悲喜交加而读毒发,所以拒绝见任何人,元太后的人来了几次都见不到,昨日皇帝突然去见秦贵妃,元太后自然是知道的,再次派了人过来,容阑依旧不予置喙,今日封后诏书刚颁布,元太后被这份圣旨打得措手不及,派了人来请皇帝去一趟,容阑见自己身子看不出异样,便只好去了章德殿。

他刚到章德殿,话没说两句,元太后便开门见山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哀家不同意让秦玟瑛当皇后!”

皇帝原本还面带着淡笑询问元太后身子如何,然而,话刚问出口,元太后不予回答反而转移了话题,还是这个事儿,他面色一顿,倒是忽然沉默了。

见皇帝沉默,元太后微微抿唇,沉声道,“就算她怀了龙嗣,可她终究心不在皇上身上,皇上还是要三思……”

话没说完容阑打断了她的话。

他看着太后,语气冷淡的道,“朕心意已决,母后找朕过来若是只是为了此事,那就大可不必再谈!”

既然她怀了孩子,后位就是她的,不管如何,都不会改变,何况,这是他亏欠她的。

当年若非元太后阻止,无奈之下只能封她为贵妃,她早就是他的皇后了,如今虽然发生了这些事情,她终究把他伤的心死情灭不敢再爱,可是,该给她的,他不会吝啬。

元太后闻言,有些恼怒,死死地看着他,片刻,她冷冷一笑,咬牙道,“皇上难道忘了,她秦玟瑛心里想着的人是谁?是容郅!一个心不在皇上身上的女人,恬不知耻,哪里配做楚国的皇后?”

秦玟瑛心里爱着的,始终是容郅,这一点,他们都清楚!

容阑面色一沉,显然是对元太后再次提及这事儿甚至不悦。

尽管一直表现的好似并不在意此事儿,但是,岂会真的不在意?

他的真心被她如此践踏,这么多年毫不吝啬的宠她爱她,什么都不在意,却还是落到今日的地步,归根结底,不过是因为她心里爱着容郅,所以恨他罢了。

哪怕他已经决定了不再爱她,可是,十多年的爱,岂会说放下就放下?元太后突然挑明此事,他确实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目光阴郁的看着元太后,他眯了眯眼,“母后今日……是想诛心么?”

元太后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容阑反应还是那么大……

以前,她每次说这样的话,容阑都怀疑变脸,后来实在是不想跟这个儿子闹翻,她便不再提及类似的话,如今,不过是被他这立后的诏书气到了……

看着他把秦贵妃关了一个多月不闻不问,还以为他心思变了,不曾想,是她想多了,不管他表现的如何的冷漠,可在他的心里,那个女人依旧是他心中不可触碰的逆鳞。

如今不是跟这个儿子闹翻的时候,而且,还要与他维持好母子关系,以便自己的计划,所以,元太后虽心有不甘,也只能退了一步,道,“罢了,皇上既然已经昭告天下,哀家说得再多也于事无补,既然皇上想立她为后,那便随皇上开心了,但是,有件事儿哀家想跟皇上提一提!”

眸色微凝,容阑脸上的阴郁倒是慢慢消散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脸讳莫如深,神色复杂,他道,“母后但说无妨!”

元太后想了想,道,“既然皇上已经下旨选妃,不如再多选一个人如何?”

“多选一个?”容阑眯了眯眼,却并不惊讶。

当初元太后因为元鸢的死被气得病倒,自然不只是因为元鸢是她的侄女,更多的是元鸢死了,后位空悬……

虽然皇后的位置没有什么实权,但是,对元家而言,却有利无弊,甚至,可以方便很多事情……

元太后反对秦贵妃做皇后,自然也是一样的道理……

元太后笑了笑,“哀家打算让静儿入宫伴驾,皇上意下如何?”

如今秦贵妃有孕,若是生下个公主也就罢了,可如果是皇子,那么,就麻烦了。

她怎能不急?

皇帝身子不好,能活多久尚且不知道,若是元家能有个皇子,到时候,一切便在她的掌控之中。

皇位不能落到容郅手里,自然也不能落到秦贵妃的儿子手里。

而且,若是元家的女儿能够诞下一个皇子,等皇帝驾崩了,她再想个办法让这皇位落到元家血脉的手里,到时候,岂不是很轻易便可以得偿所愿?

皇帝闻言,倒是沉默了。

又是元家……

扯了扯嘴角,容阑看着元太后挑挑眉,“母后想让元静儿进宫为妃?”

元太后不否认,“皇上以为如何?”

以前,她一直打算让元静儿接近容郅,嫁给容郅,但是如今看来,怕是不可能了,而且,她已经决定了不惜一切代价除掉容郅和楼月卿,这个计划自然是没有用了,而且,元绍衍也跟她说过了,帮她达成所愿,让她打消让元静儿嫁给容郅的想法,那么,那就只能让元静儿进宫了……

费尽心思让元静儿成为嫡女,自然是要让她发挥最大的用处,如今不能嫁给容郅,那就只能嫁给皇帝了。

“呵!”容阑讽刺的笑了笑,看着元太后意味不明的道,“母后莫不是忘了,元静儿的心……也不干净!”

元静儿什么心思,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了!

元太后脸色一僵。

容阑又淡淡的问,“而且,母后认为,朕还会再要一个元家的女儿?”

------题外话------

明天早上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