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被小鬼头叫奶奶/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并没有直接带着灵儿回宁国公府,而是带着她去了天香楼给她买了些她喜欢吃的点心。

灵儿一看到点心,高兴地不得了,最近府里大家都忙,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所以没有人带她出来玩,蔺沛芸又怀孕了不能进厨房,其他人做的点心这小丫头就是挑嘴不肯吃,今日好不容易出来了,又能吃到喜欢吃的点心,自然是高兴地不得了。

看着她眉眼弯弯一脸无邪的笑着,楼月卿原本有些阴郁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坐在那里看着她一块又一块的塞进嘴里。

是不是递上水杯,柔声叫她慢点吃。

吃完了东西,然后又吩咐莫言去再准备一份带回府里,楼月卿才带着小丫头离开。

然而,马车刚走了没多久,就被迫停了下来,前面还传来不小的骚动声,似乎前面发什么了什么事。

楼月卿微微蹙眉,莫离已经探头出去看情况、

片刻,她回头看着楼月卿轻声道:“主子,前面似乎发什么了什么事,被不少人堵了去路,怕是要绕道回去了!”

闻言,楼月卿挑挑眉,正好听到前面的嘈杂,她淡淡道:“下去看看!”

反正时间尚早,她也不急着回去。

让灵儿待在马车上,她便缓缓下了马车,一下马车,果然前面的街道上不知道怎么回事,被百姓堵得水泄不通,那些人好似围在那里看热闹,那些人围成一圈,隐隐还能看到中间有一群人在打斗,也听到人群中传来的打斗声和惨叫声。

围观的百姓也窃窃私语,显然是很惊讶。

楼月卿倒是有些疑惑了。

楚京乃天子脚下京畿重地,自然不会有人敢在这里闹事,可前面的打斗动静那么大……

正要上前,一阵骚动传来,街道的另一边衣裙身着铠甲的士兵匆匆赶来。

伴随着领军的禁军副将杨奇浑厚的声音传来:“何人如此放肆在此打斗?”

禁军来了,百姓自然不敢再继续围观,忙散开了些,楼月卿这才看清方才没看清楚的一幕。

竟然是一个看着大概六七岁的小男孩和几个大汉在打斗,而地上躺在那里要命般嚎叫着的,便是几个壮汉……

而那个小男孩,还摆着一个伺机而动的姿势在那里,看着地上正在哀嚎的几个人,因为只看到侧面,倒是看不清他的长相,只是隐隐看到他除了头发和身上的小袍子凌乱了些,竟看不出半点损伤……

此时大概二十多个禁军已经围了上来,禁军副将杨奇看着这样一幕,显然是愣了一下,随即冷声询问:“怎么回事?为何在此打斗?”

楚京一向和平,这样的斗殴显然是少有。

小男孩这才恢复了正常的姿势,扫视一眼地上的那些人,一声冷哼:“敢打小爷的主意,找死!”

声音有些狂妄,却难掩稚嫩。

杨奇皱了皱眉,随即看着地上倒着正在捂着身上的伤哀嚎的几个壮汉,正要问,有一个就已经先开口,指着那小男孩断断续续道:“军……军爷,是这个小鬼头偷了我们的东西,我们……我们只是想教训他一下……”

话没说完,那小男孩就扑上来,小脚一踢,怒道,“胡说八道,分明是你们想绑架小爷,不自量力,现在竟然还敢恶人先告状,小爷踢死你们……”

因为刚才的打斗,小男孩整个人看着整个人乱糟糟的,现在眉眼一竖,跟炸毛的小狮子有的一拼。

小男孩看着人不大,力气倒是不小,这么一踢,那汉子痛呼出声,倒吸了几口气。

“别……别踢了……”痛死人了!

然而,那小男孩似乎十分生气,连续踢了几脚,杨奇只觉一阵头疼,听着这哀嚎声,他低吼道;“放肆!”

他声音一出,小男孩还真不踢了。

杨奇这才富有威严的道:“扰乱京城安宁,当众打斗,全部给本将带回去!”

他话一出,几个士兵连忙上前把地上的几个人抬起来,有两个上前要逮住小男孩,谁知道刚靠近就被弹了出去。

“哎哟……”两个士兵一阵哀嚎。

根本看不清那小男孩是怎样动手的,只见他小手缓缓放下,显然是他把人打了。

杨奇显然是没想到一个看着也就六七岁的小奶娃子竟然会武功,凌厉的眸子一眯。

因为这样的一幕发生,散在一旁围观的百姓又是一阵骚动,显然是对这样一幕感到十分惊讶,也是,一个小娃子竟然把这么多个壮汉轻易打倒,如今又如此诡异的把两个士兵打趴下,何人见过?

楼月卿在马车旁看着不远处的那样一幕,倒是没有上前,因为三三两两的百姓挡再前面,那边的人也没有注意到这边,看着那小鬼头那副不可一世的狂妄,倒是有些觉得好笑。

莫离眯着眼看了片刻,转头看着她低声道,“主子,那孩子武功不低!”

楼月卿嘴角微扯,她自然看得出来。

那小孩子看着年纪小,武功可不低,显然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孩。

不过,这狂妄劲儿,她喜欢!

这时,那边的杨奇忽然面色一狠,似乎是那小孩子说了什么让他动怒,竟作势上前抓住他。

那小孩子脚下生风一样,闪身一避,杨奇能够坐上进军副将的位置,自然是武功不低,没逮到他,很快反应过来,脸色比之方才更显怒火,竟二话不说在小男孩刚站稳之际,跳上去扣住他的小身板,对付平常人,小男孩自然是轻而易举,可对付杨奇,他就没那么容易了,躲来不及,就这样被抓住了小肩膀。

杨奇力气太大,小男孩动弹不得,一阵不耐,竟忽然伸手到怀里想要掏出什么。

楼月卿眼尖,看出他手里拿出来的,是一个小瓷瓶,面色一沉,忙开口:“住手!”

原本有些骚乱嘈杂的局面,楼月卿的声音响起,倒是忽然安静下来,那边正要拔开木塞要洒毒粉的小男孩也动作一顿,抬头看着这边。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就连杨奇,看到楼月卿,也面色一变,立刻放开小男孩,上前两步,单膝下跪,恭声道,“末将参见郡主!”

那些士兵也随着单膝跪下行礼。

周围围着的百姓一听,这才发现楼月卿眼熟,有些人也认出了楼月卿,看着刻着楼家标志的马车,自然也跟着行礼。

楼月卿走了过去。

目光落在那小男孩稚嫩精致的脸上,竟稍愣了一下。

怎么感觉这小男孩子有些眼熟……

虽然脸上有些脏,竖起的小发冠也有些乱,身上的小袍子也有些皱褶,还有一些脏,但是,小男孩精致的脸蛋是看得出来的,他身上的衣服也是名贵的绸缎。

此时手上还拿着一个小小的白瓷瓶,看到楼月卿,他竟也呆呆的样子,瓶子掉在地上。

那双眼十分震惊的看着楼月卿。

楼月卿看着跪了一地的人,淡淡的说:“都起来吧!”

那些人才起身。

楼月卿目光一直停留在小男孩身上,见他一脸吃惊的看着自己,瓶子掉在地上,她缓缓上前,在他跟前蹲下身子,捡起了那个小瓷瓶……

拿开木塞,看着里面的东西,她挑挑眉,抬眸看着小男孩,她浅浅一笑。

原来是痒痒粉……

她还以为是毒药,一个身怀武功的小孩子,身上有毒药不奇怪,她刚才还以为是毒药,怕出事才出声制止,没想到只是一瓶痒痒粉……

不过,这小孩子也太调皮了吧。

塞上木塞,递给了他,“还给你!”

小男孩却讷讷的看着她,没接过,反而动了动唇,一个称呼脱口而出……

“奶奶……”

楼月卿愣了愣,随即嘴角一抽,奶奶?

他叫她奶奶?

周边的人自然也听到了这样的一个称呼,也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们,若是刚才没有听错,这小孩子刚才把卿颜郡主唤作……奶奶?

呃……

众人只觉自己幻听了。

杨奇立刻脸色一变,厉声道:“放肆!”

虽然觉得有些无语,甚至是感到诡异,但是,郡主身份尊贵,岂能被人如此称呼?这坏的可是郡主的名声。

那小男孩被杨奇的一声厉喝惊了一下,回过神来,然后,看着充满威严的杨奇,小脾气又来了:“爹爹凶我就算了,你竟然也敢凶小爷……”

撸了撸袖子扯开木塞,正要上前撒粉,楼月卿回过神来,拉住了他的手。

小男孩看着她,皱了皱眉,却没有撩开。

楼月卿淡淡一笑,轻声道:“怎么那么顽皮?这东西撒在人身上,可是挠破了皮都无法止痒的,是谁教你这样整人的?”

声音难掩的温和,眉眼间还带着丝丝笑意,显然是有些无奈。

她懂医术,只需一闻便知,这瓶东西里面的成分可比一般人做的厉害多了,沾上一点,怕是抠破了皮扯碎了肉都止不住全身的痒,三天下来,血肉模糊是必然的,若是撒在杨奇身上,估计他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楼月卿的话一出,周围的人更是一阵窃窃私语,面色都有些惊讶,显然是没想到这一小瓶东西那么厉害。

杨奇也是脸色一变。

小男孩闻言,撇撇嘴,指着杨奇道:“谁让他欺负我?”

哼,平时爹爹不苟言笑整天凶他也就算了,毕竟师祖说了,爹爹都是为他好,可是这厮竟然敢凶他?简直是岂有此理!

见他一脸忿忿不平的模样,楼月卿有些乐了了。

杨奇却一脸严肃道:“郡主,这孩子心思歹毒,郡主还是离他远些,以免遭他毒手,容末将带回去,再派人寻找他的父母把他带回去教养!”

一个小孩子竟然有如此歹心,简直是难以置信。

若是不好好教导,怕是将来杀人放火不在话下!

楼月卿闻言,挑挑眉,而这小鬼竟然又是一脸不高兴,挣了挣要去洒毒粉,楼月卿安抚了他,小男孩不知为何倒是听她的话没再动,只是看着她可怜兮兮的乞求道:“我不要被爹爹找到!”

他好不容易跑了出来,好不容易甩开了那些暗卫的跟踪,不要被找到。

不然爹爹肯定又要教训他,然后把他送回岛上去了,那里一点也不好玩,没有人跟他玩,又不能出来,他不要回去。

楼月卿笑了笑,轻声道:“别怕!”

小男孩一脸低落,没了方才那嚣张的模样,皱着一张脸,倒是看着让人心疼。

楼月卿不知为何,倒是对着小男孩有些莫名的喜爱,就像之前看到灵儿的时候一样,说不上来的喜爱,想到这里,她站了起来,转身看着杨奇,她浅浅一笑,轻声道:“杨将军,不过是个孩子,这样吧,不如把他交给我,你先带着这几个人回去审问,有什么事再派人去宁国公府告知我!”

那几个被打的汉子看着凶神恶煞的,一看就不老实,显然是真如这孩子说的想要绑架他,被打了也怨不得别人,只是,一个孩子被带去牢里,怎么也不像话,何况,这小孩子要是再顽劣些,估计这瓶粉一撒,遭殃的可就不是一个人了。

杨奇闻言,似有些为难,不过,鉴于楼月卿的身份,加上这样处理确实比较好,他自然不想带这个孩子去牢里,便也应承下来:“末将遵旨!”

这才让手下把人抬走,把两个被打伤的士兵送去诊治,然后跟楼月卿行礼告退。

楼月卿含笑点头,看着他们走远了,在看了一眼周边依旧在看着她的百姓,收了收笑颜,蹲下看着小男孩。

小男孩倒也懂些礼貌,脆声道,“谢谢奶……姐姐!”

虽然改了口,可是楼月卿还是听到了那一个字,更是疑惑,方才这小男孩看到她就叫奶奶,如今更是差点叫了一声奶奶,她自然是十分不解。

面色温和的问,“你为何要唤我奶奶?”

她这豆蔻年华,被一个孩子叫奶奶,心塞程度可想而知,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为何要这样叫她?

总不会是她长得比较老吧……

可是也不是啊,她才不满十八岁,长相也没有和年纪相悖,叫她姐姐或者姑姑什么的,那倒也正常,为何要这样叫她?

“唔……”小男孩拧着眉思索了一下,似有些纠结,随即道;“是禹儿看错了!”

------题外话------

嘿嘿嘿,这小鬼是谁捏……明天就是除夕了哇,明晚苒宝会在正版群撒红包,大家进群抢啊嗷嗷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