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谁知道你是他爹还是他儿子!/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恒闻言,面具下的眼眸微眯,薄唇微抿,语气依旧有些冷淡,只是淡淡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担忧,问:“他在哪?”

那个手下低声禀报道:“小公子方才在不远处的街道上与几个大汉动了手,引起了不少的动静,如今已经被一女子带走了,属下本想上前把小公子带回来,可那女子身边的几个侍女皆武功高强,且那女子身份特殊,乃楚国的郡主,属下只好回来禀报少主!”

景恒沉默了。

他这个儿子,果然是不省心!

就不该带他出来!

眸色一沉,他淡淡的问:“他们现在在哪?”

楼月卿把那小男孩带去了华云坊,不过,人还没到华云坊,小男孩忽然就脚步一顿,不肯往前走了。

楼月卿略有狐疑,低头看着他轻声问道:“怎么不走了?”

小男孩没回答,脸色有些紧张的看着他们前面,有些慌张,忍不住退后一步。

楼月卿蹙了蹙眉,抬眸看着前面,目光一怔。

就在离她三丈的距离那里,正站着一个白色长袍面具覆面的男子,静静地看着他们。

这段街道人不多,所以,楼月卿倒是看得比较清楚,男子虽然戴着面具看不见样貌,但是却看到面具下露出来的双眸在看这边,先是看着她手上牵着的小男孩,继而看着她,然而,目光落在她脸上时,眸色微动,似有震惊……

他身后站着两个玄衣手下,看着她也是一脸震惊……

楼月卿微微拧眉,不过,还未来得及多想,手上牵着的小男孩忽然躲在她身后,似乎很怕前面的人。

楼月卿有些奇怪,那边戴着面具的白衣男子已经开口了。

“景子禹,过来!”声音很淡,不带任何情绪。

她身后的小男孩一阵颤栗,扯了扯楼月卿的手,显然是求助。

他不要过去,被爹爹找到了,肯定又要被训一顿,爹爹生气的时候可吓人了,然后又被送回岛上,被送回去的话,以后就不能再出来了……

岛上一点也不好玩,那些人个个都对他恭恭敬敬的,又得学那些不想学的东西,每天死气沉沉的,而且,他也要找娘亲……

他听到爹爹和师祖的谈话,娘亲还活着……

他懂事后,一直没有见过娘亲,以前师祖说娘亲死了,他也就不想了,可是,娘亲还活着……

楼月卿微微蹙眉,显然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有些不喜,看着这孩子的反应,她也猜得出这男子估计就是他的父亲,可这孩子又有些怕他的父亲,能让自己的儿子这般害怕,可见这父亲当得也不是很称职,哪有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的……

正琢磨着要不要说什么,那边的人又开口了:“过来!”

语气比之方才的冷淡更显不悦,可见他有些不高兴了。

景子禹却紧紧握着楼月卿的手,有些用力,有些颤抖,可见他不想过去。

他是真的怕,以前他听话爹爹尚且对他态度冷淡,虽不打骂,可是冷的他都不敢靠近,何况是这次他趁着爹爹不注意跑了出来,那么多天都没有回去,爹爹肯定很生气了……

以前师祖总说爹爹是天性使然对谁都冷淡,可是,他不喜欢爹爹这样。

景恒见景子禹没有过去,眸色微沉,抬步,走了过来,站在楼月卿身前一丈远的地方,眼神落在她身上,那眼神有些诡异复杂,楼月卿隐隐能分辨,他的眼神,有些疑惑不解,不过,并未停留太久,目光落在露出一半头赈灾偷看他的景子禹,淡淡的说:“不要再让我说第三次!”

他这次没有那么多功夫跟这孩子闹腾,又要寻回灵狐救那个人,又要打探雪凝的下落,根本无暇顾及这孩子。

所以,这次只能把他送回去了。

景子禹已经察觉到父亲的怒气,踌躇片刻,还是微微探出颗头,走出来。

耸拉着脑袋,抽出自己的手,就往前去。

楼月卿微微蹙眉,拉住了他的手。

景子禹回头看她,讷讷的,脸上有些不情不愿,显然是不想走,不想回到他父亲那里。

楼月卿冲着他笑了笑,这才看着面前不远处的景恒,淡淡一笑,意味不明的问:“阁下这样就想从我手中把人带走?”

原本对这孩子也只是略有好感,人家父亲要带走,她也没有理由拦着,而且,没有必要多管闲事,可是,想起某些事情,她就是不想就这样让人走了。

如果她没有想多的话,她应该知道前面这个人是谁了。

她记得之前卉娆说过,景恒是个戴着面具穿着白衣的年轻男子,如今景恒已经来楚京,却踪迹难寻,而方才这个人叫这孩子景子禹……

既然已经有此猜测,自然不能让他这样走人。

景恒看着她一脸巧笑嫣然不急不躁的模样,看着那张脸,他顿了顿,失神片刻,随即回神,缓缓开口:“是,又如何?”

楼月卿挑挑眉,笑意渐深,“我若不给呢?”

她看得出来,这个男人绝不简单,武功绝对不弱,他身后的两个手下的武功怕是也不比莫离她们差多少。

景恒显然是愣了一愣,却不恼,反而淡淡开口,听不出情绪:“我是他父亲!”

他是这孩子的父亲,所以,他要把人带走,天经地义!

“嗤!”楼月卿嗤笑一声,看着他冷笑道:“你戴着面具这般见不得人,谁知道你是他父亲还是他儿子?”

景恒:“……”

隐隐可见他面具下的眸子微眯,语气略显不悦,淡淡的问:“你想拦我?”

楼月卿莞尔,“显而易见,何况,这孩子不肯跟你走,我既然从禁军手中把他保了下来,自然不能随便让人把他带走!”

何况,让自己的儿子怕成这样,这个爹也当的太失职了,这孩子眉眼间和端木雪凝倒是有几分相似,应该是端木雪凝和他的孩子,仔细一想,端木雪凝是七年前逃出羌族不知所踪的,这孩子应该也是六岁左右,若她猜得没错,这孩子是灵儿的哥哥。

楼月卿有些无语,自己捡了两个孩子,怎么就那么巧……

等会儿去赌坊赌几把她估计赚大发了!

他沉默了,却目光静静地看着她,显然是在打量她。

若是以前,他直接把人带走懒得废话了,可是,这女子……

太像了!

虽然也有些差别,可是,远远一见,神似,形也似,他还以为……

沉默片刻,终究不想对这样一张脸动手,何况,他也没有对女人动过手,看着她,他问:“那你想如何?”

他身后的两个手下面色一惊,显然是对景恒的态度十分诧异,少主一向脾气不好,不善与人相处,除了夫人和家主,他对谁都没有什么耐性,若论以前,他早已强行把人带走,可今日,却对这个女子这般有耐性……

不过,也不难理解,毕竟此女样貌……

楼月卿嘴角微勾,将景子禹的小手裹在手心,抬眸看着景恒道:“这孩子我就留下了,反正养个孩子我还是养得起的!”

楼月卿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缘分,让她一前一后捡了两个孩子竟然是兄妹……

所以,带回去研究研究!

闻言,景恒眸色一冷,冷冷道:“不可能!”

他虽尽量让自己态度好些,可是,却还不至于为了一个长得相似实则毫无关系的女人乱了原则,没有人可以跟他谈条件,何况,把这孩子送回去,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这样就忍不住了?楼月卿略有些讽刺的看着他,毫不退让的问:“若我一定要把这孩子留下呢?”

景恒已经完全失去了耐性,不愿多谈,微微侧目看着身后的两个人,那两人得令,上前几步,看着景子禹一眼,随即看着楼月卿淡声道:“这位姑娘,请把小公子还回来,否则,我们只有得罪了!”

少主不想动手,他们自然也不会轻易动手,何况,他们都看得出,这女子对小公子也确实没有恶意,但是,小公子是一定要带走的!

楼月卿眯了眯眼,看着这两人,却没有把人还给他们的意思。

这已经不是方才的那些好奇那么简单的了,一直以来,没有人可以强迫她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情,同样的道理,也没有人可以在她不愿的情况下,从她手里夺人!

今日,这孩子她还真要定了!

不过,只此一次,对这个景恒,她已然没有什么好印象了,对自己的儿子这般冷淡,把孩子弄的如此惧怕于他,把灵儿交给他,显然也不会好到哪去,灵儿在宁国公府这般开心,这样把孩子还回去,这不是毁了一个孩子么?

都说医者仁心,这家伙这样对自己的孩子,看着也不像什么好人!

既然如此,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冷冷一笑:“做梦!”

说完,牵着景子禹,她便直接转身走向马车,让玄影把人抱上马车。

景子禹似乎也很不情愿跟这些人走,所以,很乖的跟着楼月卿走了……

那两个手下显然是没想到楼月卿那么不识抬举,顿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转头看着景恒,景恒眸色陡然变冷。

看着她们正要把景子禹抱上马车,他微微抬手,凝聚内息,就往马车打过去……

------题外话------

可怜的哥哥,一下子把妹妹儿子女儿都得罪了……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大吉,新的一年越变越美,还是单身狗的赶紧脱单,结婚了的生一支足球队,还在读书的逢考必过,也祝苒宝今年瘦三十斤!

咳咳,我的要求其实不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