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目送容郅离开后,才折身走回府里。

回到揽月楼,楼月卿直接进了灵儿的房间,看着她还在睡觉,却睡得不太安稳,楼月卿握着她的手陪了她许久,她看着安稳了些,楼月卿才出来。

没想到,她刚出来没多久,丫鬟来报,楼琦琦来了,想见她一面。

楼月卿倒是有些稀客,让人把她放了进来。

楼琦琦这段时间都被关着,今日上午才被宁国夫人放出来,过几日就要进宫了,所以,也没有再管着她,倒是没想到,这才半天过去,她就来揽月楼了。

楼琦琦被听雨领着走进来,整个人憔悴了不少,倒不是受了委屈过得不好,而是这段时间心神不宁心力交瘁,所以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今日得知自己将要进宫,也不见得有多高兴。

整个人显得有些郁郁寡欢,一声素雅色的衣裳穿在身上,仿佛没了生气。

抬头看了一眼坐在上面的楼月卿,眸色十分复杂,片刻,掀裙缓缓跪下。

不是往日的行礼,而是直接跪下,磕头。

楼月卿眯了眯眼看着她,这是,楼琦琦缓缓开口:“琦儿见过姐姐!”

声音平静,可见她此刻的心情也十分平静。

楼月卿挑挑眉,静静的看着她,沉默片刻,随即才开口,淡淡的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楼琦琦不需要跟她行这样的大礼,也没必要。

楼琦琦匍匐在那里,低声道:“琦儿这是来向姐姐请罪的,以前是我不懂事,害了姐姐,这段时日一直愧疚难安,今日终于可以踏出宜兰院,所以特意来向姐姐请罪!”

闻言,楼月卿神色一顿,倒是沉默了。

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看不出情绪,而她也并未说话。

没听见她的话,楼琦琦也不曾有半丝不耐,就这样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片刻,楼月卿站了起来。

垂眸看着她,缓缓开口,语气略显冷淡疏远:“既然是来请罪的,我受了便是,如今罪已经请完了,你既然已经被皇上封为皇妃,就不要随意跪拜,我承受不起,所以你走吧!”

说完,提步打算离开正厅。

对于楼琦琦,不杀她,已经是顾及宁国夫人,顾及楼家,楼月卿并不想再见到她,只是她既然来了,也不会拒之门外,可是,她一向不是以德报怨的人,伤了她的人,她从不会选择原谅。

楼琦琦给她下毒是既定的事实,不管过程如何,楼琦琦也无从抵赖,所以,她不想再见到楼琦琦。

如果一开始楼琦琦不是这般的性子,其实她完全愿意把楼琦琦当成妹妹一样对待,楼家对她有大恩,既然已经背负着这个身份,对楼家的这些亲人,她的关心和亲近从来不是敷衍的,每一个人她都视作至亲,只是楼琦琦太过让她无法忍受,所以,她也无可奈何。

事已至此,只希望楼琦琦受了这次的教训,以后不要再任性妄为,安分守己。

然而,她刚走了两步,楼琦琦忽然抬头急声叫住她:“姐姐!”

楼月卿脚步一顿,转头看着她。

楼琦琦巴巴地看着她,一双眸子带着一丝恳切,低声道:“我今日前来,除了请罪,有一件事情有求于姐姐,请姐姐帮帮我!”

楼月卿蹙了蹙眉,有些讽刺的看着她,果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也许,楼琦琦今日的请罪,确实是出自内心并无作假,可是,这并非她今日的来意。

如今说的,才是她真正想要做的吧。

不过,她倒是好奇,楼琦琦还能有什么事情可以不顾之前的龃龉,舔着脸来求她……

她们的关系,一向不是特别好,以前也只能是面上过得去,如今,表面的功夫她都不想再做。

沉思片刻,她看着楼琦琦意味不明的问:“你想求我做什么?”

“我……”楼琦琦倒是不知道楼月卿这时答应了还是不答应,所以,有些不安,并未说出来。

“说吧!”置于帮不帮她,那也得另说,而且,好像也没有帮她的必要了。

楼琦琦有些犹豫,沉默了一会儿,随即咬了咬牙,低声道:“请姐姐帮帮我,我不想进宫!”

楼月卿愣了愣,显然是有些惊讶。

楼琦琦不想入宫?

呵,做了那么多,可不就是想进宫?今日得偿所愿,竟然来跟她说,不想进宫。

这倒是有趣……

缓缓坐回方才的位置,楼月卿静静地看着楼琦琦,看着她的眼睛,那眼神复杂难辨,仿佛可以把楼琦琦的心都看透一般,让楼琦琦无处可逃。

可是,楼琦琦却丝毫不曾心虚。

看着楼琦琦没有半丝不妥的跪在那里看着她,楼月卿挑挑眉,淡淡的问:“做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可以成为皇上的妃子?为何不想入宫?你到底又想做什么?”

楼琦琦的心事,她其实也能看得出一二。

楼琦琦是个极有野心的人,因为不甘现状,不甘屈居人下,她想爬到可以俯视一切的那个位置上,所以,她心里想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是一个泛泛之辈,可是楚国可以称得上位高权重,甚至可以满足她这些欲望的,只有两个人,便是皇帝和容郅,然而,一直以来,楼月卿都看得出来,楼琦琦对容郅都没有任何想法,甚至,连一般女子对容郅的那种仰慕,她都没有过,那么,她想嫁给谁,可想而知。

在联想她的那些事情,楼月卿自然猜得出来,楼琦琦做了那么多,为的,其实就是嫁给皇帝,楼琦琦口口声声说恨宁国夫人是因为她的生母之死,可是她这样的人,岂会真的因为一个于她没有任何好处的生母来做那么多事情?真相不过是因为之前太后有让楼琦琦进宫的想法,可是宁国夫人拒绝了,没有问过她的想法就拒绝了,这让她心生恨意再听从那些人的挑唆,才会让她做出这些危害到楼家的事情来。

既然如此,她今日来求自己帮她不要让她入宫,可不就是难以理解了?

“我……”楼琦琦微微抿唇,面上皆是愧疚和自责,沉默片刻,吸了吸鼻子,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低声道:“我知道自己之前犯下大错,姐姐说的对,我做的这些,其实都是为了有一日可以进宫为妃,从我十三岁那年开始,我就一直想嫁给他,我想像秦贵妃那样,可以得到一个帝王全部的真心,可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以……可如今,发生了这么多事,我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母亲说的对,我可能一辈子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所以求姐姐帮帮我,我不想入宫了,哪怕让我伴着青灯一辈子,我也……”

这短短的二十多天,她想通了很多事情,这才发现,原来这么多年她一直以为正确的,其实早就错了,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所以,才沦落至此,她后悔了……

然而,她话没说完,楼月卿打断了她的话:“你太天真了!”

楼琦琦一愣,话一顿,看着楼月卿。

楼月卿冷冷开口:“你想入宫就可以为此不择手段,如今不想去了,就指望着我帮你?呵,且不说圣旨已下,你已别无选择,哪怕真能改变,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

楼琦琦面色一僵,倒是有些无言以对。

她其实也知道,来求楼月卿是不明智的,甚至有可能自取其辱,可是,她别无选择,宁国夫人已经不愿再理会她,府中没有人愿意再管她的事情,甚至,这也不是谁都能管的,可是,楼月卿若是愿意帮她,宁国夫人和楼奕琛都会看在楼月卿的面上帮她,哪怕不劳烦他们,楼月卿自身都有能力可以帮她这一次……

这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她不要进宫,而却如今外面的局势她已经知晓一二,她进宫,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楼月卿缓缓站起来,走到她面前,缓缓蹲下,与她平视,片刻,她挑挑眉,意味不明的问:“难道在你看来,我是可以以德报怨的人么?”

楼琦琦有些羞愧,没有说话,也不敢对视楼月卿。

她一直都知道,她的这个姐姐,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对待敌人从不手软,犯了错的人,不会轻易原谅,而自己,曾想要她的命……

她来的时候就知道,会是这般局面……

楼月卿冷冷一笑,又道:“而且……我想你应该还不知道,对于算计谋害我的人,我一向不会手下留情,如果不是因为不想母亲为难,不想手染楼家血脉的鲜血,我会杀了你,如今你活着,已经是我的忍耐极限,你以为我会帮你么?”

楼琦琦脸色整个人都僵硬在那里,对楼月卿这般直白的讽刺,她羞愧不已,没敢直视楼月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