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北璃来信,寒毒发作/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没有离开,只是上楼去洗了个澡压下躁动的欲念,只是小半柱香,便合着楼月卿之前给他做的那套衣袍,披着一头墨发便走了进来下来。

楼月卿依旧坐在那里,似在等他。

容郅站在门槛外面,看着她低着头坐在床沿,眸色微动。

她的毫无防备甚至主动,他其实很高兴,可是,他还不至于丧失理智到直接要了她,他想给她最好的,可这个时候,他们毕竟还未成婚,及时两情相悦,他也不愿她有任何委屈。

看着她一脸沉静的坐在那床榻边低着头,双手环抱着,看着地面,仿佛不曾发觉他在这里,可见她此时魂不守舍。

容郅微微一叹,抬脚走进门槛,走了过去。

察觉到脚步声靠近,楼月卿抬起头来,看着容郅一袭白衣霁月清风般,初次见他披着长发,倒是微微一顿,讷讷的看着他。

他走到她身前,静静地看着她,面色柔和的问:“不开心了?”

瞧她一脸惆怅失神的。

楼月卿闻言,惊了惊,忙往后倾了倾,随即故作淡定,摇摇头道:“没有!”

哪里有不开心?

见她一脸故作淡定眼底难掩慌张的样子,容郅笑意渐深。

上前坐在她身旁,目光落在她的脖子锁骨处,那里,有他方才落下的痕迹……

伸手,轻轻一触,她身子僵了僵,讷讷的看着他。

看着他眼底难掩的笑意,楼月卿抬手摸了摸方才被他触及的脖子,微微皱眉,“我这里有东西?”

他嘴角微勾,低声道:“没有!”

楼月卿瞅了他一眼。

拉住她的手裹在掌心,容郅眸色温和的望着她,缓缓道:“无忧,我们尽快成亲可好?”

楼月卿闻言,看着他微微蹙眉,成亲……

她愣了片刻,随即嘴角漾开一抹笑意:“好!”

容郅倒是没想到她会如此爽快的答应了,定定的看着她……

她歪着脑袋看着他继续道:“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你若要娶我,你的命就是我的,以后一定要听我的话啊!”

说完,还伸手轻轻戳了两下他的面庞,笑意不减。

摄政王殿下剑眉一蹙,往后倾了倾,避开她那灵活的爪子,挑挑眉:“无忧是想让孤妇唱夫随?”

妇唱夫随,倒是极好的。

她一副我是大爷我说了算的姿态瞅着他:“不行么?难道你有意见?”

摄政王殿下显然是个识时务的俊杰:“自然不敢,王妃说什么就是什么!”

楼月卿满意了。

要的就是他这句话!

以后他敢不听她的话,她就让他好看!

见她一副满意的样子,他笑了笑,抬头看着窗外的夜色这才问道:“天色不早了,孤送你回去还是你住这里?”

其实他是想她留下来的,只是,也不会不顾她意愿给她做决定。

楼月卿想了想,道:“唔……回去好了,上次在你这里待了一宿,母亲可生气了!”

“那孤送你回去!”

“嗯!”

楼月卿来的时候,是让莫离和莫言带着她偷偷来的,自然是偷偷回去,容郅把她送到了宁国公府外面,并未送她进去,目送她进去这才转身离开。

然而,初一蛊毒未曾发作,却在初三这一天发作了,因为事发突然,楼月卿根本没想到会这样,容郅又没有让人告诉她,所以,楼月卿根本不知道,直到第二日容郅无缘无故没有上朝,楼奕琛从宫中回来告诉了她,楼月卿感觉不对劲去了摄政王府,才看到脸色苍白的容郅。

楼月卿又气又恼,直接撂了他脸色把他训了一顿,某人知错不敢吭声,她气也才消了一半。

甩了他一记冷眼,楼月卿这才走出了水阁,没想到,会遇到花姑姑。

花姑姑自从庆宁郡主去了之后,整个人都有些郁郁寡欢,这段时间依旧住在庆宁郡主以前的院子里,每日里除了研究医术给容郅解毒,也没有什么事做。

庆宁郡主是她看着长大的,从一出生就在她身边,可如今庆宁郡主去了,花姑姑的悲痛,怕是也不比容郅少多少。

看着她一身白色衣裳,面色憔悴,站在那里似在等她,楼月卿走了过去。

花姑姑微微屈膝:“郡主!”

楼月卿微微颔首:“花姑姑不必多礼!”

花姑姑这才抬眸看着她。

四下无人,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候在这里,楼月卿挑挑眉,轻声问道:“花姑姑是在等我?”

花姑姑颔首:“是!”

楼月卿了然,又问:“是为了容郅?”

花姑姑微微抿唇沉声道:“确实,下个月灵狐便可以取血,蛊毒便可以解了,可是王爷的意思……怕是不会轻易答应以灵狐解毒,我实在是担心到时候王爷不配合,便无济于事了!”

灵狐之血解毒,那是绝对可以解得了得,可是问题是,需要解毒的人全力配合才行,否则,有一丝不愿,便不能全身心投入,是没有办法解毒的,以前没有遇到楼月卿之前,花姑姑是半点都不担心这点的,可如今却不能不担心。

楼月卿闻言,微微拧眉,这确实是棘手的事儿,她或许可以逼着容郅答应以灵狐解毒,可是,却没有把握可以让他无半点不愿,他的性子如何,她很清楚。

花姑姑沉声道:“郡主也明白,王爷对您的一片真心,原本灵狐也是他想要用来给您解寒毒的,若是到时候他不肯,您逼着他,怕也没有用!”

这次容郅蛊毒确实是脱离了控制,发作时间已经不受控制,若是再不解毒,对容郅不利。

可现在这个时候,容郅是怎么也不可能轻易答应这件事情的,可是灵狐百年才产一只,若是这次不解毒,就没有机会了,所以,她如何能不怕。

护不住庆宁,她若是再护不住容郅,有何颜面去见若云……

楼月卿微微凝神,倒是深以为然,想让容郅心甘情愿解毒,怕是不易,之前她没有去想这些,只是知道不管如何她也要让容郅把毒解了,可如今,她倒是有些不安。

若是容郅有半点不投入,非但解不了毒,反而会适得其反,容郅必然会内功反噬走火入魔……

这是绝对不行的。

当年她便是因为内功反噬走火入魔,差点丢了命,若不是师父耗了大半的内力救她,她怕是早就死了,如何不明白个中曲折?

沉默片刻,她看着花姑姑轻声道:“花姑姑暂且宽心,我会想办法让他配合,你只需要好好准备便可以!”

不管如何,她都要让容郅把毒解了……

花姑姑顿了顿,欲言又止。

片刻,她微微一叹:“也好,除了郡主,怕也没有人可以让王爷配合了,还有一个多月,希望到时候郡主当真可以劝得了王爷!”

楼月卿凝神不语。

花姑姑这才道:“那我先回去了,不打扰郡主了!”

“嗯!”

看着花姑姑离去,楼月卿沉默了片刻,这才径直往厨房走去。

在摄政王府待了两三个时辰,看着天色似乎要下雨,楼月卿这才急忙离开摄政王府回了宁国公府。

果然,刚回到宁国公府没多久,便开始下了毛毛细雨。

因为已经是初冬,雨水夹着一丝丝寒气,天气也随着有些冷了。

楼月卿怕冷,这种阴寒天气让她有些不适,便让楼管家备了些炭火,揽月楼才暖洋洋的,倒是惬意。

宁国夫人见天气转凉,担心她,便过来看看,坐了好一会儿,这才离开,然而,她刚离开不久,卉娆就来了。

送来了刚收到的尉迟晟从北璃传来的消息。

楼月卿看着纸条上简短的几句话,原本平静的脸色顿时十分难看,眼底阴寒得吓人,缓缓将手中的纸张握成一团,身形微颤……

卉娆和莫离还有莫言都在一旁看着她,见她寒着一张脸不言不语,都有些担心。

面面相觑,就在莫离打算开口的时候,楼月卿出声了。

垂眸沉默许久,楼月卿忽然问道:“从酆都到楚京,大概要多久才到?”声音很平静,可是,却能听出她此时在压抑着怒火。

卉娆顿了顿,随即道:“快马加鞭五天即刻,不过这次出使队伍浩大,必然是慢行,应该要二十天!”

北璃不同东宥,虽然都是接壤着,但是,从楚京道东宥金陵的距离,也只是去酆都的一半路程,所以,之前东宥使臣来不到十日就到了,北璃怕是要大概二十天,路途十分遥远。

闻言,楼月卿沉默了……

随即,蓦然一笑,笑容却带着无尽的讽刺与自嘲……

“主子……”

她抬手制止了她们的话,嘴角那一抹带着讽刺的笑却没有敛去,颤抖着手撑起身子,缓缓站起了起来。

莫离连忙扶着她起来。

楼月卿站着在那里,推开了莫离的搀扶,缓缓道:“我一个人静一静……”

声音低哑无力,仿佛被抽干了灵魂……

莫离有些担心……

她却不再多言,缓缓转身,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向不远处的房门,脚步虚浮,身子有些摇摇欲坠……

手中依旧握着那一团纸……

身后三个人面面相觑,都十分担心,可是,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然而,楼月卿刚走了几步,忽然顿在那里,身子微微一颤……

“噗……”一口鲜血喷出,她身子剧烈颤抖,缓缓倒下……

“主子!”

身后的三个人见状,立刻跑上前,正好接住了她倒下的身子……

楼月卿倒在莫离怀中,缩了缩眼角,身子一阵发颤,随即双眸微微阖上,头一歪昏迷了过去。

而她的身子,也逐渐冰冷……

莫离脸色十分难看,给她把了脉,立刻就让卉娆去将端木斓请回来,端木斓曦收到消息赶来的时候,楼月卿仍在昏迷,莫离和莫言正在给她度内力压制蠢蠢欲动的寒毒,可是楼月卿眉头的冰霜却越结越多……

端木斓曦脸色大变,与莫离和莫言一起合力,费了不少内力,才把她隐隐要发作的寒毒压制下来。

看着楼月卿裹着厚厚的被子面色苍白的躺在那里,眉梢上面还有一丝丝冰霜未散,嘴唇白得吓人,整个人都因为寒冷而微微发颤,端木斓曦又惊又惧。

若她没有及时赶来,寒毒发作在所难免……

怎么会这样……

问了莫离几个人,莫离知道事情严重,也不敢瞒着便如实说了,看了那张被楼月卿揉成团的纸条,端木斓曦脸色十分难看。

将手中纸张紧紧揉成一团,纸屑自手间落下,只需片刻,一张纸便全部碎成了渣,端木斓曦脸色十分难看,咬牙切齿:“萧正霖……”

又是他……

看着楼月卿一眼,端木斓曦目光中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然而,这时,紧闭着的房门忽然被从外面用力推开,一声墨色锦袍的容郅疾步走进来。

容郅是从摄政王府过来的,因为事发突然,没有人顾得上告诉他,他收到消息较晚,得到消息的时候马上就过来了,然而也还是现在才到。

一走进来,看着她躺在那里,脸色如此难看,盖着被子仍在阵阵发颤,他脸色一变,走了过来。

端木斓曦看着他,倒是没有说什么,站了起来,把位置给了他。

容郅不是第一次见到楼月卿这幅样子,就在大概三个月前,她葵水初来,被他抱回摄政王府的时候,她也是这副模样……

当时他虽然也心疼,可远不如现在这般揪心,看着她这样痛苦难受,他心里也好不到哪去。

抬眸看着端木斓曦,他拧眉沉声问道:“她怎么了?”

究竟出了什么事?她两个时辰前才从他那里回来,怎么就突然这样了。

端木斓曦叹了叹,看着楼月卿,这才缓缓道:“方才若不是及时压制,她怕是寒毒发作了!”

看到那样的消息,楼月卿会气的寒毒发作,端木斓曦其实一点也不惊讶。

只是更恨,哪怕像个几千里,萧正霖还是有这个本是把楼月卿害成这样,竟然闹出这样的事情来剜她的心。

她无法想象,若是方才她没有在楚京,楼月卿这个时候,谁可以救她……

莫离和莫言也没有这个本事,若是方才她赶不及回来,寒毒必然会发作,届时这丫头怎么办……

闻言,容郅心底一沉。

随着容郅身后进来的宁国夫人和楼奕琛,也脸色一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