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谁也别想抢走他!/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半夜,整整三个多时辰过去了,楼月卿情况才稳定下来,沉静的昏睡着,确定她确实没什么大碍了,大家才放心。

劝了宁国夫人和楼奕琛离去,端木斓曦才折身上楼,看着容郅还静静地坐在床沿,目不斜视的看着沉沉昏迷着的楼月卿,想起他下午过来后便一直坐在这里也没吃过东西,加之蛊毒发作脸色也很不好,却怎么也不肯休息一下,端木斓曦想了想,转身吩咐一旁的莫言去厨房弄些吃的。

然后让莫离和卉娆都出去,端木斓曦才走到容郅旁边。

看着容郅面色憔悴,薄唇苍白,端木斓曦微微蹙眉,忽然开口道:“我替你把个脉吧!”

声音一出,容郅愣了愣,抬眸看着她。

端木斓曦面色如常,但是,并未改变主意,站在那里等着。

容郅眸色微动,不过,并未拒绝,而是伸出手,让端木斓曦把脉。

端木斓曦两指在容郅的手下面撑着,一边手置于他脉搏上,给他号脉。

容郅静坐在那里,任由她把脉。

过了一会儿,端木斓曦黛眉一蹙,目光讶异的看了一眼他平静的脸色,欲言又止。

不过,看着容郅一脸平静的样子,话卡在喉间,她只是微微一叹,没有多言。

容郅也不问他的情况如何,收回手置于膝上,一直沉默着。

他身体如何,他很清楚,所以,不必多问。

只是,想了想,他忽然抬头看着端木斓曦问:“她的寒毒,是如何染上的?”

虽然之前楼月卿也回答过他,可是,她却明显有事情瞒着他,她不愿多说,他也不多问,只是如今,他还是忍不住想知道。

她有太多让他想不通的事情,以前他或许可以忍着不问,可是如今,他们已然走到这一步,她的所有事情,他都想知道。

那些不能陪着她一起度过的岁月,她是如何一天天的熬下来的……

他不知道?

端木斓曦略有些惊讶,她以为,按照他和楼月卿如今的这种两情相悦的关系,楼月卿应该会把能说的都说了,可看他这样一脸疑惑的样子,显然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么一想,那丫头本也是个有苦也自个儿咽下去的人,不说也正常。

想了想,她微微一叹,道:“既然她不想与你说,便是不想让你知道,既然如此,你何必多问?”

容郅蹙眉。

他并非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是,关于她的过去,她所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他都想知道,他总觉得,她有事情瞒着他,且不是小事。

从相识至今,她有太多他看不透的地方……

想了想,端木斓曦又道:“而且,这些事情对于她而言,总归是不愿提及的伤痛,如果可以,请你也不要问她,她若是想说,你自然会知道!”

容郅抿唇不语,转头看着楼月卿的睡颜,眸色不明。

她不愿说,不愿他知道,那他不问便是,只要她留在他身边,总有一日,他会让她将所有的事情全部告诉他,心甘情愿。

端木斓曦看着容郅,忽然开口:“容郅!”眸色认真,语气淡淡。

容郅转过来望着她,见她神色认真,眉头一蹙,不过还是缓声道:“前辈有话但说无妨!”

“你……”端木斓曦张了张嘴,似有些犹豫,可是,声音顿了顿,还是沉声道:“你与无忧成亲吧!”

容郅愣了愣,看着端木斓曦,显然是对她这突然转变的态度,有些反应不过来。

之前端木斓曦反对的多强烈,他不是看不处来,甚至想要他的命,虽然这段时间态度有变,可是依旧没有完全答应,之所以默许,不过是因为在意楼月卿,所以做出了妥协,他一直没有来提亲,便是因为知道楼月卿顾及着端木斓曦的态度,他也愿意等着,可今日,端木斓曦却主动提及……

虽然有些喜悦,可是,容郅还是有些狐疑的问:“前辈……这是何意?”

为何突然就答应了。

端木斓曦垂眸,倒是沉默了。

为何突然答应,她不想多言。

在容郅带着探究的眼神下,她想了想,叹了一声,缓声道:“无忧是我看着长大的,于我而言,她是我的命,我一直希望她好好的活着,因为过去的一些往事,我并不想她对任何男子动心,怕她受伤害,可是她还是对你动了心,我知她的性子,下了决心与你在一起,便如何也阻止不了,既然如此,我再继续反对,也不过是让她为难,既然你对她也是一片真心,我答应了便是!”

虽然这并不是她甘愿妥协的主要原因,可是,却也是其中之一,原本还想再好好观察容郅一段时日,可如今看来,除了答应,她已经没有办法了。

有容郅陪着她,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不会一个人受着。

容郅凝神片刻,看着端木斓曦一脸坦然,倒也没有多言,定定的看着她,随即微微低下头缓声道:“多谢前辈!”

态度很是真诚。

端木斓曦同意了,娶无忧,便是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了。

端木斓曦微微凝神,淡声道:“你不必对我言谢,我不是为你,是为了她!”

说完,看着楼月卿,眼底满是温和,还有无奈。

容郅不置可否。

想了想,端木斓曦看着容郅憔悴的脸色,又道:“她怕是要明日才能醒来,你看着脸色不好,还是歇息一下吧!”

容郅摇头:“不必,孤无碍,留在这里陪着她便好!”

他态度坚决,显然是怎么也劝不了的了。

端木斓曦见他如此,虽然有些担心,可是毕竟和容郅不熟,也不好多言。

重要的话都交代了,端木斓曦看了一眼眼前一个坐着一个躺着的两个人,微微一叹,转身离开。

她一走,容郅依旧坐在那里,等着楼月卿醒来。

楼月卿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有亮透。

乍一睁眼,便看到容郅坐在旁边面露喜色的看着她。

手被他握着,似松了口气,看着她轻声道:“无忧,你终于醒了……”

声音中,带着的那一抹喜悦不难听出。

楼月卿眼帘微动,这才看清他憔悴甚至是有些苍白的脸色,以及他那双眼中的血丝……

她撑着身子想起来,可是,身子又冷又无力,动了动,根本起不来,甚至,抬个头都有些吃力。

他见她想动,连忙制止她,哑声道:“别动,你昨日差点复发寒毒,如今身子很弱,要好好歇着!”

楼月卿闻言,倒是没动了。

昨日……

她眼角微缩,诧然想起,昨日发生的事情……

那封北璃来的信……

呼吸一滞,她心头一阵窒痛。

见她神色不对,容郅连忙问:“无忧,你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没……没有……”闻声,她回过神来,缓缓摇了摇头,随即蹙了蹙眉问:“我昏迷了多久?”

看着外面天色有些暗,显然是天黑着,她不会是昏迷了一天一夜吧……

容郅道:“一个晚上!”

楼月卿了然,仰视着他憔悴苍白的脸色,还有那双布满了血丝的眼,她问:“你不会是陪了我一个晚上吧?”

他默了默,倒是没回答。

一个晚上,确实是。

楼月卿见他不吭声,就知道自己才猜对了,不由得低声道:“你傻啊,你蛊毒发作还没好,就这样陪着我,也不晓得休息一下,若是出什么事怎么办?”

看着他眼底的血丝,就知道他肯定没合过眼,他蛊毒刚发作,本就体虚,这样不眠不休,简直是玩命。

他看着她面色担忧的样子,眉眼间一阵柔软,温声道:“孤没事,不用担心!”

楼月卿皱眉。

随即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只有她和容郅,不由得蹙了蹙眉,“她们呢?”

她出了这事儿,怕是端木斓曦都被惊动了,按照她的性子,不可能不在这里。

容郅道:“她们都在休息,有什么事你与孤说便可!”

楼月卿了然,略略放心,她就怕端木斓曦她们担心,既然去休息了,那必然是没什么事了,便浅笑摇摇头:“没事!”

“既然没事。就好好休息,你身子还很虚弱,不能耗太多精力!”

楼月卿微微颔首,可是,想睡又不放心容郅,瞧他这样子,肯定是不愿意去休息的,转头看着旁边空荡荡的床榻,想了想,她看着容郅轻声道:“你上来陪我一起吧!”

他一愣。

楼月卿微微咬唇,低声道:“我冷!”

他笑了笑,十分乐意!

天色还早,反正他今日肯定是不会进宫的,也就脱了靴和外袍,躺在她旁边,抱着她一起睡了。

楼月卿窝在他怀里,再一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天色大亮,端木斓曦躺了三个时辰便起来了,洗漱完便打算给楼月卿把脉看状况,可是刚到楼月卿房门口,听莫离说楼月卿天没亮醒来了一次,如今又睡下了,她推门进去,果然看到两人相拥而眠,看着楼月卿整个人被容郅抱着睡得很沉,苍白的唇角微微勾起,呼吸浅稳,可见睡得十分安稳,她微微一叹,合上门退了出去,交代了莫离和莫言莫要打扰,才下楼。

宁国夫人正好已经早早起来过来看楼月卿,刚走进揽月楼的大门,便看到端木斓曦从阁楼里走出来,她愣了愣,走了过来。

见端木斓曦脸上没有了昨夜的沉重,她忙问道:“斓曦,卿儿醒了?”

端木斓曦颔首,道:“她醒来一次又睡下了,怕是要等一会儿才能醒!”

宁国夫人闻言,面色一喜,急忙道:“我上去看看!”

刚提步,端木斓曦拦住了她。

宁国夫人有些不解的看着她,“怎么?”

端木斓曦淡淡的说:“容郅也在睡着,先不要打扰他们吧!”

容郅怕是守了一夜,楼月卿醒了他才睡下,他刚复发蛊毒,情况颇为严重,又不能动用内力,身体也不是很好,加之一夜未眠,让他多休息也没什么,而且,楼月卿刚醒来,身子必然很虚弱,端木斓曦也不想扰了她。

见端木斓曦一脸平静的说出这话,宁国夫人倒是有些惊讶。

若是以前,容忍容郅和楼月卿光天化日共处一室已然是最大的容忍,如今同塌而眠竟然如此平静了?

“斓曦,你……”宁国夫人顿了顿,倒是不知道如何问起了。

宁国夫人虽没有直接问出,可是端木斓曦怎么会不知道她想问什么,微微一叹,还是点了点头:“嗯!”

宁国夫人愣了愣,随即会心一笑,倒是有些开心了。

看着旁边的阁楼二楼,凝神沉思片刻,她轻笑道:“那看来,我要为这丫头准备嫁妆了!”

端木斓曦既然都不反对了,容郅和楼月卿的婚事,也就板上钉钉了,任谁也阻止不了了。

端木斓曦淡笑,倒是没有多说什么。

放下一颗心,宁国夫人也就没有坚持去看楼月卿,而是问:“你还未曾用早膳吧?我让厨房准备了,现在让他们送过来?”

“如此也好!”她倒是有些饿了,而且看着类药物这状况,又得在宁国公府住上两日了。

宁国夫人这才吩咐身后的凝儿,去厨房吩咐把早膳端来揽月楼。

楼月卿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

容郅不在,倒是端木斓曦陪在她床边。

见她一双眼转来转去似在找什么,端木斓曦无奈的笑了笑,好心告诉她:“不用找了,半个时辰前容郅的手下来找他,似有急事,他回去了,说待会儿就过来!”

楼月卿顿了顿,微微抿唇。

看着端木斓曦面色也有些憔悴,楼月卿面露愧色,低声道:“让师父担心了,是无忧的不是!”

她昏迷前便发觉自己身子有异样,只是发作的突然,也没有办法。

多少年了,都不曾被如此气到过,哪怕是隔着千山万水,相隔着几千里,哪怕是十多年没有见过了,那些人也能这般折磨她。

她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容郅,那些人竟然还想抢走……

呵,简直是痴人说梦,别的都可以,唯独容郅,绝对不可能!

谁敢来跟她抢容郅,她就要谁的命,不惜任何代价!

看着她面露悲戚,敛在眼底的无尽讽刺之意,端木斓曦有些心疼,握着她的手,微微一叹,温声道:“无忧,他不值得你这样!”

------题外话------

唉……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