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南宫翊的心思/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今十月初,还有三个月不到就是年了,原本其实应该让她在宁国公府过了年再说的,可是,他等不及了。

之前本还有一些犹豫,虽常常调侃她要娶她,可也从未曾强迫过,不过是因为他的蛊毒罢了,他不知道他还能活多久,就算深爱着她,就算不肯放手,也不想耽搁她一生,可如今不一样,端木斓曦同意了,加上之前他让冥青在南疆大肆寻找解毒之法,前段时日已经传回消息,事情已经有些眉目了,若不是有了把握,冥青也不会告诉他,既然如此,他已经可以陪她一辈子,就算她不愿意,他也要把她娶回来。

焚心蛊的解毒之法,除了灵狐的血之外,还有一个办法便是找到他体内这只子蛊的母蛊,只是当年元太后下了蛊毒后,养蛊的人连着母蛊不知下落,他之前一直寻找,只是杳无踪迹,前几年有了眉目,可是因为花姑姑寻来了灵狐,所以他便没有让人继续追查,如今灵狐他是不会再用了,复而去追查,虽然时隔几年,可是还是有了眉目,只要把母蛊找到,便可以解毒。

“年前?”楼月卿挑挑眉,“你这么急做什么?难道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她以为,再怎么急,如今这个局面,怎么也得年后才能大婚,这个月底便是立后大典,下个月太后寿诞,这段时日好似也没有合适的时间大婚吧。

他面无表情的点头:“嗯,免得夜长梦多!”

楼月卿:“……”什么意思啊,说的这么没有安全感……

搞得她好像经常溜走一样……

不过,他还真不是担心她溜走,她溜走他追回就是,他只是,怕失去她罢了。

遇到她之前,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什么叫做患得患失,他无所畏惧,可如今,从没有一刻安心过,虽然知道她心里有他,可是她太多让他看不清摸不透的地方,有太多他不知道的秘密,这样的她,他是无法安心的。

所以,把她拴在身边,是最安心的。

哦对了,也是为了防止有人惦记。

容郅目光柔和的看着她,轻声道:“好了,你出来也好些时候了,你师父说了你不能在外面待太久,所以先回去吧,明日再出来走走!”

楼月卿颔首,“好吧!”

容郅扶着她回去。

却没看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隐蔽处,一身素衣的蔡悦缓缓走出来。

蔡悦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容郅扶着楼月卿往揽月楼走去,眸色十分复杂……

她大病初愈,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憔悴,一身素衣更是看着单薄,站在那里,看着羸弱无力。

直到远处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她才缓缓垂下眸子,垂于两旁的手微微一动,抬手放在心口处,握紧拳头……

眼底一抹浓烈的恨意一闪而过,望着揽月楼的方向,一动不动,十二年了……

呵……

隐隐传来楼奕闵和丫鬟寻她的声音,蔡悦没有再多做停留,转身回去。

与此同时,东宥。

东宥皇帝数日前在与一个妃子颠鸾倒凤的时候,突然暴毙,事出突然,举国震惊。

而如今,国丧期间,东宥皇宫到处挂着白色的布,整个皇宫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气息,还有血腥味。

这段时间东宥国都金陵一直都处在一个诡异的气氛之下,自太子出使楚国,皇上突然执政,性情大变,不少豪门世族被连根拔起,血染整个金陵城,人人自危,短短一个月,便死了不少人,然而,这场变动之后,竟让整个东宥变了天,皇帝驾崩,太子顺势登基,于一个月后举行登基大典。

虽然还未正式登基,可是,南宫翊已然是名正言顺的东宥皇帝。

坐在四下挂满白布的御书房,看着这几日的奏折,南宫翊面色极其阴沉。

他这次登基,有人赞同,也有不少人反对,若是以前,不会有人敢反对,可如今,他大半势力被除却,朝中根基不稳,反对的人自然就多了。

将手中奏折重重的砸在桌上,南宫翊脸上一阵阴沉。

候在一旁的成毅立刻作揖低声道:“陛下息怒!”

南宫翊面色并未有变,依旧是阴沉得可怕。

这一次,是他疏忽了,只是离开一个月,便差点和本已经收入囊中的皇位失之臂交,这一次,他本已经做好了成王败寇的准备,没有把握可以赢过南宫渊的,只是没想到最后关头,他竟然帮他……

可不管怎么样,南宫渊……留不得!

如今朝中支持他的人,远比支持自己的多,就连遗诏,竟也是传位给他……

如今那份遗诏下落不明,极有可能就在他手里,他却反过来扶持自己登基,虽不明白他想做什么,可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一个隐患,留不得!

南宫翊微微闭眼,面色十分凝重。

随即睁眼,面色比之方才,倒是好了许多。

这时,一个穿着白色丧服的太监匆匆走进来,行了个礼,这才低声道:“启禀陛下,闳王殿下求见!”

南宫翊眯了眯眼,随即淡淡的说:“让王叔进来!”

“是!”

南宫渊很快走了进来,身上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袍,面色倒是很平静,朝南宫翊行了个礼:“臣参见陛下!”

态度恭谨,语气恭敬。

南宫翊微微蹙眉,不过还是不动声色的开口:“王叔不必多礼!”

南宫渊这才站了起来。

南宫翊淡淡的问:“王叔这个时候来见朕,所为何事?”

南宫渊这才淡笑着从袖口下掏出一本折子,递向南宫翊,缓缓开口……

半柱香后,南宫渊便离开了大殿,南宫翊看着他身影消失在门口,面色晦暗不明……

“咔!”一声,手中的笔杆折断成两半……

成毅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陛下……”

这闳王当真是……气人!

南宫翊淡淡的看了一眼他,倒是让成毅本想劝谏的几句话卡在喉间,便只能低着头站在那里。

南宫翊便继续面色平静,的处理桌上的一些政务。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曹寅求见。

他一进来,南宫翊便放下手里的折子,淡淡的问:“楚国那边如何了?”

这段时日金陵内乱,他更是危机四伏,因为要和老皇帝还有南宫渊周旋,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无暇顾及楚国的事情,便只能让曹寅盯着不时便来禀报,她的事情,他总归不想错过。

“启禀陛下,楚国那边倒是没什么大事儿,只是……”有些犹豫。

“说!”他显然不喜欢吞吞吐吐。

曹寅低声道:“北璃那边传来消息,北璃皇帝派长乐公主以及几位皇子和大臣前往楚国为元太后祝寿,然而属下探得消息,此次北璃出使楚国,表面上是贺寿,实际上是真顺皇帝要将长乐公主嫁给楚国摄政王!”

闻言,南宫翊面色微变,十分惊讶。

北璃这个举动,倒是出乎意料……

他对这四国的大概情况是了解的,所以,才会感到意外,国与国之间联姻不奇怪,可是,北璃竟会派这样一个公主来联姻,不只是他,怕是感到意外的人不少。

北璃长乐公主的名气,他自然是也略有耳闻,据说,这是北璃皇帝最宠爱的女儿,因为是正宫所出,血统自然是高贵,位比皇子更尊,权倾朝野,然而,却是个十分荒淫浪荡的女人,公主府内男宠无数,骄纵跋扈,没想到北璃皇帝竟然打算把这个女儿嫁给容郅……

有意思!

不过,这于他而言,却是好事!

北璃虽然不比楚国,可是毕竟在此之前几十年都是这四国之中最强大的,哪怕是如今走了下坡路,可是却也不容小觑,容郅哪怕是再厉害,拒绝这样一个女人,怕也会引起北璃的不满,届时,依照着那个北璃皇帝宠爱女儿的程度,怕是不会善了,届时,于自己而言,自然是好事。

只要有一丝可能阻止容郅娶她,不管过程如何,都是他乐见其成的。

抬眸看着曹寅淡淡的问:“北璃使臣何时会抵达楚京?”

曹寅立刻禀报道:“启禀陛下,若是不出意外,月底便可抵达!”

南宫翊眯了眯眼,月底抵达……

如今东宥这个局势,他怕是几个月内都没有办法离开金陵了,加上登基大典便是那个时候,他更是不能离开,可这样一个好时机,他不去,便是难再有机会了。

如今他皇位不稳,贸然离开,谁知道会不会出乱子,哪怕是一定要去一趟,也要下个月才有机会,下个月……

下个月再去吧,一定要把她带回来,她只能做他的妻子,他的皇后!

看着南宫翊的神色,一旁的成毅脸色微变,立刻低声问道:“陛下可是打算届时去楚京?”

南宫翊淡淡的看着他,默认不语。

他费尽心思坐上这个位置,可不就是为了可以将她留在身边,如今这好的机会,他自然是一定要去的。

哪怕是根基不稳,也没关系……

“陛下三思!”成毅立刻跪下沉声道:“陛下,如今这个时候,您可不能离开金陵,否则若是生变,可就……”

现在朝中的局势,对南宫翊十分不利,若是他离开,那就大大不妙,且不说南宫渊钳制着,就说如今国丧,起码三个月内南宫翊不能离开金陵,否则也会惹来非议,届时就是大麻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