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南宫翊的选择/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是在以前,南宫翊控制整个东宥,不管是什么时候,南宫翊要离开金陵段时间其实也没什么,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如今朝中动荡不安,南宫翊皇位根基尚且不稳,先帝刚驾崩,南宫翊这个时候离京,惹起朝中那些老臣的不满,很有可能就会失去这个皇位。

这个皇位来之不易,若是失去了,怕是真的后悔都来不及了。

成毅话还没说完,南宫翊便打断了他的话,淡淡的说:“朕知道!”

如今什么时局,他比谁都清楚,他的心腹大部分被老皇帝拔除,就连甄家,也遭受了打压大不如前,他的外公和舅舅都差点保不住,甄家的党羽定然也是被剪除了大半,如今的他,坐在这个位置上,看似名正言顺,实则却危机四伏,他手里的兵权不足南宫渊所掌握的一半,且不说南宫渊背后还有梅家的二十万大军,所以,这个位置,他还没有坐稳,甚至,如今仍是傀儡。

南宫渊难以琢磨,他根本无法揣摩他这次为何要让自己登基,所以,不得不谨慎。

成毅单膝跪在那里,低着头作揖沉声道:“既然陛下知道,还请陛下三思,万不可离开金陵,属下知道您想得到卿颜郡主,可是陛下,如今朝中局势不稳,为了这件事情离开,实在是不值!”

成毅以为,这个时候离开金陵,划不来!

一个女人而已,以后想要多少都可以,可是,若是在这个紧要关头离开金陵,皇位岌岌可危,到时候便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南宫翊没有说话,垂眸坐在那里,似在思索成毅的话,可又像是没有将成毅的话听进去……

只是一个人……沉默……

许久,他才抬眸看着曹寅,淡淡的说:“你让人去楚京好好盯着,有什么事情务必第一时间告知朕!”

去不去等登基大典之后再行定夺,可是,她的事情,他是一定要时刻都知道。

曹寅立刻作揖领命:“属下遵旨!”

“去吧!”

曹寅转身退出殿内。

他刚出去,南宫翊便转头看着还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成毅,淡淡的说:“起来!”

成毅顿了顿,随即站了起来。

淡淡的看着他,南宫翊缓缓开口,语气冰冷:“以后,真不想再听见方才类似的话!”

这句话已然听出,他有些怒火了。

成毅方才想起,自己方才的一番话,已然是犯了僭越之罪,按照陛下以往的脾气,自己这样怕是已经让他心生不悦,之所以不治罪,怕也是最大的宽容了……

忙低声道:“属下知错!”

南宫翊没再多言,不过,没多久,他便不能继续坐在这里了,因为一个宫人来报,太后让他过去一趟。

他既然已经是东宥的帝王,甄皇后自然是太后。

不过,甄太后依旧住在千秋殿,还未曾移去太后寝宫。

千秋殿内,不止甄太后一个人。

因为如今还是国丧,甄太后自先帝驾崩便因为守灵病倒,如今身子还未好全,而作为如今南宫翊后宫中唯一一个妃子,甄远月自然是忙于主持国丧的同时也忙着照顾甄太后,所以,这个时候,她也在。

然而,南宫翊走进来,并未看她一眼,只是朝着坐在软榻上一身白色礼服的甄太后微微作揖行礼:“儿臣参见母后!”

语气淡淡,却还是能听出一丝尊敬。

虽然没什么感情,可是,他一睁开眼,看到的便是这位深宫妇人一脸的泪痕,还有通红的眼,加上这一年多来甄太后对他也算好,在这个地方,他唯一感到亲近的,便是这个他这具身体的母亲。

甄太后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坐在软榻上,脸色不太好,一头长发垂在身后没有戴任何首饰,可见确实是病了。

看着南宫翊低声让他起来。

南宫翊一站起来,甄远月立刻也领着一众下人给他行礼。

望着一眼甄远月,南宫翊淡淡的说:“起来吧!”

“谢陛下!”

南宫翊没有再看她,而是看向甄太后的方向,看着她憔悴的脸色,蹙着眉头淡淡的问:“母后身子如何了?”

“哀家无碍!”甄太后摇摇头,声音倒是有些无力,随即看着一旁的甄远月,缓缓开口:“你先出去吧,哀家与皇帝说几句话!”

甄远月闻声,没多做停留,行了礼,看了一眼南宫翊,见他目光仍不在自己身上,便也只能一脸失落的转身走出了千秋殿。

殿内的宫女也都识趣的退下了。

甄太后开口道:“皇帝坐下吧,哀家有些话要与你说说!”

南宫翊闻声,做到软榻的一旁坐下。

甄太后这才从一旁拿起一个本子,递给南宫翊。

南宫翊有些狐疑,不过还是接了过来。

一翻开,他只看了一眼,便直接把本子合上,看着甄太后,面色有些冷:“母后这是何意?”

本子上,写的是一个女子的身份背景和八字还有其他的一些状况。

甄太后缓缓开口道:“此女名叫沈芷兰,是沈国公沈翰的孙女,如今十六岁,已是婚嫁的年纪,沈国公是朝中三代老臣,沈家又是东宥的名门望族,影响力也不小,虽然手中的兵权不及梅家得多,可是家世也不差多少,而且,沈家与梅家不和,若是……”

说了这么多,用意很明显,她希望南宫翊娶了这个女人。

如今南宫翊的后宫,只有甄远月一个妃子,而且还没正式封妃,后位空悬,南宫翊皇位不稳,若是能够娶一个家世可以帮助到他的女子为后,定可以让他地位稳了不少。

可是,她话没说完,南宫翊便打断了她:“母后,朕还不想立后!”

态度十分坚决,他的皇后,他的妻子,只有一人有资格当,而这个人,便是她。

他怎么可能娶别人。

甄太后闻言,微微闭了闭眼,随即叹了口气,沉声道:“陛下应该知道,若是娶了她,对于陛下而言,有利无弊,沈国公早年丧子,如今最是宠爱这个孙女,虽然沈家的兵权不及梅家,可是影响力却比梅家更甚,如今南宫渊手握重兵,梅家一直在怂恿他夺位称帝,朝中不少大臣也都不满你,还有那份遗诏……陛下难道不明白么,这是最好的办法!”

南宫翊眸色微沉,手紧紧的扣着手里的本子,脸色不太好……

甄太后又继续道:“自古以来,后宫立后纳妃本来也是平衡朝中的一个办法, 也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牵制朝中势力,不仅要立后,哀家也已经挑选了那些名门女子入宫为妃,如今只需要陛下点头……”

南宫翊脸色不太好,打断甄太后的话:“朕不会答应,母后还是不要操这份心了!”

语气明显已经有些不耐烦,只是可以压着,所以没太过明显。

但是,对于甄太后说的这些,他极其反感。

甄太后岂会不明白他不会轻易答应,且不说他心里有人,就说他如今的性子,可是,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看着南宫翊,她急声开口:“陛下……”

现在根本不是他能做选择的时候,朝中大半的人都反对他这个皇位,南宫渊手握重兵,手里还有先帝的遗诏,那份遗诏是早就立下的,内容是什么,甄太后很清楚,所以,焉能不怕?

南宫翊淡淡的说:“母后,朕说过,朕的婚事朕自有打算,母后无需插手,也不必再劝,立后一事……日后再说!”

以前不知道她也在这个地方,当时他根基也不稳,那些皇子个个都想除掉他,他的那个父皇也牵制着他,太子之位也朝不保夕,他尚且不愿意娶那些女人来巩固自己的势力,如今更不会在明知道她在这里的情况下娶别人。

他的行礼,从始至终,也只有一个她罢了。

看着南宫翊一脸坚决,甄太后面色凝重了片刻,随即只能叹了一声,无奈道:“算了,哀家也知道你不会轻易答应,可是陛下,你我都明白,如今的东宥,大半权势都在南宫渊手里,先帝又摆了这么一道……哀家只怕南宫渊随时会对你不利,届时……你是母后唯一的儿子,母后不能没有你,你可明白?”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儿子,如何舍得这个儿子沦为傀儡朝不保夕?

如今的东宥,大半都是南宫渊的,南宫翊已经差不多算是傀儡了,这样,她岂能甘心?

看着甄太后眼眶微红一脸担忧,南宫翊有些动容,只能保证道:“母后无须担心,朕不会有事!”

他不会让自己有任何危险,他想要的还没得到,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有危险?

而且,即便不这样做,他也有把握可以把政权夺回来,把那些反对他的人一个一个的……送去给先帝继续尽忠!

甄太后还能如何?

除了妥协,别无他法,她总不能强逼着南宫翊把那些名门闺秀娶了吧……

甄太后微微一叹,轻声道:“既然如此,这事儿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如今甄家不如以前,也帮不了你多少,母后老了,以后……也只能依靠你了!”

南宫翊眸色微沉。

甄家……

他的外公被迫告老还乡,舅舅也差点被革职,如今甄家确实给不了他任何帮助。

而这些,都是先帝为了除掉他做的!

------题外话------

尽量明天多更点,么么哒

话说,打算写提亲,然而提亲细节不太会写,求科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