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摄政王提亲(1)/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不是一个以德报怨的人,这一次付出的代价,他日,也必然加倍讨回来,他也不是没有遭受过类似的打压和倾轧,以前在商界和家族也曾遭受过钳制和打压,可不也一步步走向他想要的那个位置?如今也一样,现在这样的情况,不会太久……

他有把握的!

殿内一时沉默,甄太后忽然想起一茬,看着南宫翊缓声道:“对了,说到立后纳妃,有件事情哀家还是要与陛下提一下,你以前只有远月这一个侧妃,如今你登基了,她也是你的妃子了,可陛下对她的态度……哀家想知道,陛下打算给她什么位分?”

南宫翊蹙了蹙眉,倒是沉默了。

甄远月……

若说以前,他不会在意甄远月的存在,可如今,却不能真的漠视,虽然他对这个女人没有任何感觉,可是却也是甄家的女儿,如今甄家为了他受了如此打压,他还是深感愧疚的,能尽量做出的弥补,他都是愿意的。

想了想,他淡淡的说:“朕会下旨封她为……贵妃!”

不管如何,不会委屈她就是。

甄太后愣了愣,倒是有些惊讶,虽说甄远月是他的侧妃,甄家的女儿,可是却是庶出,封个妃位已经可以了,她也不要求给甄远月多高的身份,只要不委屈不让人看笑话,便是可以的,贵妃之位,确实是出乎意料。

不过,也很好。

后位是肯定给不了的,所以,她无甚意见!

甄太后自然是十分满意,面含淡笑道:“既然陛下也有了决策,哀家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没有在千秋殿待太久,南宫翊便离开了,他现在其实很忙,朝政要忙,国丧也还没结束,每日都有半日要去宗庙守着,所以根本没有太多时间在这里和甄太后说话。

……

楼月卿养了几日,身子已然好得差不多了,虽然还是有些虚弱,可是一眼看去,倒是看不出病了。

因为昨夜睡得晚,所以便起来的晚些,然而刚起来吃东西,一碗粥还没吃完,莫离就告诉她,前面来了不少人!

是的,前厅今日来了不少人,连她那个这几年都不曾踏出慎王府的外公都来了,随同一起的,还有当朝太傅周括,还有慎王和慎王妃带着容昕也一起来了,容郅自然也在其列。

楼月卿这才想起昨夜某人离去时,跟她说的一句话,是时候提亲了!

可是,那也只是昨天晚上他走的时候的事儿,怎么近日就……

一口咬着调羹,楼月卿忍不住抽了抽,也忒急了些吧!

今日就来提亲了么……

既然人都来了,她在这里继续吃东西好像也不太妥当,让人等着也更不妥当,楼月卿也只好摸了摸已经不算空的肚子,放下碗和调羹,站了起来。

看了一眼身上简简单单的衣裙,她没想今日出去,所以身上的衣裳有些单薄简约,现如今,决定她人生大事的日子……好像不能太随便,只好上去再好好把自己收拾一下了。

小半柱香,楼月卿已经换了一身月牙色的衣裙,梳了个看起来不算繁琐却也不算随便的发型,戴了一些首饰,便往前面去了。

今日前面很是热闹,宁国公府除了楼奕闵和蔡悦,其他的人,都已经在前厅了。

今日被容郅请来提亲的,除了老王爷这个她的外公,还有一个便是周老太傅。

周老太傅与老王爷年纪相仿,是先帝的半个老师,很是受先帝的倚重和尊敬,也是当今皇上容阑的启蒙太傅,自然,也是容郅的启蒙老师,身份自是贵重,和慎老王爷关系极好,所以当年才把女儿嫁给老王爷的儿子,也就是慎王为妃,不过自从当今皇上登基之后,他便闭门谢客,不再过问朝中的人和事,谁见他他都拒绝,因为是当今皇上和摄政王殿下的师傅,所以谁也不敢得罪于他,没想到今日,容郅会把他请了出来。

楼月卿一走进来,便看到一屋子的人坐在里面,上面坐的两个人,便是两个老头,按理说那是主人坐的,可是两人身份尊贵,一个是太傅,一个是宁国夫人的父亲,宁国夫人自然是十分尊敬他们的,便让两位老人坐在上头,而宁国夫人则坐在下面,她的对面,便是容郅,而她下面坐着的便是楼奕琛,和怀孕的蔺沛芸,楼奕琛对面,则是慎王爷和慎王妃,容昕站在慎王妃身旁,而周老太傅身边,则是站着有过一面之缘的周瑾瑜。

大厅里除了这些人还有不少下人候着,看到她进来齐齐行礼,楼月卿一眼看到那么多人,本还有些惊讶,不过,还是很快回过神来走了进来。

大厅中的人,都在互相聊着,她一出现,便停了下来,看着她,楼月卿目光扫视一圈里面的人,与容郅似笑非笑的眼神对视一眼,便敛下眉眼,不急不躁的走到大厅中间,屈膝行礼。

要行礼的人太多,索性便一句带过:“见过各位长辈!”

老王爷许久不来宁国公府,许久不见外孙女,自然很是兴奋,连忙招招手笑不合嘴的和蔼道:“丫头快起来,过来让外公瞧瞧!”

楼月卿从容地走到老王爷跟前。

老王爷立刻上下仔细的打量着楼月卿,关怀道:“看着脸色好了不少,看来病是好了?”

楼月卿病的事情,他也知道,也让慎王妃来看了,而他多年不曾出府,身子也不是很好,所以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他都不会出来,这一次,却不来不行啊。

楼月卿莞尔一笑,低声道:“让外公担心了,已经无碍了!”

她病的事情自然是楚京无人不知,只是宁国夫人有意隐瞒,所以除了他们几个人,其他人不过是只知道她伤了风寒罢了,不算什么大病。

“没事就好啊!”慎老王爷放心道。

楼月卿乖巧的笑了笑。

慎老王爷这才介绍着一边坐着的已经年过八十的周老太傅,介绍道:“小丫头,这是周老太傅,快来见礼!”

周老太傅已经八十几岁了,比老王爷还要大一些,在朝中虽无实权却身份尊贵,毕竟皇上和摄政王都是他启蒙教导的,加上朝中不少朝臣都是他的学生,所以,在楚国虽无实权,却也备受尊重,不过如今周家因为他闭门谢客深居府中,已经步入往年风光,他的几个儿子儿媳还有几个孙子十几年前在回乡祭祖的途中遭遇匪徒刺杀一个不留,如今留下的,便是当时厄运时在娘胎中未曾出生的孙女周瑾瑜,哦对了,还有他的女儿慎王妃……

八十出头的高龄,整个人头发都白了,胡子也白了,脸上满目沧桑,不过还好,人看起来很和蔼。

许是年纪大了,少了一丝为人师表的刻板,多了一丝平易近人的感觉。

楼月卿从善如流的朝着他再次见礼:“见过周老太傅!”

周老太傅忙的叫她起来。

打量了一番楼月卿,老太傅倒是十分满意,连连开口说好。

抬眸看着容郅,老太傅笑着道:“之前王爷一直不娶王妃,老夫一直担心王爷当真不近女色,喝不到王爷的喜酒了,如今看来,倒是老夫多虑了!”

容郅是他一手教导的,悟性极好,虽然教导的时间也就那几年,可是,比起容阑这个他教导了十几年的,他更满意容郅,自然更偏袒一些。

对容郅一直不娶妃的事情,就跟看着自己的孙子不肯娶媳妇一样的急,只是,容郅本性便是如此,加之他本也不管外界的事情,便也随着他去。

这一次容郅寻他来,他自然是乐得来见见这个近来京中各种流言不断名声褒贬不一的郡主,看看什么样的女子入得了这位王爷的眼。

容郅微微抿唇,倒是没有说什么,目光落在她身上,甚是柔和。

楼月卿侧对着他,倒是没有看他。

不过,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容郅以前一直都绷着脸少有情绪,可这一脸柔情的看着楼月卿的眼神却还不遮掩,加上楼月卿脸上那一丝丝不好意思,老太傅和老王爷面面相觑,倒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一下。

楼月卿头就更低了。

老太傅看着楼月卿笑着道:“老夫记得,上次见你,便是十一年前在宫里,当时你也就七岁,还是个孩子,如今一看,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倒是比我家瑾瑜丫头知书达理多了,乐瑶教女有方啊!”

这一称赞,并非恭维,他一向不会恭维任何人,说的话自然也是出自内心,毕竟是历经风霜看透不少事情的人,虽然外界对这姑娘各种谣言谩骂,可是,他却一直都不曾信过,毕竟容郅选的人,再怎么样也绝对不可能如外人所说的一般,如今一看,确实如此。

此女不凡。

不愧是出身宁国公府和慎王府的孩子,确实比一般的规格女子要好些。

看来,这次答应来做这个媒,倒是来对了。

是的,他就是来做媒的,容郅找了他。加上和慎老王爷的这份交情,他本就义不容辞,如今再看看这个孩子,满意,甚是满意!

楼月卿低着头,抿唇不语。

宁国夫人瞧着楼月卿低着头,耳根子微红的模样,甚是好笑,不过,还是看着老太傅笑着开口道:“太傅莫要夸她了,这孩子脸皮薄,可经不起夸!”

------题外话------

妈的,不会写提亲,卡了大半天,脑子都炸了,待我好好去请教一下有经验人士,委屈各位宝宝了,明天……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