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摄政王提亲(2)/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太傅一听,顿时笑着道:“老夫这可是实话,郡主也当得起老夫这声夸赞!”

他不轻易夸人,更不会恭维任何人,哪怕是先帝,他也不给面子,索性他算先帝的半个老师,先帝敬重他,所以也晓得他一贯的脾气,如今他的两个学生一个是当今皇上,一个是摄政王,朝中不少朝臣也都是他的学生,他自是不用恭维任何人,所以,说的,自然都是发自肺腑的实话。

眼前这个姑娘,与外界那些谣言所说的,当真不符。

之前听闻那些流言蜚语时,他就纳闷,一个出身楼家呵慎王府的女子又让容郅这般倾心所爱,又怎会是那般不堪?如今一看,不过是世人眼拙罢了,不说样貌,就说这气度,便已不是一般的闺阁千金能比的。

虽然只是第一次见,且楼月卿没说几句话,但是,端看她那双眸子,便可探出此女睿智聪慧不亚于任何男子,更别说她的气质,落落大方,端庄典雅,与旁人所言的恶毒跋扈差之甚远,倒是有宁国夫人年轻时的气性。

历经风霜,他比旁人更看的透一些,自然也想的通透。

也难怪容郅会喜欢她,确实,也只有这般睿智聪慧且样貌不凡的女子,方当得起容郅的妻。

楼月卿微微屈膝,淡淡一笑,低声道:“太傅谬赞,卿颜愧不敢当!”

丝毫没有被夸赞的喜悦,只有平静。

老太傅连连笑道:“当得起,当得起!”

楼月卿面含淡笑,低着头倒是也没说什么了,只能垂眸站在那里。

老王爷这时开口道:“卿丫头身子刚好,可不能久站,快去那边坐下,还有好些事情要商讨呢!”

楼月卿微微颔首,转身走到一旁蔺沛芸下面的空位上,坐下。

抬眸迎上容郅带着笑意的目光,她挑挑眉,随即没好气的瞪着他一眼,然后那厮嘴角微抿笑意渐深,楼月卿直接懒得搭理他,微微垂眸,静静地坐在那里。

俨然就是一个在长辈面前安分少言的好孩子。

他不由得嘴角微勾,她在他面前,可是从没有这么乖巧过。

老王爷看着两人这一个眼神交流,倒是乐了,一旁的太傅也看到了,两个老头子对视一眼,倒是笑了。

然后,周老太傅这才看着宁国夫人,笑着问道:“乐瑶想必也都晓得老夫今日来此的用意了,王爷打算在年关之前便举行大婚,日子已经选好了就在十二月初一,不知道乐瑶你意下如何?”

话一出,宁国夫人倒是有些吃惊,不过还是很快回过神来,淡笑着道:“今日在这里的也都是熟人,客套话呢我也不多说了,既然王爷与卿儿两情相悦,喜结连理倒也是我们都乐见其成的,不过年前成婚……是否太急了些?”

她并没有急着把女儿嫁出去的想法,就算是同意了这两人的婚事,可是年前成婚,太过急了些,楼月卿四月才回京,如今才十月,抛却各种出门的时间在家的时间也不过才四个月,陪在她身边的时间更是少了,年前就把她嫁出去,她是不肯的。

好不容易离开十多年回来了,如今这么急着嫁出去,怎么能行?

周老太傅顿了顿:“这……”他也觉得有些晚,不过,这都是容郅的意思,他只好看着容郅,征询他的意思。

容郅想了想,沉吟道:“孤觉得……还有些晚了!”

只是钦天监算出,十二月初一是个好日子,年前也就只有这一天最好,他思索再三,才打算推到哪一日,不然,他怎么愿意再等近两个月?

两个月啊……

想想都蛋疼!

呃……

在场的人都一阵无语。

楼月卿却坐在那里,头更低了。

这厮真是……好想打他哦!

宁国夫人倒是无奈至极,看着容郅叹声道:“王爷也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好不容易回来了,难不成还不想让她陪着我过个年?”

把女儿嫁给他也没什么了,可这么急着娶回去,连个年都不给好好过,她还真是……

好想棒打鸳鸯!

摄政王殿下闻言,剑眉轻佻,这一点倒是好办,便悠然道:“清华姑姑若是担心这一点,那就大可放心,到时候孤陪着她回来宁国公府过年便是!”

这下子,不止宁国夫人意见大了,就连大舅子也有意见了。

本来就很不爽的楼奕琛,顿时淡淡开口:“王爷莫不是不知道,这是不合规矩的?”

除了入赘,从没有女儿带着女婿回家过年的先例,也不合常理。

而且,人家只想要女儿在家过年,没想多一号人!

摄政王殿下眉梢一挑,不以为然:“规矩不都是人定的?”

其实他想说他就是规矩,但是话到嘴边,改了一句,毕竟现在是他要娶媳妇儿,面对的是丈母娘和大舅子,态度很重要。

狂妄的话,把媳妇娶到手再说也不迟……

闻言,楼奕琛眼观鼻鼻观心,随即淡笑道:“虽是如此,可是那也不行,卿儿觉得呢?”

看着自己旁边隔着蔺沛芸坐在最后一个位置的楼月卿,楼奕琛温声询问。

原本不打算发表任何意见的楼月卿,已经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然而自家这大哥真的是对容郅不满上了,都直接问了她,她还能如何……

顶着所有人的目光,楼月卿只好浅浅一笑,低声道:“大哥和母亲说什么……”顿了顿,迎上某人那带着一丝算是威胁的眼神,她本来还不知道怎么接话,这下子更坚定了:“就是什么!”

摄政王殿下脸黑了。

真是,一点都不懂夫唱妇随。

宁国夫人笑了,楼奕琛也心情好了不少。

上头两个老头子也忍俊不禁,其他人更是眼嘴偷笑,没敢直接笑出来……

老王爷和事佬的开口:“好了,掰扯完了也该好好聊正事了,瞧你们真是……”

过年怎么过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婚!

老爷子深深觉得,只要自家外孙女和容郅的婚事敲定了,其他的都不是事。

以前他就一直在打算着把自己这个外孙女许给容郅,如今心想事成自然是最高兴了。

慎王也随着给自己老爹搭话,看着宁国夫人有些无奈道:“父王说的是,乐瑶,还是先好好商讨他们的婚事吧,其他的容后再议!”

宁国夫人自然也没意见。

这时,楼管家从厅外走进来,手里还端着一个托盘,推盘中是一本红色的本子,楼识端着托盘走进来,给众人行了个礼,然后走到宁国夫人面前,将手里托盘往前一递:“夫人,这是郡主的庚帖!”

宁国夫人接过,翻了一下,略略看一眼,随即把册子递给凝儿,淡淡的说:“拿去给王爷看看!

楼识闻言,立刻端着托盘走到容郅身前,将手里的东西递上去。

容郅拿起那个本子,缓缓打开。

是写着楼月卿的姓名,生辰八字,还有祖籍和祖宗的庚帖。

容郅一眼看下来,却忽然眸色一动,定定的看着上面,倒是不知道为何,拧紧眉头。

楼月卿想起什么,也随之面色一僵,看着容郅,而容郅,也看着她,眼神带着一丝不解。

是的,不解。

上面的生辰八字,俨然和之前他们合婚更贴上楼月卿写下的不一样……

宁国夫人看着容郅脸色如此不对劲,不由得有些好奇地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容郅很快回过神,扫了一眼上面的生辰八字,随即摇摇头,将本子在一旁的桌上,摇摇头淡淡的说:“并无问题!”

随即,转头眼神示意身后的薛痕将手里的本子送到宁国夫人那里。

宁国夫人接过,粗粗扫了一眼,随即交给凝儿让她拿去给楼月卿看看。

凝儿颔首,捧着手里的本子走到楼月卿跟前,将本子递给她。

楼月卿敛下心事,便接过本子,打开看了一下。

之前她看到过容郅的八字,所以都还记得。

容郅的这本册子没什么异样,就是上面的生母位置,写的是元氏,倒是不知道写的是谁……

看完后,她便把本子放回凝儿手里,未曾多言。

时间有限,所以看着今日这架势,是要一次性把亲定了,婚期日子也一起定了。

真是……急啊。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恨嫁呢。

交换了庚帖,原本是要去算日子的,但是这些之前容郅就已经让人算了,所以这也就省了,容郅的意思就是,今日把程序都走完了,就等大婚了。

刚交换完庚帖,容郅就让一旁的李逵把之前就已经写好的一本聘礼单子送到了宁国夫人跟前,而宁国夫人却并未看,而是让李逵直接送给楼月卿看。

楼月卿看着上面的内容,倒是和上次看到的无甚区别,这可是某人摄政王府全部的……嗯,全部的家当了,这可真是下了血本了啊。

要不要让某人血本无归呢……

她不动声色的看了一下上面记着的东西,因为一本太厚,没全部看完,粗粗看了一眼,便合上了本子。

然后便是几位长辈都轮流看了一下本子,甚是满意。

端看上面记着的东西,便看得出来,某为王爷为了娶媳妇,已经是把棺材本都腾出来了,再不满意,就得搬国库了。

不过……

某大舅子看了一眼,唔了一声,合上本子看着摄政王殿下,有些纳闷的问:“不知道王爷成了亲可还能养活下官的妹妹?”

把全部家当都拿来娶老婆了,以后拿什么来养,倒是个问题。

好不容易农奴翻身把歌唱,某大舅子自然是要端一端架子!

这段时间容郅不理军务,大量事情压着他,简直是连陪媳妇的时间都腾了出来,可偏偏某个要娶他妹妹的人不自觉,也不晓得体谅一下他初为人父要陪孩子老婆的心情,什么事情都交个他,宁国公甚为不爽!

如今要娶他妹妹,也不跟他商量一下,而是通知他!

没有哪个大舅子当得那么憋屈的。

摄政王殿下:“……”

这问题一出,所有人都有些……期待摄政王殿下的回答。

迎上那么多人的目光,摄政王殿下淡定的开口:“自然!”

笑话,养不起媳妇的事情会出现在他身上?

一套流程下来,竟然磨蹭到了差不多午时,才把事情敲定了,大婚之日就是十二月初一,明日容郅就会把聘礼送过来,而事情聊的差不多了,几个长辈要聊些琐事,小一辈的几个人,只能先离开了。

离开了前厅,楼月卿便和容郅一起到花园走走。

走了一路都没说什么话,走了好一会儿,楼月卿才顿下脚步,看着扶着她的容郅,轻声开口:“你有什么想问我的么?”

容郅愣了愣,目光落在她脸上,想了想,微微颔首:“确实有!”

楼月卿笑了笑:“那你问吧!”

容郅看了方才那一份庚帖,再想起之前他们私下写的庚帖,自然是不可能没有任何疑点,她也不想让他有疑问哽在喉间不问出来。

他们之间,哪怕她做不到完全坦诚,却也不会刻意隐瞒,既然他有了疑惑,她便不会什么也不说。

他垂眸想了想,随即直接问出来:“你不是清华姑姑的女儿,对么?”

八字搞错虽然也有可能,但是,他却不会如此认为,因为之前他便曾有过这样的疑虑,她这一身病痛,可不简单。

楼月卿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问出来,顿了顿,随即点头:“对!”

这一点她没什么好隐瞒的。

而且,凭着容郅如此聪明的一个人,这一点疑惑不是现在才有的,早在之前他便有过疑惑,她是看得出来的,只是他不愿多问,她也不想多说,如今他既然问了,她自然是要如实说的。

容郅眸色微凝,倒是沉默了。

若她不是楼家的亲生女儿,那她是谁……

楼月卿抬眸看着他,见他一脸疑惑不解,她便坦诚解释道:“母亲的亲生女儿早在十一年前便已经因病夭折了,可是母亲欠了师父恩情,加上怜惜于我,便没有让人知道此事,让我做了她的女儿,为了避免被人发现惹出麻烦,便把我送离了楚京十年!”

这便是她能给的解释。

------题外话------

我有罪,不想解释了,不过既然说了万更就要补上,明天十点,补上今天欠的,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