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负荆请罪的二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不想骗他,所以,能说的都说了,有些事情不是她想要瞒着,而是她不愿多说。

仅此而已。

容郅倒是没想到这一点,其实他本以为,这件事情楼家无人知情,可如今看来,是他多想了,她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事情若是楼家无人知情,将来必然难以善了,他不想她有任何的麻烦。

伸手,抚着她的脸颊,他眸色有些复杂。

她眼帘微敛,近距离看着容郅的厚掌在她脸颊上摩擦,感受着他手上粗粝的厚茧,还有指腹的温度,倒是有些不懂他了。

她以为,他会追问。

想了想,她还是问道:“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她想……

然而,他眸色温和的看着她,摇摇头,柔声道:“没有了!”

楼月卿轻咬着唇畔,看着他面上眼底难言的温柔,只觉心里一阵泛酸,讷讷的看着他。

她来历不明,却隐在宁国公府这样一个可以撼动楚国江山的家族,而容郅是楚国的摄政王,江山大事容不得马虎,哪怕容郅追问,也是情理之中的,她很能理解,可是,他却突然不问了,为什么……

楼月卿不是不明白,这样的一种信任,究竟意味着什么。

他毕竟不是孑然一身,他背后是楚国的江山,他是一国摄政王,如果她对楚国不利,那么凭借着她的能力和宁国公府的影响力,是绝对可以造成楚国大乱的,可是,他却不再追问,不曾有此担心,这是多得是的信任啊。

眼底印着她茫然吃惊的神色,他眉眼温柔的不可思议,叹了一声道:“傻瓜……”随即,上前一步将她轻轻搂在怀里,附在她耳后低声道:“不管你是谁,孤都只要你一个人,其他的都不重要!”

是啊,只要她愿意留在他身边,愿意陪着他一起到老,其他的,都不重要,她是什么人,不重要了……

她不简单,他不是现在才知道,从一开始就已经知道的,可是,他不在乎,生来半生,他都不曾有过任何企盼,这么多年活着为了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如今唯有她是他唯一奢求想要一辈子拥有的人,为了护着她,把她留在身边,他可以舍弃所有,所以不管她是什么人,不管她会不会对他造成祸患,都不重要,真的不重要……

楼月卿愣在他怀里,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他的信任,让她意外,也在情理之中,不管如何,有那么一个人始终相信她,始终爱着她,这便是她寻寻觅觅的这些年唯一想要的,忽然觉得,有他,过去所承受的罪孽和痛苦,都是值得的……

也许,她和容郅之间,本就是有这么一段缘分,十二年前,他去了北璃,与她相遇,历经这十多年的风霜雨雪,她兜兜转转来到楚国,与他重逢,相知相爱,也许这么多年所经受的一切,便是为了与他重逢罢了,没关系,那也值得。

他给她的真心与柔情,足矣抵消所有的痛。

伸手揽住他的腰,脸靠在他怀里,楼月卿低声道:“容郅,我不想骗你,只是有些事情我现在不想说,也不能说,可是不管我是谁,我都不会伤害你,也不会害楚国!”

容郅面色一顿,随即抱着她的腰肢,嗯了一声。

他信她。

无条件的信任与守护,他给得起。

摄政王殿下今日不上朝,还前往宁国公府提亲的事情,自然是在楚京传开了。

此事很快就人尽皆知了,午时还没过,楚京又是一片议论声此起彼伏,顿时在本就一直没有平静过的楚京炸开了锅,摄政王殿下请了慎老王爷一家和闭门八年谁也见不到请不动的周老太傅一起去宁国公府提亲,这是谁也想不到的,也足可见摄政王殿下对这位郡主的态度多认真。

与此同时,皇宫。

因为还有十多日便是立后大典,所以宫里很是忙碌。

容阑在容郅去宁国公府没多久就听到了这个消息,虽有些吃惊,却没说什么,不过,他没什么反应,章德殿的人却反应大了。

元太后怎么也想不到,容郅会在这个时候向宁国公府提亲,这出乎意料,所以,没多久就来了皇帝这边。

听顺德公公禀报太后在外面要见他,容阑本来正在描绘着窗外的一副秋色,认真专注,好似丝毫不受外面那些事情的打扰。

不过,听闻太后过来了,还是握笔的手一顿,墨水漾开,一副几近画完的图就这样毁了。

缓缓放下笔,淡声开口:“请太后进来!”

顺德公公忙应声退下。

容阑看着一幅已经毁了的画,伸手毫不犹豫的将画纸抓起握成一团,绕过桌子走到殿中间的鼎炉那里,将纸团丢进去,这才走出了内殿,正好元太后已经走进了大殿,他揖一揖手,语气淡淡:“母后!”

元太后脸色并不好,看着皇帝,更是不太好了,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无需多礼便走到一旁的榻上坐下。

皇帝也坐了过去。

刚坐下,元太后便开门见山:“皇上可知道容郅已经定好了日子与楼月卿成婚?”

容阑愣了一下,随即颔首:“朕知道!”

容郅让钦天监算日子他就知道了,只是这件事情按照容郅的脾性早晚而已,拦不住也阻止不了,若不是这段时日发生太多,怕是他早就提亲了,如今才提亲,已经是因为局势问题了。

闻言,元太后脸色一沉,忍不住道:“那皇上怎么想的?皇上可是知道一旦他们成婚,意味着什么……哀家倒是小瞧他了,北璃使臣已经出发了,他这个节骨眼上与楼月卿定下亲事,哀家好不容易才布好的局,就这样被打乱了……”

北璃在此次来意便是联姻,可是,人还没到,联姻的人就与楼月卿定下亲事,这与她的计划相悖,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

而且,如今亲定下了,连成亲的日子都定好了,北璃使臣这次来也没有办法了。

她怎么也不想看到楼月卿和容郅成婚,如今已经不只是忌惮强强联手,更多的是对楼月卿和容郅的恨,怎么可能愿意看到他们在一起。

容阑嘴角微扯,不以为然:“只是定亲而已,母后这么急做什么?”

他并不认为定了亲便尘埃落定了,只要还未成婚,便不算晚,何况,哪怕是成婚了,也还不算晚。

所以,他一点都不急。

元太后面色稍顿,倒是有些不解了:“皇上这是何意?”

她得知容郅已经向宁国公府提亲求娶楼月卿的时候,可是深感不妙,一旦两人定亲,哪怕是北璃的人来了,怕是对此也做不了什么了,毕竟现在谁都知道,楼月卿已经是容郅名正言顺的未婚妻,这一点谁也没办法否认。

容阑淡笑:“十二月初一……还有一个多月,母后急什么?”

还有那么久,谁知道这期间会发生什么,谁有知道北璃的人来了又会发生什么,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元太后面色一顿,倒是沉默了。

是啊,她太过心急了,忘记了一桩事,只要容郅和楼月卿还没有举行大婚之礼,便不算难以收场,而且,好像这样对她的计划,且是非但没有影响,反而还有好处。

北璃长乐公主是个狠辣跋扈的女人,又因为受宠从未被人违背过她的意思,想要什么就得到什么,听闻这一次本就是她自己向北璃皇帝请旨嫁给容郅的,那必然是看上了容郅,若是知道她还没到楚国,容郅已经和楼月卿定了亲,自己看上的男人就这样被抢了,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女人的嫉妒心多可怕,她可是很清楚的。

到时候楼月卿就算再厉害,怕也没有办法和一个位高权重的公主作对,和北璃作对,她倒要看看,到时候楼月卿怎么死!

这个女人,她是一定要除掉的,不惜任何代价不择手段,也要除掉。

缓了口气,似放心不少,元太后淡淡的说:“哀家倒是急糊涂了……”

是啊,她之前没想到这一点,如今想来,确实,定了亲并非不可挽回,这样才有利于她的打算才对。

容阑依旧面色淡然的开口:“小事一桩,有什么好急的?母后太过忧心了!”

从一开始这一点他就想到了,也做好了准备,容郅对楼月卿的心思本就很明白,他能够为了一个楼月卿跟自己反目,又怎会忍得住不与她成婚?定亲是早晚的,成婚怕也阻止不了,不过没关系,他不在乎,只要最后,他想要做的事情能够如愿以偿,如今发生什么,他一点都不在意。

元太后不置可否,她如何能不急?

皇帝端着旁边刚呈上来的茶抿了一口,这才淡淡的问:“听闻母后近来每日都让楼家那个女儿去章德殿陪伴您?”

元太后看着他。随即淡淡一笑道:“皇上果然是什么都知道!”

她确实每日都会让人去叫楼琦琦去伴着她,也不只是因为想利用楼琦琦,索性如今在宫中她也无聊的紧,她的女儿昭琦如今与她不如以往亲厚,每日都在漪澜殿不出来,皇后又已经不在了,她也孤单,让楼琦琦陪着她聊聊天,虽然都是各怀目的,可也不至于一个人无聊。

容阑淡淡的说:“母后若是太过孤单,朕让佳儿多去陪您说说话,楼琦琦毕竟是楼家的人,母后与她接触太多终归不妥当!”

他把楼琦琦召进宫来,不过是因为想要一次钳制楼家,虽然宁国夫人已经对这个女儿不在意了,可是楼琦琦怎么说也是楼家的女儿,出身楼家,便是有用的,以后谁知道她能不能成为他的一颗棋子呢。

元太后此番频频与她来往,却有不妥,毕竟谁不知道元太后和楼家结下了梁子,她这样,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闻言,元太后脸色一沉,淡淡的说:“不用,不过一个舞姬罢了,也就皇上当宝似的疼着,哀家不想看到她!”

出于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身份使然,她很不喜欢薛妃的出生,更不喜欢她那张脸,所以,她不是很待见这个女人,加上之前她本是元鸢的一个棋子,却脱离了控制,如今掌控后宫更是让她反感至极,只是她已经不想管这些事情,所以也就当做不知道了。

何况,如今皇帝对她太过信任和宠爱,元太后很明白,自己轻易动不了那个女人,就像当年她动不了秦玟瑛一样,所以,更加反感。

容阑想了想,并不强求,淡淡的说:“既然如此,那边随着母后去了!”

元太后未曾说话。

容阑想了想,也没有什么想说的了,便直接下了逐客令:“母后若是没事了就先回去吧,朕有些乏了!”

看着容阑打算站起来,元太后立刻开口:“哀家还有件事!”

容阑看着她,静待下文。

元太后望着他淡淡的开口:“以前皇上膝下无子哀家倒也不说什么了,如今秦玟瑛既然已经怀有皇上的子嗣,不知道皇上打算如何处置容郅?”

以前容阑一直打算若是自己驾崩,便传位给容郅的事情,她自是知道的,不过也没有办法,毕竟皇帝没有孩子,也只有容郅最有资格继任大统,可如今却不一样了,秦玟瑛肚子里的孩子虽还不知道男女,可难保不是个皇子,若是生下皇子,这皇位该谁来继承,那可说不准了。

容阑眸色晦暗不明的垂眸想了想,随即看着元太后开口问道:“母后想如何?”

面色平静,倒是看不出他想什么了。

元太后诡异的笑了,看着容阑意味深长的道:“皇上不是知道么?哀家一直都想要他的命!”

她想要容郅的命,从容郅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没有掩饰过了,也一直在付诸行动只是那孽障运气太好命太硬,一直都没有成功罢了,可是她也不可能停手,容郅的命,她是一定要夺了的。

以前尚且容不下他,何况现在。

闻言,容阑眸色一沉,语气更显冷淡:“如果是这样,母后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

元太后面色一顿,看着他,有些不解。

容阑转头看着元太后,目光平静,语气冷淡的道:“朕是想除掉楼月卿,也想控制楼家,可是七弟的命,朕不想要!”

虽说如今兄弟之情早已不复存在,可是,他却从未想过要容郅的命。

他们从小便一起成长,即便后来容郅被送走,可是他也很在意这个弟弟,这些年岁诸多算计,可是他却从来没有过任何想要容郅的命的念头和打算,如今更不会,终究也是他亏欠了,又岂会再去欠更多?

若非楼月卿的存在已经让容郅失了原则,他也不会对楼月卿下手来让容郅难受,只是,容郅对楼月卿太过用心太过冲动,以至于一次又一次作出不该做的事情,所以,这个女人不能留。

元太后脸色一沉:“皇上……”

她还以为容阑已经容不下容郅了才会帮她,可是若是真的容阑不想要容郅的命,那岂不是……

容阑道:“母后想做什么朕不在乎,但是七弟的命,母后还是不要再惦记了,以免偷鸡不成蚀把米,朕也保不住母后了!”

以前他尚有把握可以让容郅留情,可如今容郅的态度已经变了,若是元太后再做出什么危害容郅生命的事情,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就是因为不想通过她的手来对付楼月卿引得容郅不满,才会广发请帖大办寿宴,借别人的手来对付楼月卿,只要和元太后还有他扯不上直接关系,不管结果如何,容郅都不会怪到他们头上。

可是元太后若是想以此对付容郅,那便是痴心妄想,容郅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闻言,元太后冷冷一笑:“皇上这是在警告哀家?可你别忘了,容郅体内有焚心蛊,就算哀家不动手,他的命也已经不到一年了!”

焚心蛊是在容郅五岁的时候种在他体内的,如今容郅二十四岁的生辰已经过了,还有不到一年,容郅便是死路一条,她也无需再费心了。

容阑对此不予置喙。

容郅还能活多久,谁能说的准呢?

他只知道,他活不到一年是真……

不过,不管如何他都不能让容郅就这样死了,楚国不能没有容郅,他并不想楚国的江山从他的手里就这样被元家取而代之。

而且,他相信,容郅也不会让自己就这样死,所以容郅一直在寻找解毒的办法,依他的性子和一贯的作风,他既然这个时候要和楼月卿成婚,必然是有把握可以活下去,这一点,他不会不明白,所以,他倒是不担心,只是,这点他也不会让元太后想到。

毒是她下的,要是她知道容郅有可能可以解毒,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他自是不会多言。

元太后没有在这里待太久就离开了。

容郅向楼月卿提亲的事情,秦玟瑛也得到了消息。

不过,她却很平静。

若是以前,或许她会在意,可如今,却不会了。

许是因为怀孕,她十分嗜睡,午膳还没吃就乏了,靠着贵妃榻闭目小憩了许久起来,已经午时过了,她也饿了,便让人呈来了膳食。

吃了好一会儿,看着昭儿一直欲言又止的模样,她只好搁下碗看着她:“有话便说!”

昭儿想了想,忍不住有些埋怨的道:“娘娘,奴婢只是为娘娘感到委屈,摄政王殿下此番如此隆重的去宁国公府提亲,再细想当年……”

闻言,秦玟瑛脸色有些不悦,打断了昭儿的话:“好了,不要说这些话了!”

语气虽然不算冷淡,却也比往日严厉了些,让昭儿有些无措。

因为是从小伺候的,所以秦玟瑛对她这个陪嫁丫鬟还算是极好的,她说话错了也不会怪她,今日是难得的严厉。

其实这些年,她也不怎么说这些话,可是今日,却还是忍不住了。

秦玟瑛曾经对容郅的那一腔深情,作为秦玟瑛的心腹,她一直都看的明明白白,这些年心里不止一次为秦玟瑛感到可惜,只是顾全大局一直憋着,可是如今,实在是憋不住了。

她家小姐如此好的一个姑娘,为何摄政王就是不懂得珍惜,还宁愿不要皇位也不肯娶她,如今却如此劳师动众的给宁国公府的郡主提亲,这一对比,怎么平衡的了?

若不是摄政王这些年一直不肯说出真相,她家主子也不至于和皇上形同陌路误会至此,以至于皇上变了心不再来看过。

秦玟瑛垂眸想了想,淡淡的说:“本宫已经不想再提这些往事,你以后也莫要再提及,否则惹来大祸,本宫也救不了你,明白么?”

若说以前她兴许会很不甘心,可如今,却已经没有任何感觉,或许还有,却只有唏嘘,她已经想明白了,不该是她的,不管如何她始终都得不到,容郅不愿爱她,其实不是她不够好,时从一开始,那样一场孽缘本就是错的,是她错了,错在太过执着,错在不愿面对,如今,她还能说什么?

她心里确实有一些怨恨容郅,可是却已经没了那份对他的情,她的心,其实早就变了,她现在想要的,不过是那个人能够再给她一次赎罪的机会罢了,只是……

不过是她痴心妄想,他已经不愿再爱她,宁愿去对一个长得像她的人百般宠爱,也不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也没有资格强求了。

就这样吧,能有一个他的孩子陪着她,已经够了。

微微屈膝,昭儿低声道:“奴婢失言!”

秦玟瑛这才面色稍霁,沉思片刻,眼眸复杂难辨,随即开口:“不过……本宫已经许久不曾见过卿颜郡主了,这样吧,你命人去一趟宁国公府传话,就说本宫想见一见她!”

她倒是真想再见一见这个让容郅丢了魂的人,这段时日闹得楚京不得平静以前她还这是小瞧了她,如今看来,确实是该见一见了。

她输了,虽然已经放下了,可是,却还是想知道,她到底输在哪里……

昭儿颔首领命:“奴婢这就去办!”

秦玟瑛微微颔首,这才再次捧起碗继续吃东西。

------题外话------

咳咳,昨天的总算补上了,今天的今晚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