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摄政王殿下秀恩爱/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话说回来,楼琦琦毕竟出身楼家,是楼家的血脉,知道的事情自然是比外人多一些,若是元太后想利用她,也不是没有利用价值的,毕竟楼琦琦如今没有任何靠山,元太后这个时候对她那么好,她指不定如何的感恩戴德,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看来,她得好好琢磨一下这事儿了。

上次留楼琦琦一命,是看在宁国夫人和楼家的份上,她不想手染楼家人的血,不管如何,楼家待她有大恩,这一点她不可否认,可是如果楼琦琦再敢做出对楼家不利的事情,她会亲自掐断她的脖子,绝对不会再留情。

淡淡一笑,无所谓道:“不过是去陪太后说说话,能做什么?皇后娘娘多虑了!”

秦玟瑛挑挑眉,不过,也并未多言。

许是她入宫的事情被元太后知道了,刚陪着秦玟瑛走了没多久,便看到元兰姑姑迎面而来。

一看就知道,是来找她的。

“参见皇后娘娘,见过郡主!”

秦玟瑛摆摆手让她起来,这才看着她淡笑着问:“兰姑姑不在章德殿伺候太后,怎么会在这儿?”

元兰姑姑看了一眼楼月卿,随即才回答秦玟瑛的话:“回皇后娘娘,太后听闻郡主入宫了,许久不见郡主,让奴婢来请郡主去一趟章德殿!”

秦玟瑛闻言,微微蹙眉,她并不想让楼月卿去见元太后,现在这个时候,元太后恨极了楼月卿,谁知道那个丧心病狂的女人会做出什么?

楼月卿是她召进宫来的,若是出什么事情,她难以交代!

楼月卿丝毫不见惊讶,显然,看到元兰姑姑的那一刻,就料到了她的来意。

看着秦玟瑛面色有些为难,她倒也不想让秦玟瑛为难,便笑着对她道:“既然太后召见,怕是臣女不能陪皇后娘娘散心了!”

秦玟瑛皱着眉头看着她:“卿颜……”

楼月卿若是去章德殿出了什么事情,她怕是……

楼月卿看着她淡淡一笑,随即微微屈膝:“臣女先告退了!”

说完,便跟着元兰姑姑离开了。

秦玟瑛有些不放心,可是,太后召见楼月卿,她还能做什么?

只是……

目送楼月卿跟着元兰姑姑离去,秦玟瑛立刻召来一个宫人,吩咐了她一句话,那个宫人立刻颔首,疾步离去。

她才略略放心。

昭儿不解:“娘娘为何要……”

秦玟瑛拧眉沉声道:“她若是出事,本宫没法向容郅和楼家交代!”

昭儿闻言,微微抿唇,只能噤声不语。

秦玟瑛淡淡的说:“好了,本宫累了,回宫吧!”

“是!”

楼月卿跟着元兰姑姑往章德殿走去,一路上倒是遇上不少宫人,对她行礼的态度比之以往倒是更加恭谨了。

走了好一会儿,才走到章德殿,不过,刚走到门口还没进去,就遇上了从里面出来的元静儿。

元静儿打扮的倒是端庄靓丽,但是,面色却有些郁郁寡欢,甚是憔悴,看到她,面色一愣,随即走到她跟前,微微屈膝:“参见郡主!”

楼月卿挑挑眉,淡淡的说:“元小姐不必多礼!”

元静儿这才抬眸看着楼月卿,眼底有些颓然失落,看着楼月卿的眼神有些复杂难辨,不过,还是牵强扯出一抹笑意,淡笑着道:“恭喜郡主了!”

楼月卿看着她。

她和容郅的亲事刚定下,楚京无人不知,这位深居简出的元家女儿自然也是知道了的,再想想她的那份心思,看来,这一脸落寞,便是因为昨日的事情啊。

笑了笑:“听闻元小姐许久不曾出门,没想到消息却是十分灵通,这声恭喜,我便应下了!”

元静儿面色一僵。

容郅的事情,她自然是一件都不容错过,容郅兴师动众的请了多年不曾见人的周老太傅和慎王府的人一同去宁国公府提亲的事情,她自然也是晓得的,当时心中哀怨只有她自己明白,整整一天,她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可是哥哥却让他莫要再想容郅,昨夜一个晚上,她都睡不着,今日才进宫来询问太后对策,可是,饶是以前一直赞同她嫁给容郅的太后,竟然和大哥一样劝她莫要执着……

所以,她才这般落寞颓然。

元兰姑姑见状,自然是不希望楼月卿这般为难元静儿,便低声提醒:“郡主,太后还在里面等您呢!”

说话间,眼神示意元静儿不要说太多话。

元静儿微微抿唇,将路让开,确实不再多言。

楼月卿这才打算走进大殿,只是……

还未踏进大殿,身后便传来侍卫的请安声:“参见摄政王殿下!”

声音一出,所有人都看向门口,楼月卿也略感惊讶的转身,果然看到一身墨色锦袍头戴墨玉王冠的容郅踏进宫门口,往这边走来。

这个时候,还没下朝吧……

不过,转念一想,楼月卿却也不奇怪了,只是,他走那么急作甚?

还真怕自己出事啊?

不知怎的,想到这一点,心里一阵满足。

这么想着,容郅已经跨上殿前的三十六步阶梯,走到了她跟前。

元静儿和元兰姑姑还有旁边的宫人立刻屈膝行礼:“参见摄政王殿下!”

容郅恍若未闻,目光只落在她身上,见她身后一个人都没有,下意识的蹙了蹙眉……

进宫也不带个人在身边,真是……

见大家都行礼,楼月卿挑挑眉,正要意思意思一下拜一拜,可是容郅拉住了她,她莞尔一笑,这才问:“你怎么过来了?”

他缓缓开口:“孤来送你回宁国公府!”

呃……

楼月卿看着他,有些无语……

没有再与她多言,直接握着她纤柔的手,面无表情的开口:“走吧!”

说完,便拉着她转身欲走。

元兰姑姑面色一变,立刻上前在容郅跟前,急忙开口道:“摄政王殿下,太后还要召见郡主呢!”

容郅脚步一顿,甚是不悦的看着站在前面的元兰姑姑,眯了眯眼,随即转头看了一眼楼月卿,楼月卿眼观鼻鼻观心,不语。

她自然是不想见。

容郅收回目光看着身前一丈外恭敬地站在那里的元兰姑姑,眼神冷的摄人。

眼底的杀机,毫不掩饰的蹦出,仿佛元兰姑姑再不让开,他便一掌将她拍死。

元兰姑姑感受到他的杀意,身形一震,只好让开。

容郅若是动怒,她怎么死都不知道。

容郅这才面无表情的牵着楼月卿,缓缓步下阶梯,往章德殿宫门外走去。

方才行礼的宫人们皆维持着屈膝的姿势,看着容郅离开,这才战战兢兢的站起来,摒着呼吸尤有后怕,普天之下,能够在太后寝宫如此强势的,便只有摄政王殿下了,哪怕是皇上,也不曾这样过。

元静儿缓缓站起来,看着容郅拉着楼月卿走出章德殿的宫门,一脸失魂落魄。

他走进来到离开,目光只在楼月卿身上,从不曾看到过任何人。

怎么会这样……

元太后再章德殿内等不到楼月卿,只等到元兰姑姑回来禀报容郅不由分说在她宫里把楼月卿带走,当即脸色一沉……

“砰!”地一声,茶杯碎了一地,茶水四溅,殿内守着的宫人皆惊恐跪下……

“太后息怒!”

元太后最近阴晴不定,已经有好几个宫人以为褚了霉头被处置了,她们自然是胆颤心惊。

元兰姑姑也立刻低着头,面色愧疚。

元太后的脸色已然铁青,手握着袖口微微发颤,咬牙切齿:“容郅……这个孽障!”

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从她宫里把人就这样不打一声招呼就带走……

这样的羞辱,她如何承受……

见元太后气成这样,元兰姑姑不忘提醒道:“太后息怒,身子要紧啊!”

元太后咬着牙,眼神似碎了毒一般望着地上的一地碎片,仿佛没听到元兰姑姑的话……

不除掉容郅,她死也难以瞑目!

还有将近一年……她等不及了!

看着另一旁低着头站在那里的王巍,她淡淡的问:“那个女巫可找到了?”

王巍立刻回答:“回禀太后,还未曾!”

元太后脸色更加难看。

“再找,一定不能让容郅把她找到!”

王巍即刻应道:“奴才已经吩咐了,只是她当年逃出,如今将近二十年了,怕是不好找,怕是那个人已经死了!”

元太后咬牙道:“死也好活也好,都要把人找到,如今还有不到一年,容郅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的让人找她,若是被他找到……传信给端木诀,派出黑鹰杀手去寻,不惜任何代价,若是找到,死了就算了,若是活着,不必带回来,直接处死!”

这些年,她一直都不曾有过这般担忧,虽然已指派人刺杀容郅,可是,她却没有这般心急过,可是近日,她已经得到了消息,容郅最近在派人寻找那个女巫……

当年给她焚心蛊的人,是南疆的女巫,可是却在给了她蛊虫之后便不知所踪,所有人都以为那个人被她处死了,可是只有她知道,那个人没死。

不知道为何,容郅也知道了……

容郅若是把人找到,解了焚心蛊,她这二十年来的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王巍领命:“是!”

……

走出了章德殿许久,甚至已经回头都看不到章德殿的屋檐了,容郅却拉着她一直走,半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一句话都不吭,让她有些纳闷,他不会是又生气了吧?

从进宫到现在,她一直不停地走啊走,如今被他拽着走得那么急,楼月卿腿都软了,再走下去真的要摔倒了,索性站着不肯走了……

她不走,他顿足回头:“怎么?”

楼月卿十分憋屈的看着他,撇撇嘴:“我腿都软了!”

她这大病初愈,哪里比得上他身强体健?加上他不知道撞了什么邪,走的那么快,她被亦步亦趋的拽着走,没直接倒下给他拖着就不错了……

摄政王殿下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方才走得太快,没顾及她身子刚好,略有些愧疚,但是,想起她孤身一人进宫,那一丝愧疚也没了……

直接上前,二话不说把她拦腰抱起,然后继续往宫外走去……

楼月卿:“……”

“容郅……”那么多人看着,他这样抱着她走在宫道上,真的没问题?

他瞟了她一眼:“闭嘴!”

显然是懒得与她说话。

楼月卿只好闭嘴不说了……

于是乎,楼月卿就这样被某位黑着一张脸的摄政王殿下,从宫道上一直抱着出了宫……

众目睽睽之下……

------题外话------

哇咔咔,心情好写了几百字让摄政王殿下秀个恩爱,大家情人节快乐,其实本来想写无忧主动献吻的,不过时间来不及了,明天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