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花姑姑死,灵狐失踪/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倒是没有瞒着他端木雪凝葬身何处,虽然打算了留着端木雪凝的墓以后让灵儿每年去祭拜一下,可是既然事已至此,不管景恒多让她不喜,她留下灵儿,那便不好再留下端木雪凝的尸骨……

告知了景恒端木雪凝的葬身位置,景恒便道了声告辞离开了,许是急着去找端木雪凝的葬身之所,他离开得很急,只需一刹那的时间,便已经不见踪迹,他的两个手下也随着追了上去。

并未看到此刻正从马车上下来跑来这边的灵儿。

“姑姑!”

一声夹杂着兴奋的声音响起,楼月卿还未回头,灵儿已经扑过来抱着她的腿。

楼月卿本来正看着景恒离去的方向有些失神,猛地一声响起低头一看,便看到灵儿闪着大眼睛看着她,笑得很是开心。

那一脸墨水已经被莫离洗干净了,白白净净的脸蛋,煞是可爱。

楼月卿心底一软,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柔柔一笑,轻声问道:“怎么下来了?”

灵儿回答道:“唔,方才看到有个白衣叔叔在这里跟姑姑说话,灵儿就过来看看,人呢?”

四下一扫,已经看不到那个人的身影了。

景恒是用轻功闪身离去的,所以,灵儿没看到人去了何处。

楼月卿目光幽幽的看了一眼景恒离去的方向,随即垂眸看着灵儿笑了笑:“他已经走了!”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见到景恒……

灵儿闻言,微皱着眉头点头:“喔!”

见她似乎有些不高兴,楼月卿挑挑眉,缓缓蹲下,平视着灵儿,伸手揉了揉她嫩滑的小脸蛋,轻声问道:“怎么了?”

灵儿纠结的想了想,随即皱眉摇摇头,道:“唔,没事儿,姑姑我们走吧,不是说要去看那个婆婆么?”

因为关系太过复杂,楼月卿不知道该让灵儿怎么称呼端木斓曦,端木斓曦便自己开口,让灵儿唤她一声婆婆,虽然楼月卿觉得这样称呼有些……呃,端木斓曦虽然一头白发,但是因为懂得保养,加上身怀武功老化的慢,脸蛋还算是比较年轻的,皮肤也算是极好,与她同为双生姐妹的岑雪看着都比她老了一些,撇开一头白发不说,看着也就三十出头,叫婆婆……

楼月卿汗颜!

唇角微勾,楼月卿微微颔首道:“好,走吧!”

牵着小丫头走向马车,上了马车后,继续往宁家别院赶去。

去看了端木斓曦,午后楼月卿便带着灵儿回了楼家的别院,打算在这里住几日,立后大典再回京,今日已经十月中了,立后大典便是十日后,也就是十月二十六,她打算住些日子,届时再回去,而且,北璃使臣约莫那几日也将要抵达楚京了,这清净日子也不多了。

也不知道这一次又要闹出动静,她可是无法保证自己看到那个人能忍得住不杀了她!

然而,刚在别院住上一天,楼月卿便不能不回京了……

原本正在吃东西,暗卫来报,灵狐失踪了,而花姑姑也在灵狐失踪的时间下落不明……

楼月卿闻之,脸色大变。

她不顾身子策马赶到摄政王府的时候,王府内外守卫十分森严,而容郅则正站在大厅里,看着……

盖着白布的尸体!

花姑姑死了,昨晚上摄政王府外忽然传来一阵笛音,声音不大,却听得十分清楚,王府中的人都以为是附近的人在吹奏,便未曾在意,然而,身在水阁的小狐狸却忽然嘶叫了几声,暗卫察觉不对劲去看时,狐狸已经不知所踪,而花姑姑也不知为何突然急急忙忙出去,再也未曾回来。

此事自然是被李逵第一时间禀报了本正在宫里处理政务的容郅,容郅派人寻找花姑姑,就在半个时辰前在楚京东郊外寻到了花姑姑的尸体,当时花姑姑满身血迹,已经没了气息,现场很乱,一看就知道是打斗的痕迹,而花姑姑的模样来看,她却是自尽的。

自断筋脉死的!

楼月卿看着花姑姑已经僵硬发白的脸色,心下一沉,下意识的看着容郅,果然,容郅的脸色并不是很好,虽然看着是平静的,然而,再如何压抑,都能看得出他此刻的悲伤,还有垂于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微微颤抖,那是愤怒……

花姑姑的死,加上灵狐不知所踪,让他产生了愤怒!

楼月卿上前,握住了他微微发颤的手,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或许花姑姑与他并无血缘关系,可是端看着容郅平日里对花姑姑的尊敬,就知道他对花姑姑并非不在乎,如今花姑姑忽然死了,还不知道怎么死的,他岂能平静?

容郅微微一顿,转头看着她,眼底仍能看出他平静之下极力压抑的沉痛……

楼月卿想说的话哽在喉间,还是没能说出口。

所以,只是握着他攥成拳头的手,默默地陪着他。

这时,冥夙自门口走进来,沉声禀报道:“王爷,属下已去查探过了,那间别院已经空无一人,花家的人都不知去向!”

容郅眸色一沉,眯了眯眼。

楼月卿面色一变,这事是花家的人做的?是景恒?

她看着容郅问:“这事儿是花家所为?”

容郅目光落在她身上,不答,却已经默认。

灵狐忽然在他府里失踪,只有一个可能,便是受到了笛音召唤,灵狐是他养大的,只认他这一个主人,但是毕竟是花家的东西,花姑姑曾经说过,除了他,便只有花家家传的一个墨玉笛可以召唤它,只需要在狐狸所在的位置方圆百丈内吹响笛子,狐狸便可被控制跟着笛音走。

所以昨夜那阵笛音便是召唤它的,而花姑姑也因为知道,所以随着笛音去了,看着她一身血迹便知道她曾与人交手,而那个人打败了她却未曾要她的命,而花姑姑却因此自断筋脉自尽了。

是花家的人做的!

楼月卿心底一沉,花家……

景恒!

没有与她多言,容郅眸色阴沉的看着冥夙,冷声下令:“既是昨夜的事情,他们定然没有走远,传孤呃命令,派人在楚国境内全力追杀花家的人,一旦遇上,格杀勿论!”

冥夙闻言,立刻颔首领命:“属下立刻去办!”

灵狐失踪,花姑姑的死,容郅已然动怒,且不说灵狐是可以救命的东西,就说花姑姑的死,他都不可能善罢甘休,花姑姑是看着他长大的,加上又是他母妃的知己及心腹,对他和庆宁都有救命再造的大恩,如今却惨遭这般逼迫致死,他如何善罢甘休?

灵狐也是他打算用来解楼月卿的寒毒的,可如今,却就这样被打乱了计划……

冥夙领命下去。

容郅又看着薛痕咬牙道:“传旨各地的关卡,严加盘查来往的人,绝不可放过任何可疑的人!”

薛痕闻言,立刻领命:“属下立刻去办!”

说完,也随着离开。

吩咐完后,容郅望着躺在眼前盖着白布,面色苍白毫无任何生气的花姑姑,缓缓上前,默默地看着片刻,随即才拉过白布,将她的脸盖上……

微微闭眼,他缓声无力道:“将她葬在九阳山!”

一旁的李逵闻言,面色有些悲戚的点了点头,才让几个侍卫抬着花姑姑的尸体离开。

楼月卿压下心头的惊诧于愤怒,看着容郅静立在那里,蹙了蹙眉,让周围守着的侍卫都退下,这才走到他身侧。

“容郅……”她想安慰他,可是,刚开口,就被他打断了。

他声音有些低哑的道:“花姑姑的死,皆因为孤!”

楼月卿面色一顿。

不可否认,确实如此。

听容郅与她提过,花姑姑是元若云当初意外救的一个女子,当时元若云还未嫁给坤王,据说元若云自小就不在楚京长大,而是被元家送离多年,后来及笄的时候才回来,却在途中救了一个一身血迹的姑娘,这人便是花姑姑。

后来花姑姑伤势好了之后,不知道该去哪里该做什么,便留下报答元若云的救命之恩,直到元若云嫁给坤王两年后进宫,整整三年的时间相伴,两人情同姐妹,元若云对她十分信任。

后来受元若云的托付,照顾着庆宁郡主,元若云死后,她也没有离开,一直留在庆宁郡主身边,对庆宁郡主和容郅皆有大恩,多次救了他们的命,这些年也为了他们姐弟俩的身体费尽心思,庆宁郡主死后,她也一直留在摄政王府为容郅的蛊毒费心,容郅也敬她为长辈,本就决定了为她养老送终,可如今花姑姑死了……

她一向无法放心容郅的蛊毒,却选择了自尽,该是如何的绝望和自责?

这件事情会是景恒做的么?

如今花姑姑死了,灵狐失踪,容郅的毒又该如何是好?

楼月卿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心慌过……

哪怕是当初她寒毒发作朝不保夕的时候,她都不曾如此担心过,花姑姑最了解容郅的毒,灵狐又是如今容郅唯一的解药,却在这个时候花姑姑死了,灵狐也不知所踪,而容郅的毒已经脱离控制,楼月卿甚至不敢想,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她该如何给容郅解毒?

花家……景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