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梅语嫣的不甘/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向楼月卿提亲两人已经定下婚期的事情,不到两日便传到了南宫翊的耳边。

此事,南宫翊正因为朝中上奏立后纳妃的事情烦心,曹寅思前想后,还是很尽职的把收到的纸条奉上。

看着上面寥寥几语,但是,关于容郅跟楼月卿提亲下聘,两人已经定下婚期的事情写的清清楚楚……

南宫翊脸色陡然大变,奋力一挥,竟直接将桌案上的东西挥落在地上,一片狼藉……

候在下面的曹寅见状,立刻跪下道:“陛下息怒!”

南宫翊脸色极其阴沉,容郅这个时候跟她提亲下聘,让他措手不及,十二月初一……

还有一个半月,他本也打算登基大典结束立刻就安排好朝中事务便动身前往楚京推波助澜让容郅与她难以在一起,再回来稳固朝局再想办法把她娶回来,可是,却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容郅向她提亲,她也答应了,这样的话,他不止要去一趟楚京,还得想办法把她带走,绝对不能让他们顺利成婚!

可是,如今的他,根基不稳,实力也远不如以前,如何才能从容郅的眼皮子底下把她带走,确实是个难题!

真是多事之秋!

相对于南宫翊的愤怒,此刻正在闳王府同样闻得楚京消息的南宫渊却甚是愉悦。

瞥了一眼上面写的日子,南宫渊不由得叹了一声道:“唔,十二月初一……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心急得很啊,这才多久,日子都定了,看来本王还是小看了容郅的本事!”

还以为哪怕是搞定了那小丫头,想要把人娶回家怕是也得再磨个一年半载才能大婚,结果吧,现在才多久啊,日子都定了。

他还真是小看了容郅高估了那小丫头。

闵震看着自家王爷那笑得贼兮兮的样子,不由得眉心一跳,不过,还是问:“王爷届时可要去参加?”

南宫渊想都没想,斩钉截铁的道:“去,怎么不去?”

好吧,他明知故问了!

某王沉吟片刻,道:“还有一个多月……登基大典后再做打算,唔,估计到时候宫里那小子也坐不住!”

南宫翊的心思他清楚不过,虽然这次因为国内形势所逼回国,可是他绝对不可能轻易死心,据他所知,南宫翊一直让人盯着楚京的动静,想必这事儿他已经知道了,也不知道他如何打算……

闵震闻言,眉梢一挑:“王爷是说,陛下也会去?”

南宫渊淡笑,默认。

闵震略有些惊讶:“不会吧,陛下如今想办法巩固皇位还来不及,又如何会敢这个时候离开?”

如今南宫翊的皇位岌岌可危,虽然南宫渊不想要那个位置,可朝中的大半朝臣却都支持他登基,因为比起南宫翊的阴晴不定,南宫渊更让他们满意,然而,南宫渊却无心皇位,他们也没办法。

然而南宫翊现在的状况,别说下个月离开东宥,怕是一年之内都宜离开金陵半步,否则谁知道会出什么乱子?这一点他们都知道,南宫翊更清楚。

嗤的一声,南宫渊捏着茶杯冷哼道:“他连弑父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能有什么不敢做的?”

呃……

闵震无言以对……

话说,虽然先帝的死是陛下干的,可是王爷您不也在其中扮演了推波助澜的角色了么?

当时整个金陵城都在南宫渊的控制下,若是南宫渊没有默许,南宫翊再怎么有手段,也不可能能对先帝下手,还全身而退。

不过,只是默许他控制夺位,却没有让他直接把先帝给弄死了,这一点,是南宫渊失策了,他也没想到南宫翊会如此决断的弑父杀君,怎么说也是他老子,他却眼都不眨的就这样做了,让先帝死的那样的……呃,不堪!

与两个妃子正在颠龙倒凤,却中途两腿一蹬趴在那妃子身上,死的十分突然,太医来一看,是吃了太多的情药和那些所谓的长生不老丹药致死,南宫翊半点嫌疑都没有。

想起南宫翊干的混账事儿,南宫渊就一肚子火,挥挥手道:“算了,不提他,提他本王就头疼!”

闵震:“……”王爷,明明是您自己提的!

两人正在说着什么,一个丫鬟匆匆走进来,一脸惊恐道:“王爷,不好了,郡主方才把王妃给伤了!”

闻言,南宫渊猛地站起来,脸色微变:“你说什么?雅儿怎么样了?”

那丫鬟显然是对南宫渊这问题有些反应不过来……

盯着南宫渊那阴沉的脸色,那丫鬟立刻反应过来:“王爷,郡主没事,是王妃……王妃的额头被郡主弄破了皮,流了不少血!”

闻言,南宫渊提着的心这才放下了,他家宝贝疙瘩没事就好……

蹙了蹙眉,淡淡的说:“王妃既然伤到了,便派人去寻太医,告诉本王作甚?”

梅语嫣被伤了与他何干……

那丫鬟低声道:“管家已经派人去寻了太医,只是……”

南宫翊不悦的皱眉,一旁的闵震低喝道:“只是什么,有话便说,王爷面前休要吞吞吐吐!”

那丫头立刻道:“正巧梅夫人来看王妃,碰上此事十分生气,把郡主被训斥了一顿,郡主气不过,把梅夫人也给打了……”

南宫渊闻言,脸色一沉,梅夫人是什么东西,竟然敢教训他女儿,该死!

“她们在哪里?”

“在王妃的院子!”

话刚落下,南宫渊已经如风一般离去。

闵震嘴角一抽,王爷还真是……

郡主那刁蛮的样子,能吃得了亏?还真是……

好吧,他也去凑凑热闹!

半柱香后……

整个闳王府的人都知道了,王妃的母亲今日来看王妃,却母女俩都被郡主给打伤了,然而,王爷不知道说了什么,梅夫人被气得翻脸走人,而王妃也被王爷冷脸训了一顿……

谁不知道郡主虽然只是一个没有名分的女子所生,却是王爷的宝贝疙瘩,这不,明明今日受伤的是王妃和梅夫人,最后被训斥的是王妃,被骂走的是梅夫人,而郡主……

从梅语嫣的院子出来,一路上,一身少年装扮的南宫雅越想越气,忍不住气愤填膺的碎碎念骂道:“我早就说过那个女人恶毒不能娶,看着就知道她虚伪的要死,你偏偏不信,还屁颠儿的把她扛回家,这下好了吧,竟然敢说我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孩子,本郡主没打死她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她还敢恶人先告状,气死我了……”

南宫雅现在十一岁了,因为南宫渊长得俊美,她的米建琴又曾是岷阳第一美人,所以人长得十分精致,此刻正一身少年装扮,一把折扇在手,看着也是一股风流相……

南宫渊常常自我检讨,明明生的是个女儿,从小到大也是把她但女儿家养着,怎么就养出了个男人婆……不对,假小子!

想起方才梅语嫣那一头血和梅夫人脱臼的手,他不是第一次后悔让她学了这三脚猫的功夫,现在好了,就差没把他这个当爹的也打一顿了。

听着自家宝贝疙瘩的这些吐槽,他摸摸鼻子,甚是无奈……

他真的担心以后这女儿嫁不出去……

“还有!”南宫雅忽然一顿,想起什么转头看着自家老爹,径直娇俏的小脸蛋一阵气恼。

南宫渊本来跟着她走的,还好及时停下没撞上去……

扇子一啪在手,南宫雅冷哼道:“我三个月都不像看到她,要么你把她关起来,要么我收拾包袱离家出走,哼!”

说完,哧呼哧呼的走人,连个眼神都不给南宫渊……

南宫渊真的蛋疼……

看着自家王爷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闵震很贴心的劝了一句:“王爷淡定!”

郡主这样,其实都是王爷您自己宠出来的……不过这句话闵震是怎么也不敢说的。

话说回来,郡主一个女娃子,该学的女红刺绣和女子闺训倒是没学过,骑马打架各种闹腾倒是厉害得很……

南宫渊淡淡的瞥了一眼闵震,凉飕飕开口:“你好像很想笑?”

闵震立刻敛去表情,猛地摇头:“属下不敢!”

南宫渊嘴角一抽,懒得搭理他。

不过,他该好好打算一下该怎么调教这个女儿了,这样下去,真的嫁不出去了……

嫁不出去是很严重的问题,要是他这女儿没人要,他死了都没脸见子衿啊……

想起一茬,他忽然看着闵震皱眉道:“立刻吩咐下去,把梅语嫣禁足……”顿了顿,方才他家雅儿说的是三个月吧,那就……

“禁足三个月!”

呃……

闵震闻言,忍不住提醒:“王爷,禁足王妃可是要定罪的,否则梅家那边没法交代!”

方才的事情确实是梅语嫣和梅夫人先说了南宫雅有娘生没娘养,可是南宫雅也把人都伤了,此事或许就此揭过了,可是就这样把梅语嫣禁足了,传出去……

南宫渊冷冷一笑:“本王做事需要跟梅家那些人交代?”

这话,便可听出他对梅家的厌恶。

闵震低着头,倒是没敢多言。

话不多言,南宫渊淡淡吩咐:“直接去办,无需顾忌他们,若是梅岭南敢有意见,让他直接来找本王!”

“是!”

……

梅语嫣被伤的不轻,因为南宫雅会武功,又极其愤怒,直接一个茶杯砸到她头上,血流不止,直到太医来了才止了血,本来就已经气的牙颤,南宫渊又把她训了一顿,还把她母亲气走了,梅语嫣几乎岔了气……

一旁伺候的侍女梅莹看着她气成这样,忍不住劝道:“小姐,郡主是年纪小不懂事,您还是消消气吧!”

梅语嫣闻言,抬眸冷冷的看着她,甚是不悦。

如今的她因为头被伤了,缠了一圈白布,上面还沁着血迹,脸色有些苍白,整个人虚弱无力的靠着软榻,然而看着梅莹的眼神阴沉至极,看着甚是吓人。

梅莹方发觉自己的话是梅语嫣最不喜欢的,立刻惊恐的低下头,没敢多言。

虽说她是梅语嫣的侍女,可是也懂得,其实今日的事,要说错,南宫雅也没有什么错,如若不是梅语嫣的话太过分,加上梅夫人也不懂事,说的话尖酸刻薄,看到南宫雅一身男装在府里晃荡口出恶语,南宫雅也不会对梅语嫣做什么。

这几个月南宫雅虽然没给什么好脸色梅语嫣,可是也只是不与她亲近不叫她母妃,可其他的也没什么,毕竟南宫雅这么大了,而且也不过是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没有母亲已经算是十分可怜,哪怕不喜欢这个继母也都没有太过为难,可是梅语嫣却……

自从嫁给闳王后,原本还算脾性温和的小姐,越发的让人难以忍受了……

这时,外面一阵骚动,梅语嫣蹙了蹙眉:“你去看看外面怎么了?”

梅莹立刻躬身退下。

然而,出去了一下,梅莹脸色惊慌的走进来:“小姐不好了,王爷下令,要将您禁足三个月……”

梅语嫣闻言。脸色一沉:“什么?”

梅莹颤颤巍巍的道:“如今外面已经守了不少侍卫……”

梅语嫣闻言,怒火丛生,忍不住拽着被子,气的牙颤……

她这一生从没有受过这种气,从小娇生惯养,父母兄长们都对她十分宠爱,可自从嫁进闳王府,她便受了这般耻辱。

成婚这段日子,南宫渊从没有碰过她,表面上对她以礼相待,在外人看来她深受南宫渊的宠爱,实际上她如今仍是完璧之身,南宫渊也从未把她当妻子,虽然她也不愿,可是她不愿和他不肯,是两码事……

如今倒好,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妓女生的臭丫头也敢这般待她,她岂能咽的下这口气……

她梅语嫣堂堂梅家嫡女,竟是如此奇耻大辱……

不行,她绝对不能继续忍受下去……

即便不能嫁给南宫翊,可是南宫渊原本也可以登基的,当时整个金陵都是南宫渊掌控着,先帝又有意传位给他,父亲说过,只要南宫渊愿意,谁也不敢反对他登基,所以她本来可以做皇后的,南宫渊却在最后关头把皇位让给了南宫翊,而她这一生只能做这个闳王妃,还是个不受宠的,如今还被一个黄毛丫头这般羞辱,她如何甘心?

她不甘心!

她是梅家的女儿,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那个后位,原本应该是她的,让她如何甘心这一辈子都只做一个不受宠的闳王妃?怎么甘心屈居人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