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端木斓曦的反常之举/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几日,因为容郅下令各地严查来往的人,特别是东宥和楚国的交界处,派了大军拦截盘查来往的人,一时间人人自危,加上摄政王府派出大量暗卫追杀花家的人,然而,几日下来,却还是没有拦截到。

对于这一点,楼月卿并不惊讶,花家本就底蕴深厚,若没有本事也不可能当年敢跟元朝作对,也不能隐居海外多年都无人敢惹,这次明显是有计划地逃离,又整整一个晚上才被发现,追不上也是情有可原的。

只是,楚国是容郅的,他想在楚国境内追杀一个人,哪怕花家再厉害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所以,追不上的原因,还有一个,便是有人暗中相助……

看着卉娆,楼月卿脸色阴郁,眯着眼问道:“你再说一遍,师父做了什么?”

卉娆低声道:“圣尊命人帮助了花家人逃离,所以这一次花家的人才如此顺利在摄政王的眼皮子底下离开!”

楼月卿闻言,面色陡然一沉……

师父……

没错,若说能够如此及时的暗中相助花家的人离开,别人做不到,但是端木斓曦一定可以做到,且不不说她们的人遍布四国,就说端木斓曦自身和老城主的势力,想要在容郅的围剿下助花家的人离开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她为何要这么做?

为何……

之前她就起过疑心,端木斓曦第一次去千玺岛受了重伤回来,在得知已经有灵狐的情况下还再次去千玺岛,而且莫离说过,那次端木斓曦摆明了是为了找人,这件事情本就疑点重重,只是端木斓曦自己不愿多言,她也不想干涉,可如今看来,却太过诡异了,端木斓曦和花家有什么关系?

她可不记得端木斓曦和花家有渊源,可是最近端木斓曦却频频与花家扯上关系,上次她提及灵儿的父亲叫景恒时,端木斓曦的反应……

她眯了眯眼,随即看着一旁的莫离沉声道:“莫离,立刻备马!”

莫离一惊,随即颔首:“是!”

小半个时辰后,抵达宁家别院时,别院里已经空无一人……

看着空荡荡的阁楼,楼月卿站在那里,久久不能平复心情,端木斓曦这一次离开的如此突然,以前每一次她要离开自己身边都会亲自道别,可这一次,她什么时候走的楼月卿都不知道……

细细观察一下端木斓曦居住过的阁楼,莫离低声道:“主子,这里已经好几日没有人住过了,怕是圣尊离开有几日了!”

虽说看着还算干净整齐,可是桌上已经有不少灰尘,端木斓曦住的时候,别说桌上有灰尘了,怕是整个屋子里都看不到一点尘埃,端木斓曦爱干净,此时屋子里的灰尘一看就知道是积了好几日的了……

楼月卿自然也看出来了,这个别院怕是好几日没有人住了,花家的人离开四天了,怕是若她没猜错,师父也离开了四天了,究竟为何离开的如此匆忙,竟然连与她说一声的时间都没有么……

还有,为何要暗中相助花家的人离开……

若是当年,端木斓曦这样不辞而别很正常,可是现在却不一样,她的寒毒曾差点就发作过,按照端木斓曦的性子,这个时候是不会轻易离开楚京的,可是她却走得那么急,连道个别都没有,还明知道花家人带走灵狐的情况下还帮着花家的人避开容郅的追杀,此事过于蹊跷……

站在那里沉思许久,楼月卿实在是想不通,便也只能作罢。

扫了一眼空荡荡的屋子,楼月卿一语不发转身走出去,莫离随之跟上。

回京后,楼月卿直接策马去了摄政王府,容郅正好也在府中。

直接去了水阁,容郅在里面,而薛痕则守在门外,看到她忙的行了个礼,楼月卿没让他禀报直接走了进去。

走进门口,便看到容郅坐在水阁一楼的桌案后静静地看着手上的一张纸条,而冥夙则是站在下面,静候着,看到楼月卿进来,便立刻走过来行礼。

“参见郡主!”

楼月卿挑挑眉:“起来吧!”

这才行至容郅那边,看着容郅有些诡异的脸色,不由得蹙了蹙眉,走到他旁边,目光落在他手上的纸条上,旋即面色一僵。

容郅这时忽然淡声开口:“下去吧!”

这话自然不是对楼月卿说的,而是对冥夙。

冥夙揖手躬身退下。

屋内只剩下两人。

楼月卿看着他这不算好的脸色,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可以收到端木斓曦出手相助花家人离开的消息,容郅自然也能收到,只是,这事儿容郅知道了,她倒是为难了。

想了想,她还是打算解释一下:“容郅……”

容郅打断她的话,蹙眉问道:“前辈与花家有何关系?”

楼月卿一愣,随即拧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容郅看着她不语。

楼月卿沉思片刻,凝神低声道:“我方才去找她,才发现她走了几日了,按照师父的性子此时离开我,怕是有极重要的事情要做,而这事儿便是助花家那些人离开……我也不明白师父到底想做什么,越来越摸不透她的心思了!”

以前端木斓曦想什么她每每都能知道,可如今,她却越来越摸不透端木斓曦在想什么了,总感觉最近端木斓曦一直有事情瞒着她,她却猜不出到底是什么事情,就像这次,端木斓曦竟然为了花家的人这样做,也让她甚是不明。

等端木斓曦回来,她需得好好的问问,到底是为了什么……

容郅闻言,垂眸望着手上的纸条,沉思不语。

楼月卿看着容郅,微抿着唇低声道:“容郅,我很抱歉……”

“孤没怪你!”容郅打断她的话,望着她一敛愧疚的模样,不由得心底一软,伸手拉着她到身旁,抬眸望着她眼底难掩的内疚之意,不由得一叹,轻声道:“孤没怪你,也不怪端木前辈!”

他只是偶然看到暗卫传来消息,觉得诧异,又想不通,怕对她不利才问她罢了。

楼月卿咬着唇畔低声道:“可是因为这样,花家的人都逃走了!”

若是别的事情,或许她没那么愧疚,可是这次死的是花姑姑,失踪的灵狐也至关重要,花家的人不管如何容郅怕是都不会放过,可是,花家的人逃离了,而这里面,端木斓曦的帮助不可忽视。

她如何能不内疚?

望着她脸上难掩的内疚之意,容郅有些无奈,握着她的手,意味深长道:“来日方长!”

是的,来日方长……

见她依旧无法安心,他微微一叹,站起来眸色温和的看着她轻声道:“好了,此事不提了,你也别想太多,花姑姑的仇孤总有一日会报了,只是灵狐……怕是得好好想别的办法了!”

本来他打算了待灵狐可以取血之后,便用来解了她体内的寒毒,如今灵狐失踪,打乱了他的计划,日后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若实在不行,他也只能亲自前往千玺岛,无论如何都要把她的寒毒解了。

楼月卿点点头,垂眸若有所思。

从摄政王府出来后,楼月卿直接回了宁国公府。

本打算在城外小住,只是自花姑姑出事后,她便只能作罢回府住着了。

刚到宁国公府门口,翻身下马,看着门口的侍卫也牵着楼奕琛的汗血宝马正在候着,她挑挑眉,正要进门,却看到楼奕琛急匆匆在里面走出来。

待他走近,楼月卿忍不住问道:“大哥这是要去哪?”

如今都已经是下午了,往常这个时候楼奕琛都不会出门了,除非有什么急事,可近来朝中似乎也没什么大事儿。

楼奕琛沉声道:“明日魏国使臣抵京,这事儿本来是襄王在负责,只是襄王府小郡主这两日病了,他便无暇顾及此事,我去看看驿馆还有什么不妥,不然明日使臣入住出了岔子可就不好了!”

闻言,楼月卿了然:“那大哥早去早回!”

这次太后寿宴大办,除了正值国丧的东宥,魏国和璃国都派了人来,魏国都城离楚京近一些,所以明日抵京不奇怪,她这几日因着花姑姑和灵狐的事情伤神,倒是忘了这件事情了。

楼奕琛没有再多言,匆匆上马离去。

楼月卿看着楼奕琛离去,便回头打算进门,可是刚跨入大门的门槛,她想起什么顿了一下,转头看着莫离,挑挑眉:“这次魏国来的是什么人?”

莫离一顿,没想到楼月卿会问这个,似乎有所顾忌,所以欲言又止。

迎上楼月卿探究的目光,她只好低声道:“一位公主两个王爷,其中一个便是景王赵启!”

闻言,楼月卿眸色一沉……

赵启……

这个人她自然是不陌生,西魏皇帝的第六个儿子,也是当年在西魏节节败退之后披甲上阵最终为魏国迎来唯一一场胜仗的景王,不过他也因此受了重伤命悬一线,若不是夕颜用她救命的药救了赵启,怕是如今早已没了这个人了。

她因为寒毒的发作内功反噬昏迷多年,这个赵启可脱不了干系!

挑挑眉,她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他都来了,他的王妃怕是也随着来了吧?”

莫离面色一僵,随即微微颔首:“她也来了!”

楼月卿倒是没说什么,嘴角微扯,提步走进府里。

------题外话------

明天苒早些更新,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