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夕颜/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楚京甚是热闹。

还有半个多月便是太后寿诞,皇帝下旨大肆庆贺,如今面宫中已经着手准备寿宴的事宜,而除了正值国丧的东宥,其余的西魏和北璃皆派了使臣来贺,这不,今日便是西魏使臣抵京的日子,一大早楚京就开始喧闹不止。

而外面的喧闹,几乎和宁国公府的安静形成反差。

楼月卿没有去看热闹,而是窝在府里陪着小丫头习字。

虽然这次花姑姑的死和灵狐失踪都是花家做的,不过楼月卿一贯没有父债子偿的这种想法,所以没有因此迁怒灵儿,倒是一如既往该怎么疼就怎么疼,反正在她心里,这孩子现在跟景恒也没什么关系了,是楼家的孩子,她的侄女,他们做的混账事灵儿自然是没必要担着,容郅对灵儿的身世也略知一二,却也没说什么。

不过倒是没想到,楼月卿正在亭子里陪着小丫头学习,揽月楼倒是来了个稀罕的人。

这段时日楼月卿都没有见过蔡悦,自上次端木斓曦给她制了一些药丸给她吃了后,蔡悦的心悸倒是略有好转,加上莫离也为她诊治几次,所以病情好了不少,听宁国夫人说,蔡悦最近在学规矩,因着宁国夫人打算年后开春给她和楼奕闵举行大婚,所以不仅正在琢磨着给她寻找一户清白人家认她为女,还派人专门住在清雅居给她教导各种规矩礼仪,所以蔡悦近来身子没什么问题的时候都在学规矩。

难得今日她竟然会来这边,这是蔡悦第一次到这边来呢。

楼月卿并不是很想面对她,不过也幸好,她没待多久,楼奕闵就寻了过来把她带走了。

只是,临去时,蔡悦深深地望了她一眼,那眼神甚是复杂。

目送二人离去,楼月卿站在亭边若有所思……

莫离见她脸色有些诡异,不由得开口问道:“主子怎么了?二少爷把蔡姑娘带走后您就一直不太对劲!”

楼月卿回神,摇摇头:“没事!”

或许是她多想了,又或者……

晃了晃脑袋,楼月卿转身走到桌边坐下,继续盯着小丫头写字。

然而,小丫头没写几个,忽然皱着眉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唔,姑姑,灵儿想吃栗子糕和绿豆糕!”

说完,还一副饿死鬼的模样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

楼月卿甚是无语:“你不是刚吃了一盘桂花糕?”

而且,早膳也就刚吃了没多久,现在饿了?

真是猪投胎的!

灵儿也就不到五岁,可是,吃的比她这个十八岁的大人还多……

灵儿瘪嘴闷声道:“可是我真的饿了!”

饿不饿她不知道,但是好久没有吃过那个什么楼里面才有的绿豆糕了,而且她好想出去玩……

闻言,楼月卿挑挑眉,点头:“那好,我现在就吩咐莫言去做,她做的可是和你喜欢吃的那个味道一样!”

一听这句话,灵儿顿时脸一跨皱成一团,满脸不乐意的瞅着她,似受了什么委屈似的……

楼月卿瞟了她一眼……

好吧,她说实话还不行么?

跳下凳子趴在楼月卿的腿上,抬眸眼巴巴的看着她,肉嘟嘟的手指戳了戳楼月卿的手臂,一脸讨好的道:“姑姑,我们出去玩吧!”

本来上次被带出城她高兴坏了,谁知道才玩了一天就被拎回来了,这几天都没出过门,她都闷坏了。

楼月卿嘴角一抽,这一副狗腿模样的熊孩子谁家的?

见她没反应,灵儿噌噌噌,声音越发的甜了:“姑姑~”

楼月卿最受不了这种撒娇的语气了……

略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把她抱起来坐在怀里,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叹了一声道:“好,姑姑带你出去!”

得了甜枣自然得卖乖,小脑袋在楼月卿的怀里拱了一下,甜甜道:“姑姑真好!”

然而,接下来楼月卿的话就让她笑不出来了:“不过,把桌上这些字再写两遍!”

脸又垮了。

现在她每日要写二十个字,每个字要写五次,还是比较复杂的,她要写两个时辰才能写得完,再写两次……下午还是要写,手要断了……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啊……

呜呜呜……

楼月卿一副严肃的道:“不写就不能出去!”

灵儿生无可恋的看着她,然而楼月卿还是一副不容商量的模样,灵儿没辙了,为了出去玩,为了可以吃好吃的,她什么都不怕……

“写!”

手疼疼就过去了,咳咳!

楼月卿笑了:“真乖!”

这次灵儿倒是乖得很,认真的写了多一个时辰,午膳都不吃,把楼月卿让她写的都写完了。

楼月卿也履行诺言,拾缀拾缀的就带着她出了府门,直奔天香楼。

如今的街上,上午的热闹不再,倒是恢复了往日的状态,吆喝不断,人来人往。

楼月卿下了马车便带着灵儿上了天香楼的雅间,没多久,伙计便都送了东西来。

不过,刚吃了一会儿,容郅就到了。

按这厮的话说,他本是刚从宫里出来要去宁国公府看她,结果她不在,他就寻了来。

于是乎,他也凑了一起吃了。

可是跟他一起吃,楼月卿很不乐意,因为自己碗里的东西都要溢出来了,他还死命的把桌上盘子里的东西往她碗里搬,这让她胃口顿时没了。

正要适时提醒他手下留情时,本来守在门外的莫离推门走了进来。

“主子!”她神色有些不对劲。

莫离难得一副为难的模样,楼月卿倒是有些疑惑:“怎么了?”

略有顾忌的看了一眼容郅,她没敢直言。

楼月卿看了一眼容郅,见他恍若味觉,便望着莫离轻声道:“摄政王不是外人,你有话就说!”

她说出这句话时,摄政王殿下嘴角微勾,笑了笑。

不是外人,那便是内人,嗯,他喜欢。

不过话说回来,内人……算了,凑合着吧。

莫离只好道:“夕颜在外求见主子!”

楼月卿一愣,随即,手里的筷子放下,脸色慢慢的沉了下来。

容郅看着她脸色转变如此之快,似乎十分不悦,他眯了眯眼。

似在想什么,片刻,回过神来,楼月卿淡声道:“我不想见她,让她走!”

说完,一副若无其事的拿起筷子继续吃,只是,她心情的转变,别说容郅,就连灵儿都感觉到了,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莫离闻言,也知道楼月卿的脾气,只好退下。

屋子里再次剩下两大一小三个人,楼月卿低着头吃东西,若无其事般,可容郅怎会看不出她心情不是很好,连筷子都拿反了……

伸手,握住了她要夹东西的动作。

楼月卿猛地回神,看着他,眨了眨眼:“怎……怎么了?”

他温声道:“你筷子拿反了!”

啊?

楼月卿一看,果然,方才拿起筷子的时候因为满腹心事,所以一不留神就反了……

急忙把方向调整。

看着她,他再次开口问:“你怎么了?”

在一起这么久,很少见到她变脸,不是什么大事,她一向都是很沉稳淡定的一个人,这般失魂落魄,倒是少见,这个夕颜是何人,竟能牵动她的情绪?

楼月卿扯了扯嘴角,浅浅一笑道:“没事,吃吧,你不是下午还得回宫么?”

容郅定定的看着她,并未说话。

她又不想跟他说实话……

不过,他一向不会逼问她,她不说,他也不问便是……

“嗯!”

楼月卿莞尔,没有再多言,她不是不想让他知道,只是这件事情早已无关紧要,而那个人也不重要,没必要浪费口舌了。

只是,她刚想继续吃,门外似有些骚动,她蹙了蹙眉,就被从外面推了进来……

门刚开,一个一袭淡青色衣裙的女人便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目光落在她身上,似有些激动,当即掀裙朝着她跪了下来……

一声哽咽随即脱口而出:“主……主子……”

她穿着一身淡青色绣着芙蕖花的锦缎裙装,长发盘起,戴了一些精美的头饰,一张脸也是十分精致,只是略显憔悴,那双潋滟的眸子里,蓄了不少泪水,正满脸恳切的看着楼月卿,有些激动。

莫离和莫言随着进来,一脸担忧,既担忧地上的人,更担忧楼月卿。

谁也没料到夕颜会大胆如斯竟不顾她们的阻拦强行闯了进来,怕是主子会动怒。

门开的时候,楼月卿握着筷子的手一顿,而这个声音一起,她眸色陡然一沉。

容郅也甚是不悦,毕竟从未有人敢在他吃东西时强行闯入,而且还是和她一起吃的情况下,眯了眯眼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再看着楼月卿隐隐带着一丝怒意的脸色,他挑挑眉,若有所思。

跪在地上的,便是夕颜。

楼月卿很快脸色便恢复正常,似乎屋子里的动静他我并没有看到,方才的情绪转变只是错觉,她若无其事的继续夹了一块鱼肉,直接放在容郅的碗里。

容郅拧着眉看着碗里多出来的肉,正要出声问她,她却先开口了:“快些吃吧,等一下你还要送我们回家才能回宫呢!”

望着他的眼神,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似乎方才的不悦与隐隐的怒火,只是他的错觉。

容郅看着她,不语。

然而,一旁的灵儿却没想太多,直接一脸疑惑的开口:“唔,姑姑,那个姐姐为什么要跪在那里?”

指了指地上跪在那里的夕颜。

------题外话------

好吧,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