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当年的事儿/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离和莫言带着夕颜离开后,门再次合上,楼月卿坐在那里垂眸沉思,也没有说话。

一直在这里看戏的容郅看着她缓声道:“孤还以为,你真的会杀了她,如今……倒是好心!”

一笔勾销了,不过是想让那女子日后不必再内疚好好的过日子罢了,看着心狠,实则也是成全。

楼月卿淡笑,不置可否,苦涩道:“若是按照我当年的脾气,她既背叛了我,我必然会要她的命,可事情都过去几年了,再大的怒火也都散了不少,她毕竟与我一同长大,八年的情分……就这样吧,以后我与她,也算两不相欠了!”

四年前,她受了极重的内伤,正逢寒毒发作命悬一线,死撑着等夕颜送来解药,却只等到夕颜背叛的消息,是何等的心寒和绝望没有人可以想象得到,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急火攻心遭受反噬,当时她以为那一次必死无疑,失去意识之前,她当真是恨极了背叛她的夕颜,恨不得亲手杀了她,可如今事过多年,她也不再如当年一般冲动,所以这一次,她确实动了恻隐之心。

然而尽管不杀她,可也绝不原谅!

她身边的人包括夕颜在内,都多多少少知道她的事情,也都很清楚她为了活着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承受了多少折磨,她最在乎的,便是她的这条命,只要可以活着,不管要承受什么样的折磨她都不在乎,可是夕颜还是不顾及她的命做出了背叛的事情,没杀她已经是她最大的仁慈。

容郅蹙了蹙眉,看着她忽然沉声问道:“你方才说,你昏迷了三年?是怎么回事?”

楼月卿顿了顿,旋即垂下眼帘,嘴角噙着一抹惔笑,缓缓道:“四年前我寒毒发作,加之身受重伤,差点死了,师父费了大半修为封住了我的内力,压制了寒毒,才救回了我的命,命虽保住了,可是我却因为身子太虚弱昏迷了整整三年,去年的这个时候才醒过来!”

她的身体,早在当年坠落冰湖时已经枯竭,只是她有景媃临死前封在她体内的毕生内力,在她生命垂危时,那股内力破出护住了她的心脉,却也吸收了冰湖里的寒气形成寒毒,这些年她一直靠着这股内力强撑着,可也不得不承受寒毒的折磨,四年前端木斓曦为了救她,费了半生修为封住了她的内力,也因此压制了寒毒,可没了内力,她的身体本就油尽灯枯,只有一缕微弱的气息,所以沉睡了三年。

去年刚醒来时,她便是一副油尽灯枯的样子,虚弱的都站不起来。

容郅闻言,剑眉微蹙,看着楼月卿的眼神,充斥着浓浓的心疼和自责,眼眶竟也不知不觉的红了。

她所受的苦,比他所知道的还要多,以前只知道她受寒毒折磨,却并不知道这件事情,难以想象,究竟有多严重,才致使她昏迷三年之久,造成如今的一身病痛……

在他不知道的时间里,她竟受了这样的罪,而他,却没有在那个时候便陪在她身边,她如今风轻云淡的几句话,到底包含了多少心酸苦楚……

她太过令人心疼,心疼的他无数次后悔没有早些遇上她。

容郅的心疼,落入楼月卿的眼中,只是令她心底一暖,微扯着嘴角,她笑了笑,一脸无奈道:“你看你,不过是过去的事情,我都已经不在意了,倒是让你如此心疼,早知道这样,我就不与你说了!”

容郅没说话,紧抿着唇,静静地凝视着她带着一抹浅笑的面庞,眸光微闪,只觉心头一阵抽痛……

即便是他自己这二十年来也不好过,可早已习惯,从未感到这般心酸过,可如今,她却让他心疼不已。

他不曾心疼过谁,以前即便是庆宁一身病痛,他也只是自责愧疚,加之血缘牵绊不想她死,却从不晓得何谓心疼,他以为他是个无心之人,所以才不会有这般情绪,可自从她出现在他身边后,她却总能让他这般揪心……

看着容郅眼底难掩的心疼和自责,在看着他越发红的眼眶,楼月卿当真是无措了,她跟他说这些,可没想让他这般折腾自己的,早知道她继续瞒着好了,真是……

眼角一扫,看着一旁坐在那里一脸懵逼的灵儿,正睁着一双大眼睛在她和容郅身上不停的转啊转,楼月卿忙道:“容郅,你别……”

别这样……孩子正看着呢!

话刚出口,他打断了她的话,拧眉问道:“当初为何会受伤?可是谁伤了你?”

方才她说的,因为受了重伤,所以才会在寒毒发作时承受不住,可是他若是没记错她之前曾说过若是她武功尚在,应该可以与他打成平手,如此高深的武功,何人伤的了她?

闻言,她倒是没想到容郅会问这个事儿,只是淡淡一笑:“伤我的人……都死了!”

他眸色一凝。

她莞尔一笑,缓声道:“那会子正好是楚魏交战,我当时人也在楚魏边界,听说大哥在涪陵城一带遭到赵启的算计下落不明,我便放心不下去找他,当时大哥本就受了箭伤,加之赵启派人大肆搜寻,我找到他时,他已经命悬一线没了意识,当时莫离她们都被我派去别处寻找大哥,只有我一个人在,眼看着大哥气息越来越微弱,我便输送了不少内力给他,正好赵启找来,他武功不低,与他交手后,我把他打成重伤,却也受了不小的伤,加上他带了不少手下来,敌众我寡,我把他们都弄死了,又怎么可能全身而退?所以受了不小的伤,那天晚上寒毒便发作了……”

接下来,便是夕颜的背叛,和她长达三年的昏迷。

容郅一听,倒是想起了一件事,一件当初想不通的事,如今听她这么一说,倒是通透了。

当时楚魏交战时,他自然也上了战场,一路势如破竹,不仅将魏国人赶出了楚国,还砍下了西魏大皇子和护国将军的头,只是不巧,当时京中传了消息,皇帝病情恶化,他不得不回京,日夜兼程回到楚京,便收到了楼奕琛在西魏涪陵城查探军情却不慎失踪的消息,可当时皇帝的病情十分严重,他不得不在楚京待了两日,只能传令让司徒仲带人寻找楼奕琛,待皇帝好转,马不停蹄赶回边境时,楼奕琛已经被找到了,伤势很严重,却无性命危险,有人注入内力护住了他的心脉。

司徒仲告诉他,找到楼奕琛的时候,是在涪陵城外一座荒废的破庙里,而那里除了楼奕琛,还有几百具尸体,而现场的血迹都还没干,死的都是西魏的人,个个都被一招毙命,这事儿他一直想不通,如今听楼月卿这么一说,算是捋清了此事。

原来是她……

不由得一叹:“怪不得……”

那件事后,不只是他,楼奕琛也一直在琢磨是何人救了他,只是百思不得其解,如今,算是都明白了,除了她,再无旁人会去救楼奕琛了。

她勾了勾唇,看着他轻声道:“若是那时候你没有回楚京,估计我俩就遇上了!”

闻言,他不由得笑了笑:“听你这么一说,孤倒是后悔当时回了京城!”

若是当时没有回京城,怕是真会遇上,不过……

他想起什么,看着她蹙眉问道:“你一个姑娘家,去战场做什么?”

当时战事激烈,两国都死了不少人,因为当时楚国远不如现在这般强盛,加之南疆一战耗了不少兵力,西魏趁火打劫举兵四十万压境,仅仅三日连夺了四座城池,当时领兵的西魏大皇子好战嗜杀,竟任由士兵烧杀掠夺,哀鸿遍野,他自楚京赶到时,看到那些场景都不忍直视,为此他怒不可揭,花了不到十日便把魏军全部打退了,战争之下,尸横遍野,除了那里的百姓,谁愿踏足那种是非之地?她一个姑娘家,没事跑那里做什么?

楼月卿看了他一眼,随即狡黠一笑,卖了个关子:“不告诉你!”

她怎么告诉他,其实他当时是想去看他的?

六岁那年出事后,她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本就没有心思再去想当时俩人互许的承诺,也不敢再去想这些风花雪月的事儿,所以一直没有再见过他,当时楚魏交战,楚国猝不及防之下节节败退,不过没几日便听闻楚国摄政王率领大军将魏军赶出了楚国,还反攻入魏国境内,她偶然听闻他的事迹,自是十分惊讶,想着多年不见也不知道他长成什么样了,便忍不住好奇要去瞧瞧他……

不过这事儿,她自然是不会告诉他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