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找到/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无心伤了花无言带走灵狐之后,便是一路上被摄政王府的暗卫追着,多次差点被发现,还好她武功不低,加上擅长隐匿踪迹,倒是有惊无险,不过倒是她低估了容郅在楚国只手遮天的本事。

容郅在楚国边界通往东宥的所有出口都设了关卡,不仅派了大量的手下沿途围追堵截,更是让人埋伏在楚国边界,本以为日夜兼程逃了两日终于安全了,谁知道容郅会动作那么快,竟设伏在边界,所以她还是没能全身而退。

然而没想到,竟有人暗中引开了围堵她的人,虽还是波折了些,可是还是顺利进入了东宥国界,踏入东宥,她才算是安全了。

可是横跨东宥抵达海边的一路上,还是有人一直在跟踪她……

而一路上跟着她的人,好似并无恶意,她也急着赶回千玺岛,便也当做不知道,可是眼看着已经到了东宥毗邻东海的小镇,再过去便是东海海域,自然是不能任由那人继续跟着了。

找了个机会,她命人看着灵狐和景恒交给她带回千玺岛的景子禹,便打算下死手将跟着她的人灭口,然而,突袭之后,当剑指喉咙时,她及时住了手,才没有伤到跟着她的人……

一番诧异过后,她提着的心便平复下来,看着眼前极为夺目的满头华发下与数年前无甚区别的那张脸,她眯了眯眼:“是你……”

一路上追着她的人,便是端木斓曦。

端木斓曦看着眼前的花无心,虽然花无心与当年相比,沧桑了些,给人的感觉比起当年更加的不近人情,但是她却还是一眼认出了花无心。

她压抑着涌动的情绪,静静地望着花无心,淡淡一笑:“无心,多年不见,别来无恙!”

花无心蹙眉,看着面含淡笑的端木斓曦,手中的剑却并未放下,而是依旧指着她……

她自然是怎么也想不到,会是端木斓曦……

这个时候,她自然是既不想见到这些故人,而且她和端木斓曦的交情不深,只知道她是景媃的师妹,可是花无心一向是个冷心之人,没有必要的情况人,她一向不苟言笑,所即便是与端木斓曦认识,可两人并不算深交,若是没有景媃的关系,或许根本就不会认识……

一抹寒意刹那划过,她眯着眼看着端木斓曦,意味不明的问:“这一路上屡次帮我引开追兵的人是你?”

端木斓曦颔首:“是!”

若是她没有动用那些人帮花无心引开容郅的人,怕是花无心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安然逃出容郅的追杀,毕竟楚国是容郅的,他想在楚国杀一个人,自然是插翅难逃。

花无心微微蹙眉,不过还是放下了剑。

望着她片刻,才扯了扯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缓缓道:“上次让你和宁峰活着离开千玺岛,我便知道不用多久你或许就该来寻我了,果然!”

端木斓曦愣了愣,随即蹙眉问道:“所以当时隐在暗处的人便是你?”

她和宁峰费了不少心思才在迷雾中寻到了千玺岛的影子,安然踏上了那座所谓神秘的岛屿,却遭遇了阵法围困机关暗算,还被一群武功高强的人堵住,加上岛上有种着不少毒物,她受了重伤,宁峰也差点丢了命,可是就在她以为会死的时候,她隐隐看到,有一个人隐在暗处看着,关键时刻令人住了手,让他们不必灭口,而是把他们送出了千玺岛送回了陆上……

她当时便十分纳闷,据说花家对闯岛的人一向格杀勿论,却没有要他们的命,后来便命人深入调查千玺岛花家,才知道花家现任家主名叫花无心,医术高超……

她想起了当年,景媃身边忽然出现的一个名叫无心的医女,也是医术高超……

果然是她……

花无心默认,看着端木斓曦的一头白发,蹙眉淡声道,“看来你伤的不轻,竟变成这幅模样!”

只是,她有些好奇。

千玺岛的机关针法还有守岛的暗卫都很厉害,可是,却还不至于可以把端木斓曦伤成那样,伤痕累累的地步,若她没记错,以前景媃说过,端木斓曦的修为不比她差多少,景媃的武功花无心自然是晓得的,她都难以应对,如此看来,端木斓曦不该手如此重的伤势……

不过这些事情,她也懒得问。

端木斓曦倒是没解释,她大半的内力都用来救楼月卿了,自然是不如以前,所以上次去千玺岛,同样伤势差不多,可是宁峰恢复的很快,她却差点没命。

花无心也不多废话,淡淡的问:“你一路上跟着我,所为何事?”

端木斓曦直言:“为了景恒!”

花无心闻言,眸色一沉,目光落在端木斓曦身上,竟带着一缕杀气……

景恒……

握着剑柄的手缓缓收紧……

端木斓曦似并未看到花无心眼底隐藏的杀机,问:“他便是我师姐的儿子对不对?”

虽是问她,却是肯定的语气。

景恒是谁,她早已肯定了,此次追来不过是再一次确认罢了,而且,有些事情她也想问问……

花无心意味不明的看着端木斓曦片刻,才淡淡的颔首:“嗯!”

她自知否认没用,端木斓曦既然跟着她来到这里,自然是不管她说什么,都否认不了景恒的身世。

何况,端木斓曦并非容易糊弄的人。

哪怕是早已肯定,可是得到花无心的肯定,端木斓曦还是难掩心底的激动:“真的是他……”

十八年了,她寻了十八年,二十三年前,北璃宫变,那孩子宫变之日出生,却出生后不知所踪,萧正霖登基后便大肆派人暗中寻找,而景媃却丝毫不在意,整整五年,都没有寻找那孩子的打算,她便知道孩子的下落景媃是知道的,可是景媃就是不肯说孩子到底在哪,五年后景媃去世,到死都没有留下关于孩子的只字片语,所以她才不得不寻找,可是,十八年来,她能找的地方都找了,都毫无收获,甚至她都放弃了,如今,总算是找到了。

当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然而,端木斓曦欢喜之际,花无心却再次将手里的剑指向端木斓曦的喉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