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孤想你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立后大典前后三日,楚京甚是热闹,宫里宫外皆是喜气洋洋,此番盛况,也就八年前皇帝登基后与先皇后大婚时才出现过,甚至此次封后大典比大婚时更加隆重。

此次封后大典,除了册封皇后,还对近期入宫的那些妃嫔举行册封礼,所以,隆重只是无可避免的,册封礼后,不仅要帝后一同祭告太庙,还要登坛祭天。

楼月卿身份摆在那里,不去说不过去,不过她没与宁国夫人一起,而是掐着时辰入宫的,在册封礼前一个时辰才慢吞吞的出府进宫,然后典礼结束后,便直接出宫了,连宫宴都没有参加。

整整一日,册封礼和祭天结束后,已经是即将晚上了,太常殿今夜有宫宴,参加宴会的不只是朝中四品以上的官员及家眷,还有前几日抵京的西魏使臣,歌舞升平甚是热闹。

但是,秦玟瑛本就怀着孩子,累了一日,宫宴开始没多久,感觉有些不适,先回了合欢殿,换下一身华丽的凤袍,便靠着软榻任由太医给她把平安脉。

把完脉,老太医这才禀报道:“皇后娘娘请宽心,胎儿无恙,只是娘娘今日太过劳累费神才会惊了胎气,多休息便可!”

秦玟瑛这才松了口气,让太医退下。

听着前头隐隐传来的丝乐声,便能想象得到如今前面的热闹……

只是,她与那里格格不入了……

想起方才那刺眼的一幕,她心底的痛,与当年知道嫁给容郅无望时一样……

苦苦一笑,眼角一行泪滑落,眸间带着一丝丝自嘲……

终究,是她自找的……

昭儿见状,连忙替她拭去泪痕,宽慰道:“娘娘,皇上心里还是有您的,薛贤妃不过是您的替身而已,您也别太在意了!”

可说这句话的时候,昭儿自己也不确定。

今日的册封礼,皇帝除了立后封妃,还给薛妃赐了封号为贤妃,因着如今宫中没有贵妃,薛贤妃的地位仅次于秦玟瑛这个皇后,且后宫大权仍在她手里,这也就罢了,今夜的宫宴上,皇帝还牵着薛贤妃的手让她坐在身侧,关怀备至甚是亲密,却对凤座上的皇后态度冷淡……

之前她还以为,皇上对娘娘一往情深,哪怕因为上次的事情生气,心里还是有娘娘的,可今日,却让娘娘受此羞辱,宫宴上那么多人看着,皇上却半点不顾忌娘娘……

闻言,秦玟瑛苦苦一笑,望着窗外的夜色,幽幽道:“算了吧,他不恨我已经是对我最大的宽容,今日的一切,不过是我的报应罢了……”抬眸看着一脸关怀的昭儿,秦玟瑛柔柔一笑:“你不用担心我,我受得住!”

如今的她,受此冷落,才明白这些年来元鸢所受的屈辱,不过她比元鸢幸运,起码她曾经得到过,得到容阑的倾心相待,腹中还怀了孩子,而元鸢,从进宫到死,都没有得到过那个帝王的一丝关怀与怜惜,到最后,还死在他的阴谋里……

可悲可叹,只是不知道,她最后,是否也是那般下场……

现在她所承受的,可不就是这些年元鸢承受过的么?

之前,她也以为容阑宠着薛贤妃,不过是因为薛贤妃的脸与她相似,虽心如刀绞,却隐隐的窃喜着他心里还是有她的,只是还在生气,日后或许生下孩子后他就消气了,可是,今夜宫宴上,他看着薛贤妃的温柔和宠溺,还有薛贤妃待他的关怀备至,令她不得不认清事实。

他不爱她了……

昭儿有些不赞同的看着她:“娘娘……”

秦玟瑛打断她的话:“本宫乏了,先睡一会儿,你退下吧!”

说完,缓缓躺下,拉过被子,闭上眼……

昭儿宽慰的话到嘴边,也只能咽回去,替秦玟瑛掖好被子,才退出去……

门关上后,秦玟瑛才缓缓睁开眼,翻了个身,静静地凝视着床帘上的芙蕖花,若有所思……

夜色下的宫道上,一袭白影静立,微微仰着头遥望着不远处的合欢殿,一动不动。

他的身旁,顺德公公站在那里,手拎着一盏灯笼。

遥望片刻,身后脚步声传来,一身华服的薛贤妃缓缓走来,站在他身后三步的距离外,微微福身。

“皇上!”

容阑动了动,夜色下看不清脸色,只听他淡淡的问:“如何?”

薛妃轻柔的声音传来,低声道:“皇上不必担心,太医说皇后娘娘无碍!”

容阑沉默了。

转头继续看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合欢殿,沉默了许久。

虽然沉默,可是,薛贤妃还是能听得到他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薛贤妃看着容阑片刻,想了想,轻声道:“若是皇上不放心,臣妾陪您进去瞧瞧皇后娘娘吧!”

容阑倒是没答应,而是淡淡的说:“回宴席吧!”

对于他的这个答复,薛贤妃倒是不惊讶,只是微微颔首:“是!”

薛贤妃上前,搀扶着一身白衣的容阑,转身往太常殿而去。

宫道上恢复了寂静,好似方才没有人来过一样。

今夜楼月卿没参加宫宴,反而典礼结束后便出宫了。

沐浴过后没多久,卉娆便来了。

卉娆这个时候来,自然是为了禀报北璃使臣的情况。

凝视着外面的一片漆黑,楼月卿沉默了许久……

随即,缓缓开口呢喃一声:“后天……”

等了半个多月,终于到了么,呵……

她的平静日子,怕是也要到头了,就是不知道,这一次又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卉娆又道:“如今北璃贞顺帝要将长乐公主嫁给摄政王的消息,已经慢慢传入楚京了,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怕是这次对主子不利,主子,不如……”

杀了她!

楼月卿淡淡开口:“不用!”

卉娆一愣。

转头看着一脸茫然的卉娆,楼月卿淡淡的说:“此事你不用管,我自有打算,你先回去吧!”

卉娆只好退下。

卉娆走后,一直候在一旁的莫离沉思片刻,才拧眉沉声道:“主子,此次北璃的人来楚,对您大大不利,莫离还是有些担心……”

楼月卿淡淡一笑,看着她挑挑眉:“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还能要了我的命不成?”

她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迟早都是要面对的,只是比她计划的早了罢了。

何况,任谁着急,都轮不到她着急。

该心虚害怕的,从来不该是她。

莫离想了想,扯了扯嘴角:“是莫离多虑了!”

楼月卿不置可否,却没有多言,而是凝视着外面的黑夜,陷入了沉思……

她只是怕见到一个人……

这次北璃的使臣中,其他人倒是没什么要紧的,可是却有一个人的到来,让她措手不及,一直都难以安心。

珂儿……

出神之际,耳边忽然响起容郅低沉温和的嗓音:“在想什么?”

楼月卿猛地回神,转头一看,果然看到了一身黑袍的容郅……

楼月卿一惊,转头看了看,莫离不知何时离开了,她定了定神看着容郅讷讷的文:“你……你何时来的?”

他想了想,道:“刚到!”

哦了一声,楼月卿这才问道:“宫宴结束了?”

不该啊,起码还得半个时辰才能结束。

他笑了笑,道:“孤中途便离席了,在府中处理了一些政务,闲下来了便过来瞧瞧!”

若不是不参加有些不妥,他连去都不去,本来对于宫中的宴席,他一向不喜欢,以前倒是无所谓,有就去坐坐,可是现在她不在宴会上,倒显得无趣极了。

“喔!”点点头,随即又蹙眉问道:“我们不是白天才在宫里见过?如今天都黑了你还跑来做什么,不累啊?”

摄政王府和宁国公府一东一西在不同的街道,从摄政王府过来,可是跨了大半个楚京呢。

他不累她都替他累,以前虽半夜过来是常有的事,可是今日她出宫前才与他见了,才过去两个多时辰而已……

他弯了弯嘴角,眸色温柔的凝视着她,缓缓道:“孤想你了!”

想她了,想见见她,自然就过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