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北璃使臣抵京/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闻言,只是明白宁国夫人的顾忌,所谓人心难测,阴谋难料,宁国夫人只是怕她被那些人暗中算计吧。

只是,宁国夫人多心了。

浅浅一笑,楼月卿轻声道:“母亲所顾虑的,卿儿都明白,母亲且放心,我会小心的!”

她自然知道,这一次北璃的人一来,她的麻烦绝对不会少,汤卉既然费尽心思折腾了这么一出,必然是已经知道了她的存在,并且已经肯定了她的身份,以汤卉一贯斩草除根的性子,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搞出这场联姻的戏码想做什么罢了,可不管做什么,汤卉想杀了她,是不可能的。

她早已不是十二年前那个懵懂无知的孩子了,哪怕汤卉手段再高明,也别想再动她。

宁国夫人叹了一声,转身缓缓走到轩窗下,看着外面湛蓝的天记,目露忧心,无奈道:“你能明白就好,我虽有心护你,可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如今想对你不利的人太多,北璃的人暂且不说,宫中皇帝太后也容不下你,这一次若是没有皇帝的推波助澜,又岂会有那么多事情,以皇帝的性子,既然对你起了杀心,是一定会想尽办法除掉你的!”

皇帝看着温润和气,但是心机城府也不输元太后,甚至元太后都不及他的算计,以前事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倒也罢了,可如今一切都脱离了他的控制,而导致一切脱离轨迹的人是楼月卿,皇帝自然是不可能放过她,上次宫宴的毒,就是例子。

楼月卿闻言,挑挑眉,缓缓走到宁国夫人身侧,看着宁国夫人拧眉沉声道:“看样子,母亲也是深知皇帝的为人的,既然如此,那有些话我也不遮着了,若我猜得没错,皇上最近的举动,怕是有意除掉楼家,若是当真如此,母亲与大哥打算如何?”

皇帝近期的举动看似并无不妥,在外人看来,对楼家的信任一如既往,可是实际上,曾经对楼家最是信任的皇帝,已经对楼家起了连根拔起的心思,虽不知道他想要怎么做,可是,以他的城府,不管如何,楼家怕是都会有麻烦,只是想要毁灭楼家,自然是不可能的,楼家世代忠君,届时如何抉择,是个难题。

宁国夫人愣了愣,随即苦苦一笑,道:“方才在王府,你外公也问了我这个问题!”

楼月卿挑挑眉,看来老王爷也是看得通透。

宁国夫人凝视着窗外的一片景致,幽幽道:“楼家自楚国开国至今,一直都忠君不二,不管朝中如何,都只忠于龙椅上的那个人,即便是皇子夺嫡,也不曾依附任何人,也因为如此,四大国公府如今两个已经被灭族,蔺家也因为先帝的打压日渐没落,如今在朝中没有任何实权,唯有楼家百年如一日的鼎盛,从没有一代楼家子孙有过有过这样的担忧,可如今轮到了我们这一代,却还是逃不过狡兔死走狗烹的命运,当真是可笑至极!”

楼家的忠心外人或许会存在疑虑,可是嫁进楼家二十多年,掌控楼家十几年,宁国夫人最是明白,楼家确实不曾有过二心,也正是如此,皇帝的所作所为,才让她以及楼奕琛感到心寒,觉得可笑。

从皇帝不顾君臣之谊在宫宴上对楼月卿下毒开始,哪怕最后一切证据指向皇后,可是宁国夫人和楼奕琛都心知肚明,一切都不过是皇帝的阴谋。

以前虽然楚国的实际掌控人是容郅,可是容阑却可以左右容郅的决策,甚至掌控着一切,可是自从楼月卿回京,容郅对她动心之后,便一切都脱离了皇帝的控制,也正因为如此,他自是容不下楼月卿,只是,他如此做,丝毫不曾顾及楼家,不曾顾及与楼家的君臣情谊。

楼月卿蹙眉,淡淡的问:“那母亲的意思是……”

宁国夫人冷冷一笑:“皇帝的皇位怎么来的,我们都心知肚明,可即便如此,为了江山稳固我们也不曾对他有过二心,他容不下楼家,倒没什么打紧的,可若是逼得楼家容不下他,那才是大大的不妙!”

楼家在楚国的地位稳如泰山,可不是皇帝想动就能动得了的,可若是楼家容不下这个皇帝,没了皇位事小,受万民唾弃沦为罪人,那才是可悲!

楼月卿闻言,放心了。

只要宁国夫人想的通透,那便无需她担心了,皇帝想要玩火自焚,那便随他去,索性没了他,楚国也不会亡国。

用完午膳,宁国夫人又忙着给她整理嫁妆去了,楼月卿无事可做,便靠着美人榻休息了一个时辰,醒来后去看了一下蔺沛芸,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

只是她一直难以安心,并非因为明日北璃的人抵京,而是不晓得端木斓曦现在在哪里,总有些担心她。

第二日,楚京甚是热闹。

这一次北璃的使臣进京,自然是比前几日西魏使臣入京时还要热闹,因为此次北璃来使,并非只为了贺寿,而是有意联姻,且联姻的对象还是摄政王,故而京中那些好事者自然是免不了看热闹。

街边的茶楼酒肆人满为患,两边守着不少禁军,禁军后面亦是人满为患,喧嚣不止。

楼月卿自然是不可能不来瞧瞧,所以命卉娆定了一间最利于观望的茶楼雅间,此刻,人便站在雅间窗台下,手执茶杯,静静地看着街道尽头已经出现的使臣团。

浩浩荡荡的队伍往这边来,最前头的几个人骑着马领队,其中一个,便是奉命迎接使臣的楼奕琛,楼奕琛旁边的马上,是也被指派去迎接使臣的慎王世子容易琰,也就是她的表哥,另一边也有几个人骑着马,其中一个楼月卿自然认得,是尉迟晟,还有两个皆穿着一身华丽的蟒袍,距离有些远,加上面容有变,她倒是一时间没认出来。

不过队伍慢慢地近了,加上楼月卿这惊人的眼力劲儿和记忆力,倒是认出了那两个人。

最后一次见时,那俩人已经十几岁了,如今虽样貌有些许改变,可怎么长都还是会有当年的影子,只是人老成了,不过话说回来,怎么年岁越大看着就越发贪婪?

是了,那两位看着就让人联想起贪婪二字的人,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

她跟那两个所谓的哥哥,可是恩怨大得很,一个的娘与她有着血海深仇,另一个的娘,因为顶了谋害公主与皇贵妃的大罪,被她那个父皇一杯酒赐死,牵连九族被灭,现在想想,还是挺可怜的。

随着队伍慢慢的靠近,楼月卿将出来时顺手拿出来的团扇挡在面前,轻轻地摇着扇子,继续看着。

队伍从茶楼前慢慢过去。

楼月卿的目光,落在了第一辆马车上,马车甚是华丽,也很大,四面皆是上好的金丝楠木,四面镶金嵌宝甚是华贵,金灿灿的,虽然华丽,可是……

若她没猜错,那里面坐着的,便是那个传说中跋扈嚣张,狠辣浪荡的女人了……

一眼望去,也就这辆马车最是醒目。

第二辆马车倒是低调许多,但是马车旁边随着的人,却不必第一辆马车少,显然这个人的身份,自然也不比第一个差多少……

楼月卿难得的弯了弯嘴角。

这时,紧闭着的门响起了敲门声,一旁的莫离眯了眯眼走了过去,很快便走过来对着她低声道:“主子,门外有人要见您!”

楼月卿挑挑眉,转头看了一眼……

元静儿……

还没等她点头,元静儿倒是自发的走进来。

朝着楼月卿盈盈一拜:“参见郡主!”

今日的元静儿倒是气色很好,比起之前见到时的憔悴,今日当真算得上是容光焕发,看来遇到了什么好事。

楼月卿挑挑眉,淡淡的问:“元小姐怎么会在这儿?”  元静儿莞尔一笑,甚是得体的笑着道:“今日璃国使臣入京,便出来瞧瞧,听闻郡主在这里,便想着来请个安!”

“哦?请安?”楼月卿挑挑眉,随即看着元静儿这副淡然的模样,笑了笑:“既然如此,请了安,元小姐便出去吧!”

她没什么心情和这个女人客套。

元静儿哪里想到楼月卿会如此不客气,之前哪怕不喜欢她,可是也还算客气,今日竟然如此……

面色僵了僵,元静儿有些不悦,可还是忍着,扯出一抹笑意道:“静儿许久没有与郡主聊过了,静儿既然碰巧遇到了,倒是有些话想与郡主说说!”

楼月卿蹙了蹙眉,她都那么明显的逐客令了,这小丫头倒是有趣,竟然还不知死活……

挑挑眉,她看了一眼楼下慢慢过去的队伍,随即收回了目光,慢条斯理的走到桌边坐下,自顾自的倒了杯茶,抿了一口,默了默,这才悠悠的放下茶杯,抬了抬眼皮看着元静儿,淡淡的问:“你想说什么?”

元静儿哪里想到楼月卿会这般明显的不待见她?逐客令在前,冷漠在后,如今又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使得她原本姣好的面容倒是变得有些难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