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冤家路窄/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倒是没想到,会在天香楼遇上那些人。

吃完了东西出来,灵儿蹦蹦跳跳的跑下楼了,吩咐莫言跟着她,楼月卿在后面慢慢地走下楼梯,却没想到会在一楼大堂,遇上北璃来的几个人。

他们正从门口走进来,正好灵儿跑出去,就直接撞上了,楼月卿下来时,便看到灵儿站在那里,前面挡着几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只见萧以怀一双眸子凌厉的看着灵儿,忽然伸手想要抓起灵儿的衣领,莫言及时把灵儿拉开,才没有被抓到。

萧以怀抓不到灵儿,本来就阴沉的难看的脸色瞬间就扭曲了,经吩咐他身后的手下上前把灵儿抓过去……

莫言护着灵儿在身后,见状意欲与之动手。

楼月卿刚下楼梯,便看到这样一幕,站在那里,原本还在想着要不要过去,见到萧以怀竟然吩咐他的手下抢孩子,眯了眯眼,缓缓出声:“你们在做什么?”

因为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天香楼人不怎么多,大堂里也就三三两两的几个人坐在那里,没什么动静,楼月卿的声音虽然不算很大,可是大堂里的人都听得很清楚。

门口那边的人,自然也听到了,全都看了过来……

看到楼月卿时,几个人皆脸色一变。

尤其是萧以怀和萧以憬,都不可置信的看着楼月卿,仿佛活见鬼一样……

被莫言护在身后的灵儿转头一看到楼月卿,立刻就挣开莫言的手,跑过来扑进楼月卿怀里,仰着头看着楼月卿,瘪嘴,一脸委屈的看着楼月卿告状:“姑姑,他们欺负灵儿!”

说完,小短手还指着那边的几个大男人。

楼月卿蹙了蹙眉,眼神从那边收回,低头看着灵儿,见她眼眶里一片莹润,甚是委屈的模样,忙的蹲下,捧着她的小脸蛋轻声问道:“可有哪里受伤了?”

灵儿摇摇头:“那个长得很凶的坏叔叔要打灵儿,莫言姑姑拉开了我!”

楼月卿这才放心,伸手抚了抚她额前的头发,轻声道:“没事,有姑姑在,他们不敢再欺负你了!”

“嗯嗯!”

楼月卿莞尔,这才站起来,牵着她走了过去。

萧以怀和萧以憬都一脸见鬼似的死死盯着她,他们的手下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楼月卿……

楼月卿站在他们前面,扫了一眼他们,随即看着一旁的的莫言,淡淡的问:“怎么回事?”

莫言面色愧疚的道:“是莫言没看好灵儿,灵儿跑得快便正好撞到从外面进来的这几位公子,可是我与灵儿都好生道了歉,谁知道这位公子不知怎的,竟想对灵儿动手,之后的事情主子也看到了!”

说着,莫言指了指萧以怀。

闻言,楼月卿蹙了蹙眉,转而看着一旁的萧以怀和萧以憬两人,目光定在萧以怀身上,看着他那张脸,楼月卿有些厌恶,不过并未表露出来,只是挑挑眉问道:“不知道这孩子做错了什么事情,竟让公子对她下这样的毒手?”

她冷淡的声音响起,本来看着她的脸震惊不已的两兄弟皆回过神来,萧以怀颤着手指着她,白着一张脸哆嗦着声音道:“你……你……你是谁?”

不过相较于他,一旁的萧以憬倒是淡定了许多,只是一双狭长的眸子定定的看着楼月卿,晦暗不明。

楼月卿蹙了蹙眉,有些厌恶的看着萧以怀。

真是越发出息了!

萧以憬看着楼月卿,眼神甚是诡异,一脸疑惑不解的问:“不知姑娘是……”

别说萧以怀被吓成这样,饶是他一贯淡定如今也惊骇不已,实在是这张脸……

方才第一眼,他还以为是长乐,然而很快便知道,不是她,那臭丫头怎么可能又这般从容淡然的气质?而且,给人的感觉也天差地别……

楼月卿目光落在一脸诚恳面含淡笑的萧以憬身上,挑挑眉,正要说话,手被扯了扯,楼月卿低头看着灵儿,灵儿仰头看着她,小声道:“姑姑,回家吧!”

许是刚才被吓到了,灵儿看着萧以怀的眼神都有些害怕,毕竟也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方才差点被一个陌生人欺负了,萧以怀的眼神还特别吓人,她自然是吓到了。

楼月卿也没心思继续在这里看到这两个人,便点了点头,牵着灵儿提步打算离开。

萧以怀回过神来,哪里肯让楼月卿这样走,立刻道:“站住!”

楼月卿恍若未闻,直接牵着灵儿走,然而,下一刻,便顿足,因为萧以怀出声,他身后的手下便立刻拦在了楼月卿前面,握着剑的手抬起,挡着楼月卿的去路。

楼月卿眸色一沉,看着前面当着她去路的两个玄衣手下,眯了眯眼,极是不悦。

她身后的莫离和莫言自然是知道,楼月卿确实是不高兴了,想来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什么人有胆子敢挡着她的去路,她也极不喜欢有人这样冒犯她。

两人相视一眼,立刻都打算出手。

然而,两人刚上前一步,楼月卿微微侧头,示意她们先不要动手,而这个时候,萧以怀已经走到楼月卿跟前,面色阴郁的看着她,咬牙问道:“本王让你走了么?”

楼月卿静静地看着他,没说话,就想看看他想做什么。

萧以怀看着楼月卿这张脸,气就不打一处来,这张脸与长乐太过神似,几乎难以分辨,他恨极了有这张脸的人,长乐是父皇的心头肉,母后又护着她,他自然是不敢对她做什么,可是她从小就压着他一头,尽管他是父皇的长子,又是皇后所出,可是人人都道十个他都不及长乐公主尊贵,以至于这么多年厌恶极了她,对有这张脸的人,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

方才就是因为这小女孩眉眼太过熟悉,怎么看怎么窝火,他才忍不住想要掐死她!

如今看着楼月卿这张脸,他当即就伸手打算掐楼月卿的下巴,楼月卿见他抬手,便似预料到一般,在他将要碰到她之前,退后一步,随即眸色凌厉的看着萧以怀。

“放肆!”二字脱口而出,声音含着浓浓的不悦,不怒自威。

萧以怀抓不到她的下巴,手一顿,本想再次抓过去,楼月卿极度不悦的一声放肆,让他僵了一僵。

这声放肆,让他想起了他的母后,也是这般不怒自威的样子,只是一声放肆一个眼神,便让人忍不出惧怕……

楼月卿冷冷的看着萧以怀,已经是极度的不悦,微微侧目看着莫离,淡淡的吩咐:“把他的手给我废了!”

莫离闻言,立刻领命,一个疾步上前就对萧以怀动手,萧以怀反应不过来,倒是他身后的两个手下反应得快,及时拉开了他,才没有让莫离碰到,可是楼月卿下了命令,莫离自然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眸色一沉,莫离便立即再次出手,那两个手下自然是不可能让莫离伤了萧以怀,便直接与莫离打了起来。

这动静一出,四下皆惊,因为他们都在天香楼的入口,里外的人便都看到了这里的热闹,都凑在他们附近指指点点……

三个人很快就闪了出去,在天香楼门口的空地上继续打,萧以怀的两个手下似乎武功都不低,加上都手握着剑,所以莫离有些吃力,很快便落了下风,十分吃力。

楼月卿紧随着走出了天香楼的门,在门外看着,见状,面色一沉,便打算让莫言上去帮莫离,只是考虑到她和灵儿都手无寸铁,在这里谁知道萧以怀这个丧心病狂的东西会不会对她和灵儿不利,便没有让莫言上去。

不过……

虽然冥夙所带着的那些暗卫已经撤走了,玄影也被叫回去派去办事了呃,可是前阵子她和容郅定亲后,那厮跟她说,重新安排了几个人暗中保护她……

她便淡淡的开口:“来人!”

声音不大,只是,隐在暗处的人却已经听得很清楚,当即从四下闪身出来四个面带着皮具的黑衣暗卫!

他们出现的甚是突兀,直接闪身过来的,还没有看清从哪里串出来的,人就已经到她跟前。

四人齐齐朝着楼月卿揖手,恭声道:“属下参见王妃!”

声音一出,楼月卿忍不住嘴角一抽……

容郅只告诉她,冥夙不方便一直跟着她,玄影又被他派出去不知道办什么事去了,便冲洗你派了几个人,她本来是拒绝的,可是拗不过他,便也随着他了,这四个人是他最近才召回来的,隐在她身边有好些日子了,只是,她一直没有传唤过这几个人,所以,第一次叫出来,突然就这样被叫了王妃,她……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淡淡的说:“去把那两个人解决了!”

莫离明显已经有些敌不过,可见萧以怀这两个手下,并不是无用之人!

杀了最好不过!

“是!”声音刚落,随即四个人便都闪了出去!

萧以怀哪里想到楼月卿身边还有人保护着?

当即脸色大变,而一旁的萧以憬却已经了然的看着楼月卿,不久前就听到各种传言说楚国有一位郡主和除了长得甚是相似,方才看到没想到这点,如今,倒是已经想到了。

怕是这个女人就是楚国楼家的那个郡主,也就是摄政王容郅的未婚妻。

寡不敌众,所以,哐当的两声响起,两把剑掉在地上,那两个玄衣手下很快就被打倒在地上了。

两个人被打飞出去,弹到了人群中,那些围观的百姓都立刻退开,才没有砸到人,可是这番惨状,还是令围观的百姓一阵唏嘘,看着楼月卿的眼神也都有些忌讳。

楼月卿被看多了热闹,早就习惯了,所以没太在意,看着不远处的空地上躺在地上口吐鲜血,不停地痛呼出声的两个玄衣手下,那两个人被打的伤势不轻,直接起不来了。

可见容郅说这四个暗卫武功不比玄影差的话所言非虚。

其中一个暗卫走过来,许是这四人的零头,朝着楼月卿恭敬地揖手,才问:“王妃可要留活口?”

楼月卿直接下了死令:“杀了!”

“是!”

她的话刚落,那边的三个人就已经打算一招让两人毙命,只是还没出手,一旁也已经从里面走出来的萧以怀咬牙切齿的道:“本王看你们谁敢?”

那边正要对那两个重伤的人下死手的暗卫倒是停下了动作,看着楼月卿。

萧以怀见那几个暗卫停手,他立刻就转头看着楼月卿,伸手指着她咬牙讽刺道:“本王乃北璃齐王,本王的人你们也敢杀,你们楚国便是这般待客?简直岂有此理!”

他的话一出,四下皆惊,议论纷纷……

毕竟若是一般人,楼月卿这样谁也不敢多言,可是若是北璃的人……

楼月卿这般,确实不妥。

楼月卿闻言,倒是笑了,却是冷笑,轻蔑的眼神落在萧以怀身上,似笑非笑的道:“原来阁下便是北璃的齐王殿下,不过齐王殿下此言差矣,我们楚国乃世人称赞的礼仪之邦,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只是齐王殿下既然身为一国王爷,然却不顾身份,对我的侄女下死手在前,对本郡主动手动脚在后,如此宵小之人的作为,敢问齐王殿下,这便是贵国的为人处世之道?”

楼月卿的话一出,看热闹的人又是一阵沸腾,若是楼月卿毫无缘由的对璃国人这般无理,他们自然是谴责楼月卿,可是若是楼月卿所言属实,那么,便是另一回事了!

楼月卿乃楚国郡主,又是摄政王殿下定了亲的未婚妻,却被北璃的王爷这般无理对待,如此,便是对楚国的一种羞辱!

感觉到周边的人看着他的眼神都变了,萧以怀心下一沉,指着楼月卿,恶狠狠的瞪着他,咬牙道:“你放肆,竟敢污蔑本王,本王何时做了这些事情?”

方才他确实是看到那个小女孩的眉眼,感觉和他厌恶的那个人有些相似,便忍不住想要毁掉,再看着楼月卿那张脸,更是忍不住火气,可是,这不是也都没有如愿?

既然都没成功,楼月卿所言,自然在他眼里便是污蔑他!

萧以憬在一旁本想劝一下,可是,这下子好了,什么也不用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