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他就这样看着她对他上下其手!/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怎么想到楼月卿竟如此伶牙俐齿,一席话便可以挑起民愤。

方才虽然萧以怀为何要动手他们都知道,可是这个理由自然是不能说出来的,何况,方才天香楼里面的人确实都亲眼看到,是他们无礼在前,在外人看来,确实是萧以怀对那小女孩动手在前,企图冒犯这个女子在后,要知道此女不是一般人,是楚国的郡主,又是摄政王容郅的未婚妻……

此事传开,璃国的颜面算是丢尽了!

以前只知道他这个大哥愚蠢,空有野心却没有任何智谋,如今看来,已经是不长脑子了!

楼月卿闻言,看着手指着自己的萧以怀,冷冷一笑,面色甚是不悦:“所以,齐王殿下的意思是,本郡主拿自己的闺誉来污蔑你么?”

萧以怀立刻接话:“自然,否则你以为本王会对你这种贱……”

他话没说完,身后的萧以憬立刻拉住了他,制止了他将要说出口的话。

萧以怀回头,眼神阴鸷的看着萧以憬,不悦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萧以憬低声道:“皇兄慎言!”

若是这种话说出来,当真是会激怒楚国的百姓,届时,他们有理都说不清了,何况是这件事情他们不占理。

萧以怀蹙眉,不悦的看着他。

萧以憬来不及跟萧以怀说太多,忙的上前几步,朝着楼月卿揖了揖手,一脸歉疚的道:“方才皇兄在船上喝了些酒,故而神志不清冒犯了郡主,本王代他给郡主赔不是,请郡主海涵!”

温和有礼,比其他这个哥哥,萧以憬更懂得为人处世,起码如今看到的人都有这样一个对比!

楼月卿挑挑眉,看着萧以憬虽然眼底难掩对萧以怀的那种鄙夷却还是做出一副和事佬的样子,倒是惊讶不少……

她若是没记错,萧以憬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不过,想想也能明白了,他的母妃获罪被赐死,外族一族全部因为这事儿被满门抄斩,就连他自己和他的同母姐姐也因此受尽冷眼,便是再也没有狂妄嚣张的资本,这么多年在汤卉的眼皮子底下学会了阿谀奉承委曲求全倒也一点都不奇怪了……

嘴角微扯,看着萧以憬挑挑眉,静静地看着一脸温润有礼的萧以憬,随即,似笑非笑:“哦?你要替他赔礼?”

萧以憬点了点头,想了想,看着楼月卿道:“方才我们确实并非有意冒犯郡主,还请郡主莫要计较,毕竟这也不过是小事,若是闹大了,怕是会影响两国的交情,若是这样,谁也担待不起……”

楼月卿闻言,没等他话说完,便眯了眯眼淡淡的开口:“你在威胁我?”

萧以憬心下一沉,暗道不好,立刻道:“本王并非此意……”

他确实有威胁楼月卿的意思,毕竟今日的事情闹大了,于两国邦交不仅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因此让两国生了嫌隙,这就不是小事了,国家大事,他们两个兄弟也好,楼月卿也罢,都承担不起……

若是旁人,怕是也会有所顾忌,可是哪曾想到楼月卿会如此直白的道出他的目的……

楼月卿淡淡的说:“成王殿下或许不知道,我这个人脾气向来不太好,特别不喜欢有人威胁我,况且……谁不知道我想来天不怕地不怕,所以成王殿下这话说错了,这个世上还没有什么后果是我承担不起的!”

萧以憬面色一僵。

萧以怀站在一旁,本就对萧以憬的解释甚是不喜,乍一听楼月卿这话,立刻就变脸了,一脸嫌恶的看着他,不悦道:“你这女人当真是得寸进尺,三弟既然已经替本王向你赔礼致歉,你却还得理不饶人,你到底想如何?”

楼月卿挑挑眉,看着他不语。

汤卉也算是极为聪明的女人,想来萧正霖那人除了眼瞎心盲之外,人也算是文韬武略,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儿子?跟草包似的没脑子!

萧以憬哪曾想到他一心想要将此事了了,萧以怀却还添乱,蹙了蹙眉,拉着他道:“皇兄不可……”

如今此事已经闹成这样,若是萧以怀再把事情闹大了,他们可是一点都不占理,而且,这女人又不是一般人,她若是当真要计较,那就麻烦了,若是此事传回北璃被父皇知道,父皇本有意和楚国交好,若是被此事搅黄了,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萧以怀死死的盯着楼月卿,倒是没有再多言。

萧以憬看着楼月卿,有些为难的开口:“郡主看此事……”

楼月卿垂眸想了想,这事儿虽然她占理,不过在闹下去,便是她无容人之量,似乎真的不太好,若是以她前几年的脾气和对萧以怀的厌恶,今日之事,她就算直接把萧以怀废了或者杀了都是正常的,断然不会有忍着的道理,不过现在她毕竟是宁国公府的女儿,又是容郅的未婚妻,以前的那些事儿她再怎么折腾就无伤大雅,但是此事闹大了坏了事儿影响两国邦交,受谴责的,便是她身后的宁国公府和容郅这个摄政王,不好不好……

她虽然不介意名声再坏一些,可是若是因为她搞得两国交恶,为难的是她的母亲大哥和容郅!

这么一想,楼月卿便也目光转向那边的几个暗卫,示意他们可以退下了,那几个人见状,便也齐齐朝着楼月卿揖了揖手,随即闪身离开,很快便没了踪迹。

转而看着一旁的两兄弟,目光最后落在萧以怀那里,她淡淡的说:“既然成王殿下说了齐王殿下方才是神志不清,那便是无心之过,那今日的事儿就算了,不过……”顿了顿,她语气转冷道:“还请齐王殿下悠着点,这里是楚国,不是璃国,您尽管身份尊贵,也别忘了自己只是来客,既然是做客的,就有做客人的自觉,可别跟只螃蟹似的横着走!”

说完,便也不再多言,让莫言下去那便扶着受了点皮外伤的莫离,便牵着灵儿的小手,走下阶梯,往不远处的马车走去。

萧以怀被这般教训,自然是怒火难消……

他乃一国皇子,还是皇后所出的嫡长子,本该受人尊敬畏惧,可是在璃国时,父皇母后时常训斥,老二和老六不把他放在眼里,那些父皇倚重的大臣亦是对他不屑一顾,长乐和兰陵这两个公主也因为深受父皇宠爱从不把他放在眼里,这也就罢了,形势所逼,他想要当上太子就必须要顺从父皇的心,可是,来到楚国,竟还被一个小小的郡主这样无礼对待,萧以怀如何不气极?

何况,这个女人还长着这样一张脸,对于长乐,父皇将她视若珍宝宠着,母后也破天荒的护着她,所以她屡屡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时常颐气指使,自己无可奈何,可是这个女人算什么东西!

当即打算追上去,只是萧以憬拉着他,他转眸死死的盯着萧以憬:“老三,你放肆!”

这个三弟一向唯他马首是瞻,今日竟然敢这样屡次三番的拦着他。

萧以憬眼底划过一抹嫌恶,但是还是一副为他好的眼神看着他,低声道:“皇兄,此女身份非同一般,若是此事闹大了坏了两国邦交,父皇怪罪下来,你我都承担不起!”

不管是他还是萧以怀,都承担不起!

萧以怀面色阴沉,看着那边楼月卿已经上了马车,他眼神甚是阴鸷狠厉……

马车很快离开,周围的人也慢慢散开了,萧以憬见萧以怀没再冲动,便吩咐他的手下去那边把地上躺着的两个人带回去。

出了这档子事儿,自然是没心思在吃东西了,他们便直接回驿馆了。

他们离开后,一旁的角落走出来两个人。

一身灰色锦袍的元绍衍和一个手下。

元绍衍若有所思的看着萧以怀一行人离去的背影,眼底晦暗不明……

他本是和萧以怀和萧以憬一同在勾月湖上商谈事情,只是谈完事情后,那两兄弟便想吃东西,他本是打算陪着的,只是收下来寻,他便走开了一下让萧以怀兄弟俩自己先进天香楼,他稍后就到,只是回来时,就看到这样的一幕……

当真是出乎意料的一幕,却也十分热闹!

目光收回,转而看着马车离开的方向,他嘴角微扯,这女人越来越有意思了,除了那位深不可测的汤后,也就这么一个女人让他这般捉摸不透,难怪太后和静儿都斗不过她,怕是他都不一定可以在她手中讨到好,幸好,他无需与她硬碰硬!

天香楼前的这桩事儿很快就传开了……

楼月卿回到宁国公府时,已经是傍晚,回府后不久,天黑了,宁国夫人本来派了人过来说晚上过来用膳,然而天刚黑,摄政王府就来了人,容郅蛊毒发作了!

楼月卿一听,哪里坐得住,当即扯了莫离就赶去摄政王府。

到的时候,容郅已经在竹林的地下密室里了。

楼月卿这次自然也没有进去,而是在门口等着,不过,扫了一眼守在门口的李逵和薛痕,蹙了蹙眉……

“冥夙呢?”

以往这个时候,冥夙和薛痕绝对是寸步不离的等着的。

两人面面相觑,随即薛痕上前一步,揖手道:“回郡主的话,王爷今日派冥夙出去办事了!”

楼月卿有些不解,容郅有什么事情竟然需要把近身保护的冥夙派出去?

不过,她没多问,静静地凝视着紧闭的石门,一等就是近三个时辰……

容郅的蛊毒越发的难控制,这一次发作,比以前严重多了,端看着密室里的一片狼藉就看得出来,那是他失控之下才折腾出来的。

今日不是初一,可又再一次发作了,且比之前还要严重,幸好莫离把了脉,没什么问题。

楼月卿松了口气,才吩咐李逵和薛痕把容郅扶回水阁,看着容郅一身被汗水浸湿的衣袍,这才吩咐了李逵寻一套容郅的衣服来,打算给他换上。

可是……

楼月卿很头疼!

因为就在她换衣服的过程中,摄政王殿下悠悠醒来……

正在给他解开里衣,手摸在他的胸膛上,然后忽然就听着他的呼吸好似不对劲,越发沉重的样子,加上身体也越发滚烫,楼月卿就抬眸看了过去,这一瞧,不得了……

因为那两只深邃无垠的墨瞳,正在看着她,眼底的炙热难掩……

楼月卿掂着他里衣衣襟的动作一顿,眨了眨眼,直接就什么反应都没了……

容郅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

反应过来,楼月卿脸顿时红的跟猴屁股似的,耳根子也顿热得不行,立刻收回手弹了起来,手收在身后,一阵无措的看着他:“你……你……”楼月卿支支吾吾了半天,咽了一口口水,才整出一句完整的话:“你什么时候醒的?”

他为什么会这个时候醒来?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醒来?

怎么能够!

他望着她,缓缓开口:“孤本来就没昏过去!”

所以,从她开始给他解开衣服的时候,他就一直看着!看着她对他上下其手!

这一次他强撑着,所以并没有失去意识,只是之前没什么精神,也没有任何力气,他便一直半昏半醒,但是,还是有一点点意识的,在察觉有人脱他衣服的时候,他就慢慢睁开了眼……

看到了她在给他脱衣服!

楼月卿一听,直接捂脸……

所以,他一直看着她脱他衣服?所以,他……

楼月卿跑了!

直接掉头就跑,一副做贼似的跑了,因为太过慌张,还差点撞到门上去了,然后,拉开门,哧溜一下,人影没了……

容郅歪着头,看着她面红耳赤的跑了出去……

微微收回目光,缓缓坐起来,看着床边撒了一地的他的衣服,再看着他只剩下半打里衣和一条裤子的身体,苍白的唇微抿,嘴角……微微勾起!

坐起来的动作扯到了心口,他抬手掩着嘴咳了两声:“咳咳……”

咳声后,室内响起一阵低笑声,甚是无力,虽然声音很轻,却能听出他极好的心情……

楼月卿跑出了水阁外面,才停下来站在那里,一阵忸怩不安……

转头看着身后灯火通明的水阁,楼月卿一阵生无可恋,怎么能被他看到呢……捂脸望天,好想两眼一闭就这么去了……

莫离随着追来,透过水阁折射出来的光线看着楼月卿一脸忸怩无措。很是不解的问:“主子怎么了?”

她本来是在外面候着的,结果才刚过了一小会儿,楼月卿就一副被鬼追着跑的架势冲出来往外跑,她以为出什么事了,自然就跟着出来了。

楼月卿怎么可能告诉她自己怎么了,立刻敛了敛情绪一本正经的道:“没事,回府!”

呃……

“摄政王殿下那里……”不是还需要她?

楼月卿立刻道:“不用管他!”

说完,走人!

她晚膳还没吃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