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打开天窗说亮话(已修改)/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风和日丽。

北璃的时辰一大早都进宫觐见去了,而今日容郅并未上朝,所以接见使臣的事情自然是容阑来干了。

听说,北璃那位齐王殿下今日一早在朝堂上向皇帝上告昨日被卿颜郡主当街无礼对待打伤他手下的事情,厉声质问楚国的待客之道……

据说,文武百官皆在,昨日的事情本来也有不少人看到,早就传遍了整个楚京,可是究竟孰是孰非看到的人都知道,所以,一听萧以怀恶人先告状,好些大臣都气急,为楼月卿辩驳,两方差点就吵起来了……

最后皇帝笑着说了一句:郡主这脾气,一向是这般谁的面子都不给,朕也得让她几分,齐王何必与一姑娘家这般计较?

一句话,既道明了楼月卿本就是这个脾气,又直言萧以怀身为一个男人,无需与姑娘家计较太多,给了两边台阶下,萧以怀便也只能就此作罢!

楼月卿自然是还不知道朝堂上的这件事儿,不过没多久,宫中就来了人,容阑派了顺德公公来了宁国公府,请楼月卿进宫。

楼月卿甚是疑惑:“宫宴不是今夜?这个时候皇上召我进宫作何?”

她本来是打算今夜进宫参加宫宴的,因为楼奕琛昨日说了,今晚宫中有夜宴,为两国使臣办接风宴,可现在,午时都没到,皇帝竟然直接遣了顺德公公来请她去。

顺德公公并未答疑,只是揖手道:“郡主进宫便知!”

所以,她不去也是不行了呃?

楼月卿想了想,问:“容郅在宫中?”

经过昨晚那尴尬的事儿后,她这几天都不想看到那个男人!

顺德公公忙道:“回郡主的话,摄政王殿下今日并未进宫!”

楼月卿答应的倒是爽快:“那就有劳顺德公公稍等,容我先去换件衣裳!”

容郅不在,去哪她都乐意!

顺德公公立刻恭声道:“那老奴在此等着郡主!”

楼月卿微微颔首,这才转身回了揽月楼,换了一件看着还算大气得体的衣裙,再打扮打扮,楼月卿这才随着顺德公公进了宫。

早朝已经散了,而楼月卿则被领着进了宣政殿,她一进门,里面的所有人都齐齐看了过来。

殿内人不多,因为百官都已经出宫了,只有容阑仍坐在龙椅上,下面站着不少人,一边站着一身朝服的楼奕琛,另一边站着的,便是北璃的人,看到楼月卿走进来,都一脸见鬼似的表情

楼月卿顿足在大殿门口,粗粗看了一眼两边站着的人,目光顿在北璃的人这边,蹙了蹙眉,随即便收回目光,提步,目不转睛的径直走向大殿前头,站在那里,面色平静的朝着坐在上面的皇帝盈盈一拜:“臣女参见皇上!”

容阑看了一眼楼月卿,随即目光扫向北璃使臣席位中的长乐公主一眼,若有所思,随即才淡笑着道:“郡主不必多礼,平身吧!”

“谢皇上!”楼月卿缓缓站起来。

抬眸看着容阑,楼月卿甚是不解的问:“不知道皇上此时召见臣女所为何事?”

容阑笑着道:“长乐公主说听闻郡主与她颇为相似,想见一见郡主,朕也不好拂了几位贵客的面,便让你来一趟!”

楼月卿闻言,眉梢一挑:“哦?”

皇帝看了一眼那边一身黄色华服的长乐公主,再看一眼这边,笑着道:“正好朕也有此意,今日初次见到长乐公主时,着实吓了一跳,竟还以为是郡主,若不是现如今两个人都在朕面前,朕都不敢相信竟然有这般相似的两个人!”

容阑的确是难以置信的,当北璃的人进大殿时,他便震惊不已,并非他不够淡定,而是那两张脸,几乎没有任何差别,眉眼更是如出一辙,只是因为气质卓然不同才能分辨一二,毕竟一个淡墨如画,一个富贵如花……

可是,即便如此,还是让人唏嘘不已……

闻言,楼月卿挑挑眉,转头看着北璃使臣这边的人,目光顿在一身淡黄色宫装的女子身上,愣了一下,面色难言的惊讶,正好那位长乐公主也看着这边,那双眸子中,亦是惊讶不已,只是惊讶过后,眼底涌出一抹怨愤和不喜,眯了眯眼,死死的盯着楼月卿的那张脸……

从她的眼中,楼月卿看到的,就不只是愤怒和不悦了,还有一抹情绪,一抹很不应该这个时候出现的情绪。

那样的情绪落在楼月卿眼中,倒是一点都不难理解,若她没猜错,那是恐惧!

是的,是恐惧!

而比起她,站在她旁边的萧允珂却只是难以置信的看着楼月卿,平静的眼眸间,皆是疑惑不解……

楼月卿面色愣了一下挑挑眉,随即收回了目光,转而看着上面的容阑,淡淡一笑道:“不瞒皇上,臣女亦觉震惊,昨日大哥也与臣女说起此事,臣女还以为是大哥在诓我,如今一看,臣女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竟有人与臣女长得这般相似!”

她的惊讶自然不是装出来的,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以前只听师父说过甚是相似,就连尉迟晟也说差点认错,她以为不过是几分相似罢了,可如今一看,她自己都难以置信。

汤卉当真如此厉害么……

容阑点了点头,深以为然,道:“确实是不可思议,方才长乐公主进来时,朕着实吓了一跳,瞧瞧这生得如此相似的两张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两个是双生姐妹!”

楼月卿挑挑眉,笑着道:“皇上说笑了……”话没说完,却被毫不客气地打断了。

长乐公主咬着牙,极度厌恶的看着楼月卿,冷冷的说:“楚国皇上此言差矣,本宫乃璃国的公主,身份尊贵,怎么可能会和她这种人是双生姐妹?这话可不能乱说,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跟本宫相提并论的!”

她的话甚是不客气,且看着楼月卿的眼神,是蔑视的。

她的话刚说完,现场的气氛就变了……

站在一旁本就面色沉重的楼奕琛一听这话,立刻就脸色愈发阴沉了,抬眸眯了眯眼,极度不悦的看着长乐公主……

而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谁知道长乐公主会突然说出这么一番破坏气氛更是不合时宜身份的话来……

这话,可是实打实的在打楚国的脸,更是极为丢璃国的脸……

容阑顿了顿,随即目光落在长乐公主身上,眼神晦暗不明,脸上的笑意却已经不复存在,淡淡的看着她。

虽然他不在乎楼月卿如何被讽刺羞辱,可是,他国来使当着他的面羞辱楼月卿,是在羞辱楚国,羞辱他!

萧允珂听着这一番话,面色一沉,怎么也想不到她竟蠢到这个地步,只是看到容阑和楼奕琛极度不悦的脸色,她立刻上前一步,双手相叠置于腹间,朝着容阑微微福身,轻声道:“让楚国皇帝见笑了,皇姐方才只是在开玩笑,并无羞辱楚国之意,还请楚皇和郡主不要误会!”

长乐公主一听兰陵的话,就不乐意了:“本宫没有在开……”

萧允珂微微侧目,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极为摄人,长乐公主话说了一半,竟闭嘴不言了,只是不甘的看着她。

一旁的萧以憬也立即上前道:“兰陵所言极是,皇妹一向喜欢玩笑,并非有意对楚皇和郡主无礼,还请楚皇不要在意!”

萧以怀见状,虽不愿,却也诚恳的代她道了歉。

容阑这才面色稍霁,淡淡一笑道:“公主既然是玩笑,那便无伤大雅,朕岂会在意?”顿了顿,转头看着下面面色平静的楼月卿,他又道:“既然如此,郡主便不要计较了!”

楼月卿莞尔:“自然,何况公主所言不无道理,公主乃璃国的皇家金枝玉叶,卿颜自是不敢与之相提并论,实话而已,又何须计较?”

一直沉默的尉迟晟适时开口道:“郡主此话倒是折煞我等了,长乐公主自是我璃国的金枝玉叶,然郡主也是身份尊贵,公主一句玩笑话,郡主无需当真!”

楼月卿挑挑眉,看着尉迟晟没说话。

尉迟晟自然是不想楼月卿被如此侮辱,也不愿璃国为难,这话也化解了不少尴尬。

不过,如此尴尬的事儿出了,容阑自然也没有继续叙话的心情,便让璃国使臣先回驿馆休息,让楼奕琛等人退下,独独留下楼月卿。

静静地看着楼月卿片刻,他才开口道:“你可知这次璃国来楚所为何事?”

楼月卿挑挑眉,随即淡淡一笑,抬眸看着容阑,问:“皇上想说什么?”

容阑没说话,而是直接把桌上的一本东西递给一旁的顺德公公,顺德公公立刻接过,走下阶梯,走到楼月卿跟前,将本子递给了楼月卿。

楼月卿接过,打开看了看。

容阑的话自上头传来:“贞顺帝派人送来的国书里,承诺了只要容郅娶了这个长乐公主,便以十城为公主的嫁妆!”

楼月卿看着国书上的内容,眸子微眯,闻言抬眸看着容阑,见他难得的一脸沉重,合上手里的东西,笑了笑:“那又如何?”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

容阑淡淡的说:“你应该知道若是联姻,此事对楚国而言意味着什么!”

撇开他们之间所有的矛盾不谈,淡淡只为了楚国的江山而言,娶一个女人便得此好处,便没有拒绝的道理!

虽然他很不能理解萧正霖为何如此大方的可以给出这般利益,可是不兴兵动武便得到十座城池,他自然是极为赞成的!

楼月卿淡淡一笑,道:“知道,可是那又如何?这件事情皇上应该和容郅谈,毕竟能做选择只有他而已,皇上找错人了!”

容阑与她说这么多,不过是想让她劝容郅答应了这门亲事罢了,据说国书到了那么久,容郅却从未提起过联姻的事儿,甚至毫不在意的找她提亲去了,可见他的态度,可是这是对于楚国而言极为有利的的事情,容阑再不管事,也不可能真的毫不在意。

只是,让她劝容郅答应?皇帝这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门夹了?

容阑静静地看着她,眼底晦暗不明,随即,忽的笑了笑,看着她问:“你知道朕为何容不下你的存在么?”

楼月卿一愣,这便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容阑静静地看着她片刻,才淡声道:“你刚回京的时候,朕其实很是赞同你和容郅的事情,也只有你这样的出身和智慧,才能做的了摄政王的王妃,可如今,朕却极度不想你和容郅成婚,你可知……是为何?”

楼月卿嘴角微勾,笑了笑:“因为皇上千算万算,却没算到容郅会把我看得如此重!”

是了,容阑一心想要控制容郅的行为和心思,一直以来,容郅也没有让他失望过,可是自从她走进容郅心里,容郅对她的在意,出乎皇帝的预料,甚至……造成了威胁!

容郅动情固然是他想要看到的,毕竟他对容郅确实是有兄弟之情,并不像他当真孤独终老,也不想再给秦玟瑛任何念想,可是容郅若是把一个女人看得比所有的一切重要,比江山和他这个皇兄重要,那就是他不想看到的!

容阑蹙了蹙眉,随即淡淡的说:“你的确很聪明,也很大胆!”

聪明大胆到让他不喜!

他不喜欢太过愚蠢的人,也不喜欢太聪明的人!

所以,楼月卿的聪慧,是他不愿看到的,若是这样的女人嫁给容郅,对他而言,没有任何的好处!

容郅的王妃,该是聪明的女子,可是绝对不能太过聪明!

楼月卿莞尔:“皇上谬赞!”

容阑眸色一沉,不过却不予理会楼月卿的话,只是淡淡开口道:“你应该知道,这场联姻若是成了,对于楚国而言的好处,而他既是楚国的摄政王,日后楚国的皇位也是他的,于情于理于公于私,他都不该拒绝这样的婚事!”

楼月卿不否认,容阑所言确实是这个理,容郅这个身份,但凡是对楚国有利的事情他都理应去做,娶一个女人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十座城池,没有任何当权者会拒绝,可是……

那只是别人,不是容郅!

他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楚国摄政王,他有能力,也有谋略,若是当真想要,别说十座城池,哪怕是整个天下,都不在话下,他又岂会为了区区十座城池去作出妥协娶一个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