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他来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抬眸望着上面的容阑,淡淡一笑问:“皇上是容郅的兄长,可是皇上扪心自问,可知道容郅心里想要什么?”

世人都以为容郅身处高位,必然是爱江山权力的,想要的无疑就是天下,或许容阑也如此以为吧……

容阑沉默,这一点,他从未想过……

容郅想要什么,于他而言,并无任何意义,他只知道,容郅该要什么,该做什么……

楼月卿看着容阑的沉默,笑意渐深,淡淡的道:“皇上方才说,容郅既为楚国的摄政王,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都不该拒绝这场联姻,可是臣女倒是想问一问皇上,您认为容郅不该拒绝联姻……当真是只为了江山社稷么?”

那双眼似早已看透容阑所有心思一般,落在他身上,令他感觉无所遁形……

容阑眸色一沉,极不喜欢楼月卿这种眼神,死死的盯着她,眼底晦暗,却难掩杀意,只是面上平静,凝神不语。

楼月卿却注意到,他置于腿上的手,攥得越发用力……

她勾了勾唇,意味深长的看着容阑,讥笑难掩,悠悠道:“皇上方才的话说的倒是冠冕堂皇,可是您一向喜欢把一切掌控在手里,何时又在意过所谓的江山社稷,说到底了,您想要容郅娶了长乐公主,追根究底……不过是不想容郅娶了我,不想他脱离你的控制,更不想他如愿以偿……”  楼月卿这话还没说完,容阑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厉害,怒意难掩,厉声呵斥道:“楼月卿,你放肆!”

站在一旁的顺德公公听着楼月卿这些话,本就脸色白的厉害,一听容阑的这句呵斥,立刻就跪下伏在那里,一阵心惊胆颤……

他如何能想到,楼月卿竟然敢对容阑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别说他,容阑自己也想不到楼月卿大胆至此,竟然敢如此直接的点出了他的心思,他不否认,楼月卿所言……确实是事实,可是……

他当真是低估了这个女人的胆量!

楼月卿声音一顿,不置可否,看着容阑的一脸愠怒,却毫无惧色!

她从不曾惧怕过任何人,容阑的怒火又算得了什么!

容阑死死的盯着她,脸上的温润不在,阴沉的吓人,眼底一丝阴鸷划过,旋即怒极反笑,问:“楼月卿,你当真以为朕不敢杀你?”

楼月卿微微垂眸,道:“臣女从不曾如此以为过,毕竟皇上乃一国之君,没什么不敢的!”

之前她尚且可以肯定不管是元太后还是容阑,都不敢对她如何,也确实如此,元太后之前哪怕是再如何的想除掉她,都只是想想,却不敢真的动手,容阑之前就算是在宫宴上命人下了毒,那也只是下情蛊,想破坏她和容郅的事情,把她驱离楚国嫁去东宥,却没有直接想要她的命,可如今,她明白得很,这对母子都容不下她活着了!

闻言,容阑眯了眯眼,淡淡的问:“既然如此,你还敢大放厥词?你就不怕朕今日就让你死在这里?”

如今楼月卿人在宫里,只身一人在宣政殿里,尽管容郅当政,可是宫里到处都是他的人,他身边又有暗卫跟着,若是他下令,谁也救不了楼月卿!

一声令下,楼月卿必死无疑,就算容郅赶来,也赶不上刀剑的速度!

楼月卿淡笑,不以为然:“皇上说笑了,皇上敢不敢杀臣女,那是皇上的事情,可是肯不肯让皇上取了臣女的命,那就是臣女的本事,所以,就算您当真让人现在杀我,我若不想死,您以为您能如愿?”

这个世上,她不想做的事情,无人可以逼迫,她不想死,谁也别想取她的命,就算是老天爷,也休想!

容阑闻言,眸色渐深,静静地看着她,倒是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他并非冲动之言,如今他确实是有即刻让人取了楼月卿的命的想法,这个女人的存在,威胁太大,这么多年没,他从没有这般容不下一个人,楼月卿是第一个!

容阑冷冷一笑:“楼月卿,你确实胆量过人,可你未免太过自信,朕今日到要看看,朕若是不想让你活着出去,你如何自救?”

说完,眸色一凛,微微抬手……

楼月卿眯了眯眼,看来皇帝当真是被她的话刺激到了,竟然要召来暗卫……

她倒是没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就是寒毒提前发作,这么想着,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

然而,就在这时,“砰!”的一声自身后响起,大殿的门被突然打开,外面的光线顿时射进来……

楼月卿一怔,手中的拳头一松,微微转身,果然看到敞开的门外,一个白色的身影背光而站,面向殿内,静静地看着……

是容郅!

容阑手一顿,抬眸看去,看着敞开的宣政殿的大殿正门门槛外站在那里的身影……

脸色一沉,静静地凝视着门外的身影,片刻,看到容郅走进来,他缓缓放下了手,恢复了正常神色……

容郅面色有些憔悴,虚弱难掩,脸上有些苍白,走的也是有些缓,不过没多久就走到了楼月卿身前,并没有看上面的容阑,只是看着她,上下打量着她,见她并无任何不妥,眼底难掩的担忧才慢慢消失,随之而来的便是安心。

楼月卿讷讷的看着他:“你……你怎么来了?”她不是交代了那几个人不要惊扰容郅么?

他不回答,反而是蹙着眉头看着她,略带着责备的语气,低哑着声音道:“不是跟你说过,让你没事不要进宫么?怎么如此不听话?”

楼月卿咬了咬唇,倒是没吱声,容郅却是不止一次交代过,让她没事不要自己进宫,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他不在宫里更不行,只是,她总是不听话……

他甚是无奈,对她这种不听话的行为也已经习惯了,只能轻声道:“你先出去,孤待会儿就来!”

楼月卿挑挑眉,迎上他的眼,看到他眼底的一丝晦暗,便也只能点点头,转身朝着上面的一直在看着他们的容阑微微福身,才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出去……

看着她身影消失在门外,容郅才缓缓收回目光,眼底的温柔不复存在,只剩下一抹冷漠。

看着容阑,他眸色微沉,随即余光瞥向一旁的顺德公公,冷声道:“滚下去!”

顺德公公闻言,自然不敢继续待在这里,便战战兢兢的退了出去。

大殿的门,再次被合上,殿内只有两兄弟……

楼月卿一出宣政殿,便看到外面除了她带进宫的莫离和不放心便在外面等着的楼奕琛之外,还有一个薛痕候在那里,看到她出来,揖了揖手:“参见郡主!”

挑挑眉,看着薛痕淡淡的说:“不必多礼!”

薛痕道了声谢,站起身。

楼月卿这才问了心中的疑惑,薛痕也不隐瞒,徐徐道来。

她本来交代了那些暗卫,容郅昨夜才蛊毒发作,所以不要告诉他自己进宫了,那些人倒是听命行事,不过,在她进宫后不久,宁国夫人一早出府办事去了,回府后得知此事不放心,怕她这个女儿在宫里又有什么三长两短,还是差了人去了摄政王府告知这事儿,容郅一听,自然是放心不下,就直接策马入宫,他昨夜蛊毒发作本就伤了元气,如今又情况比以前危险,却还是不顾身体直接策马进宫了。

还好他身体除了虚弱点倒也没什么问题了!

楼月卿听完,直接蹙了蹙眉,不过,心底还是觉得暖暖的……

不过……

四下一瞄,除了薛痕和莫离,四下都只是侍卫太监宫女……

她挑挑眉:“大哥呢?”以她对楼奕琛的了解,他自然是不会放心的出宫的,可是怎么没人?

莫离莞尔道:“方才大少爷确实是一直在这里等着,几次都担心的想进去一探情况,可听着里面没什么动静,他才忍着,方才摄政王来了之后,他便放心的去忙了!”

楼月卿哦了一声,她就说嘛,大哥怎么可能会放心她一个人在里面,也只有容郅进宫了才能让他放心,毕竟在这宫里,能够一手遮天的,只有容郅。

楼月卿本打算等容郅出来一起出宫的,可是,等了一下,看着殿门没有任何被打开的迹象,倒是脑海中想起一桩事儿……

想起的,自然是昨晚的那档子尴尬事儿,如此一来,她当真不想这个时候见他,方才他进去时情形不对,一时间没想到昨夜的那一茬事儿,可是等一下他出来了,肯定会想起来,昨夜她跑得快所以他没机会笑话她,等一下他指不定怎么笑话她呢……

不行,得溜走!

这么一想,自然是付诸行动了,楼月卿看着薛痕急声道:“我忽然想起我还有事,先出宫了,等一下你好生照顾着他!”

说完,拽着莫离就遁……

她可不想被他笑话的同时还要被他训一顿,她今日进宫,他肯定会板着脸把她教训一顿才行的。

然而,所谓冤家路窄,楼月卿倒是没想到会在宫道上遇上几个人。

因为今日北璃使臣觐见,见了皇帝之后,两个王爷和几个大臣要么回了驿馆,要么和楚国的大臣商讨两国邦交事宜,而两位公主作为使臣中的女眷,自然是要去见一见楚国的一国之母,只是皇后在合欢殿养胎,不适合见生人,所以便只能去见太后,这不,冤家路窄的,在宫道上遇上了正从章德殿那边来,打算出宫的两位北璃公主。

楼月卿看着对面的宫道上走来的几个人,她脚步一顿,眼看着通往宫门口的宫道出口就在十米之外,可是对面的人也距离相同,正犹豫着要不要转身当做没看到,那边的人已经看了过来……

除了两个北璃公主和一众婢女之外,还有的一个华衣女子,楼月卿自然也不陌生,便是她那名义上的妹妹,如今太后跟前极为受宠的德妃娘娘楼琦琦。

楼琦琦怎么会和她们凑一起了?

长乐公主自然是也看到楼月卿了,面色顿了顿,随即一掌姣好的脸顿时就十分难看了。

萧允珂也是一愣……

遇上了,转身就走似乎不太好,而且,没道理她避开不是?这么一想,楼月卿提步走了过去。

似没看到那张和她极度相似的脸蛋已经扭曲,楼月卿站在几人面前,淡淡一笑,微微福身:“见过两位公主,见过德妃娘娘!”

楼琦琦一脸惊诧的看着她的脸,不过许是方才在章德殿已经惊诧够了,现在倒也平静许多,很快回过神来,微微福身还礼:“妹妹见过姐姐!”

长乐公主面色阴郁的看着楼月卿,自然是不会让她起来的,不过,楼月卿也没在意,缓缓站起来……

长乐公主见状,甚是不悦,咬牙道:“楚国的郡主倒是胆大,本宫何时让你免礼了?”

楼月卿挑挑眉,看着她……

如此看着一张和自己像极了的脸,楼月卿还真是不太习惯,不过,除了样貌底子像以为,这位与她差别也是极大的,毕竟那一脸妖媚刻薄,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有的!

楼月卿淡淡一笑:“那公主打算如何?让我一直僵着?若是我没记错,似乎公主殿下没有这个权力吧?”

若是楚国的皇室公主,尚且有资格教训她,可是,一个邻国公主,在璃国如何的地位尊崇那是她的事情,在楚国也都只是个贵客,是没有任何资格出言教训她这个楚国郡主的。

闻言,长乐公主脸色一变,怒声道:“你放肆,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对本宫说话?”

楼月卿眉梢一挑,看着她的眼神意味深长。

长乐公主更是恼怒,上前一步,抬手就想对着楼月卿的脸打下去……

萧允珂听着她的话,本就脸色一沉,见她又是这般刁蛮无理,立刻在她巴掌落下之前,一把扯住她,厉声道:“你够了!”

长乐公主本想一巴掌把楼月卿的脸打废了,可是被萧允珂这么一扯,立刻就落了空,她一阵不甘,回眸瞪着萧允珂,甚是恼怒。

只是不知道为何,迎上萧允珂阴沉不悦的眼神,她极为忌惮,虽有不甘,到底是罢了手,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楼月卿,原本明媚的眼眸,尽是恶毒。

楼月卿挑挑眉,之前尉迟晟说了,萧正霖把萧允珂派来,除了让她散散心之外,便是让她管着长乐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