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亲切的感觉/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可是这个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长乐公主,却极为忌惮兰陵……

萧允珂冷冷的瞟了她一眼,眼神中带着警告,长乐公主咬了咬牙,狠狠地瞪了一眼楼月卿,随即冷哼一声,甩袖走人!

萧允珂这才看着一旁的楼琦琦,淡淡的说:“劳烦娘娘先送皇姐出去,本宫稍后自己出宫便可!”

楼琦琦本来也是元太后派着亲自送两位璃国公主出宫的,闻言,微微颔首:“那本宫留一个宫女等会儿送公主出宫!”

两人第一次进来,楚宫很大,没有人领路怕是很难原路出宫。

萧允珂点头:“嗯!”

楼琦琦这才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楼月卿,微微福身,一言不发的随着长乐公主的方向追上去……

萧允珂这才走到楼月卿跟前,目光顿在她的脸上,平静淡然的眼神里尽是疑惑不解,不过,她一向心如止水,再如何惊讶也还是比常人平静。

眸色微动,她淡淡一笑道:“方才皇姐多有得罪,还望郡主不要往心里去,她一向被我皇叔宠坏了不知礼数,才会出言冒犯郡主,本宫在此替她向郡主赔不是了!”

说完,微微屈膝,态度甚是诚恳。

楼月卿回礼,莞尔道:“公主言重了,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萧允珂挑挑眉,看着楼月卿一脸淡定从容不急不迫的样子,再想想方才长乐公主的一脸刻薄和急躁冲动,不由得有些恍惚,扯了扯嘴角道:“多谢郡主宽宏大度!”

说着,眼神落在楼月卿的脸上,尽是探究不明,确实是因为两个人长得太过相似,让她白色不得其解,哪怕天下之大长得相似并非稀罕事儿,可是,太过相似却有些匪夷所思了,这一瞥一笑,倒是比长乐更让她觉得……亲和!

楼月卿微微抬眸看着她,正好迎上萧允珂打量她的眼神,不由得挑挑眉,嘴角噙着一抹笑意问:“公主为何如此看着我?”

兰陵淡淡一笑,道:“本宫只是觉得奇怪,为何郡主与本宫的皇姐这般相似,如若不是郡主乃楚国人,当年姨娘的的确确只生了一个女儿,本宫都要怀疑你与她是双生胎呢!”

楼月卿一愣,看着萧允珂一脸认真,她不由得有些挑挑眉,看着萧允珂道:“公主说笑了,这个世上长得相似的人数不胜数,这种玩笑可开不得,不然有心人听了,对楼家可会带来祸患的,何况……”她话一顿,看着萧允珂的脸,小道:“说到相似,兰陵公主不也和长乐公主有些相似?”

并非她恭维,两人的五官轮廓神似,只是整体看来大不相同罢了,不过,两人都是难得的美人……

萧允珂弯了弯唇,哑然一笑道:“这有什么?我父王与皇叔乃同母兄弟,我的母妃与皇婶是亲姐妹,她与我是堂姐妹亦是表姐妹,我跟她长得有几分像也是正常的!”

只是,两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人长得这般像,那就是稀罕了。

了然一笑:“原来如此……”

眸色复杂的看着楼月卿的面貌眉眼,萧允珂意味深长的到:“不知道怎么回事,今日初见郡主,倒是让我感到分外亲切,一见如故似的……”

是了,从之前在宣政殿看到楼月卿,她就感到很亲切,仿佛……

那种感觉,当真是说不清道不明,就像当年和皇姐朝夕相处的那种亲切……

虽然这种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若是别人,她估计会以为是自己多心了,可是楼月卿长得……

闻言,楼月卿面色一僵,不过很快便恢复常色,道:“估计是我长得与长乐公主太像了,让公主殿下搞错了!”

只是,是不是搞错了,她或许比萧允珂更明白。

萧允珂比她小一日,可是自出生便在宫中长大,被封为公主,由皇祖母亲自抚养,所以姐妹俩的感情极深,并非一般人可比的,所以,自然是会感到亲切。

萧允珂扯了扯嘴角,淡笑道:“也许吧……”

就当是她搞错了吧,毕竟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垂眸想了想,她眸间划过一抹异色,看着楼月卿又道:“对了,我方才在太后那里听太后说郡主身子不好,正好我也懂一些医术,若是郡主不介意,不如我替郡主把个脉如何?”

楼月卿神色一顿,然而,她身后的莫离却脸色一变,正欲上前开口,楼月卿却已经微微回头,示意她不要出声。

莫离便只好静默不动,只是却还是不免担心,因为她不晓得萧允珂的医术有多厉害,一般的大夫确实是看不出楼月卿的真实脉象,可是医术精湛的人却可以号的出来,所以她有些担心。

目光落在一脸不安的莫离身上,再看着楼月卿,萧允珂有些好奇:“怎么?莫不是不方便?”

楼月卿回头,无谓一笑:“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既然公主有此好意,那就有劳公主了!”

说完,便直接伸出手,一脸坦然,无惧萧允珂的探究。

萧允珂挑挑眉,接过楼月卿的手,当真是给她把脉了。

然而,只消片刻,萧允珂本来平静的面色愈发的凝重了,诧异的看着楼月卿。

楼月卿见她已然把完脉,便抽回了手,扯好袖子,面含淡笑看着她。

萧允珂愣了片刻,才有些不解道:“郡主的气色看着并没有如此虚弱,怎的这脉象竟是……”

她若是没搞错,方才她摸到的脉象,便是油尽灯枯之脉……

楼月卿捋了捋袖子,面带着一丝丝失落,淡笑道:“我生来体弱,病情反反复复,从小到大看了不知道多少大夫,也算是泡在药罐子里长大的了,虽底子不行,但是气色也该被药泡好了,这也不过是外强中干罢了!”

萧允珂微微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即抬眸看着她道:“原来如此,那郡主倒是受苦了!”

确实是她多想了,楼月卿的身体确实如她所言,虽然表面看起来确实是与常人无异,实际上却仿若病入膏肓的人一般,能有这般好气色,怕也只是吃药吃出来的。

楼月卿笑了笑,不置可否。

苦,是挺苦,比旁人所看到的,所能想象的还要苦,可是,早已习惯了,便也不所谓了。

萧允珂也不是多事之人,更不喜欢问及别人的私事儿,何况是身体问题,便也转移了话题道:“好了,耽误了郡主那么久,本宫倒是有些过意不去了,瞧着郡主也是要出宫,不如与本宫一同出宫吧!”

楼月卿自然是乐意:“如此……”也好!

然而,她乐意,有人就不乐意了……

楼月卿话没说完,身后便传来熟悉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闻声回头,几人都随之愣了一下。

只见楼月卿身后长长的宫道上,一身白色衣袍的容郅负手而立,面色平静的看着这里,他的身后,薛痕手扶着腰间的剑柄静静地站着。

楼月卿微微惊讶,一阵懊恼,她怎么顾着和兰陵聊天,忘了自己为何要急急忙忙出宫了,这下好了,这厮来了……

眼看着容郅脸色有些不对劲,楼月卿眼珠子一转,正琢磨着要不要在他没过来之前跑了再说,这想法刚过,容郅的声音轻飘飘的传来:“你若是敢再跑,孤便立刻把你拎回摄政王府关着,等大婚再放你出来!”

楼月卿立刻就什么想法也没了,安安分分的在那里站着等他过来。

虽然他现在不能妄动内力,可是这厮一向在对于她的事情上面毫无原则,谁知道会不会真的不顾自己的身体冲过来把她抓去摄政王府关着……

容郅已经提步走了过来。

一步步的走到楼月卿跟前,目光沉沉的凝视着她,面色凛然,任谁看了都知道,他此刻是生气的。

除了萧允珂和楼月卿,所有的宫女侍女全都朝着容郅屈膝行礼。

容郅仿若没听见请安声,只是目光沉着的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楼月卿被看的发毛,便拧着眉看着他道:“要打要罚随你,别这么绷着,怪吓人的!”

他鲜少会这样的脸色对她,显然是今日真的气了!

他嘴角微扯,脸隐隐一抽,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略咬牙道:“你还有理了?”

她当然……没理了!

所以,不占理的她,只能……

沉默挨批!

他拧眉看着她,甚是不悦道:“不是让你等着孤一起出宫么?怎么如此不听话?”

他刚从宣政殿出来,看到外面就薛痕一个,这女人又跑了,他极不放心的追了上来,并非想要训她,而是真的怕她在宫中又出什么事儿,毕竟这宫里没有一个人是容得下她的!

楼月卿自然是不会说怕他笑话,便只好寻了个理由:“我……你太久没出来,我就先走了!”

容郅嘴角微抽,不过倒也没再说她,反正她从没听话过,他说得再多,还不如以后看紧她些,省的她一次次不长记性!

一旁的萧允珂一直看着这两人说话,自然看得到出两人确如传言是两情相悦,传闻楚国摄政王一待人冷淡,不苟言笑,可是对待楼月卿却这般和颜悦色,哪怕是绷着脸教训她,却仍然藏不住眼底的柔情,而楼月卿,方才看着是何等的从容淡然,端庄优雅,却在容郅跟前像个小女儿家般,这样的男女之情,一贯是她最羡慕的。眼中的讶异难掩,随之而来的便是羡慕,羡慕两人的两情相悦,羡慕两人可以如愿以偿的和心悦之人在一起。

而她,不会再有机会了……

回过神来,见两人这事儿了了,这才走过来,朝容郅行了个宫礼,缓缓道:“兰陵见过楚国摄政王!”

容郅这才看着萧允珂,只是看着楼月卿的温柔和气恼皆不复存在,眼神只有一贯的冷淡:“兰陵公主无需多礼!”

萧允珂这才缓缓起身。

她自然也不会自讨无趣的继续在这里碍眼,便道:“那兰陵就不打扰两位了,告辞!”

说完,便微微屈膝,行了个礼,这才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楼月卿,便一脸淡然的离开。

楼月卿蹙了蹙眉,自然是没有忽略萧允珂方才眼底的失落和那一抹黯然……

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指望,被遗弃了一般,如此的失落……

她有心事!

直到萧允珂的身影越走越远,楼月卿这才回过神来,却发现,容郅一脸沉着的凝视着她。

她有些不解:“怎……怎么了?为何这样看着我?”  他一脸忍着的问:“你认识她?”

他所说的认识,自然不是表面上的听过名字说过话,而是是否曾经有过交集!

楼月卿自然也知道容郅问的意思,愣了一下,随即摇摇头:“今日是第一次见面!”

容郅蹙眉,并不信她的话,方才她看着萧允珂的背影时,眼中的情绪骗不了她,那是心疼,夹杂着淡淡的眷恋不舍。

为何心疼?为何不舍,她很少会有这样的情绪,今日却对着一个初次见面的人露出心疼的模样。

她越是这样,他便越肯定心中的猜测……

不过,他倒是没有多问,更没有露出任何破绽,而是牵着她的手道:“走吧!”

楼月卿没跟着走,反而驻足问道:“呃……你要带我去哪?”

他一脸悠然,道:“摄政王府,把你关到大婚再放你出来!”

楼月卿明媚潋滟的眸子一瞪,随即立刻晃着脑袋一脸不情愿:“不……不要!”

她才不要被关着!

他凉飕飕的瞟了她一眼。

楼月卿立刻可怜巴巴的看着他,那一脸祈求,甚是讨喜。

他一向抵挡不住她的任何撒娇讨好,也许当真是一物降一物,他注定此生都栽在她手上了!

索性他也是甘之如饴,乐在其中!

只能微微一叹,缓声道:“走吧!”

叹气,便是妥协。

其实他也没想真的关着她,就是要吓唬吓唬她,实在是吓唬不了,就把她抓回摄政王府关个一两天,让她长个记性!

楼月卿这才任他拉着走。

容郅确实没有带着她回摄政王府,不过也没有去宁国公府,而是带着她去了慎王府,探望老王爷。

而今夜宫中的夜宴,她就这样被他带着避开了,没有进宫。

------题外话------

明天……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