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兰陵震怒/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允珂握着一把长剑站在那里,看着围在周围伺机而动的几个玄衣手下,面色阴沉,眼底却满是不屑。

这几个人,她自然是不会放在眼里,只是如今她没有心思再继续跟他们周旋,便不耐烦道:“不想死,就给本宫让开!”

几个手下面面相觑,随即其中一个扬着剑,向萧允珂扑了上去,萧允珂一个闪身避开,随即反手一剑,竟把他脑袋都割下来了!

这些手下不过是一些看院子的人,自然是不难对付。

又一个人没了命,剩下的几个退后了一些,却还是剑指着她,没有让她往前。

萧允珂冷笑,多少年没有人敢剑指着她了,这种感觉,当真是……

令人讨厌!

正在她打算要了结这几个人时,走廊尽头终于走出一个人。

元绍衍!

元绍衍看到萧允珂时,脸色一变,自然是想不到萧允珂会找到这里来。

他立刻侧头,打算让身后的手下去通知别院里的人不要出来,只是,他还没有出声,萧允珂已经纵身一跃,一个旋转,将周围的几个人皆数一剑毙命,随即看着这边,面色凛然的纵身一跃,往他这里来,手中长剑直指元绍衍。

元绍衍一惊,立刻伸手一拉身旁的手下推向萧允珂的方向,这才一个箭步避开,果然,那个手下撞到萧允珂的剑,长剑穿透整个身体,当场毙命。

元绍衍一阵心惊,他一直都听说这位兰陵公主身手了得,剑法更是出神入化,乃北璃皇帝萧正霖亲手所教,加上几位王爷的教导,所以武功不弱,不过还是第一次见她动手。

元绍衍鄙夷的看着元绍衍,剑指着他淡淡的问:“他们人呢?”

他咬了咬牙,极度不悦,没有回答,反而讥诮道:“公主殿下这是做什么?您要发泄也得想想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楚国,不是你们璃国!”

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楚国的京都,萧允珂不过是来做客,在这里这般放肆,实属不该!

萧允珂冷冷一笑,满脸不屑道:“楚国又如何?即便本宫今日让你命丧剑下,楚国还能让本宫偿命不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就算她杀了他,楚国也不可能让她偿命,一个元绍衍,杀了他,也不过是一条命而已!

元绍衍面色阴郁,无话可驳,因为萧允珂的话确实是事实,今日就算她杀了他,皇帝也好,摄政王也罢,都不可能为他做主,哪怕太后不会善罢甘休,那也于事无补!

剑指着元绍衍,萧允珂一脸轻蔑冷嗤道:“当日皇叔留你一命,本宫就不同意,如你这般无用卑鄙之徒,有何颜面存活于世?今日本宫就杀了你,绝了她的念想!”

说完,直接挥剑就向元绍衍砍过来。

元绍衍瞳孔一缩,往后一退,躲开了萧允珂毫不留情的一剑,可是这次没有手下给他拿来挡剑了,他刚避开一剑,还没有站稳,萧允珂继续挥剑过来,他便也不好再继续假装,掌心一动,凝聚内力,随即就往萧允珂打过去。

他内力不浅,一掌挥过去,萧允珂猝不及防的倒是被掌力打退了一步。

看着元绍衍,她冷笑:“几个月前我就说你不简单,果不其然,明明一身武功,却装作手无缚鸡,元绍衍,你蛰伏在我璃国到底想做什么?”

之前元绍衍在璃国,一向是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模样,替萧以怀出谋划策,任他差遣,甚至被逼着在公主府当一个男宠,如今看来,一切都太过于不寻常。

元绍衍眯了眯眼,看着萧允珂,眼中划过一抹杀机……

他一直隐藏自己的一身武功,因此不惜在长乐当初强迫他的时候仍装作一副抵抗不了被迫与她欢好的样子,除了汤卉,便无人知道他身怀武功,可即便是汤卉,也不晓得他蛰伏在璃国这是目的是什么,只知道他是元太后派去的人。

可如今,他方才一时情急还是露出了破绽!

既然如此,他只能杀了萧允珂,否则,便难以解释了!

说完,他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凝聚内力,紧紧盯着萧允珂。

萧允珂冷笑,二话不说便一个箭步越过来,与他打成一团。

果然元绍衍的武功不低,不拿着武器竟也和萧允珂打的胜负难分,过了不少招式仍打的如火如荼。

元绍衍没有武器,打得有些吃力,便越下回廊,在园子里的一具尸体上拿起一把长剑,继续和萧允珂打在一起。

萧允珂便全力以赴,剑剑都是毫不留情致命招式,而胜于所有也是对萧允珂招招下死手,元绍衍的内功比萧允珂高,所以萧允珂便有些吃力,然而……

刀光剑影中,两人都各指着对方致命点时,元绍衍忽然停下了手,身子一歪,萧允珂便直接一把长剑没入他的肩胛,血柱涌出……

元绍衍目露痛色:“呃……”

萧允珂甚是不解,方才元绍衍明明也可以伤的了她,却忽然收回了剑受了她这一剑,她立刻拔出剑,眯着眼看着他捂着伤口一脸痛苦的样子,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声惊叫声:“绍衍!”

萧允珂闻声回头一看,果然看到长乐公主披头散发衣着不整的从走廊尽头跑出来,跑来这边,直接越过她,扶着因为被她刺了一刀而摇摇欲坠的元绍衍。

元绍衍伤的不轻,被长乐公主扶着,嘴角挂着一行血迹,满脸痛苦。

长乐公主面色惊恐的看着他嘴角的血迹和肩胛上仍然不停流出的血迹,颤声道:“绍衍,你撑着点,我立刻让太医来给你看,你撑着点……”

元绍衍闻言,连忙拉着她低声道:“公主,我没事,你别担心!”

长乐公主一脸担忧道:“可是你流了好多血……”

元绍衍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道:“无碍……咳咳,没关系……”

说着没事,可是且一脸痛苦。

萧允珂站在一旁看着元绍衍这副做戏的雅致,岂会不知道方才他突然收手是为何,他若是受伤了,倒是博得了同情,她若受伤了,他却一切都暴露了,而且伤了她,他可没法交代!

只是,元绍衍如此善于伪装博取同情,和一个深闺妇人有何区别?

有些鄙夷,更多的是感到恶心,她活在皇家什么明争暗斗没见过,女人这般也就罢了,元绍衍一个男人,当真是令她刮目相看!

目光落在长乐公主身上,看着她这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样子,她面色陡然一沉,正要出声。

然而,还没等她出言质问,的长乐公主已经转头过来狠狠地瞪着她,咬牙道:“萧允珂,谁让你伤了他?你好大的胆子!”

她显然是气得不行,看着萧允珂的眼神也是十分怨恨。

萧允珂冷冷一笑:“我伤了他怎么了?我还要杀了他!”

说完,便提起手中的剑,指向站不稳的元绍衍。

然而,她刚剑指元绍衍,长乐公主便立刻挡在他身前,死死的盯着萧允珂,咬牙道:“萧允珂,你要杀了他就先杀了我,我倒要看看,我若死在你手里,你怎么向父皇交代,你不过是他的侄女,我才是他的女儿,就算他再疼你,比起我,你什么也不是!”

闻言,萧允珂一愣,眼中怒意难掩,随即怒极反笑,剑依旧指着长乐公主,淡淡的问:“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看着咬着牙含着恨意盯着她的长乐公主,萧允珂剑指着她的心口,讽刺道:“而且,就算我杀了你,皇叔又能如何?你以为他会让我抵命?真是可笑!”

长乐公主闻言,面色一僵:“你……”

萧允珂倒是不会真的下得了手杀了她,便淡淡的说:“我懒得与你废话,跟我回去!”

长乐公主立刻摇头:“我不……啊!”

啪的一声响起,在这暗夜中甚是响亮。

长乐公主退后一步,手捂着被打的脸颊,一脸难以置信。

她身后的元绍衍亦是一脸震惊。

转眸看着缓缓放下手的萧允珂,她眼中恨意更甚,咬牙道:“你竟然敢打我?萧允珂,你放肆!”

萧允珂不理会她眼中的恨意和脸上的恼意,只是脸色阴沉地看着她,怒声道:“你往常在国内如何放荡荒唐我不管,也懒得管你,可是你别忘了,这里是楚国,别忘了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今日你竟然敢来此与元绍衍偷情,你还要不要脸?璃国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你要是不肯跟我回去,我便今日把你的腿砍了再把你送回去,我倒要看看我废了你皇叔能拿我如何?”

长乐公主闻言,有些惊惧的看着萧允珂……

她知道,萧允珂的脾气,一向从不会惧怕任何人,今日她肯定不敢对自己下杀手,可是她当真敢砍了她的腿,就像两年前萧允珂新婚之夜驸马被她杀了,回京后自己不过是出言讽刺她两声,差点就被她给砍了,当时一贯疼爱自己的父皇不但没有训斥责罚萧允珂,反而把自己训了一顿,令她日后不许再乱说话。

她对萧允珂时有些怕的,明明她身份比萧允珂尊贵,却拿萧允珂没有任何办法,反而被她管着。

若是今日她把自己废了,父皇怕是也不会责罚萧允珂……

萧允珂最后下一次通牒:“你若是不回去,我立刻杀了他!”

说着,眼神落在因为伤势严重而忍不住单膝跪在地上捂着伤口喘气的元绍衍。

长乐公主自然是不敢再僵着,便做出了让步:“我跟你回去,你不许伤他性命!”

元绍衍的伤不会致命,可是却也不轻。

萧允珂冷嗤一声:“我若是要杀他,你回不回去我也杀的了他!”

长乐公主急了:“萧允珂……”

没有忽视她的一脸急切担心,萧允珂眸色微沉,终究还是退让一步:“今日我放他一次,下次我再取他性命!”

长乐公主这才放下心来,萧允珂一向言出必行,她既然答应了,那今日元绍衍不会死了。

萧允珂挑挑眉,轻蔑的眼神落在元绍衍的身上,随即便冷冷开口:“来人!”

她声音刚出,很快几抹黑影便闪身而来。

四个黑衣女暗卫立刻朝着两个公主行礼:“参见两位公主殿下!”

萧允珂指着长乐公主,淡淡的说:“把她带回去,你们四个看着她,寸步不离的看着,没有本宫的允许谁敢放她出来,本宫灭他九族!”

“是!”

长乐公主哪怕是再不情愿,也只能任由着被带回去。

四个暗卫带着长乐公主离去,萧允珂看着元绍衍,眼底皆是不屑,她一向不喜欢这些心机深沉的人,元绍衍便是其中一个!

冷冷的看着元绍衍,她道:“我不管你想做什么,可若是你敢对璃国不利,我便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她不再多留,一展轻功离开,越上屋顶时,正好看到不远处的巷子那里,一群撑着火把的禁卫军往这边来……

元绍衍见她走了,终于松了口气,扫了一眼周边的尸体,眼眸间尽是狠厉阴鸷,但还是咬着牙捂着伤口缓缓站起来……

回到驿馆,萧允珂当即将手中长剑丢给了在这里等着她的手下,这才提步走进长乐公主住的院子。

屋子里阵阵瓷器砸碎的声音传来,而门却紧紧闭着,四个女暗卫确实听她命令,一脸肃穆的守在门外。

她推门走了进去,果然看到长乐公主又摔了一地的瓷器碎片。

伺候她的婢女们跪在那里,而长乐公主,却趴在榻上喘气,许是砸累了,胸口起伏的厉害,听到门开声抬眸看来,看到萧允珂,死死的盯着她。

萧允珂一进来看到,面色平静,目光扫过地上的几个宫女,蹙了蹙眉,便淡淡的说:“都下去!”

“是!”如获释般涌出去。

长乐公主想骂她,可是话到嘴边,却不知为何咽了回去,这才别过头,甚是气恼。

萧允珂淡淡的说;“这段时日你就在屋子里好好待着,你放心,没我的允许,谁也不敢放你出去,我不管你这次为何来楚国,你都不会如愿,我会传信回去给皇叔,让他消了与楚国联姻的想法,待元太后寿宴结束,便立即回国!”

闻言,长乐公主回头瞪着她,气恼道:“你为何一定要管我?萧允珂,你有何资格管着我?”

她知道来之前父皇吩咐了萧允珂,若是她做错了,便好好管着,萧允珂这样确实是谁也辩驳不了,可是她怎么也不明白,萧允珂为何总喜欢管她的闲事!

闻言萧允珂冷嗤一声:“倘若你不是姨娘的女儿,倘若你不是萧家血脉,你以为我会管你?”

这般关心在意她,不过是看在年幼时一同长大,看在那份血缘羁绊上,不想她一错再错,否则,自己岂会多看她一眼多说一句?

长乐公主面色一僵,咬着唇不语。

意味深长的看着长乐公主,她挑挑眉问:“若我猜得没错,这一次你和元绍衍见面,是萧以怀帮的吧?他这一次不顾皇叔的旨意帮你与元绍衍见面,提出了什么要求?让你帮他得到什么?太子位?”

长乐公主矢口否认:“没有……”

“你不用否认,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晓得,你能答应他什么我也晓得,放眼天下,确实在外人眼里,你的话可以左右皇叔的决定,若你当真为他说好话,可能这太子位就是他的了,不过……”

她眸色转冷,毫无感情的继续看着她道:“你如何的不顾杀母之仇亲近汤卉那是你的事,可是我们没有忘记姨娘的死,你确实能够轻易改变皇叔的意愿,可是有一点你最好不要做徒劳之功,太子之位落在谁身上也不可能落在他萧以怀身上,皇叔不会让汤卉的儿子坐上那个位置,舅舅也绝对不会让汤家的血脉坐上太子之位,哪怕是断送了璃国的百年基业,他萧以怀也休想如愿以偿!”

说完,她不再多言,一挥衣袖,转身走出屋内。

门再次合上。

长乐公主坐在那里,看着萧允珂离去,神色有些呆滞,眼中亦是情绪难辨,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咬着唇畔,眼中尽是不甘和悔恨。

萧允珂刚走出长乐公主的院子,打算回自己的院落,一个侍卫便急急禀报。

“公主殿下,齐王殿下和成王殿下刚刚回来了!”

萧允珂闻言,即刻便往那两人居住的院子走去。

今夜之事,便是萧以怀搞出来的,他自然是别想置身事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