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我才是真正的萧璃玥!/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的萧以怀极为心慌。

来回踱步了几次,面色焦躁不安了许久,这才看着一旁的萧以憬急声问道:“三弟,这次的事情该如何是好?兰陵那丫头知道了,父皇那里怕是瞒不住了……”

因为上次长乐在宫宴上被太医诊出身孕,父皇震怒,不仅逼着长乐喝下了堕胎药,还将元绍衍驱逐出酆都,并且警告所有人,不许再让他们见面纠缠在一起,这一次他安排长乐跟元绍衍见面,让元绍衍陪着长乐一个晚上,本就是忤逆了当初父皇勒令不许长乐再见元绍衍的旨意,若是让父皇知道,他吃不了兜着走!

若是以前,他不可能冒着这样的危险来帮长乐,别说成全她的这份痴念,让她痛苦求而不得还来不及,可是如今父皇越发不待见他,太子之位更是令他感到离他越来越远,他明明是皇后所出的嫡长子,可是父皇却迟迟不立他为太子,如今他不想再等了,长乐的话父皇最听,只要自己这一次帮了她,她就会在父皇那里为他说好话……

萧以憬站起来,朝着萧以怀揖了揖手,拧眉沉声道:“皇兄先别急,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怎么急也没用,臣弟想想办法让兰陵莫要将此事禀报父皇!”

天高皇帝远的的,只要兰陵不将此事上报,便不会有事,毕竟今夜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多,而且那些个随行的大臣大部分是汤家的亲信,谁敢多言?

萧以怀闻言,更是不悦道:“能有什么办法?你不是不知道兰陵的脾气,她平日里就一向不把我放在眼里,这一次被她握住这个把柄,她怎么可能不禀报父皇?此事若是被父皇知道,你我吃不了兜着走!”

萧以怀最怕的人,就是他的父皇母后,可是相比于母后,父皇才是他最惧怕的那个人,他若是因此事生气,怕是真的吃不了兜着走……

他本来打算帮长乐见元绍衍一次,来提出让她跟父皇提议太子之事,可怎么也想不到,兰陵会发现……

而且,他不是已经吩咐了人在长乐的屋里假扮她休息的么?怎么会这么快就被发现?

想到这里,萧以怀眯了眯眼,突然看着萧以憬道:“对了,你等一下去弄清楚,我记得我今夜让人假扮成长乐在屋里休息,为何兰陵会特意去她房里看,到底怎么回事?”

萧以憬眼底划过一抹异色,疑似慌张,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常色,看着萧以怀揖手道:“臣弟会尽快查清楚!”

萧以怀狠声道:“嗯,一定要查清楚,本王倒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谁竟然敢阳奉阴违害本王!”

萧以憬道:“皇兄放心,臣弟必然查清此事!”

萧以怀这才面色稍霁,正要继续说话,门口传来侍卫拦截的声音。

“公主殿下,齐王殿下吩咐没有他的吩咐谁也不能进去!”

话刚落,萧允珂冷得渗人的声音随之传来:“滚!”

两人面面相觑,门已经被从外面大力推开了,一脸冰霜的萧允珂不顾侍卫的阻拦直接走了进来。

门外的侍卫还想进来拦着,她微微侧目,对着那些侍卫冷声道:“都给本宫滚出去,谁敢进来,本宫就杀了谁!”

那些侍卫闻言,面面相觑,竟真的被她的这句话吓得不敢再进来。

萧允珂这才提步走到萧以怀和萧以憬前面。

萧以怀惊诧心慌之后,便回过神来,立刻故作佯怒的看着萧允珂咬牙道:“兰陵,你真是越来越放肆,竟然敢擅闯本王的院子,你还当真以为有父皇偏袒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么?”

萧允珂嗤笑道:“我放肆?比起大皇兄你,我这算什么?”

萧以怀一噎,目光阴鸷的看着她。

萧允珂目光从他身上移开,落在一旁的萧以憬身上,意味深长……

萧以憬被她看得有些心惊,但是却还是维持着面上的温和淡定。

只是萧允珂的眼神太过犀利,好似在窥探着他心底的欲望和野心,让他有些不安,只是,下一刻,萧允珂淡淡的声音响起,让他松了口气。

“三皇兄如果没事,可以先出去么?”

萧以憬拧了拧眉,可是还是没说什么,略显犹豫的看了一眼萧以怀,这才一副无奈的样子走了出去。

萧以怀不想让他出去,可是又怕等一下被看笑话,便默认了他的离去。

看着一脸冷淡的萧允珂,他也不再废话,而是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你究竟想怎么样?”

萧允珂嘴角微扯,目光讽刺的看着他,淡淡的问:“怎么样?这句话应该是我问大皇兄才对,你究竟想怎么样?你当真以为她可以帮你登上太子之位?”

萧以怀脸色陡然一变,厉声道:“你胡说……”

他的确是为了太子之位,为了以后可以登上皇位,可是这个目的他怎么敢直接说出来?暗中夺嫡和明面觊觎差别可大了,若是传开,他便是觊觎皇位,那是死罪!

萧允珂目光讽刺的看着萧以怀,打断他的话,似笑非笑:“我胡说?这几年大皇兄四处奔走笼络朝臣难道不都是为了那把椅子?今日你费尽心思的帮助她和元绍衍偷情,不是为了太子之位难道是为了兄妹情意?”

萧以怀面色一僵,他这几年确实是为了太子位笼络朝臣,因为父皇常年不立太子,朝中传言陛下将二皇子瑾王萧以恪立为太子,虽然朝中不少人支持他,汤家也权倾朝野,可是掌握兵权几大家族却都反对他,父皇也不待见他,他不得不自己争取,他也不得不为了皇位多次去求长乐帮他,多次被她讽刺,自然也不会对这个妹妹有任何兄妹之情。

萧允珂淡淡的说:“今夜的事我明日便派人禀报皇叔,如何处置皇叔自有定夺,你胆敢对皇叔阳奉阴违……”顿了顿,她眼中充满了讽刺,看着萧以怀,极为轻蔑的道:“萧以怀,我倒要看看这一次你如此作茧自缚,汤卉那个毒妇能不能保得住你!”

说完,她不再多留,直接走了出去。

她和萧以怀本就一直形同陌生人一般,虽是堂兄妹,可是却毫无任何兄妹情,若说有,也是厌恶,以往对这个人她亦是视作空气般,若非今夜之事牵扯到长乐,她是不会管这些事情的,更不会多置喙半个字!

萧以怀脸色霎时苍白,心底一阵不安,哪里还有心情管萧允珂去留?若是兰陵当真如实禀报,父皇不然不会轻易放过他,母后一向不管他死活,这次……

……

萧以憬并未离去,而是在萧以怀居住的院子门外面等着,萧允珂出来的时候,便看到他一副担忧却又不敢进去的姿态站在那里,俨然一副好弟弟的样子。

心底一阵冷笑,萧允珂走了过去。

站在他面前,挑挑眉问:“这么晚了,三皇兄还不回去休息,是想等什么好消息么?”

萧以憬看到萧允珂出来,本还不知道该如何应付,闻言,面色一沉,立刻不悦道:“兰陵,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允珂神色诡异的看着他:“什么意思……”旋即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自然是感谢三皇兄如此费尽心思的让我发现皇姐不在屋里,否则我还当真被那个替身给骗了……”

她确实是一回来就去看长乐,因为长乐公宴还未结束便以身子不适提前回了驿馆,长乐离席了,她却不得不撑到最后,回来后不放心就去看了,宫女告诉她,长乐睡了,她也看到了床榻上睡着一个人,根本没有任何疑点,可是正要离开时,发现屋内的宫女一脸不安惊慌,她才起了疑心……

闻言,萧以憬心底一沉,脸色阴沉的看着萧允珂咬牙道:“皇妹此话怎可胡说?你即便是再不满也不可这般挑拨我与大皇兄的兄弟之情啊,你可知这些话是何等歹毒……”

他一向唯萧以怀马首是瞻,朝中人人皆知他与萧以怀兄弟感情最要好,也是萧以怀的党羽之一,一向为萧以怀出谋划策,萧以怀亦是对他信任至极,可萧允珂这话若是被萧以怀听到,那他所有的心血必然前功尽弃。

萧允珂打断了他的话,淡笑道:“明人不说暗话,我一向心直口快,自然也喜欢性情率真之人,三皇兄再继续与我装傻充愣那就太没意思了!”

萧以憬面色阴郁的看着她,却是没有再否认。

他自然是如萧允珂所言,背着萧以怀让萧允珂察觉此事,好让萧以怀栽跟头!

那把龙椅他自然也是觊觎多年,可是他没有任何根基,十二年前因为长乐,他的母妃被父皇赐死,外祖一族也被连根拔起,而这一切,便是汤后一手操控,他也因此受尽冷眼屈辱,和皇姐一起被父皇冷落,他想要皇位,可是没有任何人支持他,甚至他在宫中连个太监都敢笑话他,只有依附着汤后,依附着萧以怀,他才可以有那么一丝存在感,才能有出头之日!

可这不代表他对汤后和萧以怀这两母子忠心!

他的不甘和怨恨,兰陵这个从小就被所有人捧着长大的人怎么会明白?谁又能明白?

萧允珂看着他淡淡的说:“你放心,你想做什么我不会拦着,你跟汤卉那母子俩怎么互相算计我都懒得管你们,不过你别忘了,凡是适可而止,你心里所求的东西,永远也不可能属于你,你若是再不懂得收敛些,当年你母妃的下场,便是你的下场,任谁……也保不住你!”

不理会萧以憬难看的脸色,萧允珂绕过他离开。

她这是警告,亦是劝告,萧以怀错了,有汤家和汤卉在,或许不会出什么事,可是萧以憬没有母妃,母族也因为谋害公主,十二年前就被满门抄斩,加上萧正霖从不待见这个儿子,若非当年皇贵妃求情,兰妃的两个孩子早就因为母罪被逐出皇室了,若是被萧正霖知道他这般算计,谁也保不住他!

萧以憬垂于身侧的手紧紧握拳,心中更加不甘……

不成功便成仁,他有何惧怕!

他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早已不能回头!

所有践踏过他的人,所有参与了他母妃之死的人,他都要全部送入地狱,哪怕不择手段泯灭人性,都没关系!

……

宫宴结束后宁国夫人会来揽月楼,楼月卿一点都不奇怪!

这两日宁国夫人一直没有过问过关于她和长乐公主的传言,可今夜亲眼所见,她自然是不能再装聋作哑,所以宫宴结束后回来,宁国夫人直接来了揽月楼。

两相静默,除却茶炉上的茶水不停地滚动着之外,屋子里许久都不曾传出任何声音,母女俩亦是都不发一言。

宁国夫人进来之后,除了让丫鬟都退下之外,再没有说过半个字!

而楼月卿,亦是没有主动出声,只是顾着添加茶叶和倒茶。

“卿儿!”宁国夫人终究还是打破了沉默。

楼月卿正在添水的动作一顿,放下手中的水壶,看着她。

宁国夫人目光落在她如画的面庞上面,怔然片刻随即幽幽一叹道:“你七岁便来到楼家,这么多年我从不曾问过你来自何处,姓甚名谁,一直在等你亲口与我说出,今夜你便如实告诉我,可好?”

昨日开始,那则流言便在楚京大肆传开,可她却怎么也不信,哪怕是楼奕琛亲口说确实是难以分辨,可她没有亲眼所见,自然是觉得太过夸张,今夜在宫中宴会上看到时,她的心中是何等惊骇,谁也难以体会!

好几位夫人都惊叹说太过神似,可她却没有任何惊叹,只有惊骇!

或许别人只会觉得两个人长得像纯属巧合,可他却明白,其中必有关联!

楼月卿默了默,随即垂眸点了点头:“好!”

放下手中的水壶,楼月卿缓缓坐好,望着外面没有边际的暗夜,徐徐开口:“如母亲所猜测的一样,我确实来自璃国皇室!”

宁国夫人挑挑眉,她确实有此猜测,且亦是肯定!

她一直知道楼月卿来历不简单,今夜见到北璃的人,才肯定了楼月卿和北璃皇室绝对有关系!

她眸光微闪,看着宁国夫人苦笑道:“不过与母亲所料有些出入,我并非与她有什么关系,而是……”咬了咬唇,她有些压抑的开口道:“我才是真正的萧璃玥!”

宁国夫人闻言,脸色大变,不可置信的看着楼月卿……

------题外话------

是的,无忧的大号叫萧璃玥,好听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