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寿宴闹剧/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一月初五乃太后的寿辰,皇帝下令大肆庆贺,宫里宫外都喜气洋洋。

楼月卿今日不能缺席,因为今日非同往日,太后寿宴她不能不去,就连这段时日一直在养胎的蔺沛芸都不好缺席,所以宁国夫人早早的就带着蔺沛芸去了,然而她是掐着时辰进宫的。

今日的寿宴是在正午开宴,宴席场地并非一向用来举办宴会的太常殿,而是太常殿外的一大片空地上,早在几日前在薛贤妃的吩咐下,早已搭起了高台,忙活了几日才布置好场地,可见此次寿宴当真是隆重非常,而今日宫里宫外也都守卫加倍,便是为了今日的宫宴可以万无一失。

一大早,宫门口便络绎不绝的马车驶进,盛况不绝,朝中各家女眷都早早地进宫去了,生怕晚了时辰,

楼月卿倒是一点都不急,她在巳时末才慢吞吞的进宫,她到的时候,宫里已经极为热闹,还有一炷香便开宴,她不想去觐见太后也不想去宴会上等着,便只好慢悠悠的转道去了宣政殿。

她到的时候,容郅正好跟几个大臣商议完政事,所以,两人便一同在宫内晃悠,直到宫宴开始才进入宴会。

今日两国使臣也都悉数到场,无一缺席,就连这几日一直抱病不见任何人更是不出驿馆半步的长乐公主也都悉数在列。

据说这位公主初来楚国水土不服,在前几日的接风宴半道离席回去后,真的是病倒了,连着几日两国交涉她都未曾出现,皇帝太后皆日日派太医去看,可是兰陵公主皆以北璃带了太医来无需贵国忧心为由拒绝让太医进去看,直到今日这位长乐公主才再次出现。

楼月卿对于她这次的病有些无语,前几日便听闻元家公子在城西的一座别院内遇刺,竟还受了不小的伤,周边的百姓听到打斗声报了官,禁卫军赶到时,别院里一地尸体,元绍衍身受剑伤,为此惊动了太后皇上,那两位下令彻查,却连着几日一丝眉目也没有,第二日便传出长乐公主病了的消息,她特意让卉娆去搞清楚,加上尉迟晟给的消息,这才知道一些内幕,原来是长乐公主和元绍衍那天晚上偷情被兰陵公主发现,那些人是兰陵公主盛怒之下杀的,元绍衍那伤也是兰陵公主所为,当真是……干得好!

不过元绍衍没死倒是可惜!

说到长乐公主,倒是有不少人坐不住了,其中最坐不住的便是北璃使臣中的萧以怀,他站起来,朝着上面的皇帝揖手道:“楚国皇上,方才提及皇妹,倒是让本王想起一桩事,我父皇早在上个月便修来国书,欲将皇妹嫁与贵国摄政王,之前问及此事楚国皇上未曾给出答复,不知如今贵国商讨此事意下如何了?”

此言一出,整个宴会顿时静若无人,本来正喧闹不止的宾客皆安静下来,探头看着前头,目光在北璃使臣那里停顿,随即便移开落在上面旁若无人般自古饮酒的摄政王殿下和正在跟宁国夫人说话的卿颜郡主身上,而两者却好似事不关己一般,就顾着自己的事情。

摄政王殿下事不关己也就罢了,毕竟娶或不娶皆是他一句话的事儿,可是楼月卿事不关己就有些令人费解了,毕竟这位长乐公主不是一般人,那是北璃皇帝最宠爱的女儿,即便是在楚国无人可敌的楼月卿在她面前怕也差一大截儿,如今两人争抢摄政王,她却半点不见着急,好似根本不在意这件事情一样,要知道这次联姻可不是像上次东宥求娶她一样可以随意拒绝的。

萧以怀问题刚出,上面皇位上的容阑一愣,随即下意识的看着下首正在独自饮酒的容郅,蹙了蹙眉。

这件事情容郅已经明确给出答案,他不可能答应这样荒唐的婚事,可是这个答案,若是这样直接说出来,怕是……

长乐公主亦是闻言一惊,看着萧以怀,拧着眉有些担忧,她并不想真的嫁给容郅,这件事情不能成,虽然容郅很好,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这个公主的身份,想要出言阻止,可不知道想起什么,她生生的还是忍了下来,坐在那里,手紧紧地拽着袖口,装作一副没事的样子。

而相较于她,兰陵公主却显得极为不悦,因为她已经跟萧以怀说过,让他不要提及两国联姻的事情,这件事情就此作罢,反正楚国摄政王和那位郡主两情相悦,比不可能主动提及联姻之事,只要北璃作罢此事便可了了,可没想到他还是没有听,还是提了出来。

他到底想做什么……

皇帝在上面还犹豫着该怎么说,一旁身着一身华丽风炮的元太后却极为赞许的开口了:“这事儿齐王殿下不提哀家都快忘记了,长乐公主乃贞顺帝的掌上明珠,又是如此的倾世美貌,摄政王亦是文韬武略无人能敌,两人若是能喜结连理,倒也是般配的很,不愧为一桩美谈,于两国而言亦是天大的好事,皇上觉得呢?”

太后这话一出,在座的所有人都秉着呼吸不敢吭声,太后这是何意?谁不知道摄政王殿下和卿颜郡主下个月初一便要完婚了,这桩婚事早已传遍天下,如今两府都已经开始筹备大婚的所有事宜,太后却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承认摄政王殿下和郡主的婚事?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落在容郅和楼月卿身上,果然看到摄政王殿下握着酒杯的手一顿,脸色竟忽然阴沉了起来,而下面宁国公府席位上的卿颜郡主亦是停止了和宁国夫人的聊天,抬眸看了上去……

别说别人,宁国公府那几位亦是脸色好不到哪去,宁国公府上面的慎王府所有人脸色也是如出一辙的阴沉。

太后这又是要做什么?

这不是在明摆着要跟慎王府和宁国公府作对么?

皇帝有些尴尬,他自然是感觉到了不少目光都落在他身上,等着他的反应,他若是觉得好,绝对不妥,若说不好,便是否决了两国联姻的事儿,当真是左右为难,而且容郅也明言,这件事情他不可能答应。

看了一眼坐在那里冷眼盯着眼前酒杯事不关己的容郅,再看着宴席上数之不尽长在看着他的人,特别是宁国公府那边的位置,随后目光转到太后那边,容阑无奈笑道:“母后的话朕亦是觉得言之有理,不过母后莫不是忘了,七弟可是早已与卿颜郡主定下亲事,怕是你我忧心促成良缘亦是无可奈何,总不能棒打鸳鸯吧,怕是朕若是这一棒子打下去,七弟和卿颜那丫头都要跟朕拼命,此事还是得从长计议的好!”

“哦?”元太后似乎是听到容阑的话才想起容郅跟楼月卿定亲了一般,愣了一下,随即含笑着道:“皇上不说哀家都把这事儿给忘了,不过这事儿倒也不是什么难事,郅儿虽定了亲事,可是男子三妻四妾总是常事,郅儿又是一国摄政王,多个王妃有什么打紧的,哀家听闻长乐公主最是识大体,出身皇家身份尤为尊贵,心胸亦是差不到哪儿去的,怕是也不会介意和卿颜共侍一夫的吧?”

说着,目光落在北璃使臣席位上的长乐公主身上,面色甚是温和慈爱。

她只问长乐公主的意思,却丝毫没有问容郅和楼月卿的意思,好似这事儿只要长乐公主不介意便可成了一样。

容郅蹙了蹙眉,本来毫无波动的眼底如今却甚是厌恶。

而楼月卿却似笑非笑的抬眸看着元太后那里,看来元太后今日是要作妖了。

长乐公主被提到名,楞了一下神,所有的目光顿时都落在她身上,让她有些厌恶,对于元太后的问题,她更是不喜欢,她自然是不喜欢的,不过,她没有开口,倒是萧以怀代为回答了:“太后说笑了,皇妹虽为公主,可也是晓得女子如何为人处世的,太后不必担心,皇妹自然是不介意与贵国郡主一同嫁给摄政王的,摄政王乃当世豪杰,仰慕之人数不胜数,自然也不可能只娶一人,皇妹作为璃国公主,这点容人之量还是有的!”

他说话时,一旁的兰陵眸色一沉,暗道不好……

她一直好奇长乐为何忽然请旨来楚,如今算是明白了,是汤卉的阴谋,不然别说那个蠢货不会做出这种对她不利的事情,萧以怀更是不可能说得这般头头是道,若是没猜错,怕都是提前想好的措辞吧,听闻前两日萧以怀入宫见过这位元太后,莫不是他们之间有阴谋?

若是,那这次联姻,必然是有目的的!

元太后甚是满意的点点头,这才看着容阑煞有其事的道:“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可为难的了,皇上,你作为郅儿的亲哥哥,可要事事为郅儿考虑周全,他比皇上您也就小一岁,可皇上都成婚八年了,他身边一个可心儿的人都没有,哀家也知道他和卿颜那是天作之合,可是和长乐公主亦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的良缘,而且皇上瞧瞧,卿颜和长乐公主这般相似,跟双生姐妹似的,怕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这辈子便是要做姐妹的,不如好事成双,成全了他们的姻缘如何?”

元太后说的头头是道,说的都让在场的人忍不住赞同她的话了……

容阑沉吟,没有立即回答,反而是坐在另一边的皇后忽然笑着开口道:“母后此言差矣,您光顾着问长乐公主的意思,却好似忘记问摄政王和郡主的意思了,按理说先来后到,这事儿您自个儿撮合可就没意思了,这要是摄政王殿下不同意娶长乐公主,郡主也不同意和长乐公主共侍一夫,那可就好心做了坏事了……”

秦玟瑛的话说到了点子上,这太后和北璃的人顾着你一言我一句,却没有问过当事人的意见,卿颜郡主也就罢了,毕竟与长乐公主共侍一夫也不算埋没了她,可是还是得问摄政王殿下的意见,他若是不愿娶,那就算是郡主没意见那也不行没何况,一个是本国的郡主,身份尊贵,一个是别国公主,更是高贵,这两人都嫁进摄政王府……谁才是正妃?抑或着谁大谁小,这个问题就没考虑过?

卿颜郡主做小?那是不可能的,且不说宁国公府的地位,就说郡主乃楚国郡主,岂能被一个外邦公主压着一头?可是长乐公主乃北璃的公主,亦是不可能委身做小。

真是……一团乱!

闻言,元太后面色一沉,不悦的看着秦玟瑛,毫不避讳的直接出言训斥她,淡淡的道:“皇后这是什么话?你既为皇后,乃女子表率,这该是你能说的话么?自古男子三妻四妾都不过是常事,郅儿乃皇家王爷,又手握楚国大权,府中的妃子又岂能只有卿颜一人,何况长乐公主乃璃国的公主,贞顺帝舍得把这个掌上明珠嫁给郅儿,那可是旁人求都求不来的好福气,他怎么会拒绝?至于卿颜,女子就该贤惠大度,日后她嫁进摄政王府,也是要为郅儿挑选合适的女子入府为皇家开枝散叶的,这事儿岂容她拒绝?”

元太后的话,并无任何私心在里面,完全没有任何不合理的地方,在场的那些人也是找不到反驳点,毕竟在楚国,男子三妻四妾不过是常事,寻常百姓都会在正妻之外寻一两个通房丫头,要么也是养着外室,不可能只有一个人,也就宁国公府因为有祖训才会百年来只有一个当家主母,可即便如此,不也暗中养着喜欢的女子加以宠幸?如今楼家不也多了庶子庶女?何况是摄政王殿下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只有一个王妃?

长乐公主的样貌极为相似郡主,郡主乃楚国公认的美人,长乐公主自然也是世间难有的绝色,这样的女子,摄政王殿下岂有不要的道理?

天下男子何有不爱美色的?摄政王殿下自然是免不了!

楼月卿坐在那里,看着上面元太后自导自演的戏码,心中冷笑不止,看来今日元太后是无论如何都要把联姻之事往大了闹,不管她和容郅怎么不理会,都要把这事儿搬到台面上来说,同意是绝对不可能的,不同意的话,容郅便是被她迷惑的不顾江山黎民,她也会被世人批判为心胸狭隘难以容人,还会得罪北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