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谁在羞辱谁/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今日他们同不同意,都不可能两厢安好,要么同意两女共侍一夫,要么得罪北璃,更是要承受楚国万民指责,元太后这一次,倒是高明了不少,怕是这次所谓的联姻,便是这个目的吧?

不过,这些人当真是没完没了了!

不过罪魁祸首,还是某只招蜂引蝶的人,想起这个,她不由得抬眸看着上面的容郅,容郅此时正看着她,见她瞪过去,立即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楼月卿恶狠狠的瞪着他:都怪你,又给我招惹烂桃花!

摄政王殿下一脸无辜:与我何干?

楼月卿冷哼:人家都算计到我头上了,还跟你没关系?

摄政王殿下笑的更灿烂了。

这厢两只正在眉目传情,那厢又开始了……

皇后被太后当中训斥指责,倒是也毫不在意,而是笑着道:“母后言之有理,不过依臣妾看,此事还是要摄政王殿下和郡主同意,否则这样强行促成的婚事,怕是不利于朝堂稳定,更有可能影响两国友好,那就得不偿失了!”

大家亦是点头附和,皇后所言,亦是不可辩驳,若是一般人家的女子也就罢了,可偏偏这位郡主的身后可是手握斌全权倾朝野的楼家,宁国夫人和宁国公岂会让郡主受委屈?还有,摄政王殿下对郡主的情意,必然不会这么快变心,长乐公主嫁进摄政王府的话,若是不满意,引起了两国矛盾,那可就更加不妙!

内忧外患,皆在此列!

元太后极为不悦的看着秦玟瑛,眼中蹦出的尽是杀意,皇后今日是打定主意要跟自己作对的了?

皇后迎上元太后的眼神,半点不见惧意,反而一脸淡然,噙着一抹笑意,任由元太后瞪她!

皇帝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不过,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

下面的人哪个没听出来皇后这是要跟太后抬杠?皆眼观鼻鼻观心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着看谁赢,最近皇后虽然怀着皇嗣新晋后位,可是却失了宠爱,太后与皇上母子感情却比之前好了,就是不知道这婆媳俩这般作对,皇上会帮谁……

不过,皇帝一直沉默,是打定主意不管了!

元太后压着火气,忍着没有让自己失态,想了想,这才恍然一笑道:“皇后考虑的极是,是哀家思虑不周,方才竟没有问一下郅儿和卿颜的意见,如此妄下定论,倒是有些不妥了……”说着,目光落在斜对面坐在那里目光正看着下面宁国公府席位目不转睛的容郅,她蹙了蹙眉,随即直接越过他,看着下面的楼月卿,甚是温和的笑了笑,提声问道:“卿颜,你觉得哀家的提议如何?”

楼月卿正在跟容郅瞪眼,猛地听到自己的名字,即可回神,这才发现,周围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了……

容郅略显厌恶的蹙了蹙眉,对元太后这样把楼月卿推到风口浪尖的行为极度不悦,抬眸看着元太后,他眼神冷得令人发颤……

她想怎么折腾他懒得管,可是她竟敢把楼月卿扯进来……她是觉得自己高枕无忧了?

宁国公府的席位上那几个人也是脸色随着元太后目标指向楼月卿而甚是不悦,特别是宁国夫人,更是脸色难看的厉害。

正要起来代替楼月卿回答元太后的问题,然而楼月卿已经先她一步起身了。

宁国夫人不由得担忧的蹙了蹙眉:“卿儿……”

元太后这是给楼月卿挖坑,说了这么多便是想要把矛头引向楼月卿这里,不管楼月卿如何回答,都不讨好,甚至,以楼月卿的脾气,是绝对不可能答应此事的,所以不管说什么,不然会开罪北璃,若是与北璃牵扯更深,那便麻烦了!

楼月卿看着宁国夫人微微一笑,低声道:“母亲不必担心,我晓得如何做!”

宁国夫人还是有些不放心。

上面的容郅本打算出声直接拒绝这种荒唐的事情,可是楼月卿站起来,他正要说出的话卡在喉间,倒是没有说出来,而是想看看,这小妮子又想玩什么。

嗯,若是她应付不来,他再出声就是了!

迎上某人笑意渐深的小眼神,楼月卿没好气的瞪着他,后者更嘚瑟了,她一口气堵在心口,懒得搭理他!

落落大方的看着上面的元太后,她含笑着问:“方才臣女若是没有听岔了,太后是在询问臣女能否接受与北璃的这位公主一同嫁进摄政王府是吧?”

元太后稍顿,随即面含淡笑的点头:“不错!”

她就等着楼月卿做出选择!

要么接受长乐公主嫁进摄政王府,要么就得罪北璃受天下万民谴责,不管楼月卿怎么选择,都要付出代价!

楼月卿脸上一直挂着大方的笑意,目光转向北璃使臣那里,莞尔道:“按理说,这事儿我本是不可拒绝的,能与长乐公主一同嫁给摄政王殿下是我的福气,何况,不管是对王爷还是整个楚国都是喜事一桩,又岂有拒绝之理?”

楼月卿的这个回答,倒是令人觉得诡异,以楼月卿的脾气,会这么好说话?

宴会上听到她这些话的人,皆有些不解的看着她,就连容郅都蹙着眉,不晓得这女人又在折腾什么,难道要把他往外送?

不会吧,不带这么玩人的!

元太后愣了愣,显然是对楼月卿的回答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她还没接话,楼月卿又继续开口了。

“不过……”面色略显为难之色,目光落在北璃席位上的长乐公主身上,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随即抬眸看着元太后,目光坚定道:“太后怕是要失望了,我不能答应这件事情,非但不能答应,且若是太后执意要促成摄政王殿下和长乐公主的婚事,那便赐死臣女!”

楼月卿的话,令周边一阵哗然,无人不惊楼月卿说出的这一席话,皆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容郅愣了愣,看着楼月卿的模样,倒是半点不担心的继续看戏了。

不管她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他都护得住她,现在她如此强势的帮他挡桃花,他自然是乐意随她而去的。

但是北璃那边的人却都因为楼月卿的话而变了脸色!

元太后一愣,随即便是一阵怒意:“胡闹!卿颜,你这是要做什么?威胁哀家不成?”

楼月卿淡笑:“今日乃太后寿宴,臣女哪怕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威胁太后,既然太后方才询问臣女的意见,臣女只是如实回答臣女心之所想,若是太后执意要让臣女与长乐公主共侍一夫,臣女惶恐,实在是不愿,不如恳请太后一道懿旨赐死臣女,省的让臣女受此大辱!”

楼月卿这话说的半点不含糊,几乎周边所有的人都听到了,这一番话自然是又让在场的人吓得不轻。

元太后面色阴郁的看着楼月卿,被楼月卿的一席话气得不轻。

这时,元家席位上的元丞相坐不住了,一脸义愤填膺的看着楼月卿,指责道:“郡主这话说的倒也奇怪了?为何与长乐公主共侍一夫便是大辱了,长乐公主乃璃国公主,此次两国联姻乃天大的好事,即便你再不满此事,也不能这般出言羞辱来使,你这是置楚国颜面于何地?”

楼月卿看着元丞相,挑挑眉,这兄妹俩一个接着一个,目的看来就是引起北璃人的不满,让她彻底开罪北璃了!

真是……莫名的喜感!

果然,元丞相的话一出,萧以怀立刻就咬牙道:“卿颜郡主,本王敬你是楚国郡主,上次你已经羞辱于本王,本王既往不咎,你今日竟敢这般羞辱我璃国,你这是什么意思?是看不起我璃国?”

萧以怀身后的一个随行大臣立刻一脸愤怒的站起来道:“齐王殿下说的不错,我璃国泱泱大国,公主殿下乃陛下的掌上明珠最为宠爱,岂容你这般羞辱?敢问这位郡主所言究竟是何道理?”

北璃的一众随行大臣见状,立刻接二连三的站起来愤怒指责楼月卿,指责楚国……

场面顿时一阵混乱。

相较于他们的冲动,楚国这边的人倒是淡定许多,魏国的一众来使也是坐着看戏。

皇帝自然是不能看着这番局面不管了,不悦的看了一眼元丞相,这才看着北璃的人立刻道:“贵使误会了,郡主怕是并非此意,诸位请稍安勿躁,不如先听听郡主此话为何意可好?”

北璃的几个使臣闻言,又是你一言我一语的,甚是混乱,本来坐在那里拧着眉看着楼月卿的萧允珂一阵头疼,立刻出言厉声道:“够了,都给本宫闭嘴!”

萧允珂面色太过威严,声音亦是充满了不悦之意,后面的那几个臣子便都闭嘴了。

眼神扫了一眼萧以怀几人,萧允珂这才看着楼月卿那边淡淡的问:“方才郡主的话究竟是何意?还请明言!”

她虽然对楼月卿还算有些好感,又不喜欢身后那些随行的大臣咄咄逼人的样子,可是楼月卿的话,还是让她极为不悦。

她虽然亦不想联姻之事成,可是却也不容许任何人说出任何羞辱璃国的话来,何况,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般羞辱她的国家。

楼月卿看着萧允珂,面含淡笑道:“如皇上所言,我并没有瞧不起璃国的意思,只是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贵国既然方才口口声声指责我出言羞辱璃国,那我便有一件事情请教贵国,究竟是璃国在羞辱我楚国,还是楚国羞辱璃国?各位可要好好的捋清楚,莫要倒打一耙才好!”

萧允珂挑挑眉,看着楼月卿,却忽然沉默了。

萧以怀却忽然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堂堂一国郡主,岂能这般心思歹毒恶人先告状?我们何曾有羞辱楚国之意?”

方才他们的话,丝毫没有任何不妥之处,所以,自然是不明白楼月卿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楼月卿冷冷一笑,扫了一眼四下看着自己的那些人,这才看着长乐公主那边,缓缓开口道:“世人皆知璃国长乐公主不仅张扬跋扈不知礼数,更是淫荡不堪骄奢成性,公主府内男宠无数,一双玉臂千人枕,最是不知廉耻,璃国却将如此一个人尽可夫的残花败柳许给楚国为摄政王妃,难道不是在羞辱楚国么?”

轰……

楼月卿的一席话,再次让宴会上炸开了锅,议论声不断,谁也不曾想到楼月卿竟然敢把这些话当众说出来,这些事情在场的人几乎都知道,可是这等事情谁敢直言?没想到楼月卿竟然毫不避讳的说出来,且还把这位公主喻为残花败柳……

简直是……有胆魄!

容郅坐在上面,听到楼月卿这一段话,直接抿唇笑了。

北璃长乐公主的这些荒唐事早已传遍天下,在之前便不少人知道,她要嫁给容郅的事情传开后,更是人尽皆知,只是谁也不敢直言这等丑事,毕竟人家身份摆在那里,皇室公主圈养男宠早在前朝就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所以便谁也不敢将此事道出,可是楼月卿却当众说出来,还以此来驳斥璃国的联姻……

璃国的那些来使一听楼月卿这些话,除了震惊之外,竟也无人敢辩驳,他们自然是想要争辩,可是……无话可说!

公主的荒唐,他们谁都明白,所以,还能说什么?

连方才咄咄逼人的萧以怀也都噎得说不出半个字!

长乐公主脸色铁青,咬着牙死死的盯着楼月卿,她自然是感觉到了周边那些尽是轻蔑的眼神,袖口下的手颤抖着握成拳,直接气的忍不住了,竟直接站起来指着楼月卿愤声道:“楼月卿,你放肆,竟敢辱骂本宫?”

楼月卿说的话虽然是真的,可是两国联姻,此事尽管人尽皆知,可是谁也不敢明面上拿这件事说事,更不敢以此来讽刺她,可今日楼月卿这样一提起,她日后便是天下的笑柄!

楼月卿冷笑道:“放肆?难不成公主觉得自己乃清白之身?我方才所言句句属实,无一字作假,如此一来,公主这样的女人,我们楚国可真是受不起!”

这种丢人的丑事,她本是不想提起,毕竟提起来,丢脸的是璃国,她最不想做对璃国不利的事情,可是若是不提此事,这些人就真的要欺负到她头上了,元太后这般挖坑来给她找麻烦,璃国那些人亦是帮着元太后对付她,她自然不必客气!

------题外话------

啦啦啦……明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