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长乐受伤,二哥到来/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乐公主被她的话气的一阵哆嗦,脸一阵青一阵红,四周对她皆是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她一阵羞愤,楼月卿所言确实是真的,可是还从来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更没有人敢这般讽刺于她,楼月卿……

人尽可夫残花败柳这八个字,就像烙印一样,刻在她身上,永远提醒着她这么多年所承受的一切,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这般出言讽刺羞辱过她,楼月卿竟然敢!

怒意横生,羞愤交加,长乐公主不假思索,直接一个箭步上前,拔下席位前驻守的一个侍卫腰间的剑,便纵身一跃,跳上高台,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际,便越过高台的围栏,刺向站在那里的楼月卿……

谁也没想到长乐公主会突然来这一出,待反应过来时,她已经疾步越过围栏剑指站在第一排席位上的楼月卿……

兰陵立刻站起来,惊叫一声:“皇姐!”

其他人也立刻站起来,震惊的看着长乐公主。

楼月卿看着长乐公主纵身一跃剑指着她刺过来,面色微变,立刻打算闪开,不过用不着她避开,就连她身旁的楼奕琛想要挡开也都慢了一步,一个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来,众人还没看清是什么,长乐公主整个人已经被反弹了出去,整个人都砸在了宴会上用来歌舞的高台上,惨叫一声,随即一口鲜血吐出!

“噗!”一声,长乐公主躺在那里,捂着胸口,身体一阵颤抖,嘴角不停的涌出血痕,而头上也砸到地上受了伤。

这一幕惊呆了宴会上的所有人,反应过来时,便看到那一抹合影竟是刚刚还在上面自己的位置上自古饮酒看戏的摄政王殿下!

所有人都不由得站起来,北璃那边的萧允珂等人立刻冲过来,扶起长乐公主,一阵惊呼,只见长乐公主口吐鲜血,一脸痛苦之色,可见是方才容郅闪身而来那一掌打得不轻,直接伤及肺腑。

容郅此时已经缓缓放下手,目光从那边的长乐公主那里收回,这才两步上前站在楼月卿跟前,看着她无甚异样才松了口气,随即无奈道:“你还真是半点都不让孤省心!”

本想看她胡闹,结果提心吊胆的活还是他干,他能如何?

楼月卿没敢吱声。

不过,即便他不出手,她也躲得开的,即便躲不开,长乐公主也伤不到她,只是有些奇怪,她怎么从不知道长乐公主竟然会轻功……

不过,容郅的一掌,那个女人竟然没有直接断气,看来这厮并没有下狠手啊。

此时那边已经场面一阵混乱,长乐公主已经昏迷过去,萧允珂正在给她诊脉,北璃的所有人皆面色沉重,连质问容郅的心情都没了,萧允珂号完脉后,脸色十分难看,立刻就吩咐身后的素心拿来一瓶药,当即往长乐公主嘴里塞进去。

整个宴会上的人都心惊不已

上面的容阑和元太后没想到容郅会出手,容阑提步走了下来,站在一旁看着长乐公主的样子,当即拧眉看着容郅问道:“七弟,你这是做什么?”

容郅亲手打伤了北璃公主,事情可就麻烦了。

容郅直接冷冷的抬眸看着站在台上的皇帝,随即落在上面太后身上,眼神冷得令人发颤。

皇帝和太后被看的有些心慌。

此时,北璃那边因为长乐公主没有生命危险,萧以怀立刻就站起来,义愤填膺的看着容郅咬牙质问:“楚国摄政王,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想杀了我皇妹么?”

容郅闻声看过去,目光冷冷的落在昏迷的长乐公主身上,蹙了蹙眉,随即根本不回答萧以怀的问题,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而是转头牵起楼月卿的手,直接拉着她往外走去。

萧以怀面色一僵,正要追上去,萧允珂已经出声呵斥:“够了,还觉得不够丢人?”

方才若不是萧以怀提起联姻之事,又岂会把事情闹得如此难以收场,丢进璃国的脸,若不是长乐自己想要伤害楼月卿,楚国摄政王又怎么可能会出手伤人?听闻楚国摄政王武功高深莫测,如果不是容郅手下留情,一掌足以让长乐当场毙命。

萧允珂已经无话可说!

萧以怀一阵不甘,可是迎上萧允珂凌厉的眼神,他一阵心虚。

宴会上一阵混乱,可是容郅都不管了,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拉着楼月卿的手就离开。

当夜,长乐公主就醒过来了,第二天北璃使臣入宫质问,萧以怀为首,转达北璃联姻的意愿,称长乐公主醒来十分生气,称必须要嫁给容郅,并且不知道为何,璃国以十城为公主嫁妆与楚国联姻的事情一大早被传开,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便人尽皆知了。

朝中那些大臣也因此改了风向,许多都自动忽略长乐公主自身的问题,以元丞相为首的一众大臣皆赞同联姻,容郅这个时候不管事,所有的事情全部压在皇帝身上,皇帝甚是为难。

而这些事情,容郅却半点都不管,自昨日带着她出宫后,便没有再进宫的容郅,如今正在她的揽月楼里破天荒的陪着小丫头玩……

此时的驿馆,萧允珂甚是烦躁。

因为长乐公主伤势不轻,昨夜醒来后一直闹个不停,不肯吃药不肯吃东西,硬要折腾,跟个疯子似的,萧允珂只能将她弄晕。

今日一早,萧以怀带着几个大臣进宫质问,因为事关重大,加上这次长乐公主受伤,哪怕是她想要息事宁人,身在璃国的萧正霖若是得到消息也是不可能善罢甘休,她的皇叔必然会追究此事,皇叔是个户内又不讲道理的,他才不会管谁对谁错,长乐公主是他的心头宝,受了伤便是楚国的错,所以此事绝对不可能罢休,她既知会这样,自然也不会再拦着萧以怀带人进宫质问。

只是,长乐公主刚醒来了,又折腾了,萧允珂看着本就身子虚弱却又把整个屋子弄的一片狼藉的长乐公主,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咬牙道:“你闹够了没有?”

自从她醒来后,便一直没完没了的折腾,萧允珂本来是个极有耐心的人,可是如今都气得不行,若非担心坦这样闹下去伤势加重不小心丢了命,她真的不想管了。

因为萧允珂及时喂了她吃了还神丹,加上容郅那一掌手下留情了,经过一个晚上的调养,所以长乐公主恢复了不少,一听萧允珂的话,立刻就咬牙道:“你以为我想闹,你看我这个样子,我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般羞辱?何曾有人敢这样对我?楼月卿……容郅……啊啊啊……”

许是被气的不行,长乐公主一提起这两个名字,就抓着被子一阵不甘的叫着。

许是太过激动,她一阵烦躁的握着被子乱砸。

萧允珂见状,立刻疾步上前,扣着她发疯似乱挥的手,咬牙低吼道:“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她从来没有见长乐公主这么气过,在璃国她怎么横行霸道都没有人敢对她无礼,从没有受过这样的伤和羞辱,一向顺风顺水,可见这一次确实是被容郅和楼月卿气得不行,竟让她气成这样。

可是萧允珂也不得不承认,受这次的伤是,是她自找的!

只是,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她能控制的局面了,两国交涉如何她管不着了,只希望别闹得太僵,而她,管着长乐公主便可。

长乐公主奋力退开了萧允珂,随即因为太用力,脸色一阵煞白,重重的喘息一声,随即却一脸气恼的盯着萧允珂,咬牙道:“你滚开!我不需要你假惺惺,不要你管我!”

萧允珂被她这么一腿,退后了两步,被素心扶着,她一阵恼意,脸色阴沉的看着她冷声道:“你发什么疯?即使你再不甘,这次的事情再怎么样也是你自己自找的,你跟我撒什么气?你不甘心硬要促成联姻我也任着他们去闹了,如今你不好好休息在这里闹,事嫌自己命长了么?”

长乐公主闻言,咬着牙没说话。

她心里有多不甘谁能明白,她长这么大,费尽心思才守住现在的一切,从未受过这般待遇,这一次在楚国被当中这般公开那些耻辱,又被打成这样,她现在气的想杀了容郅跟楼月卿,特别是楼月卿……

若是她没猜错,汤卉这一次把她弄来楚国,和楼月卿脱不了干系,所以,楼月卿……

她一定要杀了那个女人!

自己好心被当做驴肝肺,萧允珂也懒得搭理她了,看着她淡淡的道:“你以为我愿意管你?你若不是我皇姐,你死了我都懒得看你一眼!”

说完,她便也不再多留,直接离开。

确实,她本也不想再管她,可是这一次皇叔让她随行,便是把这个皇姐托付给她,她再不想管也不能不管,而且,不管如何,长乐公主在楚国被打伤,璃国那边必然是一阵不满……

萧允珂走出去后,倒是没有离开,而是看着守在门口的绿萼淡淡的吩咐:“你进去照顾她,本宫记得你是皇后派来照顾她的人,你的话她一向听得进去,让她别再折腾了!”

长乐公主身边隔几日换一批人,受伤的死的都不少,可是绿萼在她身边好多年了,却一直安好无恙,甚至有时候她的话长乐公主能听得进去,一想便知道她是汤后的人。

绿萼立刻颔首:“是!”恭敬地屈膝后,转身走进去。

萧允珂这才提步走向一边,往厨房走去。

她正打算去看看药熬好了没有,然而刚走几步,一个暗卫闪身而来,在她耳边低语一番。

萧允珂一愣,随即面色一变,竟直接提着裙摆轻跑出去。

二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