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你若敢动她,朕亲手剐了你!/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当时从姑苏城回去后,在酆都待了小半个月人就又离开去找她了,虽然找了十年都没有任何收获,可他一直坚信她还活着,哪怕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或许疯了,可是还是忍不住去找,他这几个月一直在域外寻找,就怕她人根本不在中原,直到上个月底收到消息才回来。

若是那时候她跟他相认了,他也能早些把她找到了。

这么多年,他其实已经不抱希望了,只是一直放不下,一直无法接受他最在意的妹妹已经不在了,所以一直不停的寻找,有些事情成了执念,如何能轻易放下?

幸好,他一直不曾放弃!

楼月卿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萧以恪低声道:“当时我不敢,也没有做好准备,如果这次二哥不是知道了来找我,即便是迎面撞上我也不会和二哥相认……”

是了,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如果不是萧以恪来找她了直接认她,她哪怕是与他见到了,也会当做不认识,并非她铁石心肠,只是心有顾忌,也没做好面对这些的准备,可是萧以恪都来找她了,她再否认便是真的铁石心肠了。

其实现在想想,如果当时她知道萧以恪这些年一直在找她,在姑苏城的时候,她就不会再隐瞒了。

萧以恪太阳穴一阵猛跳,被她气到了:“你还真是……算了,二哥今日便不跟你计较了!”

久违的熟悉感啊。

以前她年纪小,他又什么都依着她,被她气的七窍生烟的次数数不胜数,可是每次被她气到了也就是自己气自己的,她愣是半点也不含糊,该怎么折腾还是怎么折腾,偏偏他还没记性似的宠着。

楼月卿得了便宜,自然是不敢吱声了。

萧以恪略感欣慰道:“不过也幸好是端木前辈找到你了,她最是疼你,想必也没有让你吃太多苦,二哥便也放心不少!”

以前端木斓曦就时常去璃宫看望她,因为和景媃的姐妹情深,爱屋及乌极为疼她,他一直担心她这些年在外面肯定受了很多苦,如今想来,有端木斓曦在,必然不会让她受苦受累,倒是放心不少。

楼月卿顿了顿,随即莞尔点头:“确实,师父在,我没受什么苦!”

若是没有端木斓曦在,那才是真的生不如死,如果当年端木斓曦没有快一步找到她,那找到她的就是汤卉的人,那她怕是早就不在人世了,活着便是最好的,在她心里,只要活着,受再多的苦都不算苦!

“如此便好……”沉吟片刻,他却忽然想起那日萧允珂说的话……

不由得一脸认真地看着她沉声问道:“说起这个,倒是让我想起了前两日珂儿跟我说你身体不好,脉象很弱,这两日我命人查你的事也听说你时常病倒,这又是怎么回事?”

找到她了,他很高兴,可是高兴之余却不得不迫切的想知道当年的事情和这些年到底她怎么过的,想知道没有他保护心疼的岁月里,她承受了什么,可这些疑惑不解比起她的身子,也不算什么了,他很担心她,特别是他这两日听说她身子不好,兰陵也说了她脉象极弱,所以他不得不更加想知道,她身子究竟有什么问题……

楼月卿不动声色的挑挑眉,随即一副故作不在意的样子笑着道:“不过是些老毛病了,几年前生过一场大病不幸落下了病根,时常会旧疾复发,虽然麻烦些,可是并无大碍,说来也不算什么大事儿了,加上师父医术高明,脉象弱不过是师父给我吃的药导致的,二哥不用的担心!”

萧以恪有些狐疑:“当真?”

显然,他不信她的话,萧允珂的医术虽说不上是高明,却也比一般的大夫厉害些,号个脉总归不会有错,萧允珂明明说了她的脉象弱的跟油尽灯枯的将死之人似的,且若只是病后落下的病根,再怎么样也不至于短短半年卧榻数次吧……

楼月卿莞尔,耸耸肩有些无奈道:“你看我像是身体不好的样子么?”

萧以恪看着她的脸色,倒也不像,虽然不比旁人那般面色红润,可是看着也不像是脉象弱的样子,只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楼月卿趁此转移话题:“光顾着问我了,我还没问二哥关于你的事情呢……”

兄妹俩十余年未见蓦然重逢,自然是聊了很久,直到日落西山,才各自离开。

……

十一月的北璃酆都,早已进入了深冬时节,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大雪纷飞,冰天雪地……

本来就清冷的可怕的北璃皇宫,因为寒冬的到来愈发的死气沉沉……

乾元殿是帝王居所,自然也是整个璃宫中最威严磅礴的宫殿,璃国历任帝王皆是居住在此,如今住在里面的,便是璃国如今的皇帝陛下,贞顺帝萧正霖!

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整个乾元殿守卫极其森严,即便是大雪纷飞寒冷刺骨的冬日,那些守卫依旧是一动不动面色肃穆的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守护着里面居住的人,不敢有半点含糊!

乾元殿的华丽程度不亚于未央宫,甚至比之未央宫更加刺眼夺目,当之无愧的帝王寝宫,而此刻,殿内青烟袅袅,相比与外面的寒冷,殿内暖如夏日,也很安静,即便是时常有宫人太监进出,也听不到一点声响,那些人进进出出都甚是谨慎,小心翼翼的不敢弄出半点声响,连呼吸声都尽量压低,因为能在乾元殿内伺候的人都晓得,陛下喜欢安静,特别是在处理政务的时候,绝对不能有任何声响吵他,若是让他不悦,便是死路一条!

而此刻,御案后面,坐着一个身着深蓝色龙纹锦袍的男人,看着年逾四十以上的年纪,面容略显沧桑,面色肃穆冷漠,正襟危坐,正在批阅奏折,不知道是否遇到棘手的事情了,他剑眉紧拧着,看似有些烦躁。

此人便是璃国现如今的皇帝萧正霖!

虽然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批阅奏折,可是却还是让人难以忽视他周身散发出来的的压迫感和威严,还有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那沧桑的面目中亦能看出,若再年轻二十年,他该是如何的飒爽英姿风度翩翩,只是如今却只剩下冷漠与冷血。

不晓得过了多久,萧正霖正在握着朱笔批阅的动作一顿,眯了眯眼,抬眸看向门口,果然就在他抬眸看去的下一刻,殿门被从外面推开,总管太监吕安疾步走进来。

“老奴参见陛下!”礼数周全,语气恭敬。

“何事?”声音很淡,听不出一丝情绪。

吕安一挥拂尘,几步上前,递上手中的一个小竹筒,恭声道:“启禀陛下,老奴方才收到瑾王殿下的飞鸽传书,请陛下过目!”

萧正霖目光深沉的看着吕安手中的小竹筒,蹙了蹙眉,伸手接了过来。

拧开小竹筒,里面是一张小纸条,他缓缓张开纸张,目光落在上面短短的几句话上。

然而,目光触及上面的寥寥数语时,眸色一顿,脸色一怔……

握着纸条的手,亦是随之一颤,面色不复冷漠,震惊亦是掩盖了方才的平静,他定定的看着上面的几句话。

吕安看着萧正霖的反应,甚为不解,却也恭谨的候着,低着头不敢多言。

只是,很快头顶上就传来萧正霖淡淡的声音:“吕安!”

吕安立刻应声:“陛下有何吩咐?”

萧正霖默了默,看着在手中纸条上的几行字,深思片刻,道:“传朕旨意去楚京,让他们接到消息立刻还朝,不得有误!”

闻言,吕安愣了愣,随即立刻领命:“老奴遵旨!”

领命后,他便退了下去。

殿内再次只剩下萧正霖自己一个人,他静静地坐在那里,凝视着手中的纸条,面色晦暗,情绪不明,但是,隐隐的可以看出他的手微微发抖……

萧正霖的旨意很快便传开了,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的,自然是汤卉。

汤卉本来也在不久前收到了楚京来的两个消息,正在费神沉思,便听到心腹来报。

“娘娘,方才陛下下旨让齐王殿下等人还朝,旨意已经送出去了!”

闻得消息,她沉默了许久,便直接出了未央宫,到了乾元殿。

萧正霖正在沉思着什么事,宫人便进来禀报:“启禀陛下,皇后娘娘在外求见!”

萧正霖闻言,眸色微沉,眯了眯眼,随即淡淡的说:“让她进来!”

听不出情绪,却能看出他眼中的那一抹厌恶和冷漠。

很快,一身华丽凤袍的汤卉走了进来,走进来的也只有她一个人,其他侍女皆不得进来。

站在桌案前面不远处,面色平静的看了一眼萧正霖,随即便微微福身,态度恭谨的行礼:“臣妾参见陛下!”

萧正霖蹙了蹙眉,眸色阴沉的看着下面的汤卉,叙旧都没有让她起来,而汤卉亦是没有得到允许也不曾有任何动静,一动不动的保持着请安的姿势,面不改色。

姣好精致的脸上没有一丝急躁和慌乱,有的,只有从容不迫和平静。

“起来吧!”他寡淡的声音响起。

“谢陛下!”张弛有度,挑不出任何错处!

看着汤卉二十年如一日丝毫没有任何改变的绝世容颜,萧正霖却不起一丝波澜,眼中亦是没有任何为人丈夫的柔情和温和,有的只有厌憎和冷淡。

帝后不和,璃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似乎并不想见到她,蹙了蹙眉,语气冷淡的问:“皇后来此所为何事?”

没什么事情,他是一向不会见她的。

对她的厌恶,已达极致,即便是他有事,也不想见她,否则刚才收到萧以恪的飞鸽传书时,他早已去质问她了。

汤卉也不说别的废话,便淡淡一笑道:“臣妾方才听闻陛下下旨让长乐他们还朝,所以便来问问陛下,究竟出了何事?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让他们回来?”

如今怕是不少人有此疑惑!

闻言,萧正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汤卉:“朕为何让他们回来,你会不知道?”

汤卉面色不改,带着一抹淡笑,不语,亦无惧的看着萧正霖。

眸色阴冷的看着汤卉,萧正霖冷冷一笑:“皇后,你真是越来越会在朕面前自作聪明了!”

一次又一次,愈发让他难以忍受!

汤卉闻言,眸色微动,看着萧正霖面色凌厉的样子蹙了蹙眉,随即淡淡一笑道:“陛下说笑了,臣妾可不敢在陛下面前自作聪明!”

“不敢?”萧正霖目露讽刺的看着她,毫不客气的冷嗤道:“你连威胁朕的事情都敢做,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

汤卉不置可否,确实没有她不敢做的事情,只有她想和不想!

当一个人没有任何顾忌和弱点,变得无坚不摧时,还能有什么不敢做的呢……

萧正霖面色阴郁的看了她一眼,随即站起来,似乎已经没有什么话要跟她说,也没有继续跟她说话的心思,提步走向殿门口。

只是刚越过她两步,便停了下来,却没有回头。

冷得渗人的声音传来:“朕的忍耐有限,你做的事情朕一向不管,但是你应当晓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若是敢动她,朕亲手剐了你!”

说完,不带任何犹豫的提步走出去,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殿门口。

汤卉静立于原地,面上本挂着的一抹惔笑顿时消失,只剩下复杂难辨,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

随即,意味深长的看着萧正霖的位置片刻,一抹诡异的笑漾开……

她等着!

就在和北璃的矛盾闹了几日后,此事便迎来了一个契机,轻易的化解了。

北璃二皇子萧以恪突然出现,代表北璃进宫相谈此事,仅仅几句话便轻易地化干戈为玉帛,这次的事情就此揭过了。

此事传开后,人人称赞这位北璃二皇子多么多么的谦逊有礼,不仅胸怀宽广,更是不矜不伐,不仅屡屡为长乐公主的无礼致歉,反而还不计较长乐公主在楚国受伤的事情,也是代替璃国取消了联姻的请求,大方祝福摄政王和郡主百年好合。

比起前几日北璃齐王和那些使臣的咄咄逼人和斤斤计较,这位瑾王殿下就显得讨喜多了。

------题外话------

明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