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师父回来/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以恪这般轻易的化解了这次的事情,且结果和预先谋划的截然不同,萧以怀自然是怒不可竭,萧以恪刚从宫中回来踏进驿馆,他便怒气冲冲的找了萧以恪,萧以恪不知道又说了什么,萧允珂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萧以怀一脸铁青的从萧以恪的院子里走出来。

看到萧允珂,他脚步一顿,脸色更加难看,阴郁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的绕过她走人,萧允珂眼观鼻鼻观心,嘴角微微一扯,径直往萧以恪的住处走去。

萧以恪一向独来独往不喜欢太多人伺候,所以他住的院子除了萧允珂派来打扫院子端茶倒水的四个丫鬟之外,也没有多余的人。

没有让丫鬟禀报,萧允珂独自一人踏进屋门,正好看到萧以恪正在换衣裳似乎打算出去。

她不由得走上前有些奇怪的问:“二哥要出去?”

萧以恪正在穿外袍的手一顿,转头看到萧允珂,眉眼一软,点头:“嗯,有些事情需要出去一趟!”

至于去干什么,他没有多言半个字。

闻言,萧允珂很是不解:“二哥到底要去做什么?可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怎么上次出去了两天现在又要去?”

萧以恪想了想,淡淡的笑了笑道:“没什么棘手的事情,只是去见一个故人,珂儿就不要多问了!”

是的,他想去见楼月卿,好不容易把她找到,他自然是要跟她好好叙旧。

萧允珂闻言,也不多问,点了点头道:“喔,那二哥早些回来,这里毕竟是楚京,我担心有些人贼心不死对你不利,所以小心些!”

“不用为我担心……”想了想,他忽然拧眉认真道:“对了,你若是闲来无事便准备一下,等过几日长乐伤势好全了,便立刻还朝,想必父皇的旨意这两天也会到了!”

他的消息传回去也有几天了,若是不出意外,也该有消息了。

萧允珂闻言,甚是惊讶,有些顿惑:“怎么会……这次的事情虽然二哥解决了,可是皇姐还是受了伤,皇叔怎么会善罢甘休?二哥确定皇叔不会怪罪?”

依照她的了解,皇叔最是在乎皇姐,就算这次萧以恪化解了矛盾不会导致两国交恶,可是皇叔会这么轻易罢休?

她虽然知道萧以恪会解决好这件事情,可也一直在担心萧正霖的态度,毕竟长乐公主在楚国受伤受辱是事实。

萧以恪沉吟片刻,道:“父皇那里……他没什么好怪罪的,放心吧!”

或许会怪罪,可是怪罪谁那就另说了。

萧允珂缓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之前我一直担心皇叔会因为她一个人而小题大做,如今看二哥如此笃定,我也就放心了,毕竟我实在是不愿看到再因为她一个人而弄的战火连天!”

以她的了解,她那个皇叔对皇姐的在意,这次的事情哪怕是要发兵楚国都不足为奇,所以自从此事闹出来后,她就一直在担心,如今萧以恪来楚,加上萧以恪最是了解皇叔,既然他这般肯定,她可算是安心了。

萧以恪拧眉沉思片刻,道:“你想多了,父皇即便再宠她,也不至于昏聩至此,孰是孰非还是明白的!”

萧允珂挑挑眉,对此不置可否。

她转移了话题:“那二哥是同我们一起回去么?”

萧以恪想也没想,直接摇摇头:“不,我过两日便出发,快马加鞭先回去,你们随后!”

毕竟,他要赶在十二月初一之前返回楚国,所以时间紧迫,是绝对不可能和使臣队伍一同回国的。

萧允珂并不惊讶知识有些失落,道:“好吧,那二哥先去忙你的事吧,我去看看皇姐!”

“嗯!”

萧以恪没有多待,离开了驿馆。

去了华云坊,却没有见到先前约好了在这里等着她的楼月卿,倒是卉娆转达了楼月卿的话,她出城去乐,因为端木斓曦回来了。

是的,端木斓曦回来了,因为有太多疑惑,又担心她,所以得到她回来的消息,楼月卿第一时间来了别院。

刚踏进端木斓曦住的地方,她看到端木斓曦面色无恙,便松了口气,开门见山的问出了疑惑。

她想知道端木斓曦究竟和千玺岛花家有何渊源。

端木斓曦沉默了许久,才慢慢的开口:“带走灵狐的人是千玺岛花家的家主,与我数年前曾有渊源,有一些事情我一直想问她,只是这些年一直没有见过她,最近才得知她是花家的人,便一直想见她一面当面问清楚,就这样!”

楼月卿显然不信,可看着端木斓曦又不像是说谎的样子,然而,她却隐隐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

带走灵狐的人是花家的家主,这一点她倒是没有想到,只知道那人必然是花家人,毕竟那个人把花姑姑打伤了却没有杀她,而花姑姑却自尽了,如果是别人,花姑姑或许不会自尽,可是一边是花家人,一边是她看着长大的容郅,花姑姑除了自我了断,还能如何?

抬眸看着楼月卿,端木斓曦轻声问道:“你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灵狐……”

端木斓曦叹声道:“被花无心带回去了!”

说着这话时,她神色有些复杂,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楼月卿虽早有预料却还是忍不住心底一沉……

容郅的蛊毒,她没有一天不在担心,虽然容郅早前安慰过她已经想到办法,可是没有灵狐,她怎么也不能放心,毕竟灵狐是现成的,而他所说的机会却渺茫。

人海茫茫,一个逃遁了多年的人,怎么找得到?

看着楼月卿面色凝重难掩担忧的样子,端木斓曦握了握她的手,轻声宽慰道:“好了,你也别太担心,容郅的蛊毒索性还要大半年才会彻底发作,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办法的,我已经决定了等你们大婚后,我去一趟千玺岛,不管如何都会说服花无心把灵狐给我的!”

而且,她无论如何都要去再一趟千玺岛,有些事情,她百思不得其解!

楼月卿拧眉想了想,没说什么。

见她不语,端木斓曦便直接的拧了拧眉,看着楼月卿道:“我有些累了,休息一下,你先出去吧!”

楼月卿见端木斓曦确实是脸色有些憔悴,便点点头,站起来走了出去。

楼月卿身影消失在门口后,端木斓曦才缓缓收回目光,随即眉头突然紧蹙,哇的一声,一口血喷在身前的桌上,殷红一片。

老城主本就在外面等着,在楼月卿走后便走进来,便看到端木斓曦面色苍白的坐在那,嘴角噙着一抹血迹,桌上洒了一片血迹。

老城主大惊失色的疾步过来。

------题外话------

昨晚后面的明天就是……

我今天没空,差点找编辑请假了,勉强不断更,你们……先凑合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