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苏绿染/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刚到别院一个时辰左右,容郅就到了,他倒不是来找端木斓曦的,而是听暗卫来报楼月卿出城了便来看看,听端木斓曦回来了,便想着问她之前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然而刚到端木斓曦住的地方外面,就被老城主拦着没让进去,说是端木斓曦正在休息,楼月卿想着端木斓曦刚回来也确实是累了,便带着容郅离开了。

容郅许是朝政繁忙,所以没在这里待太久就得走了,她倒是没有跟着一起回去,正好她也打算这几日出城小住,端木斓曦回来了正合她意,所以打算在这里住几日,索性闲来无事,她和容郅的大婚也轮不到她操心,宁国夫人什么都不让她掺和,连本该她亲自绣的嫁衣也请了最厉害的绣娘来绣,索性这段时间城中也乱,两国使臣都在是非多,她倒不如在这里躲几天清静。

然而容郅就不太乐意了,本来他就恨不得把她带在身边时刻看着,如今她一来这里住,他想见她就麻烦多了,不似在宁国公府他想见她一下子就到了,这相思什么的最是磨人了,但是也拗不过她,只能任由她怎么开心怎么来!

他的话是这样的:“反正我们大婚后你就没机会折腾了,现在孤就懒得管你了!”

掐着指头一算,还有二十天他们就要大婚了!

楼月卿看他一脸得意,忍着揍他的冲动,黑着脸的把他轰走了!

看着一片黑影慢慢消失在视线之内,马蹄声渐远,楼月卿忍不住叹了一声……

“唉!”

莫离有些古怪的看着她:“主子舍不得摄政王殿下?”

啧啧,不容易啊!

楼月卿:“……你想多了!”她只是在想,等成婚了,她还能不能偶尔出去浪迹江湖……

好怀念几年前说走就走的恣意生活啊,多潇洒啊!

有些惆怅的再次叹一声,正打算转身回去,余光一扫,看到远处的山坡上一抹紫色身影慢慢出现……

她眸色一顿,距离有些远,看不清那身影的样貌,但是,那一抹紫色倒是好认!

隐在暗处的暗卫见到都闪了出来,正要上前,楼月卿制止了他们,自己提步走了过去。

待一走近,看着坐在山间石头群上一副惬意姿态的萧以恪,楼月卿挑挑眉,走到他跟前。

她绕过几块石头走向萧以恪,刚走近,萧以恪看着她,眼神略显调侃,笑着道:“你那个未婚夫倒是粘你得紧,瞧瞧方才那一副不舍的样子,对你倒是上心!”

楼月卿挑挑眉,不置可否,莞尔一笑问道:“二哥什么时候来的?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她只让卉娆转告他她出城了,却没有让卉娆转告他她在哪个地方,这里又不是萧以恪熟悉的地方,他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短短两个时辰就知道她在这里。

萧以恪笑了笑,朝着容郅方才消失的方向指了指:“唔……跟着那小子后面来的!”

他刚好在城门外派人找找楼月卿具体去了哪里,正好看到容郅策马出城,他自然是不知道容郅急急忙忙出城是要去哪,不过源于容郅和楼月卿的婚事,他便关注些,就想看看他要干嘛去,便跟着在后面,起初还以为这厮在外面养女人来着……

没想到,他急急忙忙的出城来,竟然是追着楼月卿而来的。

倒是讨喜不少!

楼月卿不禁哑笑:“二哥不比容郅大多少,便这般唤他小子……倒显得二哥老了似的!”

其实也就大了不到两岁!

萧以恪一副恍然惊觉的模样,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这倒也是,光想着他是我妹夫,倒是忘了我跟他年纪相仿……亏了亏了!”

萧以恪一阵无奈的摊手,他竟然下意识的把容郅看作小一辈……

其实不怪他自动把自己当成一个长辈,而是他的无忧在他心里始终都还是个孩子,从不曾改变过,无忧的夫婿自然也就……是个孩子辈!

楼月卿嘴角一抽,汗颜不已。

萧以恪手撑着身体微微后仰,歪着头看着她挑挑眉问:“不过话说回来,你们都快大婚了,我还没问你他对你怎么样?有没有欺负过你?”

楼月卿顿了顿,随即笑意渐深,走到萧以恪旁边,坐在石头上,轻笑道:“二哥这不是明知故问么?他对我的好人人皆知,二哥打听我的时候难道没听说过?”

她和容郅都不是普通人,他们的这段情早已闹得人尽皆知,容郅对她的好也早不是秘!

萧以恪蹙了蹙眉,没好气道:“流言蜚语如何能信?你看那些人把你抹黑成什么样儿了?何况容郅那小子如此狂妄傲慢,二哥可不行那些谣言,得听你说才行!”

起初刚命人打听她时,得到的全都是一些不好的结果,名声能有多臭就有多臭,他一开始也担心他的无忧是不是被养残了,可见到之后才知道,那些谣言真的是浮云啊浮云!

怎么看怎么讨喜的一个姑娘,也不晓得那些人什么心眼,竟把人抹黑成这样!

楼月卿会心一笑,看着萧以恪,轻声道:“二哥大可放心,容郅待我很好!”

容郅对她的好,比外人传言的更甚,只有她自己明白,容郅把她看的有多重,也只有她自己明白,容郅于她而言意味着什么!

两个同样命运多舛的人走到一起,那便是再也不会有任何人和事比对方更重要了!

萧以恪挑挑眉:“当真?可不许诓二哥!”

他对容郅不了解,以前倒是屡屡听闻他的事迹,容郅如今算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连他父皇都赞叹过此人高明,他多年前见过在北璃为质子的容郅,当时只知道容郅虽年纪不大但是却是个极能隐忍的人,绝非池中之物,所以现在容郅能有此能力地位他并不惊讶,只是惊讶于,他会是自己的妹夫!

可不管容郅什么身份地位,都是要做他妹夫的人,他自然是不会放心。

她是他最在意的妹妹,如今刚把她找到,对她的事情许多都不知道,所以不敢干涉太多,他只怕她会受委屈,怕她被容郅所伤害!

楼月卿勾了勾唇角,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目光悠远的看着远处的绵延山脉,面含浅笑轻声道:“我晓得二哥担心什么,不过你大可放心,容郅真的待我极好,我与他两情相悦,也是心甘情愿嫁给他的,我毕竟不是那些娇生惯养的女儿家,早已没了那一份所谓的儿女心肠,之所以与他在一起,是因为我明白什么才是我该抓住的,他便是我该抓住的那个人,可以说……倘若这个世上还有什么可以让我放弃所有,那便是他了!”

时间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它可以不知不觉的改变一个人,短短的几个月,便轻而易举的彻底改变了她,若是以前有人告诉她,有一日她会为了一个男人舍弃所有,她只会嗤之以鼻,觉得那个人一定是脑子进水了,这么多年,她都坚信不会有任何人和事可以胜过她心底的执念,也坚信不会有任何男人可以使她动情,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有那么一个男人,冥冥之中就这样出现在她这般残缺不幸的人生中,慢慢的软化了她的心,占据了不可磨灭的位置,甚至慢慢的重于一切!

她和容郅的这份缘分,也许就是命中注定的!

萧以恪闻言,拧眉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既然如此,二哥便可以放心回去了!”

虽然她最后一句话听得不太顺耳,可是也明白,他的无忧已经长大了,再也不可能是当年那个懵懂天真的小姑娘了,她能够明白自己该要什么,能够如此理智的明白自己该珍惜什么,他就放心许多。

闻言,楼月卿惊讶的看着他:“二哥要走了?”

怎么这么突然……

萧以恪点头:“嗯,有些急事要回去一趟,明日就走,不过无忧放心,待你大婚,二哥一定来!”

楼月卿一愣,眼底有些失落,不过,还是扯了扯嘴角,微微靠着他的肩头莞尔道:“那二哥路上小心些,无忧等你来!”

萧以恪点点头,伸手搭着她的肩头,正要说话,却忽然眸色一凛,不假思索的伸手抱着楼月卿腾空而起……

楼月卿一惊,人已经被萧以恪抱着跃上了另一边的石头上,楼月卿回神,看着萧以恪,萧以恪却已经放开了她,眯着眼看着他们方才坐着的地方,只见那块石头前面的地上,插着三根银针!

在太阳的照射下,三根银针清晰可辨!

萧以恪眸色一沉,立刻转而看着另一端的山头上,一抹红影印入眼中,他顿时怒火横生,厉声问道:“苏绿染,你又在发什么疯?”

方才若非他及时把楼月卿抱走,那三根银针便是打到楼月卿身上!

楼月卿顺着萧以恪的视线看去,果然看到山头上站着一个艳红色的身影……

一个穿着一身艳红的年轻女子,看着张扬肆意却又透着一抹俏皮的姑娘!

楼月卿挑挑眉,那边的红衣女子已经轻功一跃蹦过来了。

落在在他们不远处,随即双手环胸瞪着他,没好气道:“萧以恪,你竟然骗我,我哥哥根本没有传信找我,害得我急急忙忙赶回家差点累死,还差点被我爹爹关起来,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竟然在这里跟人私会,还有,你这狐狸精为什么要勾引……”随即转着目光落在楼月卿身上,然而,刚看到楼月卿,恶狠狠的眼神一愣,黛眉一皱,甚是惊讶:“咦,你不是那个刁蛮公主么?你怎么会在这里,等等……”

眯了眯眼看着楼月卿,打量着她许久,一阵狐疑过后,她斩钉截铁的道:“你不是她!”

虽然很像,可是,一眼就能看出,不是一个人!

楼月卿若有所思的看着她,蹙了蹙眉,这姑娘是谁?听这话好像跟她二哥关系非同寻常。

不过,她这意思,是认识那个长乐?

萧以恪面色一沉,甚是不悦的看着她,厉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还有,你刚才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的针上有剧毒,若是伤了她怎么办?”

声音隐含怒气,有些恼火,甚至是后怕。

若非他发现及时,晚一点楼月卿就被那三根浸着剧毒的银针打中,后果不堪设想。

江湖上人人皆知,落云山庄的梨花落乃天下奇毒,染上此毒若是没有解药半柱香之内必然殒命,哪怕身怀武功的人也最多可以撑一炷香,据他所知楼月卿身体不好,若是染上此毒岂不是……

楼月卿闻言,诧异的看着那三根银针,再看看那红衣女子,蹙了蹙眉,针上有毒?

“我……这不是没伤到么?我又不是故意的,而且就算伤到了也没事啊,我有解药啊,反正不会死……”迎上萧以恪凌厉的眼神,她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被看的有些发毛,只好闭上嘴巴。

不过,眼神落在楼月卿身上,有些古怪。

她既然不是那个蛮横不讲理的公主,为啥长得那么像……

------题外话------

这姑娘谁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