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就算他死了,我也不会爱你/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昨日下午到现在整整一天一夜过去了,楚京随处都是禁军在搜寻,城中百姓无不惊恐,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隐隐听到一个风声,摄政王殿下的未婚妻,宁国公府的卿颜郡主昨日回京途中被掳走,只是无人证实,所以不知虚实,但是看着城内到处都只禁卫军和王骑护卫的身影,便也都能猜测出来了。

城内搜寻不断,四个城门口亦是严加盘查戒备森严,且只能进不能出。

城楼上,容郅静立在上面,眸色阴沉的看着远处延绵的山脉,脸色冷的仿佛千年冰潭一样,十分摄人。

从昨日得到消息到现在,他都一直这样,派出了所有的人,他也亲自找了,可都杳无音信,她就像是蒸发了一样,也不晓得南宫翊把她带去了哪里。

担忧,自责,悔恨萦绕心头。

楼奕琛站在他身旁,沉声道:“楚京方圆百里都已经搜寻,可是都没有南宫翊和卿儿的消息,臣已经传令所有楚京通往各处的关卡加强戒备,不过怕是也没有消息!”

昨日下午才出的事,南宫翊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跑那么远,何况楚京往外的所有出口他们都第一时间命人堵上了,所以,方圆百里都没有踪迹的话,再找出去也是枉然。

闻言,容郅眯着眼,望着城楼外面,十分笃定的道:“他们还在楚京!”

既然往外找找不到,那就是南宫翊根本没有带着她离开,反而极有可能就藏匿在楚京内。

楼奕琛神色一怔,有些狐疑:“王爷是说……可是禁军找了一天一夜都没有找到,而且昨日根本没有可疑的人进城……”

楚京是楚国京都,平时进出都是要戒严盘查的,昨日出事后,更是加强了戒备,盘查十分严格,南宫翊怎么进去的?

可若是没有进去,又能去哪?

楚京城内还好说,城外几乎被摄政王府的暗卫找遍了,都没有踪迹,只查到几日前南宫翊就已经进京了,却没有他离开的踪迹,所以,确实是有极大的可能人藏匿在城内。

容郅没有说话,目光沉沉的看着眼前,若有所思。

楼奕琛想了想,拧眉道:“若是如王爷所言,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楚京内有人帮他!”

容郅转头看着他:“依你所见,会是谁?”

楼奕琛倒是答不出来了,毕竟想对他妹妹不利的人不少,不想容郅和楼月卿成婚的人也很多,那些人都有帮助南宫翊的嫌疑,可是能够在这般戒严下还能这样藏着他们的,却没几个。

可是,他却无法肯定是谁。

蹙了蹙眉,他沉声道:“若是那些人,那卿儿……”

“不会!”容郅很肯定:“她不会出事!”

若是别人,或许会伤她性命,可是若是南宫翊带走的,他并不担心她会有危险,只是,她的身体也不晓得会不会出事。

楼奕琛不置可否,却难掩担忧,即便知道南宫翊或许不会对她做什么,可是找不到她,便无法放心。

这时,薛痕出现在城楼上,疾步走到容郅身后。

“王爷,有眉目了!”

两人闻言,立刻齐齐转身看着薛痕。

……

楼月卿浑浑噩噩的,也不晓得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待醒来时,南宫翊便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

“醒了?”他声音很低沉。

楼月卿蹙了蹙眉,没有搭理他,而是缓缓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还是一样深感无力,只是比前一次醒来的时候好了许多。

南宫翊见她起来,连忙伸手将她扶起,可是刚碰到她,就被她推开,自己坐了起来。

手僵在半空,他沉沉的看着她一眼,便若无其事的收回手。

随即轻声道:“你应该饿了,我去给你拿吃的!”

她这一次,睡了整整三个时辰,睡之前就吃了一碗粥,定然是饿了。

见他站起来往外走,楼月卿出声了。

“你这样做,不会有任何好处,可能还会失去你的江山,甚至性命!”

她的话,并非危言耸听。

南宫翊脚步一顿,沉默片刻,回头,深深地看着她,他道:“若是没有你在身边,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所以,他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

楼月卿闻言,面色稍顿,随即深深地吸了口气,她道:“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跟你在一起!”

她的话,他不惊讶,只是一抹黯然划过,随即开口:“若是容郅死了呢?”

虽然对她的了解不深,可是,有一点他很明白,她不是一个轻易动心的人,一旦生情,便是死心塌地,而他很不幸,没有成为令她心动的那个人,这一点,输给了容郅,一败涂地!

如今,只有容郅死了,才有可能让她对他动心。

而他,除了她也不会再爱别人,所以他早来楚国之前便做好了准备,若是带不走她,他回去也没有意义了。

楼月卿语气极为笃定:“他不会死!”

南宫翊眸色微沉,看着她不语。

她淡淡的看着他,道:“而且,就算他死了,我也不会爱你,我知道你对我好,所以心里对你很感激,可是,如今,那一点感激也荡然无存了,你若是再不放我回去,我会杀了你!”

或许,她是一个残忍的人,以前南宫翊对她确实很好,事无巨细关怀备至,她不是没有看到,可是却从来没有心动过,甚至没有任何感觉,仿佛一个局外人一样看着,何况如今她心中只有容郅,那是她唯一一个倾心爱着的男人,所以更不会让任何人破坏他们,谁也不行。

南宫翊这一次将她困在这里,不管是因为什么,她跟他之间,日后便是陌路之人了。

南宫翊闻言,深深地看着她一眼,随即却仿佛没有听到这些话,眼中没有任何波澜,只是转身离开。

楼月卿有些看不懂他,不过,也没想看懂他。

南宫翊走出密室后,便出现在了一个古香古色的屋子里,屋子里不止他一人。

除了曹寅,还有两个身着便衣的年轻男子,见他出来,便立刻恭敬地揖手。

“陛下!”

南宫翊淡淡的问:“外面情形如何?”

其中一个便衣男子立刻道:“城中戒严,楚国摄政王派出大量人马在搜寻,城内外都布满了摄政王府的人!”

南宫翊蹙了蹙眉。

如此看来,怕是这段时日都出不去了。

若只是城中戒严,他倒是不在乎,可是,城外也是这样的话,他当真是走不了了。

另一个便衣男子又沉声道:“而且,一个时辰前加强了城内的搜寻,此处虽然比其他地方安全,可是却也并非万无一失,为保陛下安危,还请陛下莫要离开这个屋子!”

南宫翊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随即看着两人,淡淡的说:“去准备一些吃的,还有一些换洗衣物!”

两个便衣男子有些不解,不过不敢多问,还是领命退下了。

他们一退下,屋内便只有曹寅和他。

看着曹寅一脸沉重,他略有些不悦,淡淡的说:“有话便说!”

曹寅一惊,随即立刻揖手:“陛下,属下探得消息,楚国摄政王有意发兵宥国,若是当真如此,那便是大大的不妙!”

东宥根本没有实力跟楚国抗衡,更何况,南宫翊皇位不稳,这次的事情,本就难以收场,若是再引来战争,怕是……

曹寅深觉不妥。

闻言,南宫翊冷冷一笑:“呵,这种事情何时轮到朕来担心了,不是还有南宫渊?”

他本就算是半个傀儡,兵权大部分都在南宫渊手里,其他的也在那些藩王和武将手中,他所掌控的只是冰山一角,楚国要发兵,他乐见其成!

不是他掌控在手的江山,他自然也不放在心上!

曹寅面色一白,倒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种事情,该担心的确实是闳王,可是陛下也……

他不再多言,而是转而问道:“那陛下打算何时回国?”

如今国中怕是也乱了,也不晓得陛下此次离开,会闹出什么事情,加上这次陛下所作所为,回去又是一场恶战,又是一场血雨腥风啊。

南宫翊想了想,淡声道:“不急!”

现在这个时候,他虽然能出城,可是城外到处都是容郅的人,容郅又封住了所有出口,他只能继续待在这里。

也幸好昨日他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进了城,否则怕是走不了多远就会被容郅的人拦下。

他低估了容郅的能力。

去准备东西的两个人很快就回来了,带来了南宫翊想要的东西。

南宫翊一言不发的拿着东西转身走进密室的门,他刚走进去,曹寅便立刻上前,拨开墙壁上的画卷,赫然现出一个暗格,他伸手按了进去,密室的门便立刻关上,两排书架挡在外面,看不出任何不妥。

楼月卿听到声音,抬头看去,便看到南宫翊一手端着一个托盘,另一只手提着一个布包着的包裹走来。

将包袱放在一旁,他坐下,将托盘端着在她跟前。

他极具耐心的声音响起:“快点吃吧,你昨日到现在没吃多少东西,这样下去你身子会撑不住的!”

楼月卿淡淡的看着眼前托盘上的饭菜,蹙了蹙眉,没有任何动作。

南宫翊有些不解:“怎么?”

她不喜欢他喂她,那他这样端着让她自己吃还不行?

想了想,她倒是没有说不吃,而是道:“我不想吃这些!”

南宫翊挑挑眉。

------题外话------

心累啊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