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恢复武功/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看着他,蹙眉问道:“你还想带我去哪?”

“回东宥!”

他这次来楚,本就是打算把楼月卿带回去,所以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安排了人在接应,只是没想到容郅动作那么快,没办法,他便只能逗留在楚京,如今楚京待不下去了,他只能尽快离开。

闻言,楼月卿眸色微沉,毫不犹豫的道:“我不会跟你走的!”

南宫翊拧眉看着她,薄唇紧抿。

环顾四周一眼,楼月卿这才对南宫翊淡声道:“你自己走吧,趁现在人还没追上来!”

这个地方离方才那个别院虽然有段距离,但是不见得就安全了,众寡相抵,南宫翊的那些手下不见得可以挡得住那些人,何况,能有一批人潜伏在秘道外,怕是这些地方也不见得安全。

南宫翊目光沉沉的看着她,一脸认真道:“月儿,我这次来楚国,便是要把你带回去,自然是一定要把你带回去的!”

楼月卿眉头拧的更紧了,立刻出声道:“我不会……”

他打断了她的话,紧紧盯着她沉声道:“我不想强迫你,可是你应该知道,我若是要带你走,你现在是没法抗拒的!”

他自然是希望她甘愿随他离开,但是若是她不肯,他就算是强行掳她走也要把她带回去,所以,她不管如何不肯,结果都是一样的。

她一个弱女子,如何能拒绝的了!

楼月卿一愣,随即嘴角微扯,面色冷淡至极,不带一丝感情的开口:“你威胁我?”

她很不喜欢有人威胁她,原本这两日南宫翊这样对她就已经让她十分恼火,如今,怒火更甚!

南宫翊如实道:“我这次专门来楚便是来把你带回去,若你不肯跟我走,除了强行把你带走,我还能如何?”

他已经赌上了江山,冒着失去一切的风险来这里,不管如何都是一定要把她带回去的,他不能让她嫁给容郅,也不想再顾忌任何,就想把她留在身边。

楼月卿咬了咬牙:“你到底要我跟你说多少次?我不可能跟你走,更不会与你在一起,为什么……呃……”

话没说完,南宫翊却忽然脸色一变,伸手一把将她拽过,护在怀中,因为他动作太用力,两人双双倒在地上。

楼月卿心下一惊,人已经倒在地上,身体突然倒在地上有些疼,她忍不住呲牙,还没反应过来,耳旁传来一声抽气声。

“咝……”

楼月卿闻声看去,便看到她旁边的南宫翊手捂着肩头,脸色看着十分痛苦。

肩头上一片血红,还有血冉冉流出,只见一根短箭穿透了他整个肩头,箭头在前面,一看就知道是从他背后穿过的。

楼月卿面色一变。

将他扶着起来,她急声问道:“南宫翊,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有一支箭刺穿他的肩头,而且联想方才他忽然拉着她将她护着,这支箭明显是刺向她的。

南宫翊手捂着肩头,血仍然不断的漫出,脸上冷汗不停,许是很痛,他额头上青筋暴起,然而楼月卿刚扶起他,他立刻抓着楼月卿的手臂,死死的看着她,咬着牙十分吃力的开口:“这里有杀手,你快走,别管我嗯……”

楼月卿闻言,面色微变,这时,周围传来一些轻微的声响,楼月卿抬眸看去,这才发现,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周围,一群蒙面黑衣人形成包围圈,正朝着她这里慢慢靠近,个个都手持刀剑和弓弩。

楼月卿心下一沉,这些人……

南宫翊自然也察觉到了这些人的慢慢靠近,便立刻死死地抓着她的手臂,手上血红的血液染透了她的衣裙,他咬着牙开口道:“快走……”

他不想她出事。

知道密道出口的人不多,所以,能够在这里蛰伏要杀他们的人,想想都知道是谁,他低估了那个人的城府,本以为是各有目的的联手,可是想必那个人早有除去他们的心思,早早地派人蛰伏,就等着他带着楼月卿出来就动手,杀了他,可以让东宥再一次内乱,加强两国矛盾,杀了她,可以阻止她和容郅的婚事,一箭双雕!

楼月卿看着周围慢慢考过来的杀手,粗略一眼,怕是好几十人,且看这架势,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眉头愈发紧拧,她平静的看着南宫翊,淡淡的说:“走不了了!”

别说把南宫翊留下自己也逃不出去,她也不可能真的把南宫翊留在这里,虽然对南宫翊以前的所有感激早已因为他他的所作所为化为灰烬了,但是他刚才救了她,这是不可磨灭的事实,她一向恩怨分明,既有恩,便不会恩将仇报。

南宫翊闻言,面上更加痛苦。

他不该把她带到这里来,哪怕直接让容郅找到她,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一步,他爱她,想要把她带走,可不代表想要她因他而死。

楼月卿警惕的看着四周慢慢靠近的黑衣人,那些人已经离她这里不到三丈的距离,且个个都目含杀意,意图很明显,要杀他们两个。

她眼眸微缩,略略凝神。

她现在这个样子是逃不了的,瞧着这局势,也不会等到有人来救她了,若是……那么她和南宫翊都要死在这里,她不能死,她费尽心思活到现在,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没有嫁给容郅,又岂能让自己死在这些人手里,何况,她也不想南宫翊死,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这些人都杀了!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收回目光,平静的看着南宫翊自责痛苦的脸色,缓缓将他放下,淡淡的说:“你再忍一下!”

她不会让南宫翊死,这是她报答他刚才舍命相救,但是,其他的,她就不管了。

南宫翊见她一脸平静,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般,眼底有些坚定。

他不解,可也还是紧紧拉着她的手臂,吃力的道:“你想做什么?不要乱来……”

他不晓得她想做什么,可是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楼月卿面色平静的看着他抓着她手腕的手,他手上的血迹染透了她的衣袖,异常刺眼,她蹙了蹙眉,拨开了他的手,不再理会他,而是缓缓站了起来。

眸色转冷,看着周围离她越来越近,已经将她围得水泄不通的黑衣人,垂在身侧的手微微一动,收紧成拳,她忽然闭上了眼睛。

南宫翊很着急,可是他伤势很重,失血过多,脸色白了,人也慢慢的虚弱了,目光担忧的看着她,再侧头看着周围靠近的杀手,他想开口说话让她快走,可是却看到她忽然闭上眼睛,不明白她要做什么……

离她最近的那几个黑衣人见她闭上眼,相视一眼,立刻就扬起手中的剑砍向她。

南宫翊立刻急声开口:“月儿小……”

可是他刚出声,最后一个字都还没有说完,就一颗知心的看着她忽然睁开眼,手一动,快的看不清,便看到靠她最近的几个黑衣人忽然被一道罡风扫了出去。

那些人立刻被甩出了几丈远,还波及了他们后面的黑衣人,痛呼声不断,好些人当场口吐鲜血,当即毙命。

罡风劲道很大,刮过周边的树干,惊得栖息在树上的鸟兽尽散,一阵哀嚎。

楼月卿此动作一出,震撼的不止是那些围在周边的杀手,还有地上的南宫翊。

她会武功……

楼月卿挥开那些意图砍她的杀手后,立刻就有些不适的踉跄两步,拧着眉头,忽然牙关也咬得死死的,似在忍着什么。

一股刺骨的寒意顺着血脉在体内蔓延,且在慢慢的加重,她很冷。

很熟悉也很久违的感觉,她知道,那是她体内的寒毒开始发作了。

收紧拳头,凝聚内息压下这股寒意,她抬眸看着周围还剩下的那几十个黑衣人,看着他们哥哥目露震惊和警惕的样子,她冷冷一笑。

伸手一吸,便直接将本来还在尸体旁的一把刀剑握在手中,便冷眼看着周边的黑衣人。

容郅人到密道出口时,便看到一院子的尸体,而那些人中,没有南宫翊,也没有楼月卿。

问了躺在尸堆里伤势过重奄奄一息的曹寅,得知南宫翊带着楼月卿逃走了,容郅立刻毫不犹豫的就出了别院,刚走出别院,正在判断南宫翊带着她去了哪里,便有暗卫来报。

“启禀王爷,后面的树林中正在打斗!”

容郅到的时候,便看到密林中,一道白影在与一群黑影打在一起,刀光剑影不停的划过,哀嚎声不断,还有一阵阵罡风刮过树林,动静很大。

他一眼便能看出,那白影便是楼月卿。

地上一片尸体,且数量不断的增多,可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黑衣人缠斗着她,她应对的有些吃力,不晓得是人多势众还是别的原因。

心底一沉,不做思考,他直接轻功一跃,落在了打斗之中,正好楼月卿忽然一阵不敌,踉跄了几步,落在了他怀中。

楼月卿很吃惊:“容郅……”

容郅看着她白得吓人的脸色,还有她的身体十分冰冷,就知道她是怎么了,面色很是难看。

她冲破了封印,恢复了武功,所以杀了那么多人,可是也因此寒毒发作。

他还是晚了。

她的身体越来越冰冷,她的脸色也越来越差。

周边的黑衣人见到容郅,皆停下了动作,面面相觑,很是惊恐忌惮的看着容郅,不敢上前。

可是即便他们不敢上前,容郅却不会放过他们,看着楼月卿,他轻声道:“再忍忍,孤便带你回去!”

楼月卿咬着牙点点头,随即容郅微微松手,将她放开,便抬眸看向前面的那些黑衣人,眼神冷的仿若千年寒潭。

身影迅速闪过,还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做的,只听到痛呼声和哀嚎声再次响起,血腥味愈发的浓,血肉撕裂的声音亦是夹杂在里面……

地上鲜血淋漓,看着极为吓人。

楼月卿握着手中的刀剑,反手撑着地上没让自己倒下,咬着牙关抬眸看着前面血淋淋的一幕,容郅毫不留情的一个个的将那些黑衣人撕成肉块……

他的怒火,将这些人大卸八块爬都难消万分之一。

体内冷意愈发强烈,仿佛要吞噬着她的整个灵魂,她紧咬着牙关,身子微颤,有些站不住,手紧紧的握着支撑着她身体的剑柄,却隐隐颤抖。

最后一个黑衣人被撕碎后,容郅面色阴沉的看着地上的一片尸体,目光一扫,落在了不远处躺在那里面色虚弱奄奄一息的南宫翊身上,眸间寒意更甚。

他提步,走了过去,眸间杀意难掩,怒火难消。

只是,他刚走了几步,余光便看到一道白影倒下,那是楼月卿……

他立刻闪过去,将正要倒在地上的楼月卿接住,抱在怀中,感觉到她的身体宛如冰柱一般冰冷,看着她闭着眼拧着眉头一脸痛苦的样子,还有眉间慢慢结出的冰霜,它心底一沉,暗道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