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三朝回门,容昕心思/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一会儿,容郅在一旁听着,也没阻止她唠嗑,随后她拉着他分别在两个墓前磕了三个头,两人才离开。

马车走得慢,回到城内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容郅见楼月卿掀开帘子看着外面的大街一脸欢喜的样子,不由得挑挑眉:“要不要下去走走?”

楼月卿闻声回过头来,想了想,本来想点头,但是看着自己身上的衣着,拒绝了他的提议,莞尔道:“算了,改天吧,天色也不早了!”

她这一脖子的痕迹,下去准被人看到,而且,昨日他们才大婚,现在下去晃悠也不太妥当,所以还是算了吧。

他默了默,倒也没有坚持,颔首道:“那也行,明日再带你出来玩!”

反正他大婚这几日也不上朝,带着她好好玩也并无不可,他也很乐意。

“明天?”

见她蹙眉,他忙问:“怎么,有问题?”

楼月卿白了一眼:“明天归宁啊,哪里还有时间出来晃?”

三朝回门,他们明天怕是要在宁国公府待一天,按照她母亲和大哥的秉性,晚上他们能不能回摄政王府都不知道呢,还出来玩……

想得美!

摄政王殿下这才想起,似乎真的有这么一档子事,昨天大婚,所以明天他们要回宁国公府。

他只好道:“那后天总可以吧,后天孤带你出来玩!”

他还没有陪着她一起逛过街道,没有一起泛舟湖上散心,嗯,得计划计划了。

楼月卿:“后天你不是要上朝了么?”

他因为大婚已经好几天没有上朝了,明天回了门,后天就该处理政务了,不然这只堆成小山了。

谁知,他嗤了一声,一脸不以为然:“上朝哪里有陪王妃玩重要!”

楼月卿:“……”

怎么办,听到这句话好开心!心花怒放啊!

不过,开心甜蜜都先压下,先谈正事,一脸严肃的看着他:“容郅,你真有当亡国君的潜质!”

她记得有那么一句诗句: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他是要朝此发展么?

摄政王殿下从善如流:“王妃谬赞,为夫愧不敢当!”

楼月卿青筋一突,抱起刚才解下来搁在一旁的狐毛披风,直接砸向他。

赞你妹啊赞!

甚是无奈的将蒙在头上的披风扯下来,摄政王殿下看着她一脸憋闷的样子,面含淡笑,将披风搁在一旁,才悠悠道:“近来朝中也没什么大事儿,要处理的事情他们会上折子,所以,孤多陪你几天,难道王妃不喜欢为夫多陪着你?”

最后一句话,是手撑着腿靠近她,一脸似笑非笑的样子说的。

楼月卿撇撇嘴:“唔,这还差不多,别耽误大事儿就好!”

她可不想真的变成百姓口中的祸国妖妃。

容郅淡笑:“这王妃大可放心,你要知道你家夫君不昏庸!”

楼月卿听着他一口一个为夫一口一个你家夫君,身子一抖,有些诡异的看着他一眼……

回到摄政王府时,已经日落西山,加上冬日天黑得早,所以没多久就天黑了。

天黑了,问题就来了,嗯,睡觉的问题。

楼月卿是这样打算的:“我睡下面你睡上面,就这样决定了!”

摄政王殿下:“如此甚好!”

然而,楼月卿刚走进屋内在床榻上坐下,某人就随着走了进来。

楼月卿见他走进来,立刻一拢衣领,一脸防备的看着他:“不是说好了你睡上面?你还进来作甚?”

摄政王殿下点了点头,“是说好了,所以孤睡你上面啊!”

是这个话啊,一点毛病都没有!

楼月卿:“……”

看着似笑非笑一脸暧昧的某只禽兽,楼月卿终于还是没忍住一肚子窝火,直接拎起身后的枕头奋力砸过去!

摄政王殿下从善如流的接过,抱在怀里,一脸淡定的看着她气恼的样子。

反正分房睡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

最后,不管她怎么赶,某人就是死皮赖脸的躺在她旁边,死死的抱着她,死活不肯分床睡。

摄政王殿下是这样说的:“新婚第二天就要分房睡,要是被人知道了,岂非说孤不行?这是原则问题,不能任你乱来!”

楼月卿想把他废了,什么破理由,他就是太行了她才不想跟他钻被窝的好么,昨晚的一幕幕历历在目,哪怕经过一天她还感觉腰酸背痛,下面是很疼呢,她都在愁明天早上能不能好,这厮能不能别这样颠倒黑白?

不要脸的臭男人!

不过幸好,某人有点良心,没敢动她,只是亲了好一通,衣服扯了一半,然而最后还是忍着躁动的欲望,只是认命的抱着她睡。

他身上很暖,现在又是冬天,她身子较于冰寒,他就像个暖炉似的,所以被抱着睡,楼月卿还是很乐意的。

只是她不晓得,软香在怀,初经男女之事正食髓知味的摄政王殿下究竟如何忍着过了一晚上。

根本睡不着。

闻着她的体香,看着她如画般诱人的的睡颜,他的欲望就没有停歇过,可是心疼她的身体,本就懊恼昨晚太过不知节制弄得她第二天那么难受,他哪里还舍得再折腾她,所以,抱着她一个晚上,他彻夜难眠,只是,即便如此,也舍不得让她一个人睡。

受点煎熬没什么,能抱着她就行。

第二天,一夜好眠的楼月卿起来的挺早,只是她起的再早,也比不过容郅。

她起来的时候,容郅已经在桌案后批了一堆折子了。

他这几日忙着大婚,几乎没有处理政务,所以攒了一大堆,反正也睡不着,天没亮他就起来批阅折子了。

折腾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才打扮好,两人吃了点早膳,才慢腾腾的回宁国公府。

归宁要准备的东西李逵早就准备好了,所以,直接出发就可以了。

坐在宽敞的马车内,楼月卿都能听到街道两边甚是热闹,看着某只男人的眼神就更古怪了。

就没见谁回门一趟拉十几车礼物回娘家的……

是的,在他们马车后面,除了王骑护卫护送在两旁,还有一行长长的车队,装着一箱箱东西,那都是某人让李逵准备的归宁礼物。

摄政王陪着王妃回门的队伍就这样从大街上晃过,还这么大的排场,自然是引来了这些百姓的围观和议论。

他们到宁国公府的时候,宁国夫人带着宁国公府所有的人都在府门口等着,即使是大婚也过去两日了,但是宁国公府还保留着她出嫁那天的样子,到处悬着红绸彩带。

当然,宁国公府门前也有不少围观的百姓。

因为穿着的衣裙太过繁琐冗长,所以楼月卿是被容郅扶着慢慢下了马车的,刚站稳,宁国公府门前等着的宁国夫人带着整个宁国公府的人立刻行礼。

“参见摄政王殿下,参见王妃!”

周边的百姓也都随着行礼。

楼月卿立刻上前,亲手扶着宁国夫人起来,然后让众人起来,容郅吩咐薛痕带人将带来的东西卸下来搬进府中,这才走过来,一伙人陆陆续续进了门。

聊了好久,容郅又不晓得跟楼奕琛聊什么政务去了,宁国夫人要准备归宁宴,蔺沛芸怀孕肚子也不小了,也不方便陪着她太久,所以楼月卿只好拖着灵儿回揽月楼休息去了。

她打算今日回摄政王府的时候,把灵儿捎上,养在身边。

看着住了大半年的揽月楼,楼月卿一阵感慨:“感觉还是这里住得舒服!”

听雪端着沏好的茶走进来,听到她的话,含笑道:“王妃若是喜欢,可以常回来住啊,夫人一定欢喜!”

楼月卿顿时就不开心了,方才宁国夫人可是说过的,让她常回来住,今夜也不用回去了,可是她还没表态,容郅却连忙拒绝了。

然后,宁国夫人一副什么都明白的眼神看着她笑……

楼月卿想把他掐死!

不过,她已经决定了,今年除夕回来这里过,他别想拦着她。

没多久,容郅回来了。

一坐下,喝了一口茶,他才抬起头看着她,敲了敲桌面,道:“方才大舅子告诉孤,明天是王妃的生辰。”

楼月卿一愣……

她生辰?

她生辰不是十多天后才到?她记得的啊,十二月十六……

等等!

她想起什么,了然,莞尔道:“好像是来着!”

她的生辰是十多天后没错,但是楼家的女儿生辰却是明天,也就是十二月初四。

相差十二天。

当年离她出生还有一个月的时候,端木斓曦在南疆办完事赶回酆都,却在途经楚京的时候知道宁国夫人生产,且因为早产孩子先天不足极为虚弱,她和宁国夫人有渊源,所以就来看看孩子,后来因为帮孩子看病在宁国公府待了十多天,原本并没什么问题的,谁知道景媃也早产,在离足月还差半个月的时候就把她生下来了,端木斓曦收到消息直接就是景媃的死讯,她拼命赶回去的时候,也只能赶上景媃出殡。

所以,把她的生辰往前推十二天,就是她现在这个身份的生辰。

容郅挑挑眉,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一眼,随即面含淡笑问:“那无忧想要什么礼物,或者想做什么?”

他想,只要是她想要的,或者想做的,他都可以满足她。

虽然他也明白,她的生辰是十多天后,只是有些事情,她不想说不想他知道,他便当做不知道。

楼月卿想了想,很是实诚:“不知道!”

她很多年没有过过生辰了,两个生辰日的她,已经有十余年没有过生辰了,所以,她也不晓得怎么办,也没有想要的。

“唔!”摄政王殿下闻言,蹙眉道:“这样就难办了!”

楼月卿倒是听出来了:“你要给我过生辰?”

“嗯!”她的生辰啊,不管是真的假的,都不能凑合。

楼月卿摊摊手:“不用啦,我好多年不过生辰了,也不想过,照常就是了!”

容郅眉头紧拧,又听到她似带着苦涩的声音传来:“而且,别人过生辰都是庆祝,我没有什么好庆祝的!”

虽然不是后天,可是她一辈子都不会遗忘那样的一天,她的出生,断送了她母后的命,这样的日子,没有什么好庆祝的,年幼的时候,她的父皇会在这一天大摆筵席庆祝她的生辰,也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掩盖他心中的悲伤,可是如今,没有这个必要。

容郅到底是听出了她这句话的意思。

她跟他,其实都是不幸的人,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相同命运的两个人,兜兜转转还是走到了一起。

只是,她比他,更不幸。

“无忧!”他忽然面色认真的看着她开口。

楼月卿看他:“嗯?”

容郅薄唇微动,似乎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怎的没有说出来,沉吟片刻,他目光温和的看着她,轻声道:“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不要为了任何人让自己徒增悲伤,没有必要,也不值得!”

楼月卿更不明白他的话了,他这句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蹙了蹙眉,她开口:“容郅,你说……”

莫离走上来禀报:“主子,外面楼管家来禀,前面的宴席已经准备好了,夫人让您和摄政王过去用膳!”

两人闻言,便停止了聊天,下楼去前面用膳去了。

去到前面,没想到竟然看到了老王爷带着一家子来凑热闹。

他们是刚到没多久的,好像掐着时辰似的,赶在午宴前来,看到他们一脸疑惑,老王爷朗声大笑:“老头子一直想跟容郅小子好好饮一杯,可这小子一直不赏脸,今日赶巧你们小夫妻回门,我也来凑凑热闹!”

他是来凑热闹的,那这儿子儿媳孙子孙女的都来算怎么回事……

所以,一顿家宴,因为这一家子的到来,愈发热闹。

反正容郅被迫喝了不少酒。

老王爷不能喝太多酒,但是慎王酒量好,楼奕琛和容易琰也酒量极好,偏偏摄政王殿下作为女婿和孙女婿和妹夫,只能被欺负的份,不晓得是不是心情好,也难得的给面子,所以喝了很多酒。

吃完了饭,一群男人在灌容郅喝酒,楼月卿懒得管,正好宁国夫人和慎王妃有私话要说,她就拉着容昕拖着灵儿一起游园子。

走了一路,容昕一直憋着不说话,好像不开心,方才席间她就发现了容昕闷闷不乐的。

楼月卿终于忍不住了,让莫离几人带着灵儿先去玩,这才瞥了她一眼:“怎么了这是?谁招你了?”

容昕一直憋着,总算憋不住了,闷声道:“表姐,爷爷昨天说,他已经给我物色了一个夫婿!”

呃……

楼月卿嘴角一扯,这丫头就是为了这事儿闷闷不乐了?

不过……

楼月卿莞尔,轻声道:“外公一向对这些事慎重,又最是疼你,给你物色的男子应当不会差,你怎么好像很不高兴?难道不喜欢?”

虽然她对这些长辈安排的婚事不是很赞同,但是不是谁都能像她这样可以找自己喜欢的嫁了,容昕已经到了成婚的年纪,只是因为一直没有定亲,所以才没有成亲,只是京中不少豪族男子想要将她娶回去,老王爷却一直不予理会,便能看出他对容昕的婚事是很重视的,如今蓦然给她定亲,必然是有了合适的人选。

老王爷看上的人,自然是不用质疑的。

容昕咬了咬唇,看着她问:“表姐知道是谁么?”

楼月卿摇了摇头,这事儿她刚听说,自然是不晓得。

容昕闷声道:“是裴沂!”

楼月卿倒是没听过这号人物……

容昕见楼月卿一脸茫然,便解释道:“就是那个先常胜将军裴旌阳的儿子裴沂,他祖父原本是爷爷的一个副将,只是在四十多年前战死沙场,留下他爹这么一个遗腹子,所以他爹从小被爷爷看顾着长大,也是和父王一起长大的,后来被爷爷保荐被先帝封为常胜将军,派去镇守南方边境,几年前在与南疆一战中,他爹死了,然后他也立下战功,所以被容郅哥哥封为镇南将军镇守南疆,这次你和容郅哥哥的大婚,他也回京了,在你们大婚前去拜访了爷爷和父王,这不,爷爷和父王都对他甚是满意,就让我嫁给他,然后跟他去南疆!”

楼月卿明白了,怪不得她回来那么久都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她就说嘛,若是有这么一个让老王爷刮目相看的武将在朝中,没道理她不知道,原来是在南疆。

楼月卿了然,点点头,才问:“听你的话,你应该是见过他了,外公和舅舅都这么满意他,理应是个值得托付的男子,你不喜欢他?”

老王爷疼容昕,是绝对不可能随便把容昕嫁出去的,能得他赏识的人不多,这个裴沂竟然让他这么突然就做了决定,必然是个不错的男人,加上容昕的身份,她倒是不担心容昕受委屈了。

容昕撇撇嘴,闷声道:“他是不错,对爷爷和父王都敬重有加,虽是武将,可看着也是个极有涵养的男子,大哥也都很赏识他,母妃也说他可以,可是我不喜欢他,我不想嫁给他!”

可是,一家人都满意的婚事,她怎么拒绝啊。

昨天爷爷跟她说的时候,她立刻就反对了,可是一向宠她的爷爷听到她的不愿,便很严肃的告诉她,他已经决定了。

爷爷说,裴沂人品贵重,文武双全,是个值得托付的人,绝对会好好待她的。

可是,她不想。

楼月卿闻言,默了默,随即挑挑眉问:“那你想嫁给谁?”

“我……”她也不知道,只是,她真的不想嫁给裴沂,虽然她也知道裴沂是个不错的男人,可是她对他没有男女之情,让她嫁给他,她真的不想。

楼月卿看着她,神色认真的问:“昕儿,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容昕一愣,随即摇摇头:“没有啊,我没有喜欢的人!”

楼月卿淡淡一笑,拉过容昕的手,看着她轻声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肯嫁?反正你总要嫁人的,不是裴沂,就会是别人,你已经到了成亲的年纪了,外公和舅舅是为你好,千挑万选定了他,你若是没有喜欢的人,嫁也无妨,若他当真如此优秀,你自然会对他动心!”

并非世上所有的女子嫁的人都是值得托付的,她是希望容昕好,所以并不反对老王爷这样的安排,老王爷活了几十年,看人看事比她们好很多,他既然认定裴沂值得托付,那就不会差,感情可以慢慢培养,裴沂若是真的优秀,容昕怎么样都不可能一辈子不动心吧,还有就是……

老王爷的用意还有一个,便是希望她去南疆,远离楚京,这一点,楼月卿很是赞同。

容昕的身份,自然不可能随便嫁,但是有慎王府护着,太后和皇帝不敢插手她的婚事,但是她的身份不管嫁给楚京内的哪个家族的子弟,都避免不了纷争,甚至会被那些男人当成棋子娶进门,不会得到真心相待,倒不如嫁给裴沂,远离楚京,不管是看在她的身份背景还是老王爷对裴家的恩情,裴沂都不会委屈她,会好好待她。

这是作为她的长辈父母,想要给她的一生安稳。

楼月卿心里明白,其实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安稳是最重要的,只是很不幸,她不是幸运的那一个,她的一生,不可能得到这样的安稳。

只是,容昕还是摇摇头,斩钉截铁的道:“不,表姐,我不要嫁给他!”

虽然她知道,他们都是为好,她也知道裴沂一定不会委屈她,可是她不要。

楼月卿蹙眉,看着她,等她继续说。

容昕鼓足了勇气,看着楼月卿目光坚定的道:“表姐,若是以前,我或许会答应嫁给裴沂,就像你刚才说的,我总要嫁人的,不是裴沂,也会是别人,可是现在我不愿意,这个世上,我最羡慕的人就是表姐你,你和容郅哥哥两情相悦,他对你如此深情,母妃说表姐是她见过最幸运的女子,可以得到这样一个男人全部的真心,我也想嫁给一个我喜欢的人,也想像你一样,所以,我不要嫁给裴沂,我不喜欢他,虽然感情可以培养,可是如果培养一辈子我都不会爱他的,那还能重来么?”

楼月卿倒是被她这样的话震撼住了,她倒是没想到,容昕会说出这样一席话,会有这样的想法,以前她只觉得容昕虽然性子和一般的闺阁千金不同,但是还是规规矩矩的,因为活在这样一个王府,骨子里好动一些而已,如今看来,她倒是想错了。

点了点头,楼月卿甚是赞同的,看着她道:“确实如此,人的一生,行差走错一步,便不能重来了,既然你真的这么不想嫁给裴沂,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儿,我跟外公好好说,让他先打消这个念头,你自己好好琢磨,不过昕儿。你要记住,你已经年纪不小了,可别到了表姐这个年纪还没琢磨好,不然我就没法跟外公交代了!”

容昕闻言,面色一喜,立刻眉开眼笑,拉着楼月卿的手欢喜道:“谢谢表姐,表姐最好了!”

楼月卿看着前后判若两人的容昕,嘴角一扯,戳了一下她的鼻尖,甚是无奈的没好气道:“你啊,我看你就是故意摆着这样一张脸,想让我掺和这事儿的,也不晓得外公肯不肯听我的话,若是他不肯,你就认命吧!”

刚才容昕憋闷了那么久,可不就是想等她问么,真是算无遗策!

容昕摸了摸鼻子,笑眯眯的道:“嘻嘻,表姐放心,只要你和爷爷说,他老人家准会松口,别的我自有打算!”

只要能让爷爷先不要给她定亲,她自然有办法把这事儿搅黄了。

反正她不嫁裴沂,再好他都不嫁。

无奈的看着她这欠修理的笑,点点头,楼月卿道:“如意算盘倒是打得不错,好吧,等一下我就和外公说说!”

“嗯嗯,谢谢表……”

然而,楼月卿立刻又道:“算了,等一下不合适,我过两天再去王府,和外公好好聊聊!”

容昕一颗心悬起来又放下,松了口气:“……也行!”

楼月卿哑然一笑,拿她没办法。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拜别宁国夫人等人,才上了马车回府。

楼月卿看着坐在一边的某人,闻着着一股浓浓的酒气,很嫌弃他,拉着灵儿坐远了一些。

容郅虽然喝多了,可是倒是没醉,看着一脸嫌弃挪了一下屁股远离他的女人,脸就黑了,可偏偏窝在她怀里的小丫头还伸手捏着小鼻子,憋着一张小脸相当嫌弃的道:“姑姑,好难闻的味道!”

摄政王殿下:“……”

楼月卿一听,很不厚道的笑了,更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再次抱着灵儿挪了一下,远离他。

摄政王殿下就不高兴了。

也是一副嫌弃的样子回敬灵儿,一脸严肃的问楼月卿:“你把她带回去做什么?楼奕琛养不起女儿了?”

这小丫头虽是她捡回来的,可是现在是楼奕琛的养女,楼家的女儿,这么带去摄政王府养着算是怎么回事啊,新婚燕尔的,这么一大孩子不是碍眼么……

想起以后楼月卿要把心思放在这小丫头身上,陪他的时间肯定变少,摄政王殿下就不高兴了。

楼月卿横他一眼,没好气道:“胡说什么呢,我是带她去给我作伴,而且在府里谁照顾她啊?母亲忙着管府里的事儿,大嫂怀孕了,肚子越来越大不方便,下人照顾我也不放心,还不如接到身边,反正她和我亲,再说了,你一天到晚管朝廷的事情没时间陪我,有她陪着我不是更好么?你还敢嫌弃?”

摄政王殿下:“……”

所以,他多嘴,他的错!

说错话了,语气也软了:“那孤天天在家陪着你不就好了?”

怕他没时间陪着她?他天天在家陪她都不是事!

楼月卿:“……滚滚滚,天天看着你我也烦!”

她只是很合理的解释她为何要带灵儿回去,不是抱怨他不陪她,什么人啊,什么理解能力!

摄政王殿下:“……”

所以,他刚成亲就被嫌弃了?他家王妃嫌他烦人了……

心酸!

楼月卿忽然问:“对了,你什么时候上朝?”

摄政王殿下一听,果然心都碎了:“真嫌弃为夫了?”

才成亲第三天啊,他这命苦的……

楼月卿嘴角一抽,打他的冲动愈发激烈。

摄政王殿下一脸悲春伤秋的看着她,幽幽一叹:“无忧,我们才刚成亲,你怎么能……”

楼月卿直接一脚踢着他的小腿,一个白眼送给他:“胡说什么呢,我只是问问你,顺便跟你打听一个人!”

好想打他怎么办!

------题外话------

浪里个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