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关于孩子/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闻言,摄政王殿下挑挑眉,问:“打听谁?男的女的?”

“男的!”

摄政王殿下不高兴了,阴测测的看着她:“是谁?”

他倒要看看什么野男人竟然让他家无忧专门来打听,弄死去!

看着幼稚的某人,楼月卿扶额,以前的容郅明明不是这样的……

她可能成了个假亲。

顶着媳妇鄙视的眼神,摄政王殿下检讨了一下,终于还是恢复了正常。

轻咳两声,他道:“想打听谁?问吧!”

“裴沂!”虽然楼月卿也不知道具体后面那个字是哪个,但是容郅听到应该晓得这个人。

容郅一愣,显然是没想到楼月卿会打听这个人,旋即蹙眉问道:“你问他做什么?”

楼月卿无奈叹声道:“外公想让昕儿嫁给他,昕儿不肯,让我帮她跟外公推掉,不过我倒是好奇,外公看上的男子,到底人怎么样,昕儿说这个裴沂是你亲封的镇南将军,那你应该知道他吧,跟我说说看!”

其实如果这个裴沂真的好,她可以想办法让容昕跟裴沂相处着,说不定这小丫头到时候会改变心意也说不定,若是真的有什么问题,推掉也没什么。

容郅沉思片刻,从脑海中把这一号人物揪出来,对其一番评判后,才神色认真的对楼月卿道:“孤确实知道他,此人虽年纪不大,可本事不小,对带兵打仗甚是精通,是个人才,这几年驻守南疆也没让孤失望,只是这人品如何孤可就不知道了!”

是了,楚国的官员,不论朝中的文官武将,还是任命在外的的官员将领,只要是有必要的,记住名字和职位是不在话下的,何况是有过接触的,他都有印象,特别是武将,各地的驻军将领他都知晓一些,何况是他接触过不少还亲自任命的南疆驻军将领,不过也只是对他们的能力和政绩有些了解,这些人品如何家庭如何,他自然是一点也不清楚的。

闻言,楼月卿眼皮一耷拉:“喔,还以为你会了解一些呢,那我还是先自己打听一下吧!”

果然,这种事情问他就是个错误。

容郅有些无语,挑挑眉问道:“你想怎么打听?把他叫来盘问一番?还是派人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

楼月卿:“……”问候你妹啊,她又不是去挖人祖坟,还问候祖宗,真是……她现在倒是想把这厮的祖宗都问候一遍!

“自然是得见一见这位能让外公刮目相看的少年将军,究竟如何,一见便知!”

她看人一向准,到底裴沂人怎么样,是否配得上容昕,值不值得托付,见一见便知。

摄政王殿下一听,眉梢一挑,旋即开口道:“慎爷爷这么挑剔的人,看上的人岂会有错?你看孤就知道,一看一个准的,你就不要操这个闲心了!”顿了顿,才把最想说的说出来:“所以,人也不必见了!”

他若是记得没错,那个裴沂也是个长得不错的,一脸秀气,嗯,这种人还是别往她跟前领的好。

楼月卿显然不吃他这一套,一脸狐疑的看着他,很不客气的道:“是么?可是外公年纪大了,说不定看走眼了,看你就知道他已经看走眼过了!”

摄政王殿下:“……”

楼月卿很喜欢看某人吃瘪,满意的看着容郅一脸憋闷的眼之后,这才继续拧眉道:“而且,外公看上眼有什么用,又不是他嫁,现在的关键是昕儿不想嫁,那我既然答应了要帮她跟外公拒绝这事儿,肯定要见一见这位裴将军再说,若是真的不错,我想办法让昕儿跟他培养感情,说不定这小丫头到时候改变心意了岂不是皆大欢喜?若是真的不好,我推了也不会觉得可惜,跟外公和舅舅他们还有的交代!”

若是别人的事情,她自然不会管,可是容昕不同别人,这个表妹对她可是没有半分恶意的,慎王府的人都对她很好,容昕的婚事关乎她一生的幸福,楼月卿自然是希望她幸福,所以,既然能管得到,那便管着又何妨。

“好吧,那你想如何?是孤帮你召见他还是……”

楼月卿摊摊手:“不用你管,我自有打算!”

“……好吧!”

把灵儿带回王府后,楼月卿本来打算安排灵儿住在水阁一楼的房间的,可是某人太丧心病狂,说什么灵儿住在这里会打扰他们……嗯,亲热,所以,只能让灵儿住在水阁最近的芙蕖院。

王府里的院子阁楼其实都是上好的,芙蕖院就在洺湖旁边,最靠近水阁的一个院子,以前从没有人住过,可以说除了水阁是容郅住的,还有侍卫管家什么的住的一些居所之外,整个摄政王府十几个院落都没什么人住,也不晓得当初建来做什么,因为水阁不允许旁人居住,她的几个丫鬟也都住在芙蕖院方便照顾她饮食起居,这下子好了,灵儿住进去也方便些,反正她们都照顾她习惯了。

不过,虽然是这样,但是容郅对这个小姑娘还是很上心的,所谓爱屋及乌,倒是一点都不假,之前他就对这个小丫头挺不错,现在把她接过来住在一起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其乐融融的,楼月卿都有一种一家三口的错觉。

夜深人静,两人两个回合下来,某人还想再来,然而楼月卿已经累得不行,加上之前的还没平复过来,怎么也不肯再任他胡闹。

所以,抱着她去洗了一下,容郅只能憋着抱着她睡了。

不过,楼月卿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在她第六次翻身之后,容郅忍不住开口了:“怎么了?你不是累了么?还不睡?”

楼月卿在他怀里拱了拱,闷声道:“睡不着!”

“那我们再来……”

楼月卿一拳捶在他胸口:“去去去,没个正经!”

容郅哑然一笑,握着她的小拳头放在嘴边亲了一口,这才手撑着脑袋看着她问:“说吧,有什么心事?”

楼月卿抿唇沉思片刻,随即看着他问:“容郅,你想要孩子么?”

容郅一愣,显然是没想她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他们才新婚两三天,这些问题问的太早了吧。

楼月卿扯了扯嘴角,轻声道:“我看你挺喜欢孩子的,所以就问问!”

容郅蹙了蹙眉,倒是没有思索多久,就直接回答了:“不想要!”

语气铿锵,斩钉截铁,他不想要孩子。

楼月卿一怔:“啊?”

容郅目光认真的看着她,重复一遍:“我不想要孩子!”

楼月卿讷讷的看着他,看着他深邃的眼眸,从他眼中却看不到任何不妥,不由得疑惑:“为何?”

她还以为,他会想要孩子,因为想做父亲是每一个男人都有的期盼,何况是皇家。

她方才还在想,她的身体太过阴寒不适合要孩子,如果他真的想要孩子,她找师父问一下怎么做才能生孩子。

总之,她都想好了,她不可能让他娶别人,那么,如果他想要孩子的话,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都帮他达成所愿,不会让他有遗憾。

容郅嘴角微扯,伸手抚着她的眉眼,目光柔和的看着她轻声道:“生孩子会受很多苦,我不想让你受那份罪!”

不想她遭罪,这是其一,其二,是她的身体不适合要孩子,他知道的,还有其三,生孩子都是用命去赌,他的母妃,或是她的亲生母亲,还有古往今来那些难产而死的女人不在少数,他赌不起。

他不需要血脉传承,也没有子孙满堂的那种想法,不需要为了这样一份期盼让她做这样的牺牲。

这一生,有她,已经够了,别的都不重要了。

楼月卿一怔,没想到容郅会在意这些,听到他这些话,她只觉心口一阵堵,眼眶有些红,低声问:“可是你不想要当父亲么?我还以为所有的男人都会想要孩子,想做爹呢!”

传承子嗣是所有男人都想要的,谁都不例外。

他会这样想,她确实没想到。

摄政王殿下一脸傲娇:“那些人能和孤相提并论么?”

楼月卿:“……”所以,这话题还能继续聊下去么?

他笑了笑,看着他温声道:“好了,孤不在乎有没有孩子,只要你好好的就好了,若是你想要孩子,那就把灵儿当我们的孩子养着,那也是一样的!”

楼月卿不置可否,只是呼了口气,叹声道:“再说吧,不说这个了,睡吧!”

孩子的事情她以后再打算吧,若是真的可以,她其实不怕吃苦,受点罪也不打紧。

说完,抱着他的腰,在他胸口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楼月卿便闭眼睡了。

容郅无奈的哑然一笑,凝视着她的睡颜片刻,便也抱着她睡了。

十二月初四,算是楼月卿的生辰,不过,她没想怎么过,倒是容郅腾出时间带着她出街去了。

然而,两人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在接上逛了一下就被不少百姓认出来了,继续逛下去也不太好,只好转道游船观景了。

楼月卿倒是没想到一件事。

因为她和容郅成婚后,整整三天都没有进宫给皇帝和太后敬茶请安,京中已经慢慢地传出了一系列谣言,说容郅不忠不孝,成亲后既没有去拜见皇帝,也没有给太后请安,而如今世人都知道,太后是容郅的生母,容阑是容郅的亲哥哥,他成亲的时候太后皇帝来不了,成婚第二天,两人怎么也该进宫敬茶的,可是三天下来都没有人见到他们进宫,所以,几日下来,京中慢慢起了一则谣言……

摄政王受王妃蛊惑,不把太后皇上放在眼里,不忠不孝……

容郅婚后第一天上朝的时候,就有御史上奏,倒是没说容郅如何,只说楼月卿作为皇家媳妇,竟然如此罔顾孝道,直接不进宫给太后敬茶请安云云。

据说,这御史是元家一党的人,此次弹劾摄政王妃本就是受太后指使,他这不知死活的谏言一出,容郅当即一掌把那个御史打成重伤。

人没死,但是却废了。

楼月卿听到这个事儿的时候,正在吃午膳,直接一口把嘴里的东西喷了出来……

灵儿直接鄙视她,以前还说她吃东西不优雅,自己还不是直接喷了。

莫离连忙拿起一旁的帕子递给她,一副老妈子嘴脸道:“主子小心些,等一下噎到了摄政王殿下回来又得不高兴了!”

接过帕子擦了插嘴,楼月卿才轻咳两声:“咳咳!”看着进来禀报的李逵管家,挑挑眉:“然后呢?”

李逵恭敬道:“然后王爷说:以后谁敢再抹黑王妃,便是此下场!”

他们就是不进宫请安了,就是不孝了,那又如何?

谁也管不了!

楼月卿嘴角一抽,心里倒是甜蜜得紧看着李逵问:“他现在人还在宫里?”

“回王妃的话,王爷确实还在宫里,怕是要晚上才能回来!”

从大婚前三天到大婚后三天,容郅都没上朝没处理政务,所以,今日必然是很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