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频临死亡的绝望/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太后面色一沉,倒是也没有再废话了,看着楼月卿,很不客气的道:“让容郅把皇上放出来,然后将政权还给皇上!”

楼月卿恍然一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看着元太后一副认真的样子,她就知道,没听错!

所以,方才那两句痴心妄想的话,真的是元太后说的。

不由得嗤笑道:“看来太后当真是病得不轻,竟连妄想之症都出来了!”

元太后脸色因沉得愈发厉害了,眼神更是仿佛碎了剧毒一般死死的盯着楼月卿,手紧紧的抓着被角,咬牙道:“楼月卿,你最好莫要不识好歹,这两件事情你若是办不到,过不了多久,容郅身上那些肮脏不堪的秘密便公布于世,到时候,他能否立足于世暂且不言,但是那个女人必然会受天下人不耻,就算她死了,也会蒙上浪荡不堪水性杨花的骂名,这一点,容郅一定不想看到吧!”

容郅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对她做什么,除了皇帝护着,还有的就是关于他的身世,关于当年那一件宫闱秘史,一旦那件事情被世人所知,容郅或许不在乎世人的不耻和谩骂,但是宸妃与坤王和皇帝之间的那些往事,尽管她是受害者,可是这个时代对于这样的事情一向没有宽容之心,她必然要背负那些不堪入耳的谴责谩骂,永生都洗不清这些莫须有的骂名。

在民间,不管是何原因,这样的女人都是不贞不洁水性杨花,必然是天理难容的,浸猪笼淹死或者火刑烧死的都不在少数,官府都管不了这样的事情,何况,四国之中,楚国民风最是保守,最容不下这样的事情,民间尚且如此,何况是皇家!

而且,容郅无论如何,都不会希望看到自己的生身母亲死了还要受这样的耻辱,这一点,元太后自然是知道的!

这个世上,但凡是为人子者,只要有那么一丝良知,便不会让自己的母亲受这样的羞辱。

楼月卿眯了眯眼,冷冷一笑:“太后莫不是忘了,母妃说到底了,也都还是太后的妹妹,你毁了她一辈子,如今还想利用她来威胁王爷……呵,说太后蛇蝎心肠都是抬举了!”

元太后不以为然,冷笑道:“妹妹又如何?哀家连亲生儿子都尚且不在意,何况是一个从小就不在身边没什么姐妹情的妹妹?既然当年哀家把她带进宫,就已经没把这点微薄的姐妹情分放在心上了,何况,容郅既然这样苦苦相逼,那哀家又为何继续瞒着这件事?”

以前她一直没有利用这件事情,便是还没到这一步,反正有皇帝在,容郅无论如何都不会对她怎么样,而且,楼月卿说的没错,元若云是她的亲妹妹,且也是她有所亏欠,她也不想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但是,走投无路的时候,她自然也顾不得这些。

如今皇帝被关着,容郅已经开始容不下元家,这段时间,元吉在朝中的权力已经逐渐被架空了,元家的党羽也一个个的被废了,容郅步步紧逼,都已经开始对元家下手,如果再不阻止,让容郅再这样搞下去,元家撑不了多久,若是可以让容郅做出退让,牺牲一下元若云的名声算得了什么?反正她都死了!

她生前没有为家族做过任何事情,如今死了可以帮元家谋得一丝好处,也是她的福份了。

她等不了了,之前她一直笃定容郅的蛊毒会发作,迟早都是死,所以抱有侥幸心理,可如今容郅派出大量的人在外寻找母蛊,她有预感,不用多久,容郅就会找到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之前并不晓得皇帝的身体出了问题,最近她才知道元鸢临死前给皇帝下了毒,皇帝命不久矣,若是容阑死在容郅之前,那她所有的心血将付诸东流。

容阑一死,她必然活不过第二天,这是一定的!

这段时间容郅因为对皇帝的怒火而打算毁掉元家,这样下去,元家怕是不用多久就……

如今,她已经不晓得该怎么做了。

她只知道,她不能让皇帝就这样死了,不能让容郅活着,不能让元家在还没有成就大业之前被容郅毁掉,所以,附近,如今只能逼迫容郅交出手中的权力,再控制皇帝!

楼月卿闻言,看着元太后,目光定定的,许久,意味不明的问:“我若是不答应呢?”

楼月卿觉得很可笑,元太后到底哪来的自信以为,她手里的秘密可以谈这么多条件?又凭什么认为,江山还给皇帝,皇帝扛得起?

如今的楚国,皇帝只是一个摆设,容郅才是真正的主人,哪怕容郅放权,也改变不了什么。

看来元太后真的是被逼急了,才会蠢成这样!

元太后立即咬牙道:“你若是不答应,不出三日,那些事情便会公布于世,你难道想看到容郅受人唾弃?想看到元若云灵魂不安?”

楼月卿挑挑眉,蓦然笑了,把玩着纤细修长的手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看来,太后已经是黔驴技穷,被逼的狗急跳墙了,才会把这唯一可以保命的护身符给拿出来,不过,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在意这些?”

楼月卿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们大婚前,也就是她被掳事件后,容郅提起过,打算把元家彻底毁掉,以免再生事端,他已经慢慢的着手对付元家,元丞相已经被他架空了权力,元太后的病情跟这件事情估计有些关系,而容郅之所以决定除掉元家,便是因为皇帝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他没有任何顾忌,所以,除掉元家,也没有任何犹豫。

看来,这才是元太后被逼急的原因。

元太后一愣:“你……”

楼月卿怎么可能不答应……

她想找容郅谈这件事情,只是容郅一向不会愿意来见她,加上她晓得,容郅很在意楼月卿,必然会听楼月卿的话,而楼月卿作为容郅的妻子,也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容郅和元若云声名尽毁受人唾弃,所以这件事情跟她谈最合适,只要楼月卿会顾忌这件事情,她便可以逼着楼月卿去劝容郅,只要容郅答应归还政权皇帝,元家便不会有任何麻烦。

楼月卿缓缓站了起来,慢条斯理的走向元太后跟前,面含淡笑缓缓道:“太后料得没错,我很在意容郅,为了他,舍了我的命我都不觉得可惜,一样的,他所在意的一切,我也都会在意着,可有一点太后却料错了,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被人威胁,所以我是不会为了维护这些虚无缥缈的名声做任何退让的,我只会杀了那些散布谣言的人,杀了所有相关的人,比如……这样!”

她站在元太后跟前,一边慢条斯理的说话,一边两只手十指扣在一起揉了揉,随即声音一止,眸色一狠,面色也随之一冷,毫无任何征兆的将手伸向元太后的脖颈处,用力一掐。

猝不及防的被掐住脖子,元太后脸色大变,呼吸也随之困难起来,立刻抬手想要扳开楼月卿的手:“呃……放……放开我……”

奈何她使尽全力,楼月卿的手还是紧紧的掐着她的脖子,甚至半点都没有松动,而她也慢慢失了呼吸,力气也慢慢小了。

楼月卿冷着一张脸,眼神也极为不善的看着她,手上的力道不减反增,眼底的杀意难掩,即便元太后因为被掐着看不清东西,也看的清清楚楚。

楼月卿想杀了她。

频临死亡的绝望油然升起,求生的本能涌上心头,即便面色因为憋气一阵涨红,力气也慢慢消失了,元太后也还是一边使劲扳动楼月卿的手,一边吃力的开口:“唔……放……呃……开……”

她不要死,不想死,也不能死……

可是,她只觉得,全身的力气慢慢的小了,意识也慢慢的消失了……

紧紧扣着楼月卿手上的两只手一松,垂落在被子上,元太后也慢慢的失去了知觉……

然而,就在她还剩一口气的时候,楼月卿手一松,直接将她整个人甩开。

元太后整个人摊在凤榻上,奄奄一息,得到了解脱,她立刻大声的喘息着,全身颤抖的趴在那里,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而她白皙的脖子上,一个青紫色的掐痕极为明显。

楼月卿拿着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随即略有些嫌弃的将帕子丢在元太后旁边,这才一脸悠然的看着面前的床榻上缩在那里微微颤抖仍在回神的元太后,眼底浓浓的鄙夷。

没本事还瞎闹腾,简直是欠修理。

过了好一会儿,元太后才慢慢的恢复了意识,也已经缓过神来,这才缓缓抬头,面上狼狈不已,颤声道:“楼月卿,你……你简直放肆……”

她怎么也聊不到楼月卿胆子大到这个地步,竟然敢掐着她的脖子想要她的命。

而她刚才,差点就命丧楼月卿的手,只差一点,她已经感觉意识尽没周身发冷,只差一点,她就没命了。

一阵后怕涌上心头,看着楼月卿的眼神,带着一丝畏惧,这个女人,太过不按常理,也太难以捉摸。

楼月卿笑意渐深,悠悠笑道:“太后莫不是忘了?臣妾向来如此,而且,王爷就喜欢臣妾这样!”

元太后吃力的撑着身子,抬起头看着她,脸色极其难看,比方才她进来看到的时候,多了一抹苍白,可以说是血色全无。

她的眼神很复杂,既怨毒又畏惧,这是楼月卿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在她眼里看到这样的神色,由此可见,人都是怕死的!

楼月卿弯了弯嘴角,微微倾身,在元太后跟前顿住,一双明媚潋滟的眸子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声音又轻又柔的道:“太后可知道,若是方才臣妾迟疑片刻,您的命可就没了,如今好好想想方才的那种感觉,怕么?”

元太后脸色愈发难看,狠狠地看着她,有气无力的咬牙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她知道,楼月卿刚才不是在开玩笑,她的命,竟然就在那一刹那,握在楼月卿的手里,只差一点点,她就没命了。

楼月卿笑了笑,一脸坦然:“臣妾只想让太后知道,您的命,臣妾若是容不下了,谁也救不了您,所以,以后想做什么之前,好好掂量清楚,别用命去搏,不然,一不小心,你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元太后咬着苍白的唇,抬眸看着楼月卿,脸有些扭曲,撑着身子的手颤抖的厉害,却没说话。

她已经气的什么也说不出了。

楼月卿很喜欢看元太后的这幅样子,看元太后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她觉得心里也舒坦了不少,说话也温柔了不少:“太后可一定要记住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否则若是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您的死期也就到了,以前你还可以指望着皇上保你一命,如今没有人保得了你,就像刚才,我若是想要你的命,你死了就死了,也不会有任何人敢对我如何的,不过您大可放心,我不会那么急着杀了你的,杀了你……太便宜你了!”

元太后的命,最后一定会结束在她手里,可是在此之前,她得好好玩玩。

元太后心底一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下,眸色惊恐的看着她:“你……你什么意思?”她到底想做什么?她能做什么?

楼月卿笑颜逐开,看着元太后缓缓开口:“容郅因为你而受尽折磨,还有我……你说我该不该让你尝一尝这些滋味呢?”

他们夫妻俩的不幸,元太后都脱不了干系,她的且不说,单单容郅二十年来被焚心蛊月月折磨的痛,元太后都必须加倍还回来!

这么想着,楼月卿眸色一狠,想起了什么,她眼底一丝精光划过,缓缓抬起右手,在元太后还没反映过来时,忽然覆在元太后的脑仁上……

元太后见她手覆着自己脑仁,眼底一阵惊恐,根本来不及避开……

一盏茶后,楼月卿看着昏迷在床榻上的元太后,甚是满意的收回手,捋了捋袖口,这才转身,缓缓走出了寝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