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礼尚往来(1)/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笑了笑,缓声道:“我只是想请裴将军能多些耐心,这男女之情婚姻大事,其实就像是战场,心急无用,需要兵法和谋略才能取胜,同样的道理,你喜欢昕儿是不够的,得想办法让她也喜欢于你,心甘情愿的加你为妻,否则即使你娶到了她,到头来,你们都不会快活!”

然而,楼月卿这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告,裴沂却还是有理反驳:“纵然王妃所言有理,但末将相信一句话,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末将对容华郡主足够真心,总有一日会让她感动!”

楼月卿:“……”

怎么看这个裴沂都挺聪明的人,没道理骨子里是个憨厚的吧……

为何她有一种对牛弹琴的感觉!

她只是想劝告一下这位裴将军莫要心急,这种一厢情愿的婚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结果这位却……

好想一掌把他脑子劈开怎么办……

忍着把裴沂暴打一顿的冲动,楼月卿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暴脾气,极具耐心的分析道:“裴将军,这就是你不懂姑娘家心思了吧,如今昕儿很不喜欢你,很大原因并非你不好,而是因为你与外公提起你对她有意,两家本就有婚约,加上你正好心悦于她,所以外公和舅舅他们强迫她必须嫁给你,所以在她心里,你已经是一个强迫她的蛮横之人,她不会喜欢你,甚至可能恨你,这样的前提之下,就算以后你们成婚了,不管你做什么,她都不会改变对你的厌恶,你明白么?”

裴沂算是明白了楼月卿的意思了,所以,他沉默了。

楼月卿说的这些,他都没有想过,他是个武将,常年在军中待着,也没有喜欢过别的女子,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其实他之前并不知道两家还有这样的一个婚约,只是年少时时常出入慎王府,所以对容昕格外喜爱,也一直都记着。

这次回来来拜访慎老王爷时,在府中遇见容昕,更是倾心不已,后来跟老王爷打听了一下她的事情,老王爷便懂了他的心思,直接就做主把容昕许配给他,告诉他两家的婚约,他才知道这么一回事。

他只是喜欢容昕,想要娶她为妻,想要对她好,他也有把握自己会一辈子对她好,不管如何,他都会感动她,并没有想过他的。

如今经过楼月卿这么一番话,他倒是幡然醒悟,他想,他确实是太过急于求成了,没有顾及她是否愿意。

沉默片刻,他有些茫然,看着楼月卿问:“那王妃觉得,如今末将该如何做?”

不错不错,孺子可教!

叹了一声,楼月卿无奈道:“外公现在坚持要昕儿嫁给你,你也知道外公的脾气,这件事情没得商量了,不管我们怎么劝,昕儿怎么闹他都坚持到底,该怎么做,裴将军难道不明白么?”

只要裴沂出面劝说老王爷不要急着给两人定亲,老王爷必然会听得进去,只要不急着定亲不逼着容昕嫁给裴沂,容昕起码对裴沂没那么讨厌,或许真的会改变心意也说不定。

裴沂闻言,愣了愣,转头看着容昕的院子沉迷了片刻,垂眸想了许久,才点点头:“末将明白了!”

随即揖手恭声道:“末将现在就去见老王爷,烦请王妃多劝劝郡主,末将不会逼她,让她放心便是!”

说完,目光复杂的看着容昕的院子,道了声告退,便离开了。

楼月卿见他离去,才缓了口气,只要这位裴将军能明白她的意思,不然,她就没辙了。

走进容昕的院子,便看到容昕站在屋门前眼巴巴的看着门口,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脸色也不太好,穿着一身中衣,披着长发。

身边的几个丫头都劝着她进去,她就是不听,一看到楼月卿进来,立刻就飞奔过来。

拉着楼月卿的袖口就急声问道:“表姐,怎么样?那个姓裴的说了什么?”

楼月卿看着她这一身衣裳,哪里还有心情跟她说裴沂的事情,立刻拧眉道:“这天寒地冻的,你身子还那么虚弱就穿这么单薄的衣裳出来,若是伤了风寒可怎么好,还不快进去?”

现在已经是深冬十二月,即使是楚国偏南方不比北方冷,可是也不能小看,昨天还下了小雪,她都穿着厚厚的衣裙,何况容昕饿了一天一夜直接昏迷了,现在身子弱,哪能这样吹冷风啊。

容昕却不以为然,不肯进去,拉着楼月卿的手急声问道:“我不冷,表姐,你先告诉我,外公那边怎么样了?那个姓裴的说了什么?”

她现在哪里还顾得上冷不冷啊,只要可以把这婚事取消了,她在这里站个三天三夜都愿意!

楼月卿:“……你若不进去,那我就走了!”

容昕立刻就拉着作势要走的楼月卿,一脸可怜兮兮:“别啊,我进去还不行么!”

走进屋里,跟她说了老王爷的态度和裴沂的意思之后,容昕立刻就面色一喜:“这么说,只要裴沂肯跟爷爷说,我就不用被逼着嫁给他了?”

楼月卿点头:“嗯,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你想不嫁给裴沂应该不可能,只是给你多一些时间准备而已!”

以她刚才所观察来看,那位裴将军确实是对容昕动了心思,娶是一定要娶的,只是迟早的问题而已,毕竟当年是老王爷金口玉言定下两家婚约,是不可能拒绝的,所以,容昕是一定要嫁给裴沂的。

容昕弯着眉眼笑眯眯的道:“这样就可以了,只要爷爷和父王不急着给我和裴沂定亲,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反正,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

果然,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后,慎王妃过来了吗,告诉她们,裴沂不晓得跟老王爷说什么,老王爷便说了,婚事的事情先这样,年后裴沂要回南疆驻守,过几个月会回来祭祖,届时他母亲会随同回来,婚事到时候再打算,但是婚约是不能取消的。

听到这个消息,容昕直接乐开了花,楼月卿也松了口气,此时总算是告了一段落。

回到王府后,天刚黑,宫里就传来消息,从昨日就昏迷不醒的元太后不久之前醒来了,但是却不知为何,头痛不已,状似癫狂了一样,在彰德殿内,抱头惨叫满地打滚,还把几个要控制她的宫人给打伤了,弄的彰德殿一片狼藉,太医诊断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妥,既非中毒也不是受伤,根本不知道元太后为何会突然发狂。

元太后突然的异常,惊得宫中人人自危,而昨日元太后昏迷前见的最后一个人是楼月卿,且见了她之后就昏迷到今天,所以楼月卿成了致使元太后发狂嫌疑最大的人,然而,对此谁也不敢乱传,甚至闭口不敢将她的名字跟此事联系在一起。

楼月卿心情好了不少,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这一次,够元太后受的了!

反正别说元太后现在查不出原因,就算是查得出是她做的手脚,谁能如何?

让禀报的暗卫退下后,容郅看着一脸愉悦的楼月卿挑挑眉:“你这次是对她做了什么?”

元太后怎么受折磨他不在乎,只是想知道,这女人做了什么。

楼月卿莞尔,慢条斯理的整理桌上的一堆折子,悠悠道:“只是在她头上的几个穴道中弄了一下,最多两日就好了,不过这次有她受得了!”

这两日,伴随着她的,便是无止境的折磨,睡都睡不着,估计等结束的时候,半条命都没了。

摄政王殿下挑挑眉,显然是更加疑惑了,他倒是不知道还能有这么么一个法子折腾人的。

叠好手里的几本折子放下,楼月卿伸了伸懒腰,米饿哦了一眼一旁乱糟糟的奏折堆,挑挑眉道:“好了,不说她了,我先去沐浴,你自己整理吧!”

刚想走,手被拉着,她回头看着她,只见他一脸暧昧:“一起洗!”

楼月卿:“……滚!”

他还有脸要一起洗?昨天晚上她就是听了他的话,被压在浴池边折腾了好久,还好屋子里暖,加上水是热的,两人又有内力傍身,不然冷死人去!

摄政王殿下看着她气呼呼甩手离开上楼的样子,霎时愉悦的笑了笑,看了一眼桌上还剩好多没处理的折子,想了想,他站起来,尾随上楼。

折子明日再看也是一样的!

果然,他刚上去没多久,楼月卿的怒吼声就传来了。

“死容郅,你给老娘下去,不许动我!”

“……”

第二日,宫中就传来元太后的消息,据说,昨天下午元太后醒来后,头痛了将近两个时辰,直接被头痛折磨的昏迷过去,半夜又痛醒了,遍地打滚惨叫着,嘴里叫着楼月卿的名字咒骂不断,脑袋仿佛炸开了一样,耳鸣不断焦虑不安,脑袋的钝痛感一阵子一阵的涌来,折磨着她的心智,太医开了不少方子给她,她也喝了不少药都没任何效果,她也顾不得太后的身份和威仪,直接发了疯一样扯着头发抠着头皮,像个疯子一样,只为了缓解钝痛感,甚至最后忍不了了,她竟然直接不停地用头砸着殿内的柱子,硬生生把自己砸的头破血流,后来昏迷过去,所以,现在还昏迷不醒。

楼月卿听到这事儿的时候,直接笑了,那些太医也是没用,净检查元太后是不是哪里受了伤或是中毒了,她也就是用内力在元太后脑袋里的一个穴道上动了一下手脚,拿根针扎一下就好了,哪里用这么费劲啊。

元太后把自己的脑袋撞伤了流了很多血,据说若是再用力些撞,她直接没命了,估计是因为撞伤了头太严重,昏迷了一天一夜醒来后,先前的头痛感是没了,除了自己撞出来的一脑袋伤之外,也没有任何不适,然而人却憔悴的不成样子,苍老了十岁。

就这样沉寂了几日,元太后不晓得是不是长了记性,被教训了这一次之后,竟安安静静的在彰德殿养病,也没有再起什么幺蛾子,只不过她这茬事儿还是闹得不少人都知道了,这不,进宫探视太后的人一波又一波。

所以,就有了这么一出。

一大早,楼月卿早膳还没吃完,李逵就来报:“启禀王妃,宫中太后派了人来!”

楼月卿刚夹起一个小笼包丢给灵儿,便听到李逵的话,她有些狐疑的看着李逵:“谁?”

元太后?

李逵重复一遍:“太后派了王公公前来,如今人在门外求见!”

原来她没听错!

不过,王巍今日来摄政王府做什么?难道是想请她进宫?上次的事情闹成那样,元太后怕是没什么心情见她了吧,也不敢见她了。

想了想,想不通,她淡淡的说:“让他在前厅等着!”

李逵领命:“是!”

楼月卿这才继续吃!

一边的灵儿看着她没有半点要去见客的意思,便问:“姑姑,你不去见客人么?”

有人来访,不是应该去接待的么。

楼月卿道:“他不算客人,所以不用管他,赶紧吃!”

一个王巍,还不至于让她早膳都不吃就去见,再说了,昨晚被容郅折腾的半条命都累没了,饿的前胸贴后背的,先吃饱再说!

“哦哦!”

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楼月卿才算是吃饱了,这才慢悠悠的往前面去了。

王巍是元太后身边的太监总管,宫里宫外谁对他不都是客客气气的,就没等过那么久的,今日被晾在摄政王府门口等了好久之后,又在前厅等了近半个时辰,等的耐性全无的时候,楼月卿才姗姗来迟。

嗯,牵着一个小姑娘慢慢踱步而来。

王巍一张老脸有些难看,不过还是恭恭敬敬的行礼:“老奴参见摄政王妃!”

楼月卿刚步入大厅,就看到大厅里除了王府的人和王巍等人之外,还多了两个姑娘……

还是两个衣着鲜亮长相不错的妙龄女子!

呵,原来是送女人来给容郅暖床来了。

那两个姑娘也款款行礼:“臣女参见摄政王妃!”

还是两个官家女子,怪不得她看着还有些眼熟,估计是在什么场合见过,不过不认识。

牵着灵儿走到首位上,让她坐在一边,自己才缓缓坐下。

静静地看着还维持着行礼姿势面色难看的王巍等人,才淡淡的说:“起来吧!”

“谢王妃!”

挑挑眉,她缓缓开口:“本妃听说太后这几日病得厉害,王公公不在宫里伺候太后她老人家,来摄政王府不晓得是有何贵干啊?”

王巍立即回话:“回禀王妃,太后病情已经好转,因为惦记着王爷和王妃,这才派了老奴前来!”

“哦?”楼月卿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王巍:旋即面带着笑意问:“不晓得太后派王公公来做什么?何况,有什么事情差人来叫我入宫便可,怎好让王公公大老远的来王府呢?”

王巍立刻笑着道:“是这样,太后她老人家体恤王妃既要照顾摄政王殿下又要打理王府怕是忙不过来,所以命老奴送来两位家世清白的姑娘来协助王妃照顾王爷,也好早日为皇室开枝散叶,这两位一个是刑部尚书刘大人的小女儿,另一位是吏部尚书陈大人的女儿,二位姑娘快些过来给王妃瞧瞧!”

说白了,两个都是那两位尚书大人的庶出女儿,元太后搜罗出来送给容郅当小妾的。

两个女子闻言,立刻走过来道楼月卿跟前,一脸娇羞,不晓得是不是畏惧楼月卿,两人有些紧张,根本不敢靠近楼月卿,也不敢看楼月卿。

楼月卿没理会这两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巍,意味不明的道:“看来太后病好了闲得发慌了,竟然张罗着管摄政王府后院的事情来了!”

声音虽然平静,但是眼神却淡的可怕,不怒自威。

王巍忙赔笑解释道:“王妃哪儿的话,太后也是心疼王妃不是?何况王妃也知道,如今皇上膝下也就一个孩子尚未出生,皇室子嗣过于单薄,太后也是想要抱孙子,如今既然王爷已经大婚,也该为皇家开枝散叶了,还请王妃见谅,多多担待!”

所以,这两个女人,是硬塞给她了?

刑部尚书刘康和和吏部尚书陈发是容郅这边的人,是几年前容郅提上来的,一向受容郅信任,也不晓得怎么就让元太后坑了两个女儿这样折腾,虽然是庶女,可是若是不收下,也是麻烦,若是收下,更麻烦!

勾了勾嘴角,楼月卿笑意渐深,道:“原来是这样,那还真是要多写太后娘娘体恤!”

王巍忙道:“王妃客气了,太后说了,只要王妃懂得她老人家的一片苦心便可!”

楼月卿点点头,这才看着两个低着头战战兢兢站在面前的小姑娘,淡淡的说:“你们两个抬起头来!”

两人闻言,立刻缓缓抬起头,面上的不安胆怯很是明显。

两个模样都生的不错,娇滴滴的模样,令人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特别是那双眼睛,勾人魂魄,看来元太后花费了不少心思。

笑了笑,她甚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果然都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太后如此有心,那本妃便收下两位姑娘了,李管家,把两位姑娘带去安置好,可别委屈了!”

王巍没想到楼月卿那么爽快的把两个人收下了,愣了一下,那两个姑娘也是甚是不可置信,这么顺利?她们就成了摄政王殿下的女人?

李逵立刻领命:“属下这就去安排!”

说完,上前朝着两个女子淡淡的说:“两位姑娘请吧!”

两人跟着李逵走了,面上都是不可置信和娇羞,没想到这么快他们就成了摄政王府的女眷……

像做梦一样……

他们走后,楼月卿才看着李逵淡淡的说:“既然人已经送到了,王公公可以回去跟太后复命了,也请转告太后,臣妾感激太后的好意,改日自当进宫谢恩!”

王巍忙道:“老奴会转达王妃的意思的,那老奴先回去了!”

楼月卿点点头,看着一边的侍卫淡淡的说:“嗯,送王公公出去!”

王巍顺利完成元太后的交代,面上喜色难掩,走的那叫一个利索。

楼月卿看着王巍离开,嘴角微扯,冷冷一笑,元太后还真是拿自己当一回事。

一边的莫离甚是不解:“主子为何要收下这两个女人?直接拒绝了不就好了?您这样等一下摄政王殿下回来估计又要郁闷了!”

摄政王殿下可不像那些巴不得自己的妻子给自己安排小妾的男人,要是知道进宫上个早朝的时间,楼月卿就已经给他弄了两个庸脂俗粉,估计要郁闷好久。

楼月卿却眉梢一挑没好气道:“王府打扫的丫头少得可怜,多加两个也好分担一下那些丫鬟的活儿,他有什么好郁闷的?”

王府以前打扫的都是男的,一个丫头都没有,好不容易他们大婚了,她嫁进来府中都是男仆也不太合适,容郅才让李逵安排一些丫头在府中打扫伺候,但是数量不多。

她是为摄政王府着想!

莫离:“……”好吧!

楼月卿摸着下巴忽然问道:“莫离,你说那老太婆妄想给容郅送女人,我该怎么感谢她呢?”

才消停了几天啊,就来搞事情,真是不发威当她是病猫啊!

莫离想了想,道:“主子若是看她不顺眼,直接杀了了事,干嘛要让她这样折腾?”

别说一个元太后,就算是十个,楼月卿都不用放在眼里,直接弄死就好了,要么光明正大的把她砍成肉酱,要么偷偷摸摸的把她烧成骨灰,那都不是事!

没必要玩这些把戏,浪费时间!

楼月卿撇撇嘴:“这你就不懂了吧,对于元太后那种丧尽天良的人来说,杀了她太便宜她了,得让她生不如死受尽折磨才行,否则容郅这么多年的痛岂不是白受了?”

虽然不管怎么折磨元太后都抵消不了容郅承受的折磨,但是,能抵一分是一分!

莫离了然,原来如此。

楼月卿思索片刻,忽然想起什么,眼中一抹狡黠划过,她看着莫离贼兮兮的说:“你去传个消息,让拂云搜罗两个……两个男妓,最好是体力不错的!”

莫离眨眨眼:“……”找来做什么?

看着楼月卿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不由得冒着被打得风险问:“主子是觉得摄政王殿下体力不够好?”

楼月卿脸一黑,没好气的瞪着莫离:“……你想什么呢,我是要给元太后回礼!”

容郅的体力……

算了,不想了,那充满血泪的心酸事儿!

昨晚被折腾的现在腿间都不太舒服,一想起就想把他那地方剁了!

禽兽!

闻言,莫离一副我懂了的样子点点头:“哦哦,那莫离立刻就去办!”

“滚滚滚!”不正经!

说完,站起来拉着灵儿回后院。

午后,容郅回来了,一回来就一脸憋闷。

彼时楼月卿正在看书。

他一进来,就绷着一张脸站在楼月卿跟前,阴测测的看着她。

楼月卿抬了抬眼皮看着他,然后目光又放回书本上,悠然问道:“嘛呢?一回来就摆着脸色?”

摄政王殿下:“……听说那老太婆送来两个女人,你收下了?”

她竟然收下了,简直是……欠收拾!

楼月卿:“嗯啊!”

果然是这样!

容郅脸色一沉,立刻道:“孤这就让人丢出去!”

言罢,便打算转身出去。

楼月卿立刻丢下书本叫住了他:“等等,不许丢!”

容郅脚步一顿,看着她:“那留着做什么?你还真想把她们往孤榻上送?”

她怎么能把这样的女人留下,简直是……

听说元太后送来两个女人,她还收下了,他就有些恼火!

楼月卿嘴角一抽,也不高兴了,一脸怒火道:“我不就是留下两个打扫丫头嘛,你凶什么凶,日子不想过了是不是!”

容郅一愣:“打扫丫头?”

楼月卿见他一脸茫然,冷哼一声,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那你以为呢,还真以为你福气那么好可以左拥右抱了?王府丫头那么少,人家白白送来两个,我为何不要?”

摄政王殿下面色稍霁,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听说她收下那两个女人的时候,他还真是有些气的,这种女人不丢出去就算了,竟然还留在府中好生安置,莫非真的觉得他……咳咳,太过那个,所以弄俩女人来分担一下?

见他脸色好了,楼月卿就不高兴了,一脸阴郁的看着他:“容郅,你刚刚竟然凶我!”

摄政王殿下心一沉,生无可恋,完了……

所以,当天晚上,摄政王殿下别说吃肉,汤都没见着!

当然,这是后话。

拂云办事挺牢靠,下午就送来了两个……小倌。

看着面前两个长得可算是风流的……公子,楼月卿甚是满意!

瞧这眉清目秀的模样,还有周身散发着的风情,可谓是难得的佳人啊。

元太后福气正好,令人羡慕啊。

一旁坐着的容郅脸色却阴沉得厉害。

莫离清了清嗓子,瞥了一眼坐在一边黑着脸的摄政王殿下,开口:“拂云说,这两个是南院样貌最好最受喜爱的小倌,不过主子若是不满意,还可以再找别的!”

反正,不管想要什么样的,南院那里应有尽有。

楼月卿挑挑眉,看着面前低着头一脸紧张不安的两个男人,嘴角微勾,悠悠道:“我满不满意不重要,太后她老人家满意就行了!”

莫离点头,问:“那就这两个了?”

“嗯,带下去吧!”明日再去还礼!

他们退下后,楼月卿才看着脸色黑沉的摄政王殿下,款款走到他跟前,笑眯眯的看着他,挑挑眉:“敢问王爷,对妾身给您寻来的两个小爹可还满意?”

摄政王殿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